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温 作品

第120章 第一百二十章

    然而到了第二天早上,属于谢千秋和佛子的两张留影就出现在了玄铁令上,一石激起千层浪。

    先是沧海宗开路,一马当先的po出了自家首席弟子的4k高清留影。

    这张留影还算正常,留影上的谢千秋面无表情的站在镜头前,一身黑衣混合着血迹,处处都有破损的痕迹,泥污与血迹的混合衬托的他那张脸似乎更加的凌厉了,除了那肉眼可见的伤痕和狼狈之外,整个一战损酷哥。

    惨是真的惨,帅也是真的帅。

    特别是谢千秋这个首席弟子在修真界知名度不低,还在白玉京激情出道了的前提下。

    此留影一出,不少人还没来得及同情愤慨,眼睛就先看直了。

    包括虞阙这个有家有室的女人。

    沧海宗配文:弟子受辱于鬼族!是可忍孰不可忍!

    整个一杀气腾腾。

    虞阙知道,沧海宗那群老头子的本意可能是想以弟子受辱为导火线,激起同胞们的愤慨血性,也好让他们师出有名。

    但他们怎么也想不到,这张留影下面最多的评论不是“给我杀”,而是“斯哈斯哈”。

    评论热度第一:我曾经多年斜眼,连药王谷都拿我无能为力,今天感谢沧海宗!感谢谢仙君!感谢你们治好了我多年的斜眼——我看的眼睛都直了。

    热度第二:你好,我有一个医修朋友,他让我问问拿能不能把患者腹肌拍清楚一点儿,这样他好确定伤势。

    这条评论下面一长串的“我就是那个朋友”,活脱脱一认亲大会。

    沧海宗的一群老头子看着看着,陷入了迷茫。

    ……这似乎和他们想得不太一样。

    后来针对他们的公开指责,鬼族还没做什么反应,白玉京就先找了过来,问能不能把那张留影做成高清海报。

    本来是不能的。

    但白玉京给的实在是太多了。

    然而更不一样的还是陀蓝寺。

    沧海宗一马当先打了第一枪,陀蓝寺紧随其后!

    只不过这张留影就不太正常了。

    留影之上,佛子看起来比谢千秋凄惨了何止千倍百倍。

    他浑身都被绑了绷带,紧紧缠绕住四肢,留下来的只有一个头,活像是一个当场就能下葬的木乃伊。

    如果说谢千秋走的是战损流的话,那佛子走得就是入土流。

    这留影看的人倒吸了一口冷气。

    评论区里有一个医修经过专业分析,断定如果已经伤的需要绑成这样了,那就只有一个病因了。

    ……全身粉末性骨折。

    这话一出,顿时所有人的骨头都疼了起来。

    只有虞阙,看热闹看到了这句话的时候,她沉默了很久很久。

    她是亲眼看着这个从鬼族里杀进杀出了一趟之后所受到的最大的伤害是心灵创伤的和尚是怎么变成“全身粉末性骨折”的。

    只能说,师姐的包扎手艺牛!

    然而大师姐听了她这句夸赞之后,却诧异的睁大了眼睛。

    “啊?这是包扎手艺吗?”她迷茫:“这不是我的埋尸手艺吗?”

    虞阙:“……”

    ……原来真的是入土流。

    然而,已经如此努力了的佛子,却依旧没有引来鬼族的一个眼神。

    最先回应他们的不是鬼族,而是从佛子那一头乌黑的头发中发现了商机的药王谷。

    最后,吃了测试版生发丹才变成这个样子的佛子代言了生发丹。

    闭环了。

    佛子感动到痛哭流涕!

