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给男主当爸爸(8)

    在真相全部揭开的这一秒,喻铮彻底失去了所有佯装的冷静。</p>

    他红着眼睛,就像是一只绕在司炀脚下摇尾乞怜的弃犬,渴求这位曾经带他逃离地狱,又给了他生存希望的哥哥对他说一句,“别误会,一直没对你说父母的离世只是怕你年纪太小承受不住,想要慢慢说的。”</p>

    可没有,一个字没有。</p>

    之前是不需要,现在是不重要。欺骗与否,都是大局已定。整个喻家多半都已经在司炀手中,他喻铮是喜欢着司炀,还是恨着他司炀,全都已经不重要。</p>

    “走,我带你上去。”司炀牵着喻铮,可被他牵着的那只手已经没有了半点温度。</p>

    山路越来越陡,喻铮的脚步也踉跄起来,最终他们停在两个光秃秃的墓碑前。</p>

    和一般私人墓地的感觉不同,喻铮父母葬得十分潦草。周围都空落落的,如果不是没有杂草,恐怕说是一片荒地都有人信。</p>

    喻家到底是豪门世家,自然也有属于自己的私人祖坟。可偏偏喻铮的父母却葬在这样空无一物的地方。</p>

    “知道为什么不在祖坟吗?”</p>

    “因为当初你就是在这走丢的。那天父亲带着咱们俩来这边看地,他想在这里盖一个休闲会馆,就立在你的名下。”</p>

    “可偏偏这一天,你丢了。”</p>

    “那你呢?”</p>

    “你说呢?”</p>

    喻铮原本凉透的心,因为这句不走心的反问变得更加冰寒彻骨。</p>

    毫无疑问,父亲忙,必然是司炀带着自己,可从这天之后,司炀一直生活在喻家,只有自己被拐走了。</p>

    喻铮看着司炀的眼,里面有一点隐晦的遗憾。像是在遗憾他那么小被抱走怎么就没死在外面?所有的故事情节在这一处都圆满了。</p>

    司炀当初是故意的!故意眼睁睁的看着他走丢。如果喻铮没有猜错,司炀怕不是在十岁的时候,就已经有了觊觎喻家财产的想法。

    毕竟,如果按照别人对喻铮父母的评价,这夫妻俩如果真丢了孩子,绝不会再生第二个,必定找到死。所以,只要他们生前没有找到喻铮,喻氏集团,必然落入司炀之手。</p>

    所以他成长到现在受过的那些虐打,他父母找他不到日复一日的绝望最终病故,全都是因为司炀一人所为。</p>

    他喻家到底养大了个什么东西?他司炀就是这么回报喻家的养育之恩?</p>

    “滴水之恩,涌泉相报。”这是喻铮回到喻家后学到的第一篇课文。</p>

    可他司炀,就是这么对喻家涌泉相报的吗?</p>

    喻铮浑身发抖,他盯着司炀,终于控制不住,朝着司炀动了手。</p>

    可司炀像是早有准备,轻描淡写的就躲开了。只有嘴角稍微擦到了一点,根本不算什么。</p>

    而情绪激动的喻铮,也很快就被秘书拦住了。</p>

    “小少爷,您冷静一点。”</p>

    喻铮浑身都在发抖,他说不出话,只能死死的盯着司炀。恨意从眼底深处一点一点燃起,最后终于从一个火花燃烧成熊熊烈火。</p>

    而司炀却拍了拍他的头,就和第一次见面时候的模样一样,温柔又令人向往,“你多陪父亲和母亲一会,我有事儿,就先去开会了。车子在下面等你。”</p>

    说完,司炀转身就走,没有半分留念。</p>

    秘书松开拉着喻铮的手,他狼狈的跪倒在地,趴在父母的坟前,半天没有动作。</p>

    “小少爷,节哀。”他看喻铮的眼神充满了怜悯。</p>

    可喻铮咬紧牙关,最后只说了一个字,“滚!”</p>

