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温 作品

第34章 第三十四章

    萧灼被虞阙的一番话冲击的脑袋一懵一懵的。他感觉自己的三观仿佛都被洗礼了一遍。

    现如今,放眼整个修真界,谁不是在追求权和力。而这两者,往往是不可分割的。

    只要不是道心足够坚定的人, 有了足够的实力之后,谁不想再握住同等的权力?一言可定生死,生杀予夺。

    萧灼甚至都不否认在他刚刚成为妖皇后,他也会沉浸在这种仿佛可以掌控所有人的权力之中无法自拔。

    但他很快就发现,在他掌控别人的同时, 别人其实也在掌控他。

    他不可能杀尽所有有二心的人,他也不可能抹去自己的出身,那么他就得时时刻刻提防着别人的恶意, 随时做好只要他失势,就会被他们一拥而上撕个粉碎的准备。

    萧灼最开始是为了活命当的妖皇,后来他也是为了活命,不得不继续当妖皇。然而扪心自问,他真的喜欢这个位置吗?

    可他当初一个半妖,不管在人族还是在妖族都是最底层的存在,他不往上爬,又能怎么办?

    重生之后的萧灼同样迷茫。他如今妖化成功,成了完完整整的妖。

    他已经不可能再成为人了,没了半妖身份的束缚,这辈子的他再去争那个妖皇,只会比上辈子更顺利。

    他还要再争吗?

    没听虞阙那番话之前,萧灼纠结的只有争与不争,或者怎么争。然而虞阙的一番话突然就给他整不会了。

    在整个修真界,在所有人都在疯狂内卷的情况下,在大众普遍认为真男人就该玩命搞事业的大背景中,只有虞阙信誓旦旦地告诉他,所谓妖皇就是一个全年无休的高级社畜,真男人就该搞钱。

    乍一听无比离谱,仔细一想也挺离谱。

    但却又诡异的仿佛有那么一些道理。妖皇累吗?累!有钱爽吗?爽!

    萧灼一个修真土著的三观受到了来自现代社畜的巨大的冲击。于是他开始顺着这个思路一路往下想。

    要是论有钱的话…….萧灼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药王谷谷主。他可能是现如今整个修真界最有钱的修士了,没有之一。

    哪怕是在上辈子,萧灼他再当个两百年的妖皇,都不见得能比药王谷更有钱。

    他记得上辈子曾有人戏称,说身为丹修的药王谷谷主可能压根都不是以丹入道,而是以钱入道。足以见他的有钱程度。

    萧灼不由自主地开始对比起了有钱的谷主和有权的妖皇到底谁过得好。

    他上辈子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工作加修炼时间就有三百六十天,平均每天工作和修炼时间九个时辰。

    而上辈子的药王谷谷主酷爱在玄铁令上发出游感想,今天戈壁沙滩吃从修真界最南端飞剑过来的西瓜,明天深山幽谷叫上两个食为天的食修给他精心烹饪野餐。

    萧灼∶.…

    涂!不想还好,这么一想,他突然就发现自己上辈子怎么就过得这么苦逼!

    等等,这只是物质的享受而已。

    说来说去,他上辈子一路爬上妖皇的位置,归根结底还是想堂堂正正站在人前,想不管是在人族还是妖族都不受歧视……

    然后他就想到,上辈子他哪怕成了妖皇,诟病自己出身的人依旧没少过,而他还不能全都料理了他们。

    可他记得上辈子有一个大家族的家主曾酒后嘲笑药王谷谷主的儿子谷佑箴废物一个只会哗众取宠,第二天药王谷谷主就断了那个家族和药王谷的全部生意,用钱硬生生挖走他现有的生意,结果不到两个月,那个家族就落败成了三流家族。

    萧灼∶·. 突然就破大防了!

    他上辈子当妖皇当了个嘚儿!

    累死累活和狗一样,只想改变自己的命运,结果发现改变了个寂寞。难不成这就是他这辈子频频被人当成狗的原因?

