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温 作品

第79章 第七十九章

    众人确认虞阙没事,纷纷散开。

    晏行舟没走,她在虞阙哀怨的视线中伸手探了探她的脉搏。冰凉的手指触及她腕间的皮肤。

    虞阙被冻的一个激灵,手一抖。晏行舟就看了她一眼,轻斥道∶"别动。"

    虞阙就老老实实的没动,任由他给自己把脉,两只脚丫子落在床下一晃一晃的。

    然后她就见晏行舟按着她的手腕良久,脸上的表情逐渐凝重。虞阙晃荡的脚丫子一顿,开始慌了。怎么回事难不成她结丹还出了什么问题

    是了,别人结丹都是循序渐进,修为到了水到渠成,只有她,吸收了鬼王的力量吸到快把自己撑炸了才强行结丹。

    难不成是鬼王的力量和她的身体不相容还是说这次结丹有什么潜在的她不知道的隐患

    虞阙看他的表情越来越凝重,连眉头都皱了起来,心慌地问道∶"小师兄,我的身体是有什么问题吗"

    小师兄皱着眉头道∶"问题大了。"

    虞阙∶"!"她惊恐地看着小师兄。

    小师兄看了她一眼,不紧不慢的收回手,端着一张严肃地脸开口∶"师尊说的没错。"虞阙∶"!!"什么!连师尊都知道了!

    她心慌开口∶"师尊说什么了"小师兄瞥了她一-眼∶"你真的想知道吗"

    虞阙沉默片刻,深吸了一口气,肃然道∶"小师兄,你说吧,无论什么消息,我都做好心理准备了。"

    她神情肃穆,就像一个等待着听自己晚期消息的癌症病人。

    然后她就看到小师兄眼中闪过一抹笑意,没忍住一般,短促地笑了一声。

    虞阙目瞪口呆的看着自己那没良心的小师兄,心中悲愤。我都这样了,你居然还笑得出来!

    没等她抗议,小师兄便不紧不慢地张口道∶"脾肾阳虚。"虞阙∶""

    她一脸懵逼道∶"什么脾肾阳虚我不是结了丹吗为什么会肾虚难不成有人趁着我结丹噶了我的肾"

    小师兄不理会她的发散思维,不紧不慢道∶"师尊说你多半有脾肾阳虚之症,如今看来,症状还不轻。"

    虞阙这时候终于反应过来,原来小师兄不是在说她的金丹,而是在说她的身体。

    她顿了顿,虚心求教道∶"脾肾阳虚之症何解"小师兄一本正经道∶"简而言之,你肾虚。"年纪轻轻被人说肾虚的虞阙∶""

    小师兄还嫌暴击不够一般,不紧不慢的放出了大招∶"脾肾阳虚是病因,表现出的症状就是…"

    小师兄看了一眼她的jio,平静道∶"你虚汗,而且……"在小师兄拉长的语调中,虞阙的jio不安的动了动。

    小师兄却没有再继续"而且"下去,而是突然从储物戒中掏出了一瓶丹药,语重心长道∶"每日三次,一次一粒,这是我特意托药王谷炼制的丹药,师妹,你可不要讳疾忌医。''

    虞阙浑身僵硬的被动接过小药瓶,不可置信地跟着看了看自己的jio。也就是说,小师兄他已经知道了她…她的jio默默缩回被子里。

    此时小师兄已经起身,语重心长地说了一句"好好吃药,好好治疗",就抬脚往外走。看着小师兄离去的背影,虞阙突然想起了什么。

    等等!如果说小师兄帮她处理过伤脚知道她jio汗还情有可原,那么师尊为什么也知道!难不成师尊的医术已然好到了看她一眼就知道她哪里虚了

    全然不知前途险恶的虞阙看着小师兄离去的背影,问出了那句让她后悔终生的话。"小师兄,师尊怎么知道我脾肾阳虚的"

    小师兄顿住。

    他转头看了她一眼,意味深长。虞阙心慌道∶"有、有什么问题吗记"

    然后虞阙就听到他若无其事道∶"哦,也没什么问题,只不过是你在结界里和鬼王走到后半段时我们在外面正好通过水镜看了场直播而已。"

