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温 作品

第36章 第三十六章

    江寒, 一个精通琴棋书画,深谙男德男戒的剑修。

    一个博学多才,仅凭理论知识就能干趴修真界百分之九十正经音修的男人。一个教出了三个不同类型的徒弟,凭借一己之力贡献了全书一半反派的魔头。一个认真起来能把修真界闹个底朝天的反派。

    他曾以为,在经历了上辈子爱人的惨死之后、在经历了一朝重生的冲击之后,这世上早该没有什么东西值得他震动了。直到他遇到了虞阙。

    他挚爱一生的教育事业在虞阙身上遭遇了前所未有的考验,他教出了三个反派大佬的能力在虞阙身上受到了严峻的挑战。

    他曾以为他的重生是命运给予他的馈赠。直到他遇到了虞阙。

    他这才明白,原来命运的馈赠,早已在暗中标好了价格∶)

    他经历了一场自他收徒以来最为艰难的教学。他教的身心俱疲。虞阙听得饱受摧残。两个人都觉得自己非常的痛苦。

    一时之间,江寒住的主峰优美的小调和嘶哑的鬼嚎齐飞,不到一盏茶的时间,整个主峰方圆百米之内所有还能喘气的东西纷纷奔逃。

    主峰之下有一棵有了些灵智的榕树,在这里生长了几百年都咸鱼度日,如今,它只恨自己为什么在之前那几百年如此的咸鱼, 以至于如今别人都能拔腿跑,它只能在原地忍受痛苦。

    咸鱼几百年的榕树下定决心好好修炼,从此成为内卷之源。

    师尊费解∶"明明指法是对的啊,我看着你一个音一个音的拉的,为什么结果却大相径庭?"虞阙斟酌道∶ "可能…这就是所谓的天赋异禀?"

    能把乐曲拉的十分悦耳动听是一种天赋,但能把一首曲子拉的难听成这样,这又何尝不是一种天赋呢?

    师尊∶.…

    师尊皱眉沉思∶"可是,我记得之前你还拉过可以成调的曲子啊,那个叫什么来着?《我在东北玩泥巴》?"虽然曲风诡异了一些, 但那首曲子委实也能算得上是曲子。

    虞阙∶.…."

    她没敢说那首成了调的曲子是金手指作用下系统托管的结果。

    于是,最终师尊只能叹息,虞阙也跟着叹息。

    这样一场教学持续了半个时辰,在师徒二人的情绪都濒临崩溃之前,住的离主峰最近的师娘过来了。

    师娘委婉的表示,她虽然算不上见多识广,但也算是见过几个音修的,虞阙与她所见过的音修都不同委实是一个与众不同的奇才。

    师娘走了之后,师徒二人一起在门口农民蹲,怀疑人生。半晌,师尊突然悟了。

    他看着虞阙半天,猛地起身,一脸严肃道∶"你说得对!"

    虞阙∶"哈?"

    师尊转了两圈,郑重道∶"我明白了!"虞阙∶"嗯??"

    然后,虞阙就看到自己师尊一脸"悟了"的表情,郑重道∶"你说得没错,能难听成这样,也着实是一种天赋,音修归根结底也只是一种攻击手段,就像剑修有的追求速有的追求力一样,谁又能规定音修的曲子一定要好听呢?能难听的险些连为师也顶不住,这样的曲子又岂是千千万万好听的曲子能比得上的!我江寒就是要教出修真界第一个难听的音修!"

    …她那一生不服输的师尊如是说。

    他郑重对虞阙道∶"从今以后,你只需要做你自己,不需要模仿别人,其他的,为师会向整个修真界证明!"

    虞倾∶".…"

    她看了一眼不知道为何陷入了莫名亢奋中的师尊,艰难道∶ "你开心就好。"…….第一难听的音修。总觉得这并不是什么好名头。

    虞阙脚步沉重地离开了主峰。

    从主峰到她住的那座山峰,虞阙如果徒步走的话,估计能走上一个时辰。于是虞阙毫不犹豫地掏出了自己的宝贝光轮2000。她骑着扫帚,起飞。

    飞到高空之中,顿时一览众山小。

    此时,有穿着沧海宗弟子服的人抄近道匆匆从他们宗门上空路过,一抬眼看到一个骑着扫帚的人飘到半空中,"卧槽"了一声,险些一脚从剑上滑下去!

    他不由自主道∶"兄弟,牛啊!"

