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不瘦到100斤不改名:卧槽!辱我男神者,死死死!】</p>

    【不瘦到100斤不改名:唉,我还是安静地舔我哥哥的颜吧,呜呜呜,果然我哥哥是最好的】</p>

    裴临有点心虚。</p>

    说好让人家走出他去世的困境,现在又一脚把人家踹回去了。</p>

    其实,不是自己p的图,也不算他崩人设吧,他愿意花钱还是三倍的钱请人把自家爱豆p得美美的,那是真爱啊。</p>

    这......不算黑点吧。</p>

    【空白:我也是道听途说,真假不好说,反正你自己判断吧】</p>

    【不瘦到100斤不改名:好,谢谢小白白qaq】</p>

    裴临心里有点酸涩,给她发了个摸头的表情。</p>

    他手指无意识地在手机上敲打,忽然想到之前存的前经纪人陈煜的号码,拿起手机翻出来,给他打过去。</p>

    手机响了两声就被接起来了,陈煜那边的背景音有点嘈杂:“喂?你好。”</p>

    “是陈先生吗?”裴临用了点伪音,让陈煜听不出来是他,“我是郁谨先生生前的朋友,他有样东西寄存在我这里,我出国一段时间回来听说这个噩耗,感到非常难过,我想这件遗物也应该交给他生前最亲近的人保管,所以冒昧给你打了这通电话。”</p>

    裴临想过了,如果他直接告诉他自己身份,对方肯定觉得他是个骗子挂电话拉黑,一定要找个理由,把他约出来,才能说清楚。</p>

    这也是他之前选择加微信而不是直接打电话的原因。</p>

    陈煜那边顿了顿,嗓子微哑地问:“什么东西?”</p>

    “你见了就知道了。”</p>

    “行,”那边倒是爽快,“你约个时间地点吧,我明后两天都有空。”</p>

    裴临跟他约了明天下午两点在一家私人咖啡馆见。</p>

    他们约见的那家咖啡馆是一个明星开的,半商务半休闲,贵,但私密性好,很多明星都爱来。</p>

    裴临先到,他先点了杯咖啡,姿态闲雅地靠在松软的沙发上,慢悠悠地喝着,欣赏窗外的美景。</p>

    这咖啡厅开在28楼,不远处是个景色优美的人工湖,落地窗外阳光正好,车水马龙,坐在这里喝咖啡,是一种无上奢华的享受。</p>

    陈煜是个很讲究准时的人,说两点,他到的时间误差基本不会超过一分钟。</p>

    果然,59分的时候,包间门被敲了两下,随后打开,陈煜走进来:“久等......怎么是你!”</p>

    裴临瞥了眼他身后的服务员,好在陈煜也不是莽撞没脑子的人,坐下来点了单等服务员出去,才沉着声问:“到底怎么回事?”</p>

    “说来你可能不信,”裴临放下咖啡杯,坐直身体,说,“其实我是郁谨。”</p>

    “你胡说八道什么!少给我装神弄鬼,”陈煜当即怒了,站起来满脸阴翳地看着他,“裴临,你今天最好给我把话说清楚,不然我有的是办法让你身败名裂。”</p>

    裴临不急不缓地说:“你有个很喜欢的初恋女友,嫌弃你穷跟别人跑了,后来你有钱了又来找你复合,你想答应又怕她不是真心,我就说我帮你试试,我用小号加她,在朋友圈发法拉利跑车和豪宅照片,她当晚给我发腿照。”</p>

    这是陈煜一段黑历史,只有他们两个人知道,这也是后来陈煜变得风流花心的原因,用他的话说,他不相信爱情了。</p>

    果然,陈煜听完,脸色登时变了,这时候服务员敲门进来,端上陈煜点的咖啡。</p>

    陈煜机械地端起来喝了一口,又喝了一口,一杯热腾腾的咖啡下去,才想起来自己没加糖,后知后觉地被苦得皱起眉。</p>

    “那......”他终于开口了,声音艰涩,“原来的裴临呢?”</p>

    “他后妈叫他回去组装个网购的柜子,弄了一下午,累得筋疲力尽,那天他爸有应酬,他后妈故意不给他准备晚饭,他本身低血糖,直接晕过去了磕到了头,具体细节我也不清楚,反正我过来已经第二天了。”</p>

    他也不确定原主是没了,还是像小说一样穿越到哪个朝代当王爷了。</p>

    雀占鸠巢并非他本意,可眼下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好好教训一番那个后妈。</p>

