盐焗大龙虾 作品

第10章 今日也做饭了(修字))

    一品金翅鸟,因为飞行速度快,经常被用来炼制成疾行丹,供修士服用。

    如果炼剑时加入金翅骨粉,也能提升御剑速度。

    但通常失败率很高,不管炼器炼丹,直接使用妖兽身体,失败率都在八成左右。

    一般必须搭配妖兽内丹,而妖兽内丹价格就不菲了,一颗一品内丹至少在一万灵石。

    像陆一舟根本买不起,不在他考虑范畴。

    他采买的这金翅鸟,整只也就2000灵石,是不含内丹的,才能咬咬牙,买得起四分之一部分,还损毁十分严重。

    这就可见,对普通修士来说,利用妖兽炼器、炼丹来提高自身修为,是多么昂贵与困难。

    而陆一舟此刻不是得到了速度提升,而是将琴音化作了双翅斩剑劈山的凶残金翅鸟,悟了它的精髓!

    这见所未见!

    “怎会?”

    钱清秋惊愕。

    举头望天,他的猛鹰凶雕,被疾行中的金翅鸟轰然撞飞,金翅鸟巨大双翅宛若利刃,当场将这些与它不在一个等级的飞禽们割成碎片!

    很快它们在空中展翅啼鸣,一双双乌眸冰冷朝他们望来。

    “师兄!”林振脸色大变,连连后退。

    钱清秋震撼,都忘记了保护他。

    他一个金丹期面对没达到臻化境大圆满的百鸟朝凤,不会受到影响。

    然而林振才筑基,他当场脸色苍白,识海竟是被这金翅鸟注视得颤抖起来。只要它俯冲过来,他就会受到沉重打击!

    林振不可遏制地发抖。

    “你的琴音竟然暗藏杀机。一开始的灵鸡、灵鸽原来只是伪装!”钱清秋本来翩翩公子的笃定,顿时褪去,表情认真了起来。

    “让对手放松警惕后,才露出你暗藏已久的杀招……原来它们都是一品金翅鸟!”

    陆一舟当场咽了下口水,拼命克制,才没有回头去看身后已经离得很远的二师姐。

    二师姐的七咂丹果然含有深意!

    不仅让他领悟灵鸟精髓,还包含了对他百鸟朝凤的点拨!

    丹药七层七变化,琴音为何不可?

    他按此试验,竟然真的成功了。

    此刻,他心中也跟对手钱清秋一样,惊涛骇浪啊。她二师姐一点都不废物,是修炼天才!

    “原本我还想以筑基中期的实力,与你一较高下,竟是我小觑了你。”钱清秋当场直立,衣袖飘荡,墨发飘散,古琴浮空。

    “既然如此,那我就让你见识下真正的……”

    苏渔撇嘴。

    台词重复率略高啊。

    她心里吐槽,脚下却飞快迈开了小碎步。

    炼气五层,她伤不起。

    边走,她边发玉简让卫钊搬救兵!

    但才走两三步,身后的雄鹰又一次在钱清秋琴声中凝结。

    这次钱清秋使出金丹期威力后,云雾中的飞鹰猛雕竟更为逼真,每一片羽翼都如针芒,森冷刚硬,顷刻朝金翅鸟俯冲而去。

    一方是金丹巅峰对筑基中期的神识克制,一方是一品金翅鸟对普通鹰类的克制。

    明显陆一舟修为低,处于劣势,步步退后。

    苏渔走远后,仰头看,就忍不住叹息。

    这飞鹰大雕的胸背三角肌,黄金比例般完美,肉质应是极为劲道有嚼劲,能裹着面粉跟蛋液煎炸,那飞翅又强壮有力可调味后细细烤制,那鹰爪儿胶原蛋白丰富,可以连皮带骨上蒸屉……

    嘶。

    苏师傅从来是个尊纪守法、爱护动物的好公民,从不烹饪野生动物。

    可在修仙界这种凶残鹰类经常作恶人间……

    苏渔忍不住双手十指动了下。

    手好痒啊。

    对这些作恶妖兽下手的话,应该是造福人间吧?

    她眼中盈盈光彩亮起,随之,她丹田处的五行锅也发出一道铮亮光辉,竟是在她体内摇晃起来。

    浮空的钱清秋,正催动飞鹰猛雕,却陡然觉得识海一凉。

    其中一只飞鹰,猛地姿态僵直,竟是在离金翅鸟三尺距离,再也动弹不得。

    “!”

    钱清秋倒吸一口气,他驱动琴音的神识似乎察觉到某种潜伏危机,识海都在战栗。

    金丹期修士,五感敏锐,对重大危难往往有一些感知。

    而不过犹豫半刻,那只僵直雄鹰,就被俯冲而来的一品金翅鸟狠狠割破半边身体,弥散于云雾间!

    钱清秋拧眉,顿时退后一步,收了琴。

    “陆师弟,你还在保留实力?看来是我自大了。”

    什么?

    陆一舟脸上尽是茫然,当即也停了抚琴。

    他怎么还叫自己师弟了?

    钱清秋表情复杂。

    他化作猛禽的神识有种似乎要被吞噬的感觉。

    若是神识受损,恢复缓慢,对他金丹也能造成不小的伤害。

    这种感觉清晰无比,不会有错,钱清秋轻叹,“三十六峰大比,希望我们不要很快对上。”

    说罢,他望向身边早已动弹不得、大汗淋漓的师弟林振,面色沉了下。

    同样筑基中期,自己师弟差太远了。

    钱清秋叹息,“林振,向陆师弟道歉。”

    陆一舟愣住。

    满面苍白的林振不敢置信,“师兄?”

    钱清秋捏了个祛尘诀,瞬间让他一身紫袍毫无比斗后的褶皱,随风摆荡。

    “昨日你与我说,他故意催动琴诀伤害你们一众同窗,害得你们识海震荡,连当日琴课都无法继续。”

    钱清秋说着,感受到自己识海的神识似乎不再战栗了,已没有了被吞噬的危机。

    他当即,和颜悦色朝陆一舟微微颔首。

    “但今日你已经看见,陆师弟的琴音可化作金翅鸟,若是故意为之,你们一群同窗不过筑基,昨日变成白痴都有可能。”

    林振僵硬。

    这话陆一寒,听了脸上也是微红。

    金翅鸟他也是今日才学会的。

    “你不道歉也行,拿出一瓶聚灵粉,给陆师弟赔罪。”

    钱清秋当即甩袖,不顾林振脸色变化,拍开他芥子袋。

    一只玉瓶顿时飞出,朝陆一舟弹射而去。

    “陆师弟,今日是我们师兄弟鲁莽。告辞!”说罢,钱清秋就卷着他早已动弹不得的师弟林振,飞速离开至穹峰。

    好像慢一步,他识海神识都会被吞噬一样。

    而陆一舟拿到入手微凉的聚灵粉,都差点没有反应过来。

    明明再坚持半盏茶时间,自己就要输了。

    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