盐焗大龙虾 作品

第20章 今日做饭了吗(修字三合一)

    比斗的密室中, 四面空墙上刻着三阶防御阵法,还插了几个点燃火把。

    此刻钱清秋四人的心境起伏,也宛若这点燃的火苗, 摇曳跳动,看向正将断水剑擦干、收进芥子袋里的苏渔。

    其实钱清秋与林振, 也不知为何要看向苏渔,他们只是发觉卫钊两师兄妹都惊讶地注视她。

    而面对他们的四道疑惑、惊愕目光, 苏渔不紧不慢地颔首。

    “食客万千,各有所爱。你们二人体会不同, 又有什么奇怪?”

    钱清秋怔住。

    隐隐地,他感到一丝古怪,至穹峰如今主事之人,怎么似乎就是炼气期的苏渔?

    卫钊与杭婉儿,今日处处以她为首,似乎这丹药也是她所有。

    他正要再问,就见苏渔素手一摆,“此丹不卖, 仅供我峰弟子。你若需要, 可常来比斗。赢了我峰, 即刻拿走。今日,若你能在我师妹手上撑过三息,就算你赢。”

    他一金丹在筑基手上撑过三息?

    苏渔不能修炼,他怀疑是识海的问题。

    钱清秋哭笑不得, 总算也记起自己此行是来比斗。

    “既然如此, ”回想到刚才服丹滋味, 钱清秋当即正了神色, 一身灵气全然激荡, 呼琴而出,“请吧。”

    金丹威压,瞬间弥漫整间密室。

    要挑战他的杭婉儿,脸色顿时一变,踉跄后退半步。

    太勉强了。

    她不过筑基初期,就要挑战金丹巅峰。光是对方灵气释放,她就感到了无法正面抵抗的压力。

    “师妹,这灵丹于我有用,我不会手下留情,”钱清秋手指扣住琴弦,“若伤了你,我可以承担一切丹药费用。”

    杭婉儿脸色苍白,咬牙止住自己双手的颤抖,按在腰间五条不同华彩的金丝绳线上。

    “好,钱师兄,请指教!”

    她红裙扬起,迎面而上。

    “无知!”林振嗤笑,“音修神识攻击,离得越近,越受影响,一个筑基也敢靠金丹如此近,以卵击石,这是想自尽吗!”

    卫钊脸上充满忧色。

    不过须臾,就见钱清秋右手勾弦,一道高昂半音骤响。杭婉儿身形一震,顿时僵直在离他半尺之地,竟再也无法逼近一分。

    “认输吧,我师兄不是残暴之人——”林振双手惬意环在胸前。

    但还未说完,就见杭婉儿身形僵直,动弹不得,但她腰间五条金丝绳线,却如灵蛇般,一瞬疾速朝钱清秋刺去!

    林振神色大变。

    他这才想起,刚她说顿悟,觉得与法器心神相通,说的就是这五色绳线?

    但他很快放心,这法器看着顶多二品,绝无可能伤到他师兄。

    可就一个呼吸,就见这合拢才只有一指宽的五色绳线,瞬息在即将触到钱清秋时,扩大为三丈,将钱清秋十指与琴弦,连同他整个躯体牢牢裹住,从头到脚,没一丝露在外面!

    别说林振,就连钱清秋师父来了,恐怕都认不出这包起来的是谁!

    林振张嘴,“二品金线蟒……”

    相当于筑基巅峰的金线蟒,可制住金丹初期修士至少一炷香时间,但顶多一炷香,就会被金丹破体而出。

    他松了口气,他师兄已经金丹巅峰了。

    但这口气刚吐出,就见那紧紧捆住钱清秋的五仙绳上,一道他十分熟悉的酱色红光闪烁,鲜美肉脂味道四溢,顷刻砰一声——仿佛数十次兽蹄践踏,从钱清秋身上碾过,让他裹成蝉蛹的身体不断抽搐!

    啪一声。

    裹成蛹状的钱清秋倒地。

    林振:“!”

    师兄,你说好的绝不手下留情呢?

    “一息,二息,三息……”苏渔数着,手指落下,“我们赢了,钱兄。”

    念到此,地上的钱清秋身形一动,杭婉儿脸色大变,忙急退三步。

    他身上的五仙绳,瞬间崩开!

    杭婉儿立刻掐诀,及时收回五仙绳,重新缠绕腰间。

    她额头都是豆大汗珠,掐诀的手都在颤抖,可见金丹巅峰给了她多少压力,可是她成功了!

