盐焗大龙虾 作品

第16章 今日也做饭了(修字)

    问心阵中,剑气一空。

    闯过去了!

    阎琰握着入手微热的龙鳞剑,怔然看向芥子袋里空了的白瓷骨碟。

    这骨碟,提醒他一切都不是幻觉。

    是真的。

    她真炼出了让他领悟剑意、提升剑心的丹药。

    只是这丹并非给修士服用,而是反哺给灵剑!

    这等奇妙之物,他都没在门派典籍里见过。

    ‘六师弟,二师姐如今为我们辛苦劳累,付出良多……时日久了,你自会体悟……’

    阎琰失神。

    半饷后看向手中染了血的龙鳞剑,他紧抿着唇,捏了水灵诀将剑身每一个角落都冲洗干净,又打上祛尘诀,细细用雪白棉布擦拭,最后才珍惜地小心放入芥子袋里。

    做完,他嘴角才松懈几分。

    但正要走出问心阵,一声大喝从外传来。

    “臭小子,你给我滚出来!”

    “!”

    一瞬问心阵打开,阎琰被一股强大吸力抓到阵外。

    “臭小子你竟然吸食了我阵内剑气!”

    柏树下,本是睡眼惺忪、身着百衲袍的白发老道,吹胡子瞪眼,“这是谁教你的?是你那个老不羞的师父,还是那个金丹师兄!”

    阎琰愣住。

    吸食剑气?他强忍住,才没摸上芥子袋。

    刚才他如饮水般自然,好像是有一种灵剑吸纳了周边剑气的感觉。

    他愕然。

    不是大师兄,也不是师父教的。

    他脑海里顿时浮现了那身着姜黄裙衫的纤细身影。

    龙鳞剑的炼制融入了吞云妖花。

    它的花蕊如针,刺入猎物,能拖进花苞进行吞噬吸食,莫非他的剑也能吸纳不属于他的剑气?

    这是升为三品灵器后龙鳞剑的特性?

    “教你此道的人惊才艳艳,结果臭小子你还能把自己弄得这么惨?”白袍老道看阎琰一身鲜血直流,万分嫌弃。

    阎琰表情古怪。

    他入山晚,不知道她从前竟是这样不输给大师兄的天才。

    她能炼制出让灵剑蜕变的剑丹,可见对剑道有多少天赋。如此天才竟沦为废物,如果是他,他能保持心境不毁吗?

    “第三阵过,万剑谷参悟十日,去罢!”

    白袍老者将木牌连同一个白玉药瓶,飞射向他。

    阎琰怔住,“多谢刘长老,我日后还您。”

    “哼,我还不知道你们至穹峰的情况?先保住三等峰的位置再说!”白袍老者不耐挥袖。

    阎琰恭敬拜谢。

    转身他就御剑升空,“长老,我先去一次门派兑换处,再去剑谷。”

    “??”

    她要他每日去兑换处看看是否有新的灵材,今日还未来得及去。

    阎琰当即告辞,踏剑疾行。

    还有,即日起,噬血剑法,他将彻底舍弃。

    归一剑,她已为他指出了路!

    *

    万剑山上空。

    “你可看清了,至穹峰那个剑心有损的弟子闯阵失败?还拿了长老一瓶伤药?”

    肩头扛刀的徐猛正与御剑师弟同行回山,惊愕看向来报的炼气弟子。

    “对,我看得真切。他被长老恼怒拍出问心阵,浑身是血,出来后也没去万剑谷参悟,直接离去了。”

    徐猛当即松了口气。

    幸好,他还以为萧牧歌下山前,留了什么天材地宝给他师弟们。前一个音修刚突破,这个剑修又突破了。

    现在失败就好,没闯过第三问心阵,不足为惧。

    “那长老实在偏心,我昨日去闯阵,他怎么不给我灵药?!师兄,我去问问长老!”

    徐猛不由笑了,“去罢,我先回峰了。”

    但还没飞出半丈,他剑修师弟就吐血倒飞出万剑山。

    一道夹着元婴威能的恼怒声,响彻天际。

    “滚——半年不得入阵!”

    徐猛:“!”

    第三问心阵外,白发老道重新合眼。

    什么废物?也能跟在问心阵中立地参悟、剑心精益的奇才一样待遇吗?

    *

    天盛宗。

    “二师姐,你说四师兄还能恢复,就在今日?”

    梅真儿微笑,“是,最晚今夜子时。”

    今日就是刘老跟她说的,那与她此消彼长之人的师弟将修炼魔功、气血大败的日子。

    一起一伏,乃是天意不可违。

    “我已让他打坐入定,你们稍安勿躁。”

    她话语间,法诀自动运转,一股红中带紫的气息,从东南方涌入她体内。

    然而,一瞬,这涌入气息中断,反而从她身上拉出了一段更粗三分的红紫气息,遁入东南方。

    梅真儿眉心一跳。

    “那太好了,师姐,我们一定不打扰四师兄入定!”其他师弟妹相视一笑。

    但梅真儿腕间珠串一动,一截灰白身影浮现,“小真儿,不好!有所变化,让你师弟停下!”