    眼看着一起打鬼族的两个同盟都大赚一笔,师尊看的蠢蠢欲动,看向同样往鬼族里走了一遭的晏行舟时,视线就跃跃欲试了起来。

    ……如果不是小师兄抵死不从,他险些就被包成了佛子同款的木乃伊。

    而在人族这边,虽然沧海宗和陀蓝寺两个战前宣言最后歪的离谱,但不可否认的是,他们这次确实向鬼族放出了明确信号——你触碰到我们的底线了。

    鬼族这个时候明智的做法,要么直接能屈能伸认怂,趁两个宗门的宣战还没发展成整个修真界的宣战之前把一切平息下来。

    要么拉着魔族一起上,搏一搏,单车变摩托。

    整个修真界对鬼族的猜测也不外乎这两种。

    两种相比之下,他们情愿鬼族选择后者。

    毕竟这些年鬼族和魔族越来越蠢蠢欲动了,趁他们还在苟发育,当然是越早动手越有机会,否则等他们真的发育起来还结盟了,那再想动手的难度就是几何式上涨了。

    而这次,天时地利人和,正是个好时机。

    这也是为什么沧海宗和陀蓝寺一反常态,在鬼族有低头的意思时不但不收手,反而更咄咄逼人,甚至都想出了把佛子绑成木乃伊的损招。

    然而这一次,鬼族的反应却出乎了所有人意料。

    他们……没有反应。

    鬼族仿佛没人了一样,面对修真界这边的全民讨论,他们一反常态的陷入了死一般的沉默。

    于是一时间两边就僵持了下来。

    而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个原因,沧海宗和陀蓝寺都谨慎的没有让谢千秋和佛子回来。

    不知道是不是虞阙的错觉,她嗅到了一股山雨欲来的气息。

    而现实似乎也在印证着她的猜测。

    起因是,她在那天之后再去用玄铁令联系鬼门,想要了解到更多事情,玄铁令却一直没人接听。

    没信号?还是失联了?

    ……该不是鬼族又搞了什么鬼吧?

    虞阙当即开始戳系统:“你帮我看看鬼王现在在干什么?”

    此时她正坐在院子里托着下巴晒太阳,系统跟着蹭阳光,也被晒的懒洋洋的,便懒懒散散地说:“不行啊宿主,权限不足,你不能查询。”

    虞阙恨铁不成钢:“你就不能给我开后门吗?”

    系统一口拒绝:“不能。”

    虞阙冷笑:“那我要你何用!”

    系统这个只会逼逼赖赖的铁废物眼见着是靠不住了,虞阙沉思了片刻,开始回忆原著。

    原著一虐恋情深古早言情,现在原著那对cp还被她给搞没了,虞阙能得到的信息就非常少,至少,对于这群一直当反派的同门们,她能得到的信息非常少。

    但昨天她刚从鬼门哪里得到一个关键信息。

    ——天道不会允许小师兄活下去。

    如果拿现如今她知道的事情套原著的话,已知小师兄被魔族觊觎是魔族想拿小师兄献祭魔门,而一旦被献祭,小师兄的下场就和献祭鬼门之后还诞生了一个鬼门神识的鬼种一样,这是一条死路,最起码在小师兄眼里,这绝对是一条死路。他肯定不会选。

    但这样一条路,在鬼门口中,已经是“最好的结局”了。

    虞阙若有所思。

    她觉得,哪怕是天道不想让小师兄活下去,也总有一点合乎逻辑的手段才能让他死,总不可能想让谁死谁嘎嘣一下就死了,天道要是真有这么大的能耐,它还至于用不让小师兄度雷劫这样的方法消耗小师兄吗?它嘎嘣弄死小师兄岂不更快?

    除非是它也要遵守某种规则,而它在规则之内弄不死小师兄。

    那么她要想的就是,在原著里,天道选择了什么合乎规则的方法。

    于是某一刻,她突然福至心灵。

    原著里小师兄最后发起了灭世之战,她曾经一直以为这是因为同门们都死了,小师兄这样的人觉得人间无趣,所以做出这样的事。

    但如果不是呢?

    如果一开始,他就知道天道想让他死呢?

    虞阙顿了顿,突然若无其事地问道:“系统,你们系统做任务,特别是像你这种带其他世界的魂魄穿越进来做任务而不是绑定本地土著的,算不算是瞒着天道带人非法偷渡啊?”

    虞阙这话一问,刚才还懒洋洋的系统瞬间就坐直了。

    它在虞阙识海里跳脚道:“你才偷渡!你们全家都偷渡!我们是正规公司,我是拿证上岗的系统!不信你就看看我的证!我是甲级引导系统!我们把人带进来,当然会申请正规护照,我是给天道出示了护照才带你进来的!”

    虞阙一边吐槽居然连跨世界旅行都脱离不了护照,一边哔哔道:“真的吗?我不信!除非你让我看看天道长什么样!”

    系统闻言当即道:“我给你看天道长相?你没事吧,天道无形无质,真若论起形态来还没我们系统长得符合你们人类审美呢,最起码我们系统还是一个完美的圆形呢!特别是这个世界的天道,估计是刚上岗还没多久,整个一青瓜蛋子,怎么比得上我伟岸的身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