盐焗大龙虾 作品

第8章 今日也烧饭了(修字)

    小厨房内。

    苏渔面色肃然,看向面前的灶台。

    这道修仙界四禽宴,她借鉴的是淮扬名菜三套鸭。

    以肉紧的老雄鸭,内套一只肥硕野鸭,再套一只幼嫩酥软的仔鸽。

    这不仅要求指腹与刀工灵巧结合,将所有骨与内脏一一褪出,还要保证鸭皮完整不破,即便用来盛水也一滴不漏,放在光下细看,每处厚薄均匀,透出的光线亮度都几乎一致。

    完美的刀工,是这道名菜的基础,以此保证上火蒸煮时,能熟烂匀称,入味统一。

    而后,重点就在于烹调。

    三种不同飞禽,各有特色,需要在这道菜中最大程度地保留下来,又要高度统一,不能彼此冲突。

    苏渔最早跟随爷爷在厨房学习,光是拆骨这一道工序,就练习不下两年,大拇指都被鸭骨磨到发红,调味更是不下千次。

    想到从前,她就不由想起那些无法端上桌、只能自己吃掉的失败品,瞬间觉得有些饱了。

    苏渔无奈摇了摇头,伸手舀起一勺色泽清澈、泛着淡金的金翅骨汤,定睛,慢慢浇在了已经定型的灵山鸬三套上。

    三味一体,以一品金翅鸟高汤,提味生鲜,画龙点睛。

    捏诀,点燃灵火,小火炖煮。

    她丹田处的五彩铁锅,顷刻也熊熊点燃。

    一时,她眼前弥漫出四只飞禽,栩栩如生,鸣叫不断。其中三只大小不一的鸟禽,以一只双翼暗棕又带点点金光的疾速大鸟为首,紧紧贴在它身后……

    “二师姐,这是什么?!”

    陆一舟抱着琴,赶到小厨房门外。

    他一双眼赫然落在此刻红雾缭绕的灶台上,一点修士的仙人之姿都没有了。

    而被他一唤,苏渔才从眼前幻象清醒,只觉丹田处五行锅隐约震动,而她整个身体的经脉都好像祛除了什么杂质,此刻充满了用不完的饱和灵气。

    舒服。

    苏渔忍不住眯了眼。

    而灶台大锅中笼罩的紫红雾气也很快收拢,内敛,消失在锅沿底部。

    苏渔放下手中菜勺,边洗净双手,边用严格的目光审视地朝锅中看去。

    只见锅底,此刻卧着一只巴掌大小、形状宛若‘灵山鸬’仰头展翅的淡白药丸,一丝金线萦绕在它飞翅上,隐隐晕染到鸬身,增添了一分活灵活现的美感。

    嗯。

    不枉费她忙了一上午。

    这次的作品,总算比什么玉丹粉,品相提升了一个等级。

    苏渔觉得这才是有点及格分的菜肴样子。

    但做完这道功夫菜,她想到从前,再加中途试了金翅骨汤,早已觉得腹中大饱,当即拉小白鼠。

    “四师弟,你来试一试。”

    试……这怎么试?

    陆一舟抱着琴,仓皇后退一步,“二师姐,你炼出的这是……丹?”

    本以为一定失败了。

    可二师姐这次锅里躺着的竟然不是粉,而是一大颗固体,这远远超出他的预计。

    二师姐竟然能炼丹了?

    但这是什么丹?如此大,竟然还是个‘鸟’状!

    陆一舟从没见过。

    他震撼之余,手里就已经被苏渔塞了一双筷子,“趁热用。”

    “……”

    陆一舟僵住,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二师姐,等下,我要去找三师兄,在他面前用。”

    苏渔:“?”

    *

    自从经脉、金丹受损后,卫钊就从至穹峰上灵气最充足的正院,搬到了灵气稀薄、平日无人问津的别院。

    这是他自己要求的。

    既然不能修炼了,还不如让出位置给其他师弟妹们。

    而搬离弟子众多的正院,卫钊就明显感受到从前没有的寂寥。

    如今他正躺在床榻上,望着窗外的梧桐无聊发怔,就听一阵雷厉风行的脚步声,朝他房间走来。

    卫钊一愣。

    自己如今一个残废,四师弟跑得如此勤快,而且竟然……

    门打开,卫钊略不自在地看向随同四师弟一起走进屋内的黄衣女子。

    她正负手站在陆一舟身旁,一身淡黄裙衫,竟是将她白皙脸颊衬得十分俏丽,一双过往刻薄阴暗的双眼都变得明亮许多。

    卫钊局促地移开目光。

    “……二师姐。”

    他喊得无比轻,脸上是无地自容的热。

    过去,她遇到修炼瓶颈,一路针对他,导致他也十分厌恶这个二师姐,跟她保持距离,从未关心过她。

    可现在,换他闭门不出,躺在床榻成了废物,她不仅没有躲开,还替他炼制玉丹粉,如今更是来看望他。

    相比之下,他简直惭愧,愧为师弟,愧为比她修为更高的师弟!

    卫钊陷入自责,觉得没脸见苏渔。

    却听自己四师弟一句,“三师兄,二师姐炼出丹了!”

    “!”

    卫钊满腔惭愧,顿时被惊雷劈散。

    他震惊看向苏渔,却只见她淡定地站着,面色丝毫不动,仿佛这是什么天经地义的小事。

    “三师兄,你不相信我是服用了二师姐炼制的灵鸡粉,才领悟了琴诀百鸟朝凤,那我现在就再试一次丹,请师兄替我见证。”

    ?

    苏渔面色不改的镇定表情,也差点走形。

    领悟琴诀?

    她望向陆一舟。

    就见他说完,钦佩又小心地看向她,露出恭敬表情,朝她请示,“那师姐,我现在就服用了。你还有什么要吩咐的吗?”

    “这丹药是否比灵鸡粉更凶猛,我需要先打坐调息吗?”

    苏渔表情怪异。

    要不要打坐?

    她可什么都不知道。

    但后厨之首,一介主厨如果在副手面前露怯,失去公信力,那群龙无首,后厨必定大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