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给男主当爸爸(23)

    “!”秘书死死的盯住喻铮, 整个身体都变得紧绷起来。</p>

    然而喻铮却温柔的笑了笑,“茶泡好了。第三道, 是他最喜欢的,你送去吧!”</p>

    说完,喻铮拿起旁边的纸巾擦了擦手。他长得真得天独厚,哪怕戴上了张斯文败类的面具,都显得格外惹眼。可惜,这具精致的表现下面,心已经黑透了。</p>

    秘书闭了闭眼没说话。</p>

    喻铮顺势离开。</p>

    他并不打算一次说服秘书,但也不怕他去告状。</p>

    司炀现在的身体情况, 只是对外还藏着掖着, 对内已经瞒不住了。</p>

    最近就连会议减少了许多,非必要场合, 司炀几乎不出现。喻铮悄无声息的查过过去司炀审批的文件, 虽然极力掩饰,可已经能够看出字迹里的颓像。</p>

    而且最重要的是, 司炀在做最后的揽劝。喻铮调查过司炀陆续提拔上来的这些管理层。有一大半都是基层提拔起来的小年轻。</p>

    这些人有冲劲,有头脑, 虽然还不够沉稳, 但是剩下那几个老人却是经验老到可以坐镇的。

    一旦全部各司其职,就是能够稳住喻氏集团至少十年的中流砥柱。</p>

    说白了,就算司炀不能时常盯着喻家也没有关系。只要远程做些重要决策就可以了。而这,也是喻铮判定司炀病重的原因。</p>

    毕竟,如果他身体不错, 根本不需要这么着急。只要一步一步慢慢来, 大概有个一两年,喻氏就改姓了。

    喻铮猜测, 司炀八成后面是要去哪里养病,打算在自己走之前,把一切都安排妥当。</p>

    所以,这是他唯一的机会。否则一旦司炀病好,他多半就要重病难愈了!</p>

    他的第一步,就是要收付司炀身边的这个心腹秘书。</p>

    人和人的信任并没有那么绝对,只要撬开一条缝,后面就好办了。</p>

    可接下来的三天里,喻铮都没有找到机会在和这位心腹秘书独处。</p>

    直到第四天的时家家宴,喻铮终于找到了机会。

    谁能想到徐林防备他和防备贼一样,但徐林的弟弟徐乔却是一个真正的傻白甜。

    这孩子背着人线下接演出的活,就这么凑巧被安排到了时家的家宴上。</p>

    说白了,能参加这种宴会的除了那些德高望重的艺术家们,剩下的有几分颜色的,都存着攀高枝的心。而徐子乔凑巧被一个公子哥看上了。</p>

    “放开我!我只是来演出的!”花园里,徐乔使劲儿挣扎,可抓着他的是人高马大的保镖,他是怎么都挣脱不开的。</p>

    喻铮看不下去,走了出来。</p>

    “这不是徐乔吗?你哥没来?”喻铮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就让对面那纨绔吓了一跳。</p>

    “喻少认识他?”</p>

    “我哥秘书的弟弟,你确定要把人带走吗?”</p>

    “别别别,都是误会,就是误会。我只是听他琴拉的好,想请他去我家给我母亲拉一曲。他不愿意,也就算了。”那纨绔狠狠的训斥了手下一顿,“快点放人!干什么呢?”</p>

    然后又给徐乔道歉,这才带人离开。</p>

    司炀的人,他就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也不敢碰一下。南城园子的事儿可没过去多久。</p>

    喻铮见人走了,转头看了一眼要哭不哭的徐乔,叹了口气,把手机递给他,“给你哥哥打电话。”</p>

    电话过后,不到半个小时秘书就到了。</p>

    徐乔披着喻铮的衣服坐在时家花园里等,见到他之后扑过去就忍不住哭了。</p>

    “谁让你自己出来的!”秘书气得够呛,就连往日的沉稳都变得急促起来。</p>

    徐乔鲜少见到哥哥生气,吓得一哆嗦,连哭都不敢哭了。</p>

    “何必呢!”喻铮突然冷笑了一声,“当哥哥的没本事,护不住弟弟,有什么脸骂他呢?”</p>

    “小少爷,慎言!”</p>

    “我说的不对?你要是有本事,他用得着小小年纪铤而走险,来这种地方演出?”</p>

    “徐林,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在装傻?甭管这场子里多少乌七八糟的事儿,可这琴是要实实在在的拉满四个小时。”</p>

