盐焗大龙虾 作品

第18章 今日也做饭了(修字)

    二师姐炼制的这宝器,好是好。

    可这脂香四溢的蹄肉气味……真是风骨清奇。

    杭婉儿倒在床上,哭笑不得。

    “七师妹,你醒了,快些试着催动灵力,让绳索解开。”卫钊看她起来,忙道。

    杭婉儿艰难地朝他跟负手而立的苏渔,乖巧地点了点头,但刚伸出右手掐诀,也就一个起势,就额了声,“师兄,我动不了……”

    卫钊:“!”

    二师姐炼制的绳索实在太过凶猛,筑基初期修士一日一夜都无法挣脱。

    要是大比时放出,那筑基对手岂不是都动弹不得,手到擒来?

    “还有……疑似妖貒数只,仿佛从我身上踩过,我现在还有些手脚虚软,胸口发闷。”

    “十二只貒蹄,”苏渔淡定纠正,“你六师兄采买回来的。”

    她这几日连做了三顿。

    卫钊:“!”

    此灵器有绑缚、攻击双重效用,恐怕步入了三品。

    他怔然看向苏渔。

    但苏渔却十分关切地看向‘蚕蛹’师妹,“要不把六师弟叫回来?”

    只有筑基期才能解开筑基期的法诀。

    现在峰上,除了闭关的陆一舟,无人比杭婉儿修为更高。若要挣脱,只有找阎琰回来。

    “别!”杭婉儿浑身发热。

    太丢人了,她自己绑自己,还解不开了。就算六师兄,她也不想让他知道。

    “我……等等就好了。”

    “反正我也辟谷了,就当睡觉。”

    卫钊思量片刻后,颔首,“也罢,就作为你此次如莽行事的惩戒,万事三思而后行。招惹强大修士,要智取,徐徐图之,切勿以卵击石。”

    说完,他小心看向苏渔。

    “二师姐,你还有什么要对七师妹教导的吗?”

    苏渔欣赏地看了他一眼,“没有,你说的很好。”

    陆一舟性格绵软,阎琰腼腆独行,还是这个三师弟卫钊最适合管理岗位,协助她统筹全局。

    他也该早点上岗复工啊。

    “上次我听一舟说,有灵丹可以修复你经脉跟金丹,具体灵草你可知道姓名?”

    她如今做了不少道菜,但目前都没有这方面的功效。

    “你喊几个师弟妹们多多留意,有配方或丹药消息就告知我,我也好着手研究一番。”

    卫钊浑身一震。

    床上裹成蚕蛹的杭婉儿,也是怔住。

    听这口气,怎么像是二师姐还能……炼丹?

    那是三品灵药啊!

    “师兄受伤后,我翻过典籍,”杭婉儿当即脱口而出,“要用到两百年份的三品灵植,千秋草与金匮根。”

    苏渔大感兴趣,“怎么从没见你六师兄采买回来?”

    杭婉儿低落嗯了声,“千秋草与金匮根只长在门派深层秘境中,因为太稀少,目前仅对二等峰金丹以上的弟子开放,价格也不低。”

    苏渔拧眉。

    卫钊苦笑,“不必为我费心。如今活着,大难不死,已经足够。”

    苏渔深深看了他一眼,“闭嘴。”

    卫钊:“……”

    杭婉儿:“!”

    二师姐——威武!至穹峰女修站起来了!

    “师姐,我负责打听灵草的事!”

    ……

    等杭婉儿再度醒来,已是第二日晌午。

    她正睡着,就感到身上一阵松快,层层铜墙般的封缚散去,坐起后才看见衣裙上四道又重新变为细绳的法器。

    “一日半!”她喜上眉梢,“这样我就不用去修复金缕绳了,否则门派炼器师至少要收我五六千灵石。”

    杭婉儿想着,就坐了起来,郑重地将四根灵绳收进芥子袋。

    目光触及帕子里的金缕绳,她小脸依旧心疼。

    没多久,她就找到了苏渔。

    “二师姐,金缕绳虽然损毁,但也是二品灵宝,我想将它封存到大师兄小院后的灵器房里。”

    至穹峰上,人人节省。

    坏了的法器,也不舍得扔。

    “以后若有需要,还能拿去改造一番。”杭婉儿解释。

    苏渔没想到他们如此穷苦,这断了的丝绳,即便让她捆扎肉粽,她都觉得没甚美感。

    杭婉儿恳求道,“二师姐,借你峰头小印一用。”

    灵器房里大多是至穹峰百年来损毁的弟子法器,除此,还收纳着他们师父、大师兄去秘境找来的十余件灵宝。

    这些灵宝都是目前弟子们用不上的,与功法不合。但万一以后有新人加入,还是可以取用,或是找炼器师改造、换取新的灵宝灵石。

    这都是一个峰头招收新人的立足根本。

    所以,灵器房出入都要峰主印,如果要取走灵宝,还有大师兄留下的禁制,要他们三位筑基弟子同时打出手印才可。

    “好。”

    这种小事,苏渔也不想专门跑一趟,当即将峰主小印给了杭婉儿。

    ……

    至穹峰上,午后弟子稀少,许多人都在外修行,傍晚才会归山。

    此刻风卷云舒,唯有后山的灵鸡圈还热闹几分。

    “前辈,就是此处。”陈书辛携带一位黑面人,御剑至穹峰上方。

    “嗯,下去看看。”

    他们无声无息地降落后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