    秘书叹了口气,把之前司炀脱下来的衣服披在了喻铮身上,然后转头也下了山。</p>

    山风太冷,希望喻铮多保重。从今往后,这个曾经温柔细致的少年怕是要一去不复返了。</p>

    秘书跟着司炀下山,快到车里的时候,他忍不住问了司炀一句,“为什么?”</p>

    秘书不懂,他觉得司炀对于喻铮的很多做法都十分奇怪。甚至可以说是矛盾的。</p>

    说他对喻铮无情,可实际上司炀花在喻铮身上的心思不亚于话费在喻家。甚至可以说是父母爱子,必为之计深远。

    喻铮的老师,他的衣食住行,全都是最顶尖的配置。而那些老师教导喻铮的,也并非是些花瓶技能,都是最为简洁实用的。可以说,按照司炀这种教育方式,顶多五年,喻铮就能成为一个优秀的世家继承人。</p>

    可如果说司炀对喻铮有情,从喻铮回来之后的一系列做法,手段用残酷两个字来形容都过于轻描淡写,根本就是把喻铮往血海深仇的死敌上逼迫。</p>

    所以他到底要做什么?秘书想不到,最终还是开口询问。</p>

    然而司炀却没有回答,他在上车关上车门的瞬间,就按住胸口撕心裂肺的咳嗽了起来。</p>

    不是普通感冒的咳嗽,而是病入膏肓的那种。从胸腔里震出的声音,急促又令人窒息。几乎要把整个肺都一并咳嗽出来。</p>

    如果细心的喻铮在,还会发现司炀方才只是刮到的嘴角,现在竟陡然变得青肿了一片。</p>

    “去医院,快!”眼看着司炀这架势像是要咳出血了,秘书赶紧喊司机。</p>

    可司炀却摆摆手,示意不用。</p>

    “司少,您这是生病了吗?”</p>

    司炀并不回答,他深吸了几口气,试图要缓和呼吸,直到过了好一会,他才从无法停止的咳嗽中,断断续续说完了自己的命令。</p>

    “管家的车停在后面,你下车去那边和管家一起等喻铮下来,然后把他安全送回家。”</p>

    “那司少您……”</p>

    “我没事。”司炀打开车后座的储物箱,从里面拿出几个小药瓶,熟门熟路的挨个倒出几颗,顾不上用水,就这么生吞了下去。</p>

    秘书看着就觉得嗓子发苦,可转头看去,却发现司机已经习以为常。</p>

    所以到底是怎么了?</p>

    又过了五分钟,司炀的咳嗽终于缓了下来。秘书按照司炀的说法下了车。</p>

    他和老管家不熟,坐进车里后,也没有什么话说,只能各自沉默。</p>

    司炀的车很快开走了,没有半分留念。又过了将近两个小时,墓地门口终于出现了一个踉跄又狼狈的身影,是喻铮。</p>

    “小少爷。”秘书下车想要把人接进车里。可喻铮却连看都没看他一眼,径直往前走。</p>

    他走过老管家开的车,一步一步往国道的方向去。国道没有人行路,即便这段车辆很少,但车速很快,一旦碰上了,就是去掉半条命。</p>

    “他这样不行。”秘书是真的有点着急了。</p>

    可老管家却拦住了他,“大少说了,都由小少爷决定。”</p>

    “会不会太……”</p>

    老管家摇摇头,最终什么都没说。秘书也终于存了怒气,顶了面前的老人一句,“就算他司炀相当中山狼,也没必要把喻铮逼死!喻铮现在不是已经一无所有了吗?”</p>

    然而老管家还是沉默,一句话都不说。只是慢慢的开着车,跟在喻铮身后,像是在护送他。</p>

    秘书被司炀和他手下人的反复闹得没脾气,再看喻铮孤零零的身影越发觉得他可怜。在漫长的路途中,他忍不住再次开口,询问了老管家一句,“司少之前真的把小少爷弄丢了吗?”</p>

    “怎么会?”老管家诧异,“谁这么告诉你的?”