    “你自己看看他手上的伤,这些天都不知道接了多少演出了吧。”</p>

    一针见血。秘书就这么一个弟弟,从小就贴心懂事,恨不得像小儿子一样放在心尖子上宠,哪怕有一点不如意,他都舍不得。</p>

    喻铮这话就和拿到捅他的心窝子也并无区别。</p>

    秘书突然红了眼。可并不是因为自己弟弟的心酸,是因为想到了司炀。</p>

    喻铮说起他们兄弟俩的时候,语气里有一丝很淡的羡慕。可他恐怕到最后都不知道,他的哥哥司炀,为了护住他都做了什么。</p>

    “要做,就做的像一点。”这是他出来前,司炀给他的嘱咐。秘书那时候没听懂,现在却明白了为什么。</p>

    强忍着哽咽,他把弟弟送上车。然后转头来到喻铮身边,在他耳边说了一句话,“大少这两天会去国外一趟。要两周才能回来。”</p>

    “知道了。”喻铮点头,“明天叫你母亲下午三点半去买一张彩票,我想可以保证你们一家这阵子的生活。”</p>

    “谢谢小少爷。”秘书说完就也上了车。</p>

    他没有再给司炀打电话,他告诉自己,他现在一个叛徒。</p>

    -----------</p>

    作为司炀的贴身秘书,徐林知道的事情远比明面上要多更多,而这些细枝末节的消息,才是喻铮最重要的。</p>

    这天,徐林刚从会议室出来,转头就接到了喻铮的电话。

    “徐哥,司炀出国的时间定了吗?”</p>

    “定了,就在今天下午。两周后回来。”</p>

    “那就还是赶在董事会前面啊!”喻铮模棱两可的说了一句,然后就挂断了电话。</p>

    秘书突然有种不祥的感觉。</p>

    下午,司炀走的时候,秘书去送他。</p>

    “大少,您出门在外多注意身体。”他还是很担心饲养的身体。</p>

    司炀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放心吧。”然后就上车去了机场。</p>

    秘书看着他的背影忍不住红了眼,因为这样的场景,看一次,就少一次了。</p>

    司炀一出国,喻铮就是喻氏里身份最高的了。他的发展速度快得超乎预料,竟然短短几天就羽翼健丰。</p>

    喻铮在二世主这个圈子里吃的很开,机上他原本就很有天赋,几次集会上指点几句,却也都在关键上。也算是声名鹊起。</p>

    “要我说,你家那个白眼狼该收拾就收拾了!”</p>

    喻铮喝了口酒,“别瞎说,那可是我哥哥!我的命都是他救的。”</p>

    “他占着你喻家的位置这么久,也就是你心大,不和他一般见识。”</p>

    “咱们喻铮还小呢!让那看门狗再看两年不是挺好。放心,到时候哥儿几个都帮你。”酒过三巡,这帮人喝大了嘴上也没有把门的。</p>

    倒是喻铮一直冷静,“不会的,哥对我很好,但还是先谢谢各位了。”仿佛真的对司炀十分敬重。</p>

    散了之后,有人问一起出来的时二少,“喻铮说的是真的?”</p>

    “怎么可能?你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儿?那个傻逼选的,下次再出来别叫上了!”忍了一晚上的时二少直接就怒了。</p>

    问话的那个下意识低头看了一眼赠送的打火机,却发现上面印着喻家的标志,也吓了一跳。</p>

    “喻家还有这种地方?”</p>

    “有,喻铮有个二爷爷,年轻的时候和咱们差不多。他没儿子,又是喻铮爷爷一手养大的。老爷子活得时间长,喻铮他爸走的时候老爷子也送了一程。后来走的时候就把这些都留给喻铮了。”</p>

    “这笔钱怕是司炀知道却查不到。就是赶巧了今儿是在这,还算安全点,要是换个地方你们这些话明天就得传到司炀的耳朵里去!”</p>

    “真的假的?”那人觉得夸张了点。可在一想喻铮提起司炀时那副尊敬兄长的模样,他也不得不佩服,隐忍能忍到喻铮这样的,未来必成大器。</p>

    国外那边,司炀很快得到消息,听说之后,倒是挺高兴,一边咳嗽,一边点了根烟,“把人放下去吧!”</p>

    喻铮来到这个壳子之后就很少抽烟,但是现在却不用在忍了。狼崽子已经长出利齿,不差多的这几个小时。</p>

    又过了一周,司炀依然留在国外没有回来。而国内喻铮却已经将喻氏集团的领导层渗透了个七七八八。</p>

    只能说这个人形象太好,拉拢人的手段又是在司炀身边耳濡目染。这里不少人都是刚提拔上来,虽然对司炀感激,但不至于肝脑涂地。而喻铮手段柔和,自然不会引起反感,反而得到不少照顾。</p>

    “是打算动手了吗?”总裁办公室里,顾权看着喻铮随手翻着司炀的东西。</p>

    “你确定他不是故意设下陷阱吗?”</p>

    喻铮摇头,“不是,他是真的不行了。”</p>

    “顾权,这人吧,最不能抵抗的就是生老病死。”</p>

    喻铮拿出一块手帕扔给顾权。顾权打开,上面沾满了血迹。因为已经干涸,只剩下枯败的黑红色。</p>

    司炀这个人一向惯于演戏,病入膏肓了他都能装成正常人的模样去商场上厮杀。所以突然咳血这种小事儿,他自然会藏起来不让手下人发现。</p>

    可有的时候,演着演着他自己就也忘了。喻铮打开休息室的大门,从衣柜的角落里拿出一件衬衫,衬衫的半边袖子也一样染满了血。</p>

    “你说,人的身体里能有多少?”</p>

    “司炀到底是什么病?”</p>

    “不知道。他瞒得很紧,医院资料不是加密而是全部销毁。你敢信吗?直到现在圈子里绝大多数都怀疑他是装病。”</p>

    “国外那个企划案我看了,对方诚意十足,司炀没有必要非要跑过去两周,要知道股东大会就在这个月。”</p>

    “所以你的意思……”</p>

    “他去看病了。”喻铮斩钉截铁。所以这是我最好的机会。“顾权今天晚上,就把你大哥约出来吧。”</p>

    “嗯。”顾权点头,急匆匆的走了。</p>

    喻铮坐在司炀的位置上,头靠在椅背,闭上眼静静的盘算眼下的情况。</p>

    其实有点仓促,可喻铮怕错过下次就找不到更好的机会。</p>

    现在上位,这些人也照样能为其所用。只要他能够驾驭并且降服,那么这一波人,就是未来辅佐他掌管喻家的基础班底。</p>

    更何况,不愧他精心查了两个月,终于抓到了司炀一丝罪证。这才是他有把握制住司炀的真正理由。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