盐焗大龙虾 作品

第7章 今日也烧饭了

    至穹峰上,临近午时,旭日高照。

    苏渔打开门,就见心魔少年立在她的院落中。

    真是不让二师姐歇息啊。

    陆一舟站在院落外,十分脸红自责。

    见苏渔出来,他忙率先开口,“我没有催二师姐现在就去炼制的意思。只是想请师姐看看,这些灵材是否可用。”

    “嗯。”

    苏渔满意颔首。

    这个未来副手,孺子可教。

    烹饪的根本,在于食材的质量。

    所谓厨师,只是尽最大可能发挥食材本身魅力的工匠罢了。

    所以,检查食材是否可用,永远是厨师的第一道功课。

    “拿出来看看。”苏渔心情不错。

    陆一舟紧张地看向自己的芥子袋。

    咬了咬牙,才拿出里面整整花去他五百灵石的一品金翅鸟——四分之一只。

    他的积蓄不多,大部分都早已花在了琴身跟琴诀兑换上,身上堪堪一千二百灵石,今日就去了近一半。

    “师姐,这是金翅鸟,我从兑换处买来的。”陆一舟小心地抓着牛皮纸包,递过去。

    苏渔接过,还没打开纸包,就垫了垫分量。

    鼻尖微动,就柳眉轻蹙,“不是很新鲜,似乎有些时日了。”

    陆一舟讶异。

    二师姐还没打开就知道?

    “嗯,前阵子一品金翅鸟突然泛滥,攻击在外修士。所以天盛宗在南境发布了猎杀金翅鸟的奖赏任务。”

    天盛宗,南境第一大宗门?这不是对照组女主所在的门派吗?

    苏渔挑眉。

    女主在天盛宗是团宠以及气运buff,在门派里一呼百应。

    没想到,这么快就听见这个宗门名字了。

    小说初期,南浔派、天盛宗在南境中是守望相助的两大宗门。本来关系不错,还相互派遣弟子到对方宗门学习课业。

    但在最后的妖魔大战里,南浔一群只讲热血的蛮干修士被忽悠得充当先锋,不少长老、弟子纷纷陨落,而天盛宗却躲在南浔背后,毫发无伤到结局,成了人类修士的大英雄。

    苏渔抿唇。

    在这段情节发生前,她要尽快掌握至穹峰的话语权,培养出得力副手跟干将。

    到时她不说冲,谁都别想动!

    反正妖魔大战,福运极佳的女主都能搞定的,关她一个对照组什么事?

    “大概四五天前,我们门派也有人去接了金翅鸟任务。”

    所以这妖兽至少是四五天前的了。

    苏渔蹙眉,思绪回归到眼前食材。

    竟然已经宰杀这么久了。

    但她没说话,先打开了这大概有一整只羊腿大小的油纸包,仔细看向修仙界她接触到的第一只一品妖兽。

    只见这摊开的油纸上,是个残缺却依旧狰狞的半边左翅。

    翼毛紧实,散着金属般的光泽,翅骨粗壮坚硬,肉质呈现红紫色。

    如今,这左翅已经不完整,不知被哪个修士暴力劈成了五六半。

    品相实在不堪入目。

    苏渔伸手从它翅根一直到翅尖处,缓慢摸索。

    “二师姐,怎么样,能用吗?”

    陆一舟看她表情严肃,心里直打鼓。

    因为灵石不够,他买不下整只金翅鸟。

    哪怕这只售价最便宜,他也只能选个四分之一的部位,还是不含妖兽内丹的。

    他不清楚二师姐能不能用,之前在兑换处,他就发了玉简问她,应该选取什么部位。

    她就回了四个字——看你口味。

    陆一舟当时就蒙了。

    百鸟朝凤的修炼口味吗?

    他站在兑换处时认真想了想,相比于琴音化为鸟腿,那肯定是琴音化作飞翼,比较正经,这才选了金翅部位。

    难道有问题?

    苏渔抬眼,慢条斯理扫了他一眼。

    “你最好有心理准备,这妖兽宰杀过久,不算新鲜,外观又损毁严重,后期无论如何加工,都成不了珍品。”

    陆一舟:“!”

    那怎么办,现在他去退,兑换处长老能同意吗?

    但他也买不起品相更好的金翅鸟了。

    “不过浪费食材是可耻的。既然买来了,哪怕不是珍品,也能入口。”

    苏渔又问。

    “你想吃什么口味?”

    陆一舟松了口气,害羞道,“厉害一点的……口味?”

    苏渔深深看了他一眼,“好。”

    陆一舟这才把芥子袋里装的灵山鸬鹚、水蒲灵鸽等几只普通灵禽,一并交给她。

    苏渔本来在想翅类适合的菜谱,可一看见其中三只大小不同、肉质不一的灵禽,就挑了眉。

    “行。三师弟,你明日来试师姐的新作。”

    陆一舟怔住,“明日?”

    这么快?

    ……

    当晚,抛开女主情节不管的苏渔,就在房中翻看原身的妖兽图谱。

    白天她煮了六次鸡汤精华,丹田内的五行灵力已经耗尽,就留在房里休息,初步了解食材。

    了解原材料,是优秀厨师必不可少的功课。在此基础上,才能仔细规划烹饪要点跟步骤,尽量降低失败、浪费食材的可能性。

    苏渔一直兴奋思考到半夜,有了点把握,才上床酣然入睡。

    睡梦中。

    她嘴角带笑,梦见了自己幼年琢磨厨艺的快活,而她丹田的五行盈彩铁锅在她睡时竟也不断灼烧。

    每灼烧一刻,她体内自行运转的灵气,就染上一分五色浅辉。

    这只五行铁锅,似乎比两日前她刚醒来时,又扩大了一分。

    *

    天盛宗,南境第一大门派。

    火灵峰。

    一个白衣飘飘的女子,墨发齐腰,额上一朵艳丽丹火钿,为她清秀脸庞增加了一分妖艳。

    “二师姐,我今日闭关参悟剑诀——火海九连。”

    “请二姐赐下祝愿之力。”

    一个握剑的蓝衣弟子快步走到她面前,神色恭敬。

    梅真儿浅笑,当即伸出衣袖中凝霜皓腕,一双柔荑纤手,摸在他的额头,“四师弟今日气运加身,必当成功。”

    蓝衣弟子大喜,“多谢二师姐!”

    顷刻,他就觉得自己神台清明,隐隐见到了比平时更清晰的剑招走向,忙匆匆告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