盐焗大龙虾 作品

第11章 今日也做饭了

    011

    一大清早,苏渔本在鸡圈,挑了一只身体肥硕、肉质饱满的修仙界走地灵鸡,就听一声呼啸而过的飞剑声。

    还没转身,这破空声就在她上方顿住。

    一声大喝,凌厉掌风朝她袭来。

    “住手!”

    苏渔正拧眉,这一掌却在她面前停住。

    掌风没有朝她落下,反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她手中灵鸡一把夺去。

    “你有什么资格碰这灵鸡!”

    苏渔退后一步,才看清这逆光而战的劲装少年。

    只见他袍角处均像是被妖兽爪痕割破的碎布,破烂不堪,但却有两把银蛇剑擦得光亮、没一丝污痕,并拢束在腰间。这两支剑柄上雕琢精致,末端还挂了根坠着龙鳞状水玉的猩红穗子。

    此刻随着他激动的动作,红穗飘荡。

    苏渔觉得有点眼熟。

    抬头一看,见到对方一张与火爆脾性不同的清秀娃娃脸与猫眼般双眸时,终于对上了号。

    这就是她那位修习剑道的六师弟阎琰了吧?

    正想着,那位大师兄留下的手札,就在她芥子袋翻开。

    遒劲有力的字迹,隐隐亮起。

    【师妹切记,六师弟剑心不纯,需修炼归一剑法,九九归一后,剑心方能大成。

    但我恐他性急,修习阎家祖上所得的噬血剑法。此剑诀以自身气血蕴养剑招,十分强大,可修炼后,折损寿元,乃为邪道。入门时我让他销毁,可他多半早已记下剑谱。切记,一旦发现他气血消散,需立即督促他终止。若修炼至第三层,飞剑主动吞噬气血,则难以回头。】

    苏渔蹙眉。

    在小说里,这六师弟似乎迫于至穹峰无金丹的压力,还是修习了这邪门歪道,不到一年就形同枯槁,寿元大损。最后在仙魔大战中,选择与魔族同归于尽,连全尸都没找到。

    苏渔倒抽一口凉气,顿时紧张审视面前少年。

    见他虽然面无表情,但还算精神盎然,吼声也很大时,才放了些心。

    “这灵鸡是四师兄买回来给三师兄补身体的,你也有脸拿?”

    阎琰夺了鸡,就怒视她。

    他入山时,她就因修为桎梏,性情大变。

    不仅看不惯所有修为比她高的师弟妹们,还总会霸占峰上的灵石灵宝资源。

    但凡她想要的,他们都心疼她敬畏她,让给了她。

    可她却变本加厉,总是要一些自己都用不上的东西,譬如那把断水剑,她只因为它好看就偷了师父放在房中的峰头积蓄去买。

    十七八万灵石,一夜耗空。

    结果,她那把断水剑、那些她喜欢的什么刻着防御阵的裙装,她就放在芥子袋里,从来不用。

    现在连鸡都不放过了。

    “你到底有没有心?三师兄重伤,你不知关切,还要抢夺他补身体的灵鸡?”

    阎琰恼得喉间都冒出了一股血腥味。

    原来这是伤病员的口粮。

    苏渔微楞。

    但早前,陆一舟已经把伤员口粮的‘烹饪’全权交付给她了。

    “你三师兄跟四师兄都说,我可以随意取用。”

    阎琰气血翻滚,痛苦闭起凤眸。

    她总是这样……

    拿他们的退让、隐忍,做理所当然。

    “这灵鸡我拿去了也是烧给你三师兄。”

    阎琰苦涩低笑。

    还会说谎了。

    做几天暂代峰主,抢他们的东西都知道找借口了。

    苏渔还要说话,却见这灵鸡被他抓得咯咯直叫,紧张扑腾,羽翼都掉了几根油光发亮的毛下来。

    她眼皮一跳。

    太用力掐鸡,会让肌肉纹理紧绷,挣扎起来尖锐骨骼可能会导致淤青甚至破皮。

    做白斩鸡,就会影响酥白滑润的品相与柔软弹性的口感。

    “哎,你放下它吧,我不拿就是了。”

    “你别以为大师兄把峰主之位交给你暂代,你就可以为所欲为地继续欺压我们,他们愿意向你低头,我再也不会了!”

    “你想让三师兄他们受你的气,就先问问我手中的剑——”

    阎琰咬牙。

    只要想到三师兄卧床的艰辛,多年来他们对她的隐忍,一次次对她的失望,心中就难以抑制的愤怒。

    然而一道无奈清丽声音,却擦过他耳畔。

    “我不要了。”

    “你还想狡辩……”

    他说到一半就愣住。

    不要了?

    抬头,他就见到她焦虑神色、满目紧张地看向他抓着灵鸡的左手。

    因为匆忙,尖锐的鸡喙正啄在他虎口。

    只是他一修炼之人,区区小鸡……

    但苏渔看他还不放开,脸上尽是无奈,“你拿去,我不跟你争。”

    阎琰一怔。

    从前,但凡她想要的,哪怕是根草,也一定要得到,否则她就觉得所有人亏欠她,欺负她不能修炼。

    苏渔摇头,“这鸡的事,你自己去问你四师兄。”

    阎琰怔住。

    但很快面无表情,“看来大师兄留给你的手札上,还教了你不少。”

    说着,他就抓着灵鸡,掐诀御剑,一瞬升空。

    俯视她,铿锵落下一句。

    “收起你这些虚伪。别人不知道,我可太清楚你是什么人了!”

    转瞬,他就消失不见。

    苏渔:“……”

    少年,冲动了啊。

    “喂,你别去练那个噬血剑法啊!不听我的话,总该要听你那大师兄的!”

    苏渔忙对着上空喊了声。

    喊完,她才转头看向鸡圈中还悠闲走着的几只灵鸡,摇了摇头。

    虽然脾气不小,但她想到原身从前,也觉得情有可缘。

    这也没什么。

    一个厨房里,总有些不同类型的员工,也总有些不同的声音。

    可终有一天,主厨能搞定所有问题。群策群力,化为利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