盐焗大龙虾 作品

第33章 今日做饭了吗(修字第一更)

    冥思院外,人烟稀少。

    弟子但凡进入都要待个三到五日,因此弟子出入远没有万剑山闯阵那等频繁。

    但此刻,光天化日之下,不,晌午时分,日头正旺,至穹峰一众师弟妹们却不由觉得身上一冷。

    他们二师姐面前站着的百衲袍老者,元婴巅峰,张道人。

    飞剑不出,凌厉剑气也能撕裂长空,让金丹弟子不敢直视。

    可是,他们二师姐身量纤细,修为炼气,此刻却肩平背直,目光不偏不倚,大胆直视向面前老者。

    “你峰贡献点是何物?”

    张道人难掩复杂表情。

    看向苏渔,他不由觉得这女娃胆大无比,不仅直视他不躲闪,面对他说话也掷地有声。

    这等气魄,炼气弟子中,他没见过几个。

    可他非但不觉得气恼,还有些欣赏。

    他的剑道,在于势,在于无坚不摧!

    这女娃的锐气,很合他脾性。

    张道人当即又笑道,“小苏师侄,你别误会。我并非质疑你,只是想弄明白如何换取你的丹药。我是否能获得至穹峰的贡献点?”

    站在苏渔身后的师弟妹们,顿时面色古怪。

    怎么获得?

    就连向来面无表情的阎琰,都忍不住抬眼看了张道人一眼。

    之前大比,他们为峰头上擂台,迎接挑战。

    一场比斗,一百贡献点。表现优异,再额外嘉奖。

    这……长老,你要不要?

    “如此?”张道人听了竟然颔首,“这倒也不算难事,我座下有几个徒儿,倒也能打。”

    众人:“!”

    幸福来的竟如此快。

    “不可。”

    但一声否决,如当头冷水将他们的蠢蠢欲动浇灭。

    “授人以鱼,只供一餐,授人以渔,可享一生。”

    苏渔背着双手,目光从一个个听到外援就欣喜的师弟妹脸上扫过,尤其在最跃跃欲试的郁东身上狠狠停了停。

    出息!

    “你们能得长老庇佑到几时?今年大比,明年就不比了吗?”

    被她目光扫过的师弟妹顿时一震。

    郁东嘴边的笑容僵住。

    轮椅上的卫钊更是羞愧不已,立刻抱拳低头,“二师姐教训的是,我等糊涂了。”

    他们在元婴巅峰长老面前,竟然飘飘然了。

    忘记了门派大比的根本,在于弟子磨砺。

    张道人始终在旁看着,双目含笑,但听闻到此,已然肃穆。

    再看苏渔,他面色已从求丹的心切,变为了郑重。

    “好,好一个授人以渔。我南浔弟子若都有这般心性,何惧前路艰难?”

    张道人抚须大赞,但顷刻又掉下两三根白须,让他肉疼的嘴角都抽了下。

    当即他望向至穹峰一众弟子,最后目光郑重落在了苏渔身上。

    “小苏师侄,我看你们峰头剑修弟子近十五六个,其他弟子修为也不高。若你不嫌弃,我不当值时,就到你们至穹峰替你们答疑解惑如何?”

    苏渔沉吟,片刻后微笑颔首。

    一个配备完善的后厨,术业有专攻,绝不止一个大师傅。

    白案、红案各成领域,八大菜系各有人才,找到大师再带学徒,数年之后,后厨人才辈出,技艺专精,菜品提升。

    她这个江山,终于有了健康的人员配备雏形啊。

    苏师傅满意,“至穹峰欢迎长老前去指导,长老几时可以开始?”

    她的后厨向来注重效率。

    张道人放下抚须的手,也是恨不能现在就再体会一番四神肝丸的妙处。

    毕竟他的寿元不断在流失。

    吞服一颗,现在也只有四年不到。

    张道人爽利,“不如此刻就去?”

    苏渔顿时双眼弯起,“请。”

    她招手,让杭婉儿带路。

    至穹峰众人愣住,半饷才眸光闪烁。

    师父穆道人失踪后,他们峰头就没有了元婴。

    其他峰头能得元婴指点迷津,可他们没有。

    如今……又有了!

    开小灶,跟在别的峰头上大课,完全不同。

    还能赶着在下一轮三等排位之前,再临时抱抱佛脚。

    众人纷纷激动。

    谁能想到,几句话之间,一个元婴巅峰就是他们的人了呢?

    落到至穹峰上,苏渔就不管琐事了。

    卫钊立刻安排郁东收拾一个小院,专门给张道人答疑解惑用。

    张道人镇守问心剑阵,每旬只有一日能出万剑山。

    但纵使如此,也足够他们一群弟子欣喜了。

    阎琰排行第六,虽然如今他对剑心有所领悟,但他剑招特殊,平时指点不了师弟妹们。

    此刻万剑山长老一来,小十六赵然胆子最大,率先带着疑问前去。

    其他剑修弟子有他壮胆,也纷纷跟着。

    这一时之间,询问队伍竟然就排到了小院门口。

    苏渔远远望了一眼,就十分欣慰,“不错。长老很有积极能动性,已经做上正事了。”

    杭婉儿:“!”

    卫钊:“!”

    郁东嘴角抽了下。

    但苏渔双手负在背后,尤其看了眼郁东,“有些修士,还要多加努力。五师弟——”

    郁东:“!”

    在小说中,朱莺所在的修仙家族后来被仇敌剑修追杀。

    朱莺的爹娘元婴巅峰都不能敌,朱莺自知逃不过一死,就忍痛与郁东断了道侣关系。毕竟他比她修为更弱,别提替她保全家族,就连逃走可能都做不到。

    朱莺到死,都没让她师兄师父告诉郁东真相。

    郁东一直以为自己被她负了,失身失心,最后在妖魔大战,偶尔听闻真相,一瞬崩溃,自爆丹田与妖魔同归于尽。

    哎,所以说吃软饭要不得。

    若是他能早点立起来,也不是不能避免这桩惨剧。

    她要多管教他些。

    苏渔挑眉看向郁东,“过来替我打下手。”

    “二师姐,”杭婉儿却是眼睛一亮,“你是要去给张长老炼制延年丹吗?”

    苏渔却是摇头,“不急。张长老如此勤奋,我也不能怠慢。”

    “?”

    “为表示我峰诚意,两道进门点心后,再请他正式入席,方显正规。”

    按照她爷爷传下来的苏氏规矩,贵客来临,进门先是安位菜,两道进门点心,外加供上三杯茶水,才可以请贵客入座,正式开席。

    元婴巅峰,工作态度良好又积极,闭口不谈未来薪酬待遇。

    这等老师傅,德才兼备,是她后厨不可多得的顾问人才,也要多加敬重。

    两道进门点心,一般咸甜各一道。

    因为时间比较紧张,苏渔也不打算做得很复杂,决定一繁一简。

    从冥思院出来,就已经过了中秋佳节。

    修仙人不过中秋,只求突破。

    但苏师傅觉得不可。

    食物跟随节气、风俗,有万种变化。

    只谈美味,不讲风俗传统,那是耍流氓。

    今日她就打算做一道鲜肉月饼,配绣球青梅,算是补过这中秋之赏。

    这两道小食,前者咸鲜肉美,但多食易饱,后者青果雕花,成品精致,口味却清爽甘甜,又多汁水,正好能解一丝肉腻,相辅相成。

    苏师傅当即进了小厨房。

    苏式月饼除了内陷,重点在于一个酥字。

    酥皮层层叠叠,入口质感却丰而不厚,每一层酥都薄如纸,撕下一片宛若绢纱,口感轻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