盐焗大龙虾 作品

第24章 今日做饭了吗(第一更)

    “听说至穹峰准备放弃了?”

    “当真?他们刚势如破竹啊!”

    “嗯, 我认识他们隔壁峰头的弟子的朋友,他说的,至穹峰午间砰砰声不断, 应该是在整理峰头物资,准备搬离现在住的三等峰了。”

    “咦, 下午是谁对战他们?这么没信心?”

    日头正旺, 各个峰头的弟子们休息完毕, 都朝比斗塔御剑飞行。

    但正交头接耳之际时, 几个弟子就被一道戾气锤风险些擦伤。

    “小心,快让开!”

    “是铁罡峰!”

    众人回头,就见一行十人肩宽膀圆, 以一个背负双锤的高大男子为首,疾速降落比斗三层。

    背负双锤的男子一脚踏上擂台,将大锤砸向地面。

    这背负双锤的男子,嚣张无比, 但很快面朝早已到了擂台的裁决长老, 恭敬请示, “长老,我们挑战至穹峰,要在擂台布阵, 不算违规吧?”

    布阵?

    围观弟子们哗然。

    打坐中的裁决长老, 眉眼未动,“不是违禁邪法, 均可。”

    双锤男子哈哈一笑, “长老放心, 待会还要请长老守护, 不要伤及擂台下的无辜。”

    裁决长老猛然睁眼。

    “擂台本就有防御阵, 还要长老额外护法?”

    “这么说至少是三等阵法……铁罡峰这是有备而来啊!”

    “难怪这么嚣张,三等阵法,一般金丹都无法轻易脱阵,任至穹峰有什么法宝也无用啊。”

    弟子们面面相觑。

    陈书辛踏入比斗塔时,不由俊容含笑。

    若赢了,与他结盟的铁罡峰、云雾峰,至少有一座能踏入三等峰。

    “我依旧去本峰擂台坐镇,你继续盯着。一有消息,就回禀我。”陈书辛叮嘱师弟。

    说罢,就面有得色走上木梯。

    *

    未时还未到,整个比斗三层已然静寂一片。

    铁罡峰五人杀气十足,为首的季拓更是面目不善,看向塔外。

    围观弟子,修为略低的,都不敢直视他们。

    半饷,才有一股由淡转浓的油爆辛辣香味,从塔外幽幽飘来。

    “嗯?”

    “这又是什么味道?”

    “嘶——好香,幸亏早上被至穹峰勾得……这次我带辟谷丹出来了哈哈!”

    “可恶,明明是大比日子,怎么还有人在外餐食,别让我找到是谁,否则——我想知道是哪家山下酒家捎来的下酒菜!”

    众人表情复杂,都有些饥肠辘辘地看向塔外。

    他们修为最低的也已经炼气,早已不为菜香所动。

    可这道油爆香味却跟普通下酒菜不同,竟是勾得他们丹田处感到一阵空荡荡,辛辣气味刺激得浑身血脉都感到一阵饥饿,无法凝神静气,就很想将这气味源头吞食下腹。

    一种来自识海的潜意识涌现——想吃它。

    但塔外纷涌而来的弟子太多了,源源不断,根本无法定位到是哪个家伙携带吃食。

    而没一会儿,一条红绫在云雾间飘荡显现,就见至穹峰一席人,遥遥御空而来。

    众弟子体内饥饿,都化为震撼。

    “又是他们!”

    “果然,早晨肘子肉香也一定是他们法器散出的气味!”

    “怎么会这样?这炼器大师到底是什么怪癖啊?”

    “噤声,炼器师也是我们能议论的吗?没看见至穹峰有了法宝,筑基都能拿下金丹?惹怒了他们,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我错了,炼器师千万别生气啊。”

    弟子们一阵热闹,都好奇看向至穹峰。

    今日至穹峰的表现,已让他们不敢随意轻视。

    无金丹,可有抗衡金丹的利器!

    金丹之下,又算什么?

    “至穹峰真要弃赛吗?”

    “真想看看他们还有什么法宝啊。”

    众人议论纷纷,但很快让开去路。

    为首的苏渔一身姜黄衣裙,从容地走下飘荡红绫,脊背挺直,面色如常地步入她的峰主看座。

    卫钊、杭婉儿紧随其后,一行人步履极快。

    而等他们进入比斗塔后,那股勾人肺腑的油爆香气,更浓郁了几分。

    围观弟子中修为低的,刚因为铁罡峰杀气压迫而感到不适,此刻闻着这垂涎香气,竟觉得一阵毛孔松快。

    不知为何,似乎被杀气波及的闷烦与战栗都松快了许多。

    而还不等他们思考,很快就发现至穹峰弟子都有些异常。

    仔细看,几个筑基的额头都有些薄汗。

    而二十余个炼气弟子,更是面容疲惫,身上衣袍几乎大汗淋漓,全部沾湿,有的还脚步虚浮。

    这是怎么回事?

    众人正讶异,一道调笑响彻三层。

    “至穹峰莫非晌午急着收拾行囊,给我们让位?怎么各个萎靡,哈哈哈哈!”擂台上背着双锤的铁罡峰季拓,大笑看向他们。

    “知道必败,直接认输,还算聪明,我可以饶过你们,否则——”

    话音一转,季拓就止住了笑,横眉举起双锤,狰狞指向卫钊。

    “待会都这般残废了,别怪我下手狠辣!”

    “可恶!”杭婉儿脸色难看,就要冲上擂台,却被卫钊拦住。

    苏渔慢条斯理地掏出妖兽图谱,“都原地休息一番。”

    她一说话,杭婉儿顿时深吸口气,坐下调息。

    其余弟子都是如此。

    季拓轻蔑扫了眼只有炼气的苏渔,嗤笑,“如今萧牧歌不在,至穹峰真是一日不如一日了。就凭你们,也配站在三等守擂的地方!”

    至穹峰众人顿时瞪向他。

    但没有苏渔发话,他们都不敢违背她的意思站起来对峙。一个个很快闭眼调息,视铁罡峰为无物。

    季拓恼怒,“好的很。希望待会你们也这么有骨气,千万别求饶!十年前萧牧歌将我击下擂台,夺走我铁罡峰三等阶位的仇,我今日十倍归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