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次给男主当爸爸(35)

    然而这一次不同以往。</p>

    之前司炀无法和系统联系, 自然不能抵抗对黑暗的恐惧,这次不同,在系统针对灵魂的电击下, 灵魂撕扯的痛苦让司炀抵抗住了对黑暗的恐惧, 甚至还能在极具的痛楚下, 爆发出强大的力量。</p>

    精神力全开,爆发的司炀几乎稳稳的压住了顾凛。</p>

    顾凛仓促之下, 终于失去了对司炀精神的控制,黑暗消失, 司炀和顾凛对峙, 虽然脸色惨白,可唇角的笑意亦如当初初见。

    囚禁的八年,对于司炀来说, 根本没有对他造成任何伤害,反而让他的心思更加深沉。</p>

    可顾凛却在这八年里,对司炀的依恋更重,也更无法离开他。</p>

    胜利的天平, 早就倾向于司炀。</p>

    顾凛走投无路, 终于搏命。</p>

    他已经不管不顾,拼着被司炀打死, 也要把人留下。</p>

    顾凛的手下都留在外围, 谁也不敢真的靠近。</p>

    一个是顾凛和司炀都在搏命,贸然进场,非但无法将二人分开, 还会失去性命。</p>

    另外一个, 则是司炀和顾凛的身份,都极其特殊, 作为属下,他们不能靠近,也不敢靠近。</p>

    于是,整栋小楼就成为了顾凛和司炀的战场。</p>

    最终,随着小楼的坍塌,两人之间的争斗也有了结果。</p>

    司炀看着躺在地上动弹不得的顾凛,整理了衣服就想离开。</p>

    “司炀……”顾凛这一声,已经带了哭腔。</p>

    司炀软硬不吃。过去他讨好,现在他用强。可就算他在身体上侵占了司炀,都仍旧不能在这个人的心里留下哪怕一星半点的印记。</p>

    这一刻,看着司炀的背影,顾凛是绝望的。顾凛终于明白,终其一生,他都无法得到司炀。</p>

    可在司炀看来,大可没有必要。顾凛的所谓深情,更多的还是自私和利用。</p>

    就好比第一个世界最后悲痛欲绝的喻铮,到了最后,他也没有察觉到,到底哪一个才是他应该忏悔的哥哥。</p>

    也例如第二个世界的陈裕,包养出真爱,就算后面情深一片,也无法弥补他在鸿门宴上对原身曾经的伤害。</p>

    至于这个世界的顾凛,往小了说,是情难自已。可归根究底,囚禁是犯罪。</p>

    如果这些都是爱,那爱这个字,果然是最令人作呕的玩意儿。</p>

    司炀的眼里只有厌恶。</p>

    现实世界里,顾凛这么要死要活,司炀早就一脚把人踹了。现在还留个背影,不过是为了之后的谋算。</p>

    顾凛活着还有用,可惜他不想在继续纠缠。最后一份礼物,就当是感谢顾凛这八年的细心照顾。</p>

    至于顾凛的情深似海,他也如数奉还。</p>

    顾凛强悍,司炀力压自然也是费劲力气,现在精神力几乎耗尽,继续找个安静的地方坐下来休息。</p>

    可他还不能走,他在等一个人动手。</p>

    方才那场刺杀,索伦德那帮人已经落网。然而却真正还留有一条漏网之鱼――顾缘。</p>

    在这场暗杀里,顾缘才是真正的中心点。包括司炀趁乱逃跑,和顾凛争斗,都在他们的算计之内。</p>

    顾缘一直隐藏,等的就是顾凛毫无反抗之力的时候,一击毙命。</p>

    当然,这种刺杀,如果不能成功,顾缘就只有死路一条。包括他成功刺杀了顾凛,他也一定会给顾凛陪葬。</p>

    不管结局是什么,顾缘都注定死路一条。</p>

    可顾缘已经无所畏惧,他对顾凛的恨意已经随着顾家的灭亡的达到了极点,这些年的隐忍也让这些恨意像是蓄积力量等待爆发的火山。</p>

    只要一有机会,就会冲破桎梏,毁天灭地。</p>

