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温 作品

第81章 第八十一章

    三天之后,鬼族。

    自从鬼族一众精英折戟沉沙人族,甚至连栖息着鬼王神识的鬼族至宝白玉珠都有去无回之后,鬼族一众长老精英已然聚在一起讨论了六七天,至今没讨论出一个章程来。

    鬼王神识已然陨灭,那白玉珠对他们而言最重要的价值也就消失了,而现在,最重要的是要搞清楚,鬼王神识到底是陨灭在谁人之手。

    一众鬼族长老紧盯着面前的水镜,神情肃穆。

    鬼王神识陨灭之前,曾以鬼族密法将一段记忆送回了鬼族,他们本可以通过这段记忆得知鬼王究竟经历了什么,以至于落得个神识陨灭的下场,可谁知道就连这段记忆都深受重创,他们什么都看不清不说,还只能从这段记忆中感受到浓浓的悲伤惊恐之情。

    鬼族长老初初感受到这记忆之中的惊恐之情时,一个个的都胆战心惊。

    鬼王是谁。

    当年他在鬼门之下杀了三千鬼族,以鬼族的血奠定了他鬼王数百年不灭的根基,之后更是以一己之力找出了这献祭鬼门之法,举世皆惊。

    几干年前,鬼族和人族根本不相通,自那道鬼门出现之后,鬼族和人族才有了鬼门这一通道,鬼门几百年才大开一次,每次只敞开那短短五十年,人族和鬼族相连也就只有这五十年。

    那时候所有鬼族都觉得这是正常的,当初鬼域尚且被阻隔在人间之外,如今每几百年就能有五十年得见人间,有什么不好呢唯有鬼王觉得不好。人间富饶,谁都知道。人族为天道钟爱,谁都知道。

    可同样都是逆流而上以求飞升的修士,这富饶为何偏偏给了人族,他们鬼族难道不能分一杯羹吗

    修行本是逆天而为,都逆天了,天道不把人族富饶之地给他们,他们就自己抢来。献祭鬼门,得入人间。

    从此人间的富饶,也终究有他们鬼族分了一杯羹。

    这样的鬼王,当年强行打开鬼门时都能说天奈我何,而今只不过去了一趟人族,如何会落得这副下场

    他到底是遭遇了怎样惨绝鬼寰的事情,才能在这只不过是一段模糊不清的记忆之中就浓缩了这般惊恐之情

    鬼族一众长老细思极恐。

    于是这些天来,他们只一门心思地想把这段记忆破解,看看鬼王到底遭遇了什么。可是这水镜却至今毫无反应。

    有人不解,便战战兢兢地问道∶"我们何至于废这么大功夫这次一起去人族的还有鬼族儿郎,几天前人族拿我族儿郎威胁我们的时候,我们只需咬咬牙服个软放弃些微的利益,换回来一个鬼族儿郎,一切不就真相大白了"

    当即有鬼族长老怒斥道∶"你小子懂什么!这是一丁点儿利益的事吗我们今天若是因为几个俘虏退一步,未来最起码五十年都得处处受制于人族!"

    说话的鬼族不忍∶"可是我们的鬼族儿郎…"

    斥责的的鬼族长老见状自得道∶"不用担心他们,人族那群人我可太了解了,一个个道貌岸然的自以为正道,把名声看得比什么都重,他们绝对不敢直接杀了我们鬼族儿郎!而他们要是真杀了的话…

    鬼族长老眯了眯眼,冷笑道∶"他日鬼族入主人间,这不就是现成的理由了吗"

    其他长老见状也笑了∶"届时,那几个鬼族儿郎也算是为鬼族尽忠了!"

    "哈哈哈哈!人族那群道貌岸然的家伙,现在放也放不得,杀也杀不得,一定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啊!"

    "是极是极,他们能拿我们鬼族儿郎怎么办不该是得养着他们"

    大殿里顿时充满了快活的气息。

    在所有人的想象之中,他们鬼族儿郎如今已然是被好吃好喝的养着了。

    正在此时,其中一个一记直在为水镜施法的长老这才睁开眼睛,吐出了一口浊气,道∶"成了。十几双眼睛雾时间看了过来。水镜白光一闪,出现了晃动的画面

    那长老肃穆道∶"我尽力了,但鬼王神识受创太严重,如今我只能找回让鬼王最难忘的记忆。"其他长老闻言顿时道∶"已经够了,能让鬼王难忘的记忆,必然是和他神识陨灭有关的,我们只需要找出他神识为何而陨灭的就行了。

    说话间,水镜里的画面一点点清晰,其他人也顾不得说话,都将注意力集中在水镜上。几天的努力终于有了成果,让鬼王最难忘的记忆必然是和他神识陨灭有关的,那么他们接下来就能道是谁让鬼王神识陨灭……卧槽!

    水镜之上,只见鬼王掀开棺材板,迎面而来就是一把长匕首直扎入鬼王胸膛,端的是凶残无比!众人震惊道∶"难不成鬼王还没出棺材,就已经被人给杀了吗"

    何其凶残!

    最年长的大长老却皱了皱眉,道∶"不会,这匕首上虽然有灭鬼符文,,但鬼王不至于连一把匕首都受不住,所以我觉得…"

    他话还没说话,只见水镜之上,那把匕首被一双细白的手猛然抽出来……又扎回去。再抽出来,再插回去。

    众人满脸震惊地看着那只手在鬼王伤口上来回捅刀,最后居然还弄了一把符篆塞进了鬼王伤口!何其凶残!!

