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温 作品

第115章 第一百一十五章

    此为穿越章节!想一睹为快,请补买未买的v章。于是,魔性x10。

    魔性这种情绪能有什么威力呢?它没什么威力,只不过是想让人抖腿跳舞。

    一大半鬼都不是被伤到逼走的,它们是怕自己再留下来就会忍不住当场跳舞。

    反正虞阙在拉到一半的时候就找系统兑换了个耳塞把自己的耳朵给堵上了。

    等她闭眼拉完,再睁眼看,面前已经空空荡荡干干净净,别说鬼了,鬼影都没有一个。

    虞阙十分的高兴,她感叹道:“果然,全世界都无法抗拒神曲的威力。”

    系统不吭气。

    主要是它觉得这不是能不能抗拒的问题,而是修真界人民真没见识过这阵仗。

    如今修真界内卷严重,鬼也不好当,能在修真界每年一度的剿鬼活动中幸存下来的鬼可以说是个个身经百战。

    音修?它们被音修围攻又不止一次了,从兰陵王破阵曲到十面埋伏,各个都是置之于死地的大杀阵,它们什么阵仗没见过。

    ——当虞阙拿出二胡时,在场所有鬼都这么想。

    然而当二胡声响起时……

    抱歉,这阵仗他们真没见过。

    虞阙高高兴兴地收起了二胡,转头一看就见美人姐姐正一脸怀疑人生地揉着自己的耳朵。

    她立刻关切道:“鸢姐姐,是刚刚有鬼伤到你了吗?”

    盛鸢看着自己方才不由自主地跟着抖动的腿,沉默片刻后,真诚建议道:“以后你还是少拉这首曲子得好。”

    虞阙疑惑:“为什么?”这效果不是挺好的吗?

    盛鸢:“……”没有为什么,她怕到时候不分敌我的大家一起抖腿跳舞,场面不太好看。

    虞阙依旧一副一无所知的模样。

    盛鸢觉得不管她是真一无所有还是假一无所有,这丫头都是个人才。

    她问道:“这也是那位马前辈所创吗?”

    虞阙反应了片刻才反应过来这位“马前辈”是谁。

    她觉得自己有必要为自己伟大的精神偶像正名,于是立刻道:“不不不,是别人所创,是……外邦传来的!”

    盛鸢:这丫头身上居然还有外邦修士的传承!

    她沉吟片刻,不再多问,只指了指一旁的低矮灌木,说:“那里面有两个人,把他们给弄出来。”

    虞阙立刻看过去,就见盛鸢所指的方向正好是方才系统地图上那两个游离在外的“鬼”埋伏的地方。

    怎么?别的鬼都走了,这两个鬼还没走?这么敬业吗?

    虞阙提起二胡走了过去。

    小心翼翼地走过灌木,虞阙都已经做好了被鬼袭击的准备了,然而面前见到的景象还是让她倒吸了一口冷气。

    是男二和女主!

    只见这两个人排排躺在灌木之后,都是一副昏迷的模样,浑身上下杂七杂八的都是脚印,简直凄惨至极。

    虞阙立刻把他们两个给拉了出来。

    系统提醒她:“宿主你收敛一点,你快笑出声了。”

    虞阙立刻换上了一副悲痛的表情。

    她轻手轻脚地把他们摆放整齐,见程青昏迷了眼睛还半睁记着,特意贴心的伸手合上了他的眼皮。

    然后起身,冲他三鞠躬,神情肃穆。

    她唉声叹气:“居然是被鬼踩晕的,太惨了太惨了。”

    系统:“你把笑收一收我还能相信你的话。”

    虞阙:“我就不!我被鬼围攻的时候他们躲在外围看着,你以为我傻啊,不知道他们想干什么。”

    系统:“……”她真是在某些地方聪明的要命!

    这时盛鸢已经走了过来。

    她看了一下,视线凝住。

    片刻之后,她笑道:“这是你认识的人吗?”

    虞阙立刻撇开关系:“交情一般。”

    盛鸢:“那你准备把他们怎么办?”

    虞阙抖了个机灵:“你看他们都昏迷了,那我们不如……”

    美人姐姐笑得温柔地接道:“那我们不如把他们埋了吧。”

    虞阙:“???”