    而现在,这个机会,终于来了。</p>

    他亲眼见着顾凛失去反抗能力,司炀也是强弩之末,顾缘含恨出手。

    几乎一瞬间就来到了顾凛的面前。</p>

    他一句废话没有,甚至都不打算在靠近看清顾凛,手起刀落就要捅进顾凛的心脏。</p>

    “住手!”顾凛的手下见状,也赶紧往这边冲来,可他们距离的太远,顾缘本身也暗示实力高强,电光火石之间,根本无法阻拦。</p>

    而顾凛和司炀搏命,眼下落败,早已没有抵抗的余地,大悲之下,他竟然闭上了眼睛,不想在做挣扎。</p>

    哀莫大于心死,司炀也不要他,那他活着和死了又有什么分别?</p>

    可谁能想到,司炀的动作竟然远比顾凛还快。就在顾缘靠近的瞬间,司炀竟然挡在了顾凛的身前,用自己的身体替顾凛抗住了利刃。</p>

    只是连顾缘也没想到的。</p>

    顾缘在惊讶之下,手里的匕首便停顿了一下。可紧接着,他就毫不犹豫的捅了下去。</p>

    顾凛对司炀情根深种,所以,他和司炀只要能死一个,死的是谁都无所谓。死了司炀更好。顾凛若是能活着,必定终身悔恨,若是陪着司炀去了,正好一箭双雕。</p>

    顾缘下手极恨,刀尖劈开衣服,刺入血肉。</p>

    司炀面无表情,仿佛痛楚都和他没有关系。而被司炀抱着的顾凛却睁大了眼,满是不敢置信。</p>

    系统已经预料到了之后的悲剧,提前哭成了傻逼。</p>

    而司炀更是冷静非常。他安排好了一切,就等着这个机会脱离舞台。</p>

    他连最后的遗言都想好了。必定要让狠狠在顾凛心头捅上一刀,在和他约定死生不在相见。</p>

    他要让顾凛守着对他的愧疚度过余生,连死都不敢尝试去死。</p>

    因为顾凛欠着他司炀一条命,必须守好誓言。</p>

    死生不再相见。</p>

    司炀死了,顾凛就必须得活着。</p>

    哪怕他再崩溃,再不舍,再彻夜难眠,都必须苟延残喘的活着。</p>

    用后半生来祭奠他对司炀造下的罪孽,来偿还他欠司炀的神情,来弥补他对司炀做下的肮脏事儿。</p>

    因此,这一瞬间,司炀的心里痛快极了。他甚至觉得,自己之前反复犹豫,甚至还想让顾凛寻找他一辈子的做法简直太过可笑。</p>

    早就应该下这样的狠手,干脆利落了事儿。</p>

    闭上眼,司炀等待着死亡的到来,可疼痛却意外停止了。

    司炀睁开眼,却发现怀里的顾凛挑起嘴唇,露出了一个相当扭曲的笑。</p>

    司炀心里一突,顿时觉得情况不妙。</p>

    果不其然,原本失去行动能力的顾凛,在千钧一发之际,竟然用手握住了顾缘刺入司炀后背的利刃,然后用尽全身力气扣住司炀的腰翻了个身,自己挡在了司炀的前面。</p>

    刀尖从司炀的后背拔出,可冲劲儿不减。</p>

    刺入血肉的闷响再次响起,然而这次,却换成了司炀愣住。</p>

    因为那柄利刃,正捅在顾凛的心脏之中。</p>

    “来,来人,快去找医生!”顾凛的手下终于赶到,将顾缘抓住。在看见顾凛的伤,他们瞬间慌成一团。</p>

    可顾凛却难得痛快的笑了出来。</p>

    因为疼痛,他的笑带了一点扭曲,他用沾着血的手摸上司炀的脸,“司炀……我这次,有没有在你心里,留下点印记?”</p>

    司炀的心里瞬间怒气横生,而哭成傻逼的系统也同样目瞪口呆。</p>

    因为顾凛死,司炀的任务,就会失败。</p>

    司炀怒极反笑,低头盯着顾凛的眼睛,一字一句的问道,“顾凛,我是这里最好的药剂师,你想死在我面前,你觉得可能吗?”</p>

    “你真相当活死人,可以,我定然会成全你!”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