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给男主当爸爸(22)

    和喻铮脑补的不同, 司炀找的这个心腹秘书意外是个非常值得琢磨的人。</p>

    他竟然不是从一开始就跟着司炀,而是司炀打算夺权后, 处理了前一个秘书,百忙之中临时从底下提起来的一个没有任何背景的人物。后来因为工作严谨没有差错就一直用着了。</p>

    在往前细查,这个徐林竟然和喻家有千丝万缕的联系,甚至连上大学都是喻铮父亲在世时资助的。</p>

    而徐林的家庭也是真的十分困难。父母多病,弟弟刚十八岁,偏偏学的是最烧钱的艺术系。徐林大学毕业就进了喻氏,在还完了当初喻铮父亲的资助金后,剩下的钱都贴补家里了。根本就没有积蓄。</p>

    再往下是一小段那人不知道从哪里挖出来的徐林和弟弟徐乔在大学门口的对话。徐林一边给徐子乔整理衣服, 一边小声的嘱咐他。</p>

    “在学校要好好吃饭, 别总想着给大哥省钱,都这么瘦了。”</p>

    “琴给你买了就是叫你勤练的, 有损耗哥给你换新的。”</p>

    “多注意身体, 天冷给你买了新衣服,我看我们单位很多人都推荐这个牌子。同学之间不能攀比, 但也不能叫他们瞧不起咱们。”</p>

    “徐乔,别瞎想, 别担心家里, 一切都有哥哥呢!”</p>

    喻铮听着这几句话,突然就愣住了。他突然反应过来,从回来到现在也有四个多月了,可他和司炀之间,却鲜少有这样温情的时刻。</p>

    哪怕是最开始那会, 司炀也只是轻轻拍一下他的脑门, 笑着问他,“规矩呢?”</p>

    可哪怕是这么一点亲昵, 到了现在,也全都化作了不死不休的针锋相对。</p>

    一切都有哥哥呢!多动听的一句话?可惜这都是别人家的兄长,他的哥哥司炀就连骗他的时候都懒得用词如此温情。</p>

    收起这些无用的思绪,喻铮用鼠标在徐林的弟弟徐子乔的名字上点了点,心里渐渐有了打算。</p>

    头天晚上睡晚了,第二天就难免没有精神。更何况之前还结结实实的挨了顿打,没有高烧已经是喻铮身体好了。</p>

    哪怕伤口裹着纱布,在穿上衣服的瞬间也仍旧泛起细密的疼痛。喻铮的动作只迟疑了一秒,然后就是自虐般的干脆利落。</p>

    等他走到楼下,后背上的疼痛已经濒临麻木。坐在餐桌前,喻铮随便捡了碗粥喝了一口。</p>

    楼上突然有声音,喻铮转头,顿时十分惊讶。竟然是司炀,他昨天居然留宿老宅?</p>

    再仔细看了看,司炀身上穿的果然是老宅卧室衣柜里的衣服。不知道是不是最近瘦了些的缘故,衬衫明显有点松垮,衬得他惨白的脸色,就像是盏濒临破碎的美人灯。可下一秒,视线相交,这人气势就变了。</p>

    那种掌控一切的强势几乎压得喻铮喘不过气来,“十分钟,吃完饭和我去公司。”</p>

    并没有想和喻铮同桌的意思,司炀也没吃饭,只拿了封文件坐在沙发上看,上午有会,他要处理的工作还很多。</p>

    喻铮三口两口吃完饭,司炀正好看完,带着他往外走。</p>

    说来也巧,今儿兄弟俩不约而同穿了同色系的衣服,这么走在一起,到真有几分兄友弟恭的意思。</p>

    老管家送他们出去,而老宅门口,秘书和司正等在旁边。</p>

    “喻铮从今天起暂领助理的岗位,徐林你来带他!”司炀开口吩咐秘书。</p>

    “是。”秘书答应了一声,然后开始汇报司炀这一天的行程安排。竟然丝毫没有避讳喻铮的意思。</p>

    到公司的时候,司炀多嘱咐了秘书一句,“我早晨还有事儿,你陪他办理入职手续。”</p>

    “是,小少爷,咱们走吧!”秘书主动过来带着喻铮。</p>

    喻铮难得多打量了他几眼,突然感叹了一句,“徐秘书真的是个很不错的人。”</p>

    秘书摸不透喻铮这句话的意思,最后只能沉默。</p>

    ------------</p>

    接下来的几天,喻铮顶着司炀助理的名头在喻氏畅通无阻。是和众人脑补的兄弟针锋相对不同,司炀对喻铮意外没有打压,而喻铮也没有夺权的意思。</p>

    最重要的是,和其他游手好闲的二世祖不同,喻铮这个吉祥物实在是非常讨人喜欢。</p>

    且不论长着一张斯文温柔的初恋脸,只看他为人处世就已经博得好感了。</p>

    工作方面不懂不会指手画脚,偶尔和底下员工先聊两句,却能够注意分寸,也不会随便骚扰女孩。更多的时候都是待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安安静静的听着下属的报告,然后在徐林的指导下签上自己的名字。</p>

