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温 作品

第100章 第一百章

    虞阙飘飘忽忽的回到自己房间。

    坐了半晌, 她突然抽风了一般,开始捣腾自己的储物戒,数灵石。

    她来到修真界快一年,和师娘合作卖过法器,和药王谷合作卖过丹药,和食为天合作卖过吃食,还掺和过一脚二师兄的中间商大业,和开场的一穷二白相比,她也算是小有资产一小富婆了。

    最起码,她不必担心养不起她那个吞金兽了。

    如此有钱的她,放在往常,她一定会心满意足,可是如今,她却是越数面色越严肃,最终一脸沉重的叹了口气。

    系统被吓了一跳,连忙问道∶"怎么了?丢钱了?"虞阙沉重道∶"不,没丢。

    系统松了口气,责怪道∶"没丢你叹什么气,吓我一跳。虞阙平静道∶"我在数我这些灵石还够养小师兄多久。

    然而答案是,没多久,小师兄就能凭一己之力把她的储物戒给榨干。简直比吞金兽还吞金。

    虞阙沉默良久,挣扎着,最终忍痛决定把她和小师兄亲亲的次数降低到一个月一次,平日里抱抱之类的亲密举止也要严格控制,争取降低到三天或四天一次,这样她还能多养小师兄一会儿。

    系统目瞪口呆地听着自己宿主精打细算。然后它发现,宿主她不是在开玩笑,而是认真的。

    系统当场就惊了!

    怎么回事!它原本以为你和小师兄亲亲了之后就给钱是杀千刀的小情侣之间的所谓情趣或者说女孩子掩饰差涩的一种手段而已,闹了半天,你特么居然在真情实感的盘算着怎么包养你小师兄?哪怕系统觉得这么久下来,它已经算是最了解宿主的统了,这时候,它也闹不懂宿主的逻辑了。

    它沉默良久,虚心求教∶"你为什么会想着给你小师兄打钱呢?"虞阙沉默片刻,用一种过来人的语气深沉道∶"因为,贫贱夫妻百事哀啊。系统∶"哈?"

    接下来,它就听见自己宿主振振有词道∶"两个人在一起,光有爱是不够的,有所谓的新鲜感也是不够的,新鲜感和爱需要靠什么维系?要靠钱,两个人之间,一定要有一个能挣钱养家的,才能长久的维系下去。"

    这话……倒也有道理?

    系统万万没想到宿主这个沙雕也能讲出如此"现实"的话,当即大为震撼。

    然后它虚心问道∶"那你为什么会觉得,你们两个之间,有钱的那个得是你自己呢?不能是小师兄吗?不能是他挣钱养你吗?"

    虞阙笑系统天真。

    她沧桑道∶"他一个剑修,你觉得像是有钱的吗?"系统∶"..

    这世上最富职业可能还要在炼器师和丹师之间争夺一番,但最穷的职业绝对是剑修,无人能出其。

    于是系统也沉默了。

    它万万没想到自己的沙雕宿主还能有这么深刻的见解,也万万没想到,离开了现代那个人人内卷的时代,修真界的爱情居然也是如此的现实。

    它听见自己的宿主用一种格外成熟的口吻道∶"所以,从今以后,他负责貌美如花,我负责挣钱养家。"

    系统∶"..

    所以,继救赎文女主之后,你又拿上了《因为要泡小师兄所以成为修真界首富》的剧本了对吗?

    但系统终究是怜悯自己宿主花一样的年纪就担负起了养家的重任,委婉劝道∶"那倒也不必每次亲亲了之后都给钱,话说,你这个做派是从哪里学的?"

    虞阙想了想,道∶"从我上学时师妹给我的一本书里学的,那本书叫什么来着……哦!好像是什么《糖爹的自我修养》,话说糖爹是什么意思?但书里说这样做会让对方有安全感,我觉得没错,小师兄现在就挺有安全感的。"

    系统∶"…

    糖爹,差不多和金主一个意思吧。所以你还真准备包养你小师兄?

    它沉默了良久,突然看开了。包养….也不是不行。

    毕竟,金钱关系也算是这个世界上最稳固的关系之一了。只是不知道不知不觉就被包养了的恶种究竟作何感受。

    但宿主这么懂,它免不了虚心问道∶"你懂得这么多,穿越之前一定经验丰富吧?虞阙谦虚∶"哪里哪里,我母胎单身,都是天赋,都是天赋!"系统听见这话,居然松了口气!