    “是他自己……”秘书把山上司炀的话大致复述了一遍。</p>

    “哎。”老管家叹气。“那是大少怕小少爷以后伤心,支撑不住。”</p>

    “什么意思?”</p>

    “当初他们是一起被拐走的。中间大少病的厉害,几乎要死掉了。那帮人贩子看他活不了了,就把他扔了出来。”</p>

    “夫人救他回来的时候,他一直喊着铮铮,身上没有一块好地方,都是被虐打过的痕迹。可惜那时候大少爷也太小了,足足养了一周才睁开眼。睁眼之后第一句就是要带着我们去找小少爷。”</p>

    “时间太长了,他记得地方,也是人去楼空。线索最后还是断了。”</p>

    “所以司少其实……其实很喜欢小少爷?”秘书觉得自己像是在听什么最新写出来的童话故事。</p>

    司炀对喻铮就算是断子绝孙的仇恨都没有下手这么狠得,依着老管家这意思,他竟然还是在意喻铮的?</p>

    简直就是放屁!</p>

    管家却从口袋里拿出一张纸递给他,“大少这个人什么都掖着藏着,可你也是他认可的,就给你看看吧。”</p>

    秘书接过来看了一眼,是医生诊断书,上面说,司炀的病最多还有半年……</p>

    在看看日期,竟然是一个多月前,秘书心里一片冰凉。</p>

    他还记得,司炀对喻氏集团有大动作,排除异己,巩固高层就是从一个月前开始的。而他倾尽所有资源寻找喻铮也是从一个月前开始的。</p>

    所以司炀是知道自己要死了才故意这么做的吗?他到底想干什么?他到底还在算计什么?</p>

    信息量太大,秘书一时间反应不过来。</p>

    老管家却又点了他一句,“我听说你也有个弟弟是不是?你应该能明白大少的良苦用心。”</p>

    “……”这句明示顿时让秘书明白司炀的意思,说白了,他现在所有的做法都是为了他死后给喻铮顺利继承喻家铺路。否则,就以喻铮现在的状况,别说继承,怕是连活着接受喻家都绝不可能。</p>

    光是一个徐家,就足以把他生吞活剥了。司炀,是在和命抢时间。而仇恨却是让喻铮拼了命努力的最佳催丨化丨剂,也能让喻铮在司炀死后,不因为司炀的离去而伤心。</p>

    秘书的眼圈慢慢红了,直到过了好一会,他才郑重其事的点头,“我会的。”</p>

    而此时的车外,尚且不知真相的喻铮还在一步一步往家里走。</p>

    连接墓地和喻家老宅的国道上荒凉一片。其实老管家根本不需要护着喻铮,因为这条路上几乎没有其他车辆。</p>

    可这样的孤独对于现在的喻铮来说,却是最恰到好处。足以让他有充足的时间和空间来梳理自己那些支离破碎的梦,还有被践踏到谷底,又被残忍碾碎的期待和感情。</p>

    “走,我带你回家。”</p>

    “别担心,慢慢来总能学会的。不能以后出门让人家看笑话。”</p>

    “知道你不喜欢,可换上看看,和我的是一样的。”</p>

    “喻铮,我不会骗你。”</p>

    初见时如同神明一般让他憧憬的司炀,之后虽然忙碌却时刻关心他的司炀,再到后面口腹蜜剑用糖果裹着利刃逼迫他咽下的司炀,最终都化成一场拙劣的欺骗。</p>

    喻铮觉得,自己彻底恨上了司炀。恨上了这个害死父母又掠夺他家产的混蛋。</p>

    从墓园到喻家老宅,喻铮走了足足大半天。出门的时候还是阳光灿烂,回去已然是天黑。</p>

    喻家老宅所在的别墅区,连一个路过的普通女佣都穿得衣冠楚楚,可喻铮却浑身泥土。出门时司炀亲手帮他挑选的那张光鲜亮丽的皮,早在跌打滚爬中撕扯得支离破碎。</p>

    就像喻铮眼下的心境。</p>

    老管家从车上下来扶住了喻铮。喻铮想要推开他,可到底没有力气。只能任由他搀扶着自己。</p>

    “小少爷,您先歇一会。”</p>

    喻铮转头看他,挑起的唇角,都是薄凉。足足过了好几秒,他才说道,“我死不了,你替我转告司炀,谢谢他的关心。”</p>

    不是哥哥,也不是司炀哥,而是司炀。曾经满心满眼的都是司炀哥的少年,最终失去了他的温柔。而曾经靠在一起亲密无间的兄弟也就此决裂。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