盐焗大龙虾 作品

第12章 今日也做饭了

    至穹峰小厨房,原本只是个倒座,早已废弃不用。

    但苏渔来了之后,就逐渐清理,摆放东西,常用常新,如今已有了五脏俱全的样貌。

    她最近思索新菜谱,就喜欢在这小厨房里。

    “二师姐,六师弟刚才冲撞了你,我替他向你赔礼。他脾气刚硬,但并无恶意,只是从前……”陆一舟低头,也有些说不下去。

    苏渔摆手,“我知道,从前我与你们关系恶劣。”

    只要她不尴尬,尴尬的就是别人。

    “他厌恶我,实属正常。”

    陆一舟脸红,“我已经把师姐近日为我们劳心劳力的事,都与六师弟说了。日子久了,六师弟在峰上多与二师姐接触,一定也能有所体会。”

    他说着就拿出芥子袋里珍藏的油纸包。

    “这份一品吞云妖花,就是六师弟带回来的,二师姐你拿去用。”

    苏渔放下手中玉简,倒在躺椅上,也不收下,只是抬眼看他,“所以,是他有所求?求我什么,直说吧。”

    陆一舟吸气,果然什么都瞒不过现在的二师姐。

    他忙把六师弟的事情说了一遍。

    苏渔挑眉,“你要我帮他炼制,能领悟到九剑归一的丹药?”

    陆一舟也知道自己所求艰难,但二师姐都能炼出七咂丹,也许这也难不倒她呢?

    他心怀一丝奢望,“大师兄当初翻遍南浔藏书阁,才找到了能助六师弟提升剑心的归一剑法。可大师兄一走,他却困在了九剑归一的层次。若不能突破,六师弟的剑道就会停在筑基中期。转修其它剑法,大师兄说他剑心永难大成。”

    苏渔扶额。

    他后来在小说确实抛却剑心,转修了邪道噬血剑法,自己成了人干。

    这些少年的问题,实在一个比一个刁钻。

    “知道了。”

    陆一舟本来以为师姐也不一定有把握,没想到她语气笃定,悠然自信,他惊喜万分。

    “二师姐需要什么?我这就去准备。”

    这她也不清楚。

    苏渔眯眼看向他,“等着。”

    陆一舟怔住。

    “修炼乃是逆天而行,”苏渔从躺椅上站起,“想用外物解决一切障碍,岂能如此简单?”

    陆一舟面色仓皇,确实,炼丹师每开一炉丹,就折损一分灵力跟心神。

    他的七咂丹也来之不易吧?

    “二师姐,今后有用我之处,你随意差遣!”

    苏渔简单嗯了声,又闭上眼,“等吧。等他习练九剑归一之时,带我去观摩。”

    陆一舟愣了。

    ……

    剑心是什么,为什么修炼归一剑能磨砺剑心?

    苏渔并不清楚。

    原身练剑,但也只勉强知晓修成剑心,就能达到人剑合一的最高境界。

    而归一剑,九九八十一剑,最终合成一剑。

    莫非是在修习归一剑的过程中,剑修能将自身也融为八十一剑的一部分,达到人剑合一,才有助于磨砺剑心?

    苏渔蹙眉。

    那个大师兄没在信中细说这些。

    而现在这个六师弟又因何问题,卡在了如今八剑的层次,她问陆一舟这个音修,也是一问三不知。

    这让她如何有创新菜的方向?

    【二师姐,六师弟要去后山练剑了!你现在是否有时间?】

    苏渔躺在竹椅上,嘎吱嘎吱地摇,半饷才慢条斯理地站起来。

    至穹峰后山,有一处人烟稀少的竹林低谷。

    茂密竹林据说是那位大师兄在百年前种下,长成之后,他平时练剑就爱来此处。

    后来崇拜他的师弟师妹们,也喜欢来这里练剑练刀。

    时日一久,竹子浸染凌厉剑气。修为低下的人,站立在此处,都能感到阵阵劲风,刮得肌肤疼痛,坚持不了半刻。

    “二师姐,我们就站在十丈以外。此处非剑修不能常来,容易损耗身体。”陆一舟神色有些紧张,压低了声音。

    苏渔没说话,站在高处向竹林内眺望。

    只见今日六师弟阎琰,换了一身崭新干净的玄色劲装,正从腰间拔出两柄坠着红穗的细剑。

    剑刃莹白锋利,抽出之时就劲气数道。他面前参天高竹,一瞬断裂六段,切口平整,掉落地上。

    “六师弟的剑气果然还是如此强横。”陆一舟感慨。

    苏渔眯眼,这不就是天选切配员吗?

    她忍不住看向自己芥子袋里加了恒温阵、陆一舟前几日买回来给她做新菜的金背狼肋骨肉。

    她用赤铜刀,也剁不开这一品妖兽肉的分毫。哪怕后来把陆一舟叫去,他使出筑基中期的琴诀,竟也毫无寸进。

    这玩意儿比金翅鸟还肉硬骨坚,简直让她头大如麻。

    如今一看见这狼骨长约她两臂,还一整根杵在那儿,连汤锅都塞不进去,她就更想剁了它!

    “二师姐,你看,六师弟要使出八剑归一了!”

    苏渔收回心神。

    就见竹林中阎琰,从芥子袋里瞬息又唤出六把大小不一、形色不同的飞剑,浮空摆成了品字阵。

    一瞬,八剑合为一体,在竹林间卷起一阵惊涛骇浪般的滔天剑气。

    眨眼间,周围十二根高竹均被横切而过,轰然倒地!

    苏渔深吸一口气。

    这剑法,着实有前途。

    这毫不犹豫的果断切面,光滑没有瑕疵,八剑合一之后,切菜效率竟是几何倍数的增长。

    她的后厨,就需要这样的人才啊。

    “二师姐小心!”

    她正走神,这八剑合一的剑芒,竟朝她破空而来!

    陆一舟脸色大变,顿时古琴浮空,转身挡在她身前。

    结果,这剑刺到她面前一寸处,就已经停住。

    距离近得,苏渔都能见到剑柄上的龙鳞花纹,感受到剑身的轻颤跟冷意。

    “我练剑,闲人勿近。”

    竹林中的阎琰,沉着脸抬头。

    伸手,苏渔面前的剑就倒飞回他手中。

    两柄插入腰间,剩余六柄全收入芥子袋。

    “下一次,刀剑无眼,休怪我无情。”

    陆一舟的脸色难看无比,“六师弟,二师姐是想来帮你,她今日也没妨碍到你。”

    “不需要。”阎琰转身就走。

    陆一舟还要再说,却被苏渔一声阻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