    虞阙矜持地冲他点了点头,道∶"兄弟,借过。"

    刚在沧海宗山门外落剑,弟子正想往里跑,就见宗门大师兄谢干秋从门里出来,皱眉看着他,训斥道∶"急急忙忙的,成何体统!"

    那弟子当即兴奋道∶"师兄,你不知道我看到了什么,我在七念宗上空看到……"他还没说完,谢千秋眉头忍不住就是一皱。他沉声道∶"七念宗的人回来了?"

    弟子点头∶"是呀是呀,但这不是重点,师兄我告诉你,我今天从七念宗上空借道,居然看到有人御扫帚飞行!奇人奇事啊!"

    谢干秋顿时一顿。

    他缓缓道∶"你说,看到有人御扫帚飞行?"弟子点头。谢干秋∶".….

    十金宗.御扫帚飞行….…

    他有一种强烈的预感,这个人绝对是虞阙。

    毕竟,除了她,他想不到七念宗还会有其他能想出御扫帚飞行这种操作的生物。这一瞬间,他仿佛回到了那个当着修真界诸多宗门的面,艰难的选择要不要吞剑的夜晚。当着那个弟子的面,谢干秋的脸色缓缓的绷不住了。

    ....

    虞阙飞回自己的住处落下扫帚时,就听到系统冷不丁的又提示道∶"男主黑化值上升百分之五,如今总体黑化值百分之十。"虞阙∶"???"她听得满脑袋问号。这怎么好端端的又黑化了?

    她不由自主"啧啧"道∶"这男主心态不行啊,动不动就黑化的,难不成是痔疮频繁发作以至于影响了心态?啧啧,也是可怜。"

    她此时已经完全忘了那"痔疮"的谣言到底来源于谁。

    虞阙感叹完,就把这件事抛诸脑后,开始打量起自己那三间茅草屋。坐拥十座山峰住茅草房什么的.…虞阙觉得略没有排面。

    她一边想着什么时候给自己的房子翻修一下,一边打量着四周。

    虽然这只是师尊口中"被挑剩下"的山峰,但这里的环境着实是没得挑的。

    卖

    她的小茅草房周围是一整片的竹林,竹林外环绕着郁郁葱葱野花野草,生机勃勃十分可爱。-小溪从竹林中贯穿而过,一直流到远处一个小断崖,变成了一个小型的瀑布。

    美…….是真的美。但虞阙总觉得不得劲。

    她看着这一整座山上大片大片的空地、看着那被溪流冲刷出来的沃土、看着这向阳的一面光照很好的阳光…

    她不由自主地想,这么一大片地,不种点儿什么东西简直可惜了!

    若是把那满地的野花野草拔了种上小青菜小白菜小黄瓜的话.….. 而且,这竹林里的笋子,也不知道好不好吃啊……. 虞阙突然觉得蠢套欲动!她的dna,动了。

    炎黄人!炎黄魂!不种菜不是种花人!

    虞阙想到就做到,当即拉着自家师姐一起下山采购。师姐∶"小师妹要买什么呢?"

    说这句话的时候,她心想,小师妹一个女孩子家家的,虽然日用品给她准备好了,但也难保不缺衣裳钗裙胭脂水粉一类的。

    她开始回忆山下好一些的胭脂铺子有哪些。

    然后她就听到自己小师妹说;"我要去买锄头犁子肥料种子,师姐,你喜欢吃小白菜还是小黄瓜? 你喜欢吃的我可以多买一点。"

    师姐恍然以为自己听错了∶"你要做什么?"虞阙微笑,周身带着神农般的圣洁∶"我要种地。"

    姐∶. 师姐脸上一片空白。

    生平第一次,她没想到有人的爱好居然是…….种地?师心情复杂地想,小师妹,还真是与众不同。

    师姐默然陪着虞阙下了山,到了山下凡,人的城池中,全程沉默地看着她的小师妹姿态熟练地买齐了一系列农具。

    她的小师妹甚至还会和一群一辈子正儿八经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人一起姿态豪放的蹲在卖种子的摊子上,动作娴熟的挑选种子,时不时还能和周围的老大爷们讨论几句种子的优劣,丝毫没有违和感。

    买完之后,一个老大爷欣慰地拍着小师妹的肩膀,感慨道∶"是个种地的好手啊!"她小师妹闻言十分骄傲地挺起了胸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