    “六息!”

    “二师姐,五仙绳能绑缚金丹巅峰六息!”

    杭婉儿雀跃望向苏渔,喜不自胜。

    苏渔云淡风轻地颔首。

    钱清秋神色复杂地从地上爬起,掐了祛尘诀,抚平身上衣袍皱褶,“好一个困缚法器……我输了。林振,聚灵粉。”

    林振:“!”

    受伤的为何总是他。

    他再也不嘲笑陆一舟了,还不行嘛?

    他不情不愿地将巴掌大玉瓶,扔到杭婉儿手中。

    杭婉儿欣喜地当即交给苏渔。

    功过明确,是后厨管理的立足根本。

    苏渔大方摆手,“谁赢的,就归谁。”

    钱清秋不由多看了苏渔一眼,她如今倒有了一峰师姐的大将之风。

    他目光扫过杭婉儿的仙绳法宝,以及那诱惑他万分的蹄花丹,思量片刻,便上前朝苏渔肃然拱手。

    “今年大比在即,不知至穹峰,可愿与我玉琼峰合作?”

    众人均一愣。

    *

    凛然峰上,玉冠持剑的陈书辛,正在看玉简。

    至穹峰不足为惧,必定掉落品阶。

    陈书辛脸上闪过一丝精光。

    真期待,萧牧歌回来,看见峰头败落、师弟妹们一片颓然,会是什么表情。

    但他刚眼中带笑,一个弟子匆匆来报。

    “师兄,你让我们注意的二等玉琼峰,我见他们大师兄钱清秋,与至穹峰的人似乎在一起!”

    陈书辛一愣。

    至穹峰?

    二等十二峰,与必定掉落品阶的破落峰走在一起?

    蠢不可及!

    陈书辛看向玉简。

    ——【陈兄,我从师父这里得到一个大消息!本次大比,杰出者有望去天盛宗交流修习十年,那个传言气运极佳、增益身边的梅真儿,你听说过吧?机不可失,这次等一定要在大比艳惊四座!】

    陈书辛眯眼。

    *

    “要与我们结盟?”

    密室中,负手而立的苏渔挑眉看向面前的钱清秋。

    其余人也是讶然。

    南浔三十六主峰,一等、二等、三等各十二座,按实力排序。

    至穹峰三等第十,但今年一个金丹都没,人人皆知,他们要保住三等品阶,难如上青天。

    而玉琼峰,二等第十二,要与他们合作?

    苏渔觉得钱清秋有点眼光在身上。

    林振却急了,“师兄,我们是要找盟友,可我们的大比对手是三等第二的陈书辛!找至穹峰有什么用,他们第一轮保住三等席位都很难……”

    还没说完,就被钱清秋一个禁音诀打去。

    林振:“!”

    “我师弟又失礼了。”

    钱清秋歉意望向苏渔。

    “我愿赌一把,至穹峰,今年一定能保住三等名望。至于二等,三年内可期。修炼之人,五年十年不过须臾,一个合适的盟友,我玉琼峰等得起。”

    林振错愕。

    但钱清秋继续道,

    “这次大比,我可以把我们搜集到的各峰头弟子实力发给你们,另外你们目前没有金丹,修为实力不足。若是苏师妹你们不嫌弃,可每日来我玉琼灵气充足的二等峰头修炼,我每日弹奏三首琴曲,能助人识海清明,修炼速度过快也不用畏惧走火入魔。”

    苏渔目光一闪。

    当即看向芥子袋内——

    【四师弟……有心魔,容易走火入魔……】

    好家伙。

    她看向钱清秋,这人就是她需要的后厨配备啊。

    就像后厨高温之地,多火重油,必须配备符合消防规格的设施一样。

    她需要这个灭火员!

    “嗯。那我就不推辞,钱兄,合作愉快。”苏渔颔首。

    卫钊跟杭婉儿听得失了神。

    钱清秋,金丹巅峰,不说比斗能力,修为在一群二等峰首席中就是遥遥领先。

    而二师姐几句话之间,就让他每日替他们至穹峰抚琴三曲?

    他们看向苏渔,面色复杂。

    还有,她炼气七层,喊钱清秋一个金丹巅峰——钱兄?

    连一声师兄,钱清秋都没捞到!