    陈煜点头,又消化了好一阵子,才慢慢接受这个事实。</p>

    “难怪,你忽然就优秀起来了,我记得以前裴临的业务能力一般。”陈煜喃喃地说,“这样子一解释,我倒是理解了,他们没怀疑你吧?”</p>

    “原主朋友不多,没什么社交,比较亲密的就经纪人和助理,我跟她们说我脱粉季柏廷了,她们就以为我以前那样,是沉迷于季柏廷导致,自动帮我圆了,没多怀疑。”</p>

    也是,换做常人,也不可能会怀疑,这么玄幻的事情,小说里看看还可以,换现实谁会信啊。</p>

    陈煜若有所思地点头,原本当机的脑子也飞快运转起来:“你先维持现状,不要暴露自己,等我想想办法,看看怎么把你弄到我团队来。”</p>

    “别,”裴临忙说,“我现在的经纪团队挺好,而且本来就有人说我台风像我以前,现在你再把我弄过去,让别人怎么猜。”</p>

    “这倒也是,是我疏忽了。”陈煜点头,抬手又让服务员续了一倍咖啡。</p>

    两个人聊了半个下午,陈煜给他说了不少他走后的事情,财产处理,工作室,一直到快五点,由于晚上陈煜还有应酬,便先散了。</p>

    两个人互留了联系方式,加了微信,陈煜看到裴临的微信头像,感觉有点熟悉,忽然想起来:“那天晚上加我微信的是你?”</p>

    裴临阴恻恻地笑:“对啊,本鸡长得可对大爷胃口?”</p>

    “......哈哈哈,”陈煜尬笑,赶紧顺毛哄这位小祖宗,“我这不是又以为是哪个骗子么,别生气别生气,罚我一个月不撩妹行不行!”</p>

    裴临:“三个月。”</p>

    “行,”陈煜痛心疾首,“你是我祖宗,你说什么就是什么。”</p>

    裴临做久了孙子,终于又体会了一次当祖宗的快乐,心满意足地打开包间门准备离开。</p>

    他刚迈出去一步,对面的包间门也开了,出来三男一女。</p>

    “哥哥!”看到走在最前面的季柏廷,已经养成条件反射的裴临下意识地眼睛一亮,叫道。</p>

    今天的季柏廷穿了一身商务西装,没打领带那么正式,但西装剪裁合体,帅得一塌糊涂。</p>

    妈的一个男的长那么帅干嘛!以后女朋友都没安全感,哼!</p>

    对面的人都纷纷停下交谈看他。</p>

    裴临:“......”</p>

    他想给自己一巴掌。</p>

    随后出来的陈煜:“......”</p>

    卧槽他听错了吗?!</p>

    以前这祖宗不是见到季柏廷都臭屁得不行么,为什么现在哥哥叫得这么熟练!</p>

    “那季先生,我们就先走了,合作愉快。”女人看到他碰到了熟人,冲季柏廷伸出一只手,微笑地说。</p>

    季柏廷跟她握手:“合作愉快。”</p>

    女人又跟郭宇握了下手,随即带着他助理踩着高跟鞋走了,季柏廷则看向裴临,还有他身后的......陈煜?!</p>

    季柏廷并无意去八卦别人私交关系,但看到这两个人在一处,难免有点微妙。</p>

    本来还在尴尬里的裴临察言观色,立刻活过来了。</p>

    他,季柏廷的铁杆男友粉,怎么会和哥哥对家的经纪人偷偷私下碰面呢?</p>

    裴临反应极快,回头,冷冷地对陈煜说:“陈总,你走吧,我不可能会去你经纪公司的。”</p>

    陈煜:“???”</p>

    请问,这又是什么剧本?</p>

    裴导你没说要演这一出啊。</p>

    幸好陈煜以前没少被这祖宗临坑过,也立刻进入角色,哼笑一声,盛气凌人地说:“我挖你是看得起你,瞧把你能的,也不照照镜子看看自己几斤几两。”</p>

    裴临心里默默地给陈煜点了个赞。</p>

    果然不愧是兄弟。</p>

    季柏廷皱眉。</p>

    郭宇察言观色本事极强,立刻走出来说:“哟,陈总,这是做什么呢,说话这么冲。”</p>

    陈煜也立刻换了个公式化面孔,笑:“是郭总啊,真巧,让你见笑了。”</p>

    两个也是多年对手的老狐狸,跟八百年的好朋友见面一样,开始很熟练地攀谈,季柏廷戴好墨镜,对裴临说:“走。”</p>

    裴临乖乖地跟着季柏廷走了,心里还不忘给好兄弟点个蜡。</p>

    “谢谢哥哥。”裴临快步跟上去,小声说。</p>

    这家咖啡馆为了照顾来消费的明星顾客,有直通地下停车场的电梯,二人走进电梯,季柏廷按了-2,淡淡说:“其实陈煜不错,你跟他,说不定能成为第二个郁谨。”</p>

    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裴临感觉他说郁谨名字时,有点艰涩。</p>

    哼,肯定是提起他,都想起当初被他平分天下那段惨痛日子,每天稍微松懈,都要担心被他压一头,才会这样条件反射!</p>

    “话是这样说啦,”裴临盯着电梯跳动的数字,说,“但我现在的经纪人也挺好的,连上《偶像之声》的机会,都是她厚着脸皮帮我争取来的,人可以有野心,但不能忘恩负义。”</p>

    “嗯。”季柏廷嘴角轻勾,三观挺正的。</p>

    电梯很快到了地下停车场,走出电梯,季柏廷问:“开车了吗?”</p>

    裴临的车今天限号,但他如果说没有,季柏廷说不定会要送他回去,然后又要给他听那首现场版的《夜行》。</p>

    他再也不想被公开处刑了。</p>

    “开啦!”裴临眼睛都不眨一下说,一脸痛彻心扉地说,“虽然很想很想蹭哥哥的车,但我自己的车丢在这里也不好,只能忍痛地错过坐哥哥车机会了。”</p>

    季柏廷想说你可以找个代驾,但这个想法刚冒出来,他又惊讶自己怎么会这么想。</p>

    “那我先走了。”</p>

    裴临松了口气,乖巧jpg:“哥哥再见,路上开车小心哦~”</p>

    季柏廷点了点头,没说什么,裴临一直等季柏廷的车开出停车场,才松了口气,转身回电梯,坐到地面出去打车。</p>

    这栋楼是高消费场所,门口只让有vip会员的私家车进,并不好打车,滴滴车也进不来,要走到对面去。</p>

    今天天气有点热了,裴临为了防止被认出来把自己包的严,很快出了一身薄汗。</p>

    妈的,早知道不逞强了。</p>

    不过他运气很好,刚走到对面,就有辆的士过来,他伸手去拦,却有辆价值不菲的豪车停在他面前。</p>

    驾驶座车窗落下一点,露出季柏廷小半个英俊的侧脸。</p>

    “上车。”他声音不急不缓的,听不出任何情绪。</p>

    裴临:“....................”</p>

    他现在好尴尬,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