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次给男主当爸爸(34)

    如果这个消息真的准确, 那顾凛的确是在自寻死路。</p>

    顾家,到底对顾凛不公,顾凛想要报仇, 虽然手段狠戾了一些, 却只能引起一小部分人的诟病。</p>

    可真仔细说来, 顾家为长者不慈爱,便也没有资格要求顾凛这个做晚辈的孝顺。而且顾凛的母亲, 也的的确确是被顾老爷子害死,去母留子。</p>

    顾凛强说为母报仇, 也是天经地义。</p>

    可司炀不同, 司炀对顾凛,不仅仅是提携之恩,而且还有养育之恩。</p>

    顾凛现在拥有的一切, 都是靠着司炀手把手扶持起来的。两人名义上的确是伴侣,可司炀比顾凛大了好几岁,当初贫民星的时候,就一点一点□□顾凛。后面顾凛揭竿为旗, 反抗皇室, 司炀更是不顾性命,潜入帝星, 配合顾凛, 和他里应外合,这才真正动摇了皇室和贵族们的根基,保住顾凛性命的同时, 也让顾凛拥有了现在的地位。</p>

    最重要的是, 顾凛现在身边的亲信,足足有一半是司炀当初的班底。</p>

    司炀留书离开后, 这些人就自愿跟随了顾凛,并且发誓终身效忠。</p>

    可这种效忠,却是在司炀的命令之下。如果司炀回归,他们的心自然是偏向于司炀的。</p>

    就好比现在,他们认为司炀和顾凛过得好,所以才安心为顾凛所用。</p>

    一旦这些人听说司炀是被顾凛囚禁折辱,恐怕他们杀了顾凛的心思,不会比顾缘轻。</p>

    如果真是这样……顾缘不住的点头,觉得自己多年的隐忍,终于等到了结果。</p>

    最终答应了合作。</p>

    后面的一切事宜,就变得顺理成章起来。</p>

    虽然这些贵族们手里只是一丁点的线索,可他们查不出来,有能查出来的。</p>

    所以,他们找到的第一个人,就是当初和司炀一起在帝星当卧底的索伦德。</p>

    这位在顾凛刚开始反抗的时候,就被司炀安排到贫民星给顾凛当副官。</p>

    如今多年下来,俨然变成顾凛最信任的亲信之一。可即便如此,索伦德效忠顾凛,可众所周知,他心里认定的主子,永远只有司炀一个。</p>

    毕竟,当初在他家破人亡,走投无路的时候,为他指明道路,保住性命,为弟弟报仇的,就是司炀。</p>

    这种恩德,终其一生,索伦德都无以回报。而他对顾凛的肝脑涂地,其中有百分之九十是因为司炀的要求。另外的百分之十,才是对顾凛实力的认可。</p>

    因此,那些人想要推翻顾凛,第一个想要策反的对象,就是他。</p>

    理所当然,他们也成功了。</p>

    索伦德一开始并不相信,可当证据摆在面前的时候,他震惊了。</p>

    索伦德是顾凛的亲信,有些事儿,他想要调查,远远比别人更加效率。</p>

    于是,很快索伦德就验证了这种说法。</p>

    他发现,司炀并非是身体不好,而是的的确确被顾凛囚禁了起来。</p>

    而星网上活跃的那个,看起来是司炀本人,实际上,不过是顾凛找人模仿的。</p>

    赝品就是赝品,细节做得在□□无缝,也总能发现蛛丝马迹。</p>

    “顾凛的的确确就是个畜生!”连恩人都能如此对待,只让人觉得猪狗不如。</p>

    再加上顾凛小小年纪便设计顾家灭门的狠辣,索伦德越发认定了顾凛就是个德不配位的卑鄙小人。</p>

    司炀全心全意待他多年,那些情谊,怕不是都喂了狗。</p>

    于是,即便知道和这些贵族不外乎与虎谋皮,可索伦德还是答应了。</p>

    他不仅答应了,而且还主动拉了当初司炀手下的老人入伙。</p>

    独木不成林,顾凛的能耐他们都是亲身领教过的。</p>