    但他却眉目舒朗,丝毫没有不虞之色,反而有几分局促跟尊重。

    “苏师妹,对于盟友,你们能否提供蹄花丹,或告知我何处能寻到?我可以用灵石与你交换,并立下玉简契约,服用此丹,绝不背叛盟友,并且鼎力相助你们。”

    苏渔眯起眼。

    打开门做生意,来者都是客,她很少对食客进行限制。可如今资源稀缺,容不得随意出售。

    卫钊跟杭婉儿紧张看向她。

    “蹄花丹钱师兄可以用,我七师妹也能用。”苏渔沉吟。

    钱清秋苦笑,“也是,那大比之后,可否匀些?”

    但苏渔却爽快掏出了瓷碗与断水剑。

    运剑,一瞬切下四分之一颤颤巍巍的酱色蹄花,“你有器物可以盛吗?”

    钱清秋一愣。

    “作为盟友,这先赊给你。但我还有一事,要玉琼峰协助。”

    苏渔目光扫向卫钊。

    “我需要修复金丹与经脉的灵草,听说只有二等峰金丹弟子才能在门派兑换处购置。”

    卫钊一震,没想到她还记着他的事,甚至还用来作为结盟的交换条件。

    杭婉儿激动地拍了他一下,“三师兄,我就说,不要小看任何一个女修!师姐好厉害啊,前几日我刚提到草药的事。”

    卫钊神色动容。

    钱清秋也是聪明人,看了卫钊一眼,当即颔首,“好,我会留意,争取在大比之前寻到给你。若门内没有,我去问其他门派的朋友。”

    “一言为定。”

    苏渔对本次合作十分满意。

    她将剩下大半碗蹄花塞入芥子袋,就潇洒坐着杭婉儿的红绫回峰,卫钊的轮椅乃是炼器师打造,也能御空。

    回到峰头,卫钊与杭婉儿的表情都十分复杂,望向苏渔。

    谁能想到,出门一趟,师姐嘴里常来常往的金丹真成了盟友,还让对方做不少事。

    就连大师兄从前都没有与人结过盟啊。

    ……

    几日后,一道红光夹着玉简落在苏渔手上。

    她翻开一看,就将玉简交给卫钊,“钱清秋给的峰头信息,三师弟,交由你研究。”

    卫钊肃然接住,这是大事。

    二等峰弟子数量多,交友广,掌握的信息远比他们多。

    “二师姐,我这就回房研读。七师妹,”卫钊望向杭婉儿,“你将峰内所有弟子召回,每人的修炼进度、功法、灵器丹药的最新情况,以及突破瓶颈均汇总给你。即日起,我们着手大比准备。”

    “你每日带人去玉琼峰,听琴音修炼,早晚各两时辰,不得落下。”

    杭婉儿忙点头,两人都迅速忙碌起来。

    苏渔满意。

    各司其职,这个后厨总算有了点顺利运转的雏形。

    她背着双手,悠然自得地走回小厨房。

    美好的一天,从烹饪开始。

    “今日就给大家煮一碗野生菌汤,强身健体。”

    员工餐,不能落下。

    ……

    如今至穹峰,弟子共计三十九人。

    自从师父穆道人失踪,至穹峰失去了元婴修士的庇佑跟修炼指点,不少弟子早就离开,转入了其他峰。

    留下的,像卫钊、陆一舟这样的核心弟子七个,都是当年穆道人因各种际遇捡回来的孤儿或受伤孩子,他们视穆道人为救命恩人,感激敬畏他,再苦也不愿离去。

    再余下的三十二人,就是些炼气期、被大师兄萧牧歌捡回来的弟子,他们大多资质不够,当年录取进内门时,别的峰都不要,就投到了至穹峰下。

    如今他们也感恩,愿意一直留在至穹峰上,但修为低下,大比帮不了多少忙。

    杭婉儿此次一通召集,大部分人都及时归来。

    “筑基中期的四师兄在闭关。筑基初期三人,五师兄云游未归,他发玉简说要六日之后到。炼气七层以上,三人,其余均为七层以下,其中四人未归。 ”

    “三十九缺六。”

    苏渔嗯了声,当即指着灶上一个大约半人高的铁桶,“你把这八珍菌汤拿去给大家分了。碗不够,就洗净了暂且替换着用。回头让你六师兄再去采买些。”

    杭婉儿俏丽小脸一怔,“师姐叫我来就为这事?”