    大长老震惊地睁大了眼睛,良久,缓缓道∶"我收回刚刚的话,不是鬼王连一把匕首都承受不住,实在是这人族太过凶残!"

    而这时候,众人也终于看到了那只手的主人。

    但是不知道是不是记忆被重创的太严重的原因,那张脸模糊不清,只依稀能看清是个年轻女修。众鬼猜测,这可能就是传说中的鬼王之女。鬼王最难忘的记忆,居然是自己的女儿吗

    这究竟是何等凶残的女儿,居然一上来就刹父吗

    亲女弑父,这已经是鬼族众人所能想到的最凶残的事情了。怪不得鬼王居然如此难忘。然而水镜却告诉他们,还没完。

    接下来的一刻钟里,鬼族众人的三观受到了从头到尾的洗礼。

    他们沉默又震惊地看着鬼女卷了亲爹的一整个棺材,沉默又震惊地看中鬼王在扫帚上张牙舞爪,,下了扫帚之后被自己亲闺女卖给白骨大军就跑。

    居然…还有这种操作!

    良久,良久。

    整个大殿里只剩下一片沉默。

    长老们看到鬼王被越来越多的白骨大军殴打的凄凄惨惨,终究是不忍再看。一个长老说出了所有人的心声。

    "虽然鬼王这段记忆和自己陨灭无关,但我大概明白这段记忆为何会让他刻骨铭心了。

    众人沉默片刻,无声点头。他们只不过看着,就毕生难忘。

    大长老深吸了一口气,看着水镜中鬼王被殴打的眼圈乌黑鼻血横流的模样,厉声道∶"这个水镜从今天开始,就是鬼族的最高机密,水镜中的画面,一丁点儿都不能传出去,泄露水镜,等同判族!"

    众人神情一肃,纷纷点头。

    这水镜,绝对不能传出去!鬼王这副模样,绝对不能被人看到!他们鬼族要脸!!!

    而正在此时,一个鬼族护法突然推开大殿门慌慌张张跑了进来。最小的九长老眼疾手快的熄灭水镜,厉声道∶"大胆!强闯圣殿,不要命了吗!"

    但鬼族护法这时却顾不得这么多了,他一脸天崩地裂道∶"长老们!大事不好啊!"

    大长老面色不变,端起茶盏不紧不慢的斥责道∶"一丁点儿事情毛毛糙糙的,想什么样子,天还能塌下来不成。"

    -边说着,一边看那个反应过于强烈的长老。即是在教训那闯进记来护法,也是在教训那个长老。这么此地无银,不是明摆着告诉别人这水镜有问题吗

    九长老见状一顿,羞愧的低下了头。

    他还是太年轻了,不像大长老,不管发生什么,就是稳得住。

    然而那护法却丝毫不管他们之间的眉眼官司,一副天崩地裂的模样,嘶吼道∶"就是天塌了啊!"

    他冷不丁抽出一张巨型硬纸,一脸崩溃道∶"您快看看吧!"

    大长老仍旧是一脸淡定,一边抿了一口茶,一边随手接过了他手中的纸。

    呵,年轻人就是不稳重,想他跟随鬼王南征北战这么多年,什么场面没见过,水镜之上的事如此骇人听闻,他不还是…

    _u"噗_

    视线落在纸上的那一刻,什么场面都见过的大长老一口茶直接喷在了正一脸仰慕地看着他的九长老脸上,满脸的天崩地裂。

    九长老不明所以∶"大长老,怎么了你不是刚教过我吗,咱们要喜怒不形于…"嘶—_

    他虎目圆瞪,喜怒不形于色的脸上一脸的崩溃。他看到了什么

    这巨型硬纸上,正是方才他们刚在水镜里看过的鬼王骑在扫帚上满脸狰狞手舞足蹈的情景!

    九长老这才反应过来,这水镜现在只有他们几个长老看过,他们刚看完,一个护法又如何知道水镜里发生了什么

    他突然感觉不妙,看了看手中的纸,又看了看护法,厉声问道∶"这东西是什么,你是从哪里来的!"

    护法深吸了一口气,一脸凝重道∶"九长老,这东西叫海报,是……他难以启齿道∶"是我买魔族新出道的女团海报时,买够五百份送的。"

    大长老皱眉∶"什么魔族什么女团"

    鬼族护法当即给没见识的鬼族长老们拿出了玄铁令,科普道∶""女团,就是一群美少女组团出道,这是魔族新出道的女团,您看。"

    玄铁令上,一群年纪正好的美少女们摆出各种各样的姿势,无端诱人。

    大长老先是瞪圆了眼,险些沉迷进去,然后猛然反应过来,怒斥道∶"大胆!你居然给魔族送钱!"

    护法连忙解释∶"不不不,不是魔族,是人族刚推出了一群魔族女团,据说这女团里的人全都是魔族俘虏,人族特意给她们找了一个出路,让她们自力更生,自己养活自己。"

    俘

    大长老突然想到了那群陷在人族的魔族和鬼族。

    不不不!他们都是男的,怎么会女团出道呢,笑话,笑话!

    那现在最重要的就是…

    他厉声问∶"这海报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有我们鬼王的海报。"

    护法连忙道∶"据说买五百份,就会送这样一张海报,买一千份,还能解锁第二张海报。

    大长老看着海报,眼前一黑。他明白了!他明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