    想要搬到他救下司炀,除了齐心协力,静待时机,便别无他法。</p>

    而很快,他们的机会就来了。</p>

    顾凛带着司炀故地重游。</p>

    “先生就在楼上了。”索伦德带着众人悄声潜伏在顾凛和司炀的楼下。</p>

    “我们会带着先生走,至于顾凛,随便你。”索伦德并不在意顾凛的死活,他只想确保司炀能够平安。</p>

    与此同时,楼上的顾凛和司炀却已经醒了。</p>

    “看来有点小麻烦。”顾凛警觉,他敢独自带司炀过来,便是做好完全的准备。</p>

    只是没有想到,家贼内出,还真让人抓到了机会。</p>

    “我该说你魅力太大好,还是该感叹自己做人失败?”</p>

    顾凛是聪明人,在发现有人闯入的瞬间,就已经想明白了一切。

    不是里应外合,根本没人能近的了他的身边。至于他身边的人,仔细想想,还真没有背叛的原因,除非是为了司炀。</p>

    可也只有为了司炀,那帮人才肯连命都不要。</p>

    “可惜了,我不可能让你走。等我一会,然后我就来陪你。”

    顾凛遗憾的吻了吻司炀,然后便起身离开了。</p>

    外面很快传来打斗的声音。</p>

    司炀饶有兴致的看了一眼,也是遗憾的摇了摇头。</p>

    系统:感觉顾凛危险了。</p>

    司炀:他们打不过顾凛。

    这句话说完,顾凛异能陡然释放开来,周围意图刺杀的众人,很快就瘫倒在地,不能移动。</p>

    “顾凛!你忘恩负义,就是个畜生!”索伦德破口大骂。</p>

    “他教导你这么多年,给你一切,让你活的像个人了,你他妈就这么对他!”</p>

    “顾凛!你也配!”索伦德这句话还没说完,就被顾凛一脚揣在小腹打断。</p>

    方才,他骂了那么多句,对于顾凛来说都并不算什么。可这句话不行。</p>

    他顾凛最听不得的,就是自己和司炀不配。</p>

    是,他是狼心狗肺,他是恩将仇报。可那又如何?</p>

    这是他和司炀两人之间的事儿,全宇宙的所有人,只有司炀有资格评价他,索伦德算个什么东西。</p>

    “舌头不想要了,我可以帮你收着。我留你一命,只是看在你是他的属下。”</p>

    “拉走,关起来!”顾凛命人将索伦德一行人抓起来。</p>

    接着,他站在原地缓了好一会,才想到司炀还在楼上。</p>

    不知道为什么,顾凛隐约有种心惊的感觉。</p>

    他总觉得仿佛有什么大事儿将要发生。可眼前这场刺杀,已经算是大事儿,还能有什么更要不得?</p>

    不,还有。还有司炀!</p>

    顾凛恍然回神,他突然想到,这场刺杀来的突然又毫无预兆。可核对细节,却又让人觉得理所当然。</p>

    他之前认定司炀与世隔绝,不会引起人的注意。可却忘了司炀这个人,既然选择隐忍,就必定留有后手。</p>

    他要逃走!</p>

    顾凛匆匆赶到二楼,果不其然,正对上司炀手里拎着的半条锁链。</p>

    整整八年,司炀没有找到钥匙,却找到了挣脱的方法。</p>

    顾凛眯起眼,危险的气息瞬间爆发开来。</p>

    他的速度其快,快到司炀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冲到了司炀面前。</p>

    破碎的锁链绕住司炀的双手,接着就是无边无际的黑暗袭来。</p>

    “为什么要跑呢?”顾凛咬住司炀的腺体,强横的让司炀的身上沾染自己的味道,“我会对你好,一生一世都爱你。”</p>

    “你为什么还要跑呢?”

    </p>

    醋.溜.儿.文.学.首.发</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