    “对。日落西山,还有何事?”苏渔想不出这时候,除了分发员工餐振奋军心外,还有什么其他大事了。

    杭婉儿苦笑,“我还以为二师姐要召集大家,指点大家剑诀,六师兄从万剑山回来就说你对剑法的领悟超绝,造诣仅次于大师兄。现在师弟妹们都不信,想叫二师姐出去,又都不敢。”

    苏渔:“……”

    阎琰这小子还给她编事了。

    “练剑的事,让他们找剑山长老,不归我管,”苏渔说着,就让杭婉儿给这铁铸汤桶加了个避尘诀、保温诀,“我只管你们的吃食。”

    杭婉儿无奈,自从那日挑战钱清秋回来,二师姐日日都在小厨房倒腾,竟然爱上庖厨之事了。

    但想到二师姐炼制的五仙绳跟蹄花丹,她也不敢质疑师姐一分。

    “师姐,我这就去。”

    苏渔颔首,当即又恣意坐回到了小厨房中的躺椅上,闭眸休息。

    ……

    “六师兄,你说二师姐剑法厉害,曾经也是天赋奇才,那这次大比她是否会上擂台?”

    “是啊,第一轮擂台赛决出三等峰,别的峰肯定要挑战我们,五对五,我们只有四个筑基期,还缺一人!”

    “真让二师姐上,她行吗?六师兄,你给个准信,我好歹也炼气八层了,我觉得我比二师姐炼气五层要强点。”

    “什么,她炼气七层了?那也比我低一层啊。”

    “是,我也七层了。虽然剑法不行,但还算刻苦。不像……二师姐,我都没见过她练剑。”

    至穹峰剑林中,一众师弟妹们叽叽喳喳,围着阎琰。

    腰间别着双剑的阎琰,从万剑山参悟十日归来,刚踏入了归一剑第三重。

    此刻屹立在林中,身形锋利,但听他们一群追问,他识海胀痛一片。

    没想到他回来跟三师兄说自己突破的事,就多嘴提了一句二师姐剑道天赋。这事就被杭婉儿传得峰上人人皆知,现在他走哪儿,都有师弟妹们来问他,烦不胜烦。

    “想知道她实力,那你们找她比试一番。”阎琰拧眉。

    一众弟子嘶地退后。

    他们可不敢。她对他们从没好脸色,还找她比试?那岂不是要被她训得狗血喷头,被杖责都有可能!

    就连刚才冲在最前面的炼气八层弟子,壮实如牛,将一身蓝袍穿得紧绷在身上,都额头冒汗,缩到了后面,“和她说话,比跟金丹对战都吓人。”

    “小十六,说什么呢!”

    杭婉儿正御空降落,提着大铁桶,就哐一下砸到地上,指着他就叉腰教训,“你都有多久没见二师姐了,就在背后编排她?有胆子,到师姐面前去说!呕——”

    阎琰表情复杂。

    七师妹这见了男剑修就恶心的病,到了大比擂台,可如何是好。

    但正要说话,就被杭婉儿一声呵斥,“二师姐劳心劳力给你们煮了汤水,你们倒好,大比当前,一个个不修炼,还在这里嬉闹!过来,一个个盛汤,全部喝完,立刻去玉琼峰听琴修炼!”

    一众弟子全退后一步。

    二师姐……给他们煮汤水?

    想到过去她那阴晴不定的阴郁脸色,他们齐齐抖了抖,她什么时候替他们做过事。

    这汤确定是能喝的吗?

    “七师姐,我已经服用了辟谷丹。”

    “对!我也……”

    “嗯嗯,我也是。”

    啪!

    杭婉儿腰间五仙绳,一下抽在地上。当场,褐色土壤从他们所站的位置,一圈圈往外龟裂!

    “你们说什么,大声点。”

    一众炼气弟子:“!”

    阎琰苦笑,“我先来罢,有我的份吗?”

    杭婉儿没好气地嗯了声,“都有。”

    说着,她从芥子袋里拿出碗碟,分发给众人,她自己也留了一只瓷碗在手上。

    欸,要不是操心大家吃穿用度,二师姐如此天赋,早就是南浔最优秀的炼器炼丹师了,怎会局限于一个小小厨房?

    杭婉儿叹了口气。

    但正忧伤,她一步揭开汤锅,一股灵气四溢、鲜美十分的野味就涌入她鼻间。

    这浓郁香气,仿佛生于秘境深处、有着数百根分枝的藤蔓,这些蔓叶不断随风飘荡,轻抚过她的鼻尖、她的唇畔,让她忍不住深深吸了口气,差点醉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