    它想,幸好,这个世界还是正常的,如果一个沙雕穿越之前真是什么万人迷人设,那它真的会谢!

    但它这口气还没松完,就听见宿主道∶"但我听过一句话,觉得十分的有道理。"系统∶"嗯?"宿主咳了两声。

    然后她肃然道∶"鲁迅曾经说过,没有物质的爱情就是一盘散沙,都不用风吹,走两步就散了。"

    系统∶".

    鲁迅没有!鲁迅没说过!鲁迅真的会谢!

    虞阙就这样,为了钱的事忙了一整天。

    她中间还指点了一下正在搞创作的噬心魔,建议他到了后期给他的魔君男主整个魔界破产经历,因为只有钱,才是考验真心的办法。魔界破产? 还有这种好事!噬心魔当即采纳了她的建议。

    到了晚上,小师兄来敲了她的门。他微笑道∶"师妹,我来接你,去五层。"

    此时的晏行舟,满心满眼的都是他要将自己秘密摊开给心爱的姑娘看的觉悟,看着虞阙,笑得温梁。

    而虞阙满心满眼的都是"挣钱养家"的"貌美如花"。

    她看了看貌美如花的小师兄,于是明白了,这是要开始情侣的第一步,约会了。而众所周知,约会哪里有不花钱的。虞阙把自己定位到了给花钱的那个。于是她沉重道∶"我明白了。"

    谈恋爱是一件烧钱的事。网友诚不我欺。

    晏行舟看着一脸像是要赴死表情的小师妹,微笑险些撑不住。他迟疑想,小师妹,她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此时,另一边,谢千秋带着沧海宗的队伍,刚进了陀蓝寺所在的深山。

    沧海宗是最早知道陀蓝寺有异的宗门,谢干秋这个首席弟子几乎是义不容辞,带队来查看情况,顺便救援。

    他看了看四下,道∶"停下修整,稍后启程。"弟子们都十分听话,三三两两的停下来休息。唯独程青。

    虞珏失踪之后,谢千秋这个原著男主没有任何反应,程青这个原著男二反应十分剧烈,在宗门里吵闹了几次要救虞珏。

    但是虞珏本来就是鬼王的女儿,根本没人会理他。

    而谢千秋的师尊也终于发现自己这个独子再不管就真的废了,这次特意强令程青跟队,想历练他番。

    但谢千秋觉得,师尊或许不是想历练程青,而是想历练他。就比如现在。

    所有人都在休息,只有他,叫嚣道∶"多走几步就是陀蓝寺了,现在休息个鬼,我们速战速决不好吗!"

    谢干秋冷冷的看了过去。

    他声音平静道∶"陀蓝寺这么大的宗门,失踪的渺无音讯,你要是觉得你本事大到能把这么大个麻烦速战速决,那我也不会拦你,你去吧。

    程青就不再说话,只愤恨地看着谢千秋。在他看来,虞珏被抓,和谢千秋脱不了关系。他不想呆在这里,冷着脸走开了。

    刚走出谢千秋的视线范围之外,他突然被什么砸了一下,还没等他发怒,就看到了地上落下的纸条。

    他顿了顿,拾起,打开。下一刻,他心脏砰砰直跳。是虞珏的字迹!

    五层。

    这里还和虞阙上次来一样,破旧日中透着腐败的气息,特别是这次他们还是深夜而来,更添了一种鬼气森森的意味。

    但是虞阙但也看的开,就当是他们第一次约会约了鬼屋。

    于是,两个来"约会"的人,一个满心的将秘密给心上人看的觉悟,一个满心的鬼屋省钱攻略。

    系统实在看不下去,虚弱道∶"宿主,你清醒一点,你们这不是鬼屋约会,而且你的小师兄要来取他的胎珠了啊!"

    番话终于将虞阙那已经拐到了"情侣打卡圣地"的思维给拽了回来。

    她看了看四周,终于心虚地问道∶"小师兄,你说的胎珠,它在哪儿?"晏行舟平静道∶"就在第五层,到了时间,它自己会出来的。"虞阙迟疑∶"到了时间?"

    晏行舟∶"就是我诞生的时间。

    虞阙就顿住了。

    她想起了自己上次来第五层时,看到的幻象。一群准备着血祭的半魔,一个带回了胎珠的魔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