盐焗大龙虾 作品

第13章 今日也做饭了(修字)

    “二师姐,这次怎么炼制的如此久?”

    日头落山,至穹峰一片漆黑,陆一舟再也等不住了,焦急万分。

    阎琰站在竹林,拧眉不言。

    “师弟,看来助你领悟九剑归一的丹,比我那琴诀丹更难,要耗费师姐不少心神,”陆一舟紧缩眉心,“寻常丹药三炉成一,这等逆天灵药,恐怕失败更多。哪怕师姐天赋异禀,也有些困难。但你别急,这次没结果,下次也许就成了。”

    阎琰眉脚跳动,刚才他被强制拖出来,他说什么,四师兄都不听,只让他等着。

    可他早已练成九剑归一,只是后续第二重功法,还要购置九柄灵剑,这等耗费他承担不起,才放弃了。

    “我不需要。我……”阎琰薄唇紧绷。

    哪怕她真改过自新,一夜间荒天下之大谬,能炼奇丹妙药也治不了他。

    因为他要的根本不是什么领悟剑阵的丹,而是剑!

    阎琰转身就走向被苏渔圈起占用的河边空地。

    “六师弟你做什么?”

    陆一舟急忙飞身,阻在他身前,“二师姐炼丹,不喜人打扰。一旦受阻,功亏一篑……”

    话音未落,就听河边一阵灵宝撞击的脆声响起。

    他们筑基修为,耳聪目明,顿时听见苏渔倒抽一口冷气的骂声。

    失败了?炼丹者受到反噬?

    陆一舟脸色急变,忙丢下阎琰,朝河边飞速赶去,“二师姐?”

    阎琰咬住下颚,右手顿时按住腰间双剑,迎风赶上。

    “二师姐,你没事吧?”

    剑林与河边空地,大概百丈距离,他们转瞬即至。

    此刻,潺潺流动的清澈河边,烟雾缭绕,弥漫着一股鲜香四溢的浓郁炙烤味,油脂全然逼出的扑鼻香气在前,凶猛霸道,令人口中生津,而后,又有淡淡清新竹味,幽幽散发在后,使人精神一振。

    陆一舟骤然目光大亮,“好香,这是成丹了?”

    阎琰双剑上的红穗震了震。

    这是丹香?他没见过炼丹师开炉,也到底吃过丹。

    这根本像是他没上山前在外吃的一顿烤肉,但这香味要比他那次吃的浓郁百倍不止。

    这是丹药?!

    阎琰不信,但腹中却一阵大鸣,他赫然耳热。

    可也就这么瞬息,他就见苏渔一袭姜黄长裙,肩膀低垂,似乎失魂落魄站在这散发香气的荷叶包后,满目忧伤,听到陆一舟所问,她还脸红了一下。

    阎琰拧眉。

    不出他所料,炼丹她果然不行。但她竟会面有愧色,他从未见过她如此。

    “六师弟,你还不快谢过二师姐!”

    阎琰眉头轻挑。

    陆一舟担忧他的不敬会激怒苏渔,忙替他问,“师姐,此丹如何服用?”

    河边清风徐徐,满面舒爽。

    但苏渔却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窒息。

    她叱咤后厨多年,脸皮厚度早已堪比水晶锅包肉,可此刻也是面色通红,轻咳一声,仰头看向三十度的天空。

    是忧伤的颜色。

    怎么服用?

    “一口吞下,穿肠烂肚。”

    陆一舟:“!”

    阎琰眉脚抽搐。

    苏渔幽幽叹了口气,“散了罢,不用你们试了。”

    飞剑肋肉到底哪里出的问题,她还需复盘一遍。

    陆一舟怔住。

    竟是真的失败了。

    他不由苦笑,他看师姐次次成功出丹,就任意妄为,求她这登天难事。

    “二师姐,是我唐突了。炼丹师开炉失利,日日皆有,更何况六师弟的剑招本就很难,你别放在心上。你愿意出手帮我们,我跟六师弟已经很感激了。六师弟,你说是不是?”