    萧灼怀疑人生。

    他上辈子为什么没想到这些?而能看破这些的小师妹……大智慧啊!

    而此时,有大智慧的虞阙小嘴依旧日在叭叭叭。

    她不由自主地想起了自己的社畜生涯,一时间居然还说动情了。

    她震声道∶"什么叫社畜!起的比鸡早,睡得比狗晚,老板屁事一堆你还没的钱。而妖皇是什么,那特么整个一高级社畜啊!普通社畜好歹是你挣了钱给自己花,高级社畜那是你累死累活挣了钱结果全给别人花!"

    萧灼∶".…."胸口中了一箭。

    虞阙继续∶"但是搞钱就不一样了。"

    她严肃道∶"现如今人族和妖族互相看不起,两族也基本上不来往不通商,这是商机啊!人族有的妖族稀少,妖族有的人族珍贵,你低价买入高价卖出,等到时候两边都依赖你从对方那里通商,你看谁敢给你气受!到时候天凉王破.……..

    "你说得对!"

    虞阙一番激情发言还没说完,萧灼突然一脸严肃的说。虞阙愣了愣,抬起头,就看到萧灼一脸的"我悟了"的表情。

    虚阙∶"???"

    萧灼深吸一口气,看向她,真诚道∶"小师妹,我多谢……我替我那个朋友多谢你。"虞阙∶"不、不客气?"

    萧灼一脸看破红尘的模样,安详道∶"我明白了,人生在世,果然还是不能被世俗所累,否则追求权力一生终究是碌碌无为,可惜我痴长小师妹这么多岁,居然还看不破这个道理。"

    虞阙∶".哦。"

    萧灼感慨; "师尊对你的评价,果然不无道理。虞阙支愣了起来∶"师尊怎么评价的我?"萧灼顿时卡壳。

    怎么评价的?他难道要直说师尊说你是脑回路清奇的小智障吗?

    他顿了顿,委婉道∶"师尊说,小师妹天真烂漫,大智若患。虞阙∶".…"总觉得不是什么好词。

    而此时,萧灼已经一副海阔天空了的模样,沉声道∶"小师妹,我都已经明白了。"虞阙∶"..所以?"

    萧灼∶"我要去做属于我自己的事情了。"

    师兄转身离开,背影坚定又潇洒。

    虞阙看着他的背影半天,突然光然大悟道∶"属于他自己的事,他的意思是他要去穿女仆装当狗子了吗?"

    系统∶"…也可能是去当中间商搞钱了呢?"

    虞阙震惊∶"他居然真听了嘛!堂堂妖皇居然这么好忽悠的嘛?所以我果然还是有救赎文女主的光环在的吧!"

    系统∶ ".…"你还真是时时刻刻不忘强调自己救赎文女主的身份。

    然.

    系统看着未来妖皇的背影,沉吟。

    它开始怀疑是不是真如宿主所说的,妖皇的本体其实真的是二哈。

    妖皇去当中间商.…那一定是史上最强中间商了吧。

    :::

    此时,想通了当妖皇什么的都是屑,只有搞钱才是真理的萧灼正带着满腔热血走向药王谷谷主住处。

    他路过了师尊门外。

    师尊正好穿着围裙出来,看到自己二弟子短短一段时间又去而复返,困惑道∶"你没有去找你师妹吗?"

    萧灼∶"我找了!"师尊困惑。

    这么快回来?是他和虞阙没说到一块去,还是虞阙的建议对他而言不具有建设性?他问道∶"那你现在.…."萧灼∶ "我要去搞钱了!"师尊∶"..搞钱?"

    萧灼∶"我决定去当中间商!"当妖皇,果然还是没有前途的。

    司懈、“:

    他一脸空白地看着自家弟子远去的背影。

    此时,他无比想知道,自己那个小徒弟到底都说了什么。

    萧灼找到谷主的时候,谷主正在训儿子。

    两方一阵寒暄,药王谷谷主这才知道眼前这个人是从未见过的虞阙的二师兄。他先赞了一声好人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