    话音刚落,还不等梅真儿脸色变幻,一道飞剑就极速落下。

    “二师姐,不好了!”

    “四师兄入定中途,口吐鲜血,经脉寸断,师父说他再也不能修炼了!”

    “怎会?师姐不是说四师兄今夜恢复吗?!”一种师弟们傻眼。

    梅真儿脸色窒愕。

    珠串雾气中的年迈脸孔沉了沉,“近来气运屡次出错,可能是你福运过于强盛,身边普通修士无法承受你给的福泽,过犹不及,反受其害。”

    梅真儿怔楞,转而松了口气,

    不是她福运稀薄了就好。

    “我前日让几位长老去找寻福泽深厚的修士,引入我峰。南浔派、龙吟宗、如意宗内门大比在即,届时有佼佼者,他们都会去联系。”

    雾气中的年迈者这才颔首。

    “没错,但凡精英,都有气运傍身,引入你峰,届时与你气运相辅相成,旁人再难以撼动你半分。”

    *

    至穹峰上。

    苏渔正在小厨房琢磨新菜谱,没一会儿,一身劲装、脸色苍白的阎琰就推着卫钊来了。

    两人的表情都前所未有的精彩,见她在忙,他们就站在小厨房外,不敢出声打扰。

    还是苏渔洗手,才转身看见他们噤若寒蝉,宛若鹌鹑。

    她挑眉,“杵在那儿做什么?”

    阎琰欲言又止,脸色还有几分虚弱苍白,但这次倒是没有别过头,而是直视向她的目光。

    “闯阵失败了?”苏渔擦了擦手,沉吟,“把服用手札给我,我想想如何改进。”

    只要大方向是对的,创新菜的完成只是时间问题。

    阎琰失神。

    还要改进?

    现在四枚玉剑丹,就让上等二品灵剑升至三品,让他体悟到剑意,剑心摸到了门槛。若是改进,那龙鳞剑能到几品?

    十品灵剑,这世间莫非真能达到?

    “没失败,六师弟闯阵成功了,”卫钊忙替嘴笨的阎琰回答,脸上抑制不住地喜色,“他一开始还以为无效,可没想到,那个玉剑丹竟然是给剑服用的!”

    洋溢着自信且强大光芒的苏师傅:“???”

    卫钊忙把刚听过一遍的前后事迹,说了出来。

    苏渔听得嘴角微抽,接过阎琰填写的服用手札。

    【增益:剑心精进,突破至归一第二重大圆满。

    触感:感到手臂经络与龙鳞剑共鸣……

    观感:见到剑身从无到有……

    听觉:服用后,耳畔灵剑嗡鸣……

    口感:入口微凉,回甘,如宝剑般丝滑……】

    苏渔:“!”

    这试菜报告……口感怎么会跟灵剑一样丝滑?

    还有这触感、观感,听觉……

    这是认真的吗?

    “六师弟的剑心问题一直难以解决,这次实在多谢师姐了。”卫钊坐在轮椅上,对她恭敬一拜。

    阎琰也耳廓微热,看向苏渔,目光郑重。

    今后除了不义之事,只要他不死,没还清这些恩情前,他都甘愿受她驱使。

    面对这两人隐隐的崇拜跟臣服目光,苏师傅知道已经到了团队凝聚力最关键的时刻。

    她淡定地背着双手,抬起双眸远眺夕阳。

    “只要你们一心求道,为至穹峰大业而向上奋进,这只是开始。区区……喂养灵剑的灵丹,只是开胃小菜,真正的硬菜还在后面。”

    卫钊:“!”

    阎琰:“!”

    听苏渔画完未来宏图大饼,两人果然目光闪烁,仿佛看到了至穹峰一路攀升、强大的未来。

    片刻后,阎琰才想起,忙从芥子袋里掏出了刚从兑换处采买的二品灵蛇蜕皮,以及一些其他新鲜的一品妖兽骨肉、灵材。

    分门别类,早已打包,交给苏渔。

    “我通过第三问心阵,要去万剑谷参悟十日。只要不入定,每日我都会先去兑换处采买,将东西送回,再打扫鸡圈与厨房。”

    阎琰郑重许诺。

    “你……师姐,”他脸红,叫地如同蚊子般轻不可闻,“如有需要我劈的兽骨,可飞剑传书与我。我会赶回峰头完成。”

    从一开始的勉强,到如今的自觉,后厨成员的主观能动性大大提高了啊。

    苏师傅感到非常欣慰。

    但在后厨,个人的成长也非常重要。

    苏渔摆手,“你认真参悟,不用分心。我让你三师兄再分配一个弟子给我就好了。”

    阎琰深深看了她一眼,才御剑离开。

    苏渔满意地将这份服用手札塞入芥子袋里,目光闪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