    “……”

    阎琰别过头,“我从未说过,我要吃什么丹!”

    陆一舟颔首,“二师姐你耗费半日心神,先去休息,这些我跟师弟来收拾。”

    说着,他就上前一步,弯腰要拾起这残留的荷叶‘丹渣’。

    “咳,你别动……”苏渔脸蛋通红。

    麻了!

    料理事故,公开处刑!

    陆一舟听到她喊,早已伸手,可等展开荷叶,看清上面横着的烫物,他身形就仿佛雷劫劈下,狠狠一震。

    “六六六师弟……”

    苏渔扶额。

    阎琰皱眉,不情不愿上前一同收拾。

    可才前行一步,他就见荷叶上……一柄二尺长、刃如秋霜的长剑,剑柄龙鳞片片。

    看起来削铁如泥,更胜他腰间佩剑几分,还冒着几缕热气!

    阎琰怔住。

    呆立须臾,他墨色长发随风飘起,离这剑半寸近时,就噌一下,被这冷光剑荡起的一道锋利剑气,当场削成两断!

    “!!!”

    “这、这这儿……六师弟,二师姐竟然给你炼出一柄二品灵剑了!”

    本已准备社死的苏渔:“???”

    *

    这世上没有什么难事,是苏师傅靠做一顿饭解决不了的。

    苏渔人生准则,如是说。

    “竟然自成剑气,迎风断草,吹毛利刃……这是二品灵剑才有的宝象!”陆一舟惊艳的目光都无法从这柄刚制成的宝剑上移开。

    苏渔听着,表情一变再变。

    “你……”阎琰只觉天地颠倒。

    她怎么知道,他需要的不是丹,而是剑!

    他不敢置信地看向面前这柄初生长剑,能感受到它如同刚来世间的婴孩,尚未见血。

    这剑身通体莹白近似柳叶状,剑脊厚,中间还有一道笔直锋利的血槽,让整个狭长的莹亮剑面呈山字形,这在剑中十分少见。一般炼器师大多刻制双凹槽,以保持剑身的平衡。

    可阎琰望向这看似拙劣的单条血槽,不仅生不出质疑,反倒觉得心神与之无比契合。

    他从未有过这种感受。仿佛这剑天生天养,就该是他的一般,他还未拿起,就能感受到这剑身上的寸寸轻鸣。

    “六师弟,这剑槽像是刚才二师姐命你断骨,你愤怒朝骨上一剑劈去留的痕迹啊!”陆一舟心思细腻,发现乾坤,大喜道,“炼制前就融入你一丝剑气,这剑多半与你心神契合,能助你体悟剑心,早日九剑合一!”

    阎琰退后一步,失神看向苏渔。

    她早就想好的?

    可她以前只想看他们一个个落魄!

    怎么现在会为他做到如此地步?

    这问题,比炼气五层能炼制二品灵宝,更令他识海空白。

    而陆一舟纵使见过苏渔厉害,此刻也惊喜万分,“二师姐竟还会炼器,一出手就是二品灵宝,你瞒得我们好苦。刚还说什么失败,让我们离开。”

    “哎,二师姐还是这么谦虚,难道三品灵宝才算成功吗?”

    阎琰:“……”

    若是有三品灵剑,他就能完成十八剑归一的第二重,实力飞跃,勉强能与金丹初期一战。

    这比噬血剑法的第三层,威力更甚。

    他面色古怪。

    “咳。”

    苏渔却清了清嗓子。

    三品,这四师弟比她还会画大饼。

    但画大饼,是每个后厨管理者必备的技能,以此给所有后厨员工未来晋级的美好希望,让他们有保持不懈努力的远大目标。

    “嗯……三品灵宝算什么?”

    “!”

    “记住,火功的精益,永无止境,却难为无米之炊。如果你们有能耐,拿回来的不是一品妖兽的肋骨,而是东海渡劫期的恶龙头骨,那九品十品剑也不是不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