    美人姐姐看着一脸懵逼的虞阙,温柔似水:“我们两个弱女子在这遍地恶鬼的地方何其危险,他们两个昏迷不醒,我们带上他们只会四个人都危险,不如我们把他们埋进土里,留个通气孔让他们呼吸,土能遮掩气味,恶鬼也找不到他们,我们四个就都安全了,等他们醒来,他们自己就能出来了。”

    她说着,不着痕迹地踢了一脚迷迷瞪瞪要睁开眼睛的程青。

    程青白眼一翻,又晕了。

    虞阙听到了动静低头想看,被美人姐姐一把抬起了下巴。

    美人姐姐一手勾着她的下巴,缠绵问道:“我这个方法,可行?”

    虞阙被迷的五迷三道:“……行,行,当然行?”

    美人姐姐立刻松开了她,转身道:“阿郎,挖洞。”

    片刻之后,女主和男二被埋进了土里,土面上留着两个浅浅的呼吸孔。

    虞阙尚有良心,担忧道:“这样……真不会憋死吗?”

    盛鸢起身,淡淡道:“当然不会,这是为他们好。”

    她看着新埋的土,心想,怎么会憋死,上辈子她被这样埋进土里半个月,不也活的好好的?

    两个人刚忙活完,虞阙想着要不要先离开这个是非之地,毕竟第一次埋活人,心里怪怪的。

    然而还没等她说,远处又有鬼来。

    这次人数不多,只有几个的样子,但穿着很豪华,看起来不像普通鬼。

    虞阙第一反应就是掏二胡。

    那几个鬼却几乎一瞬到了近前,为首的一个鬼一副凡间无常鬼的打扮,伸手就按住虞阙的二胡。

    虞阙瞬间发现自己几乎动弹不得了。

    她心里明白,这是碰见硬茬子了。

    她当即就打开了系统商城,准备一有不对立刻买保命的东西。

    而这时,那个“无常鬼”却不紧不慢道:“今日家中主人迎娶夫郎,还差一位乐师,主人听闻这里有一位音修使得一手好二胡,特意请您来吹喜乐。”

    无常鬼?主人?娶妻?

    虞阙马上就想起来这是哪段剧情了!

    她记得原著里男主是刚进沧荡山就被沧荡山里一个大鬼抓了,那个大鬼是个死了三百多年的女鬼,一眼就看上了男主的颜,当场就决定成亲迎娶夫郎,还正儿八经的办了一场喜宴。

    记只不过在那个剧情里,女鬼是想要几个人族宾客以见证自己和人族夫郎的婚礼,所以特意派这个“无常鬼”去抓误入沧荡山里的修士,正好抓到了女主身上,女主成了宾客。

    然后就是机智女主救被下药的男主的剧情。

    难不成是因为她把女主给埋了,所以这剧情就落到了她自己身上?

    虞阙的视线僵硬地落在了地上的新土上。

    系统满嘴跑火车:“不,也有可能是女鬼喜欢听你拉二胡,不然怎么会请你当乐师。”

    但她已经来不来想更多了,因为那“无常鬼”已经在催促,“仙子,想的如何了?”

    虞阙回头看了盛鸢一眼。

    盛鸢的脸上已经没有了笑意,目光冷冷,不知道在看谁。

    虞阙立刻就说:“行,我和你走,但那位姑娘你不能带走!”

    “无常鬼”看了盛鸢一眼,淡淡笑道:“那是自然,我们只要乐师。”

    虞阙深吸了一口气,对盛鸢说:“你等我回来。”

    她没等到盛鸢回答就被几只鬼拥簇着离开了。

    身后,盛鸢眼睛里像是结了冰一样冷。

    她缓缓道:“敢动我的人,很好。”

    ……

    虞阙僵硬地走进了金碧辉煌的府邸,被那个“无常鬼”一路带进了正堂。

    一路上张灯结彩,到处都是红布和喜字,倒真像是凡间大户人家要成亲的模样。

    虞阙走进正堂时,被那无常鬼挡着,什么也看不见,只能看到一个穿着喜服的男子铁青着脸坐在侧席,正是男主谢千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