    比起那些无事生非还喜欢骚扰女性员工的不肖子们来说,喻铮简直是天使一样的存在了。</p>

    茶水间里,秘书处两个女秘书正在聊天。</p>

    “你觉不觉得小少爷来了之后,整个公司的气氛都变好了?”</p>

    “当然了啊!小少爷爱笑脾气也温柔,就算不管事儿就站在那都能让风景变好。”</p>

    “是这样,我偷偷把小少爷的照片发给我闺蜜看,她们都嚷嚷着好帅,心都化了!”边小声说着,女孩边皱眉。“可其实也有不好的……”

    “哪里有?”</p>

    “变胖了啊!”捏了捏自己的脸,“小少爷总是送下午茶美食投喂,我真的胖了啊!”其中一个哀嚎了一句,手里的茶壶就有点拿不稳。</p>

    “小心。”一只手从身后伸过来,隔着掌心的杯垫帮她托出茶壶的底。“没有胖,是之前太瘦了。”</p>

    “啊!小少爷!吓我们一跳。”</p>

    喻铮无奈,然后指了指她手里的茶壶,“要挨骂了!”</p>

    “啊?”</p>

    “茶不是这么泡的,这是西式红茶的泡法。”边说着,喻铮挽起袖子接了过来,“给我吧!你们不习惯弄这个。”</p>

    说完,他主动接过泡茶的活。</p>

    只能说,喻铮的确被教养得真好,举手投足都带着说不出的优雅。和司炀那种张扬在外的矜贵不同,喻铮要更加内敛。可这种沉静就越发显得面前这个人温润如玉。</p>

    两个女孩对视一眼,都觉得不好意思。</p>

    就在这时,秘书走了进来。

    “林哥!”</p>

    “先去吧,一会我给大少端进去。”</p>

    “好。”徐林寡言严肃,比起司炀,秘书处的女孩子们要更怕他。赶紧就出去了。</p>

    喻铮听见声音,手里泡茶的动作却没有停。</p>

    秘书走到他身边站定。</p>

    过了一会,喻铮才开口,“徐林,我听说你最近在和人借钱是不是?”</p>

    秘书脸色没有任何变化,只是定定的看着他反问,“小少爷怎么突然问这个?”</p>

    喻铮笑了笑没说话,继续弄手里的茶。热水入茶壶,热气混着茶香渺渺的涌上来,又因为凝重的气氛而变得凝固。</p>

    “谈谈?”分明是给司炀泡的茶,可喻铮却先给秘书倒了一杯。</p>

    “小少爷您有话直说。”秘书后退一步打量他。</p>

    白衬衫牛仔裤,喻铮的笑温柔又柔软,他天生就有让人放下戒心的能力。可秘书知道,他早就被司炀养成了獠牙尖锐的幼狼。</p>

    而现在,这匹幼狼,已经盯上了他的喉咙。</p>

    “徐秘书,不用这么戒备。”一眼看穿他的心思,喻铮把茶杯放到了他的手里,“只是几句闲聊。”</p>

    边说着,喻铮边把手里一份资料递给他。</p>

    是交响乐团一年的学费和开销。以及徐林父母的病每年需要维持的药物价格。</p>

    “你先算算,然后告诉我你的打算。”喻铮自己给自己倒了杯茶,细致的品了一口。</p>

    “你怎么知道的?”只看第一页,秘书就心知肚明。</p>

    “和聪明人说话就是方便。但我想听到的是,让你背叛司炀需要什么代价?”

    “小少爷,我想你可能有误会,我并不需要。”</p>

    “我明白,但别着急反驳。”喻铮摆摆手,“以你现在的身份地位,六十万,即便一时拿不出来,当然也能够借到。但是以后呢?你弟弟去了国外之后要怎么过日子?”</p>

    “你母亲的病一直需要药来维持。你的父亲也早就在前半生的打拼里熬到油尽灯枯。”</p>

    “小少爷……您到底想说什么?”</p>

    “我可以给你钱。我也不需要你做什么有损喻家生意的事儿。毕竟这也是我的家。只要你在必要的时候,将司炀的一些行踪告诉我就可以。”</p>

    “可你的每一笔钱,大少都知道。”</p>

    “是吗?”喻铮戏谑的笑了,“那你说我是怎么拿到你的资料的?”</p>

    “黑市,只要五万就能买到你全家的生平。司炀知道吗?”</p>

    “……”秘书倒抽一口寒气。</p>

    “我有我的法子从喻家拿出钱来。别说六十万,就是六百万我也有。只看你怎么选。”</p>

    “司炀早晚要死,生点气就要吐血,后面能要他命的机会多得是。我自然是不怕的,可一朝天子一朝臣。一旦司炀死了,你这个贴身秘书还能怎么办?”</p>

    “当然了,你可能想说我未必就能上位,但是不管谁上位,我都未必会死,但你……肯定不会有什么好下场。”</p>

    “最后在和你说件事儿,音乐学院,你弟弟长得不错。你猜最开始是谁把你们家的事儿告诉我?”</p>

    “现在没人动他,以后呢?”贴在秘书耳边,喻铮终于露出他的爪牙,“你不是个好哥哥来着吗?”</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