    虞阙∶"直、直播

    她僵硬问道∶"是、是从哪里开始的直播"师兄沉吟。虞阙的心砰砰地跳。

    这一刻,她真诚地祈求上苍,她宁愿减寿五十年,也不想把自己做过的狗事面对着自己的同门全程直播。

    然后小师兄开口了。

    他风轻云淡道∶"大概是从那句我先走你断后开始的吧。虞阙∶"……"

    也就是说,她拉鬼王垫背的狗事,她自己阵法上跳极乐净土的狗事,他们全都看见了。也就是说,所有人都知道的jio…

    虞阙的眼睛一点一点失去高光。心如死灰。

    人固有一死,或是在昨天社死,或是在今天社死。她舍弃了自己的五个g,却终究没有躲过自己的社死。早知今日,她何必忍痛抛弃那五个g!

    连番打击之中,小师兄微笑道∶"师妹,想开一点,问题不大。"问、题、不、大!

    虞阙深吸一口气,问系统∶"有没有什么办法,能让我当场离开这个美丽的世界"系统同情道∶"有。"虞阙升起了希望∶"说!"系统∶"第一,你当场刀了自己。"虞阙—顿∶"啊这……"

    系统怜悯道∶"第二,你现在白日飞升。"库阙∶""

    她沉默片刻,诚恳道∶"系统,我们现在来商讨一下怎么刀了自己才能走得又快又无痛

    方程偷偷溜进来看望虞阙时,只看到新晋金丹修士仿佛一只失去梦想的猫,面无表情地瘫椅子上。

    方程吓了一跳,连忙道∶"虞姐姐你怎么了"

    虞阙抬眼,看到她,眼神中猛然爆发出惊人的光亮。

    她突然扑过去,殷殷问道∶"方程,小师兄他们说鬼王的那个结界原本曾是你本体的一部分,对不对"

    方程吓了一跳,迟疑道∶"是,没错,它确实是我本体的一部分,鬼王不知道什么时候把它剥离下来炼制成了这样,我正想办法把它和我现在的本体融合呢。"

    虞阙闻言,满怀期望地问道∶"那你现在,能把我再送进去吗"

    方程吓了一跳∶"你还要进去"虞阙深沉点头。

    对!她要进去!她要进去把那块画满了阵法的石台给毁尸灭迹!

    方程见状犹豫道∶"可以当然是可以的,你的同门们为了进去把结界都撕出了一个裂口,现在还没恢复呢,但是

    她的表情犹豫了起来。虞阙疑惑道∶"但是什么"

    小萝莉犹豫半晌,终于下定决心了一般,猛然抬起头,道∶"虞姐姐,我在结界里发现了几张壁画,可能和……你们师门有关,我正想让你进去看看。"

    壁画和她师门有关

    虞阙瞬间想起结界中存放着鬼王棺材的那个大殿。

    大殿中有寥寥几幅壁画,和封印鬼王之战有关。可这和她的师门又有什么关系难不成…虞阙忽然想了起来。

    那关于封印鬼王的壁画之中,开头和结尾中间夹杂着大片大片的空白,仿佛原本上面画着什么,却被人强行抹去了,以至于整个故事都看起来没头没尾的。

    她当即道∶"那你让我进去看看。方程顿时松了口气∶"我和你一起进去。"说着,她就拿出了白玉珠。

    下一刻,虞阙就和方程一起出现在了几乎已经化为废墟的结界之中。

    没了鬼王,没了鬼族的控制,结界中的遍地白骨几乎全都化为粉末,放眼望去,只有那个曾经存放着鬼王棺材的大殿还记顽强地嘉立着。

    方程小声道∶"虞姐姐,就是这里面。"果然是那些空白壁画有玄机吗虞阙抬脚走了进去

    刚进去她就是一顿。

    这里面……和她最开始进来时不太一样。

    她第一次来时,大殿四面墙壁上是一个没头没尾的故事,中间夹杂着大片空白。而今,那曾经见到的那些空白墙面全都染上了浓郁的色彩和线条,放眼望去,密密麻麻。

    虞阙不由得沉吟。

    她最开始看到的那些空白,原来是被鬼王隐藏了起来吗鬼王神识一死,这壁画就出现了。那鬼王不想让她看的,究竟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