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次给男主当爸爸(32)

    系统并不怀疑司炀的判断, 只是他并不明白,为什么司炀会对时间的把控如此精准。</p>

    毕竟,以顾凛的心思, 脑子一转, 不知道会弄出什么幺蛾子。就算是带司炀出去, 也未必真的会选择这个时间。</p>

    司炀只给了一句解释,“那天是顾凛第一次暂时标记我的时间。”</p>

    顾凛接着高烧和醉酒和司炀卖惨, 说了一大篇子招人疼的话。可这其中却有一句是真情实感。</p>

    就是顾凛从小到大,从来没有人爱过他。包括养大他的司炀。</p>

    而顾凛是个明白人, 原本也并不在乎, 毕竟他已经得到人了,其他的徐徐图之便是了。</p>

    可司炀实在是快难啃的骨头。经年累月下来,顾凛的渴望没有被消除, 反而变得更加急切。</p>

    这也是司炀最狠的地方。看不见摸不着,还有些幻想。可看得见,摸得着,却得不到, 这才是最漫长的折磨。</p>

    钝刀子拉肉, 每一刀下去,都得让顾凛疼得呲牙。</p>

    所以, 在这样的情绪下, 顾家旧事重提,哪怕是顾凛,也会急于证明一些什么, 来安抚自己那颗躁动不安的心。</p>

    所以司炀可以肯定, 顾凛一定会在一周后的哪天带他出去,故地重游, 想要哄司炀心软。</p>

    顾凛忌惮司炀的本事,必定是只身前往,不会叫人跟着。</p>

    所以那个人,也会赶在这个时候出手。当然了,光靠他肯定不行,所以司炀提前让系统做了点小动作,帮了他一把。</p>

    顾凛想要温暖,司炀就让他抱着他想要的,长命百岁好了!</p>

    只能说司炀对顾凛是真的太了解了。</p>

    一周后,顾凛果然准时出现在卧室里。贫民打扮,就连布料都是十分粗糙,可穿在顾凛身上,却并不见狼狈,反而越发显得他气质优雅。</p>

    “我帮你换上,咱们今天出去玩吧!”顾凛将手里另外一套衣服放在司炀身边。</p>

    司炀低头看了一眼,挺有趣的,和他当年刚到这个世界的时候穿的那身几乎一模一样。</p>

    至于顾凛的询问,司炀就当他在放屁。</p>

    顾凛得不到回应不是一天两天,早就习惯了自说自话。</p>

    他伸手解开司炀领口的扣子,半跪在地上为他把衣服换上。</p>

    这些年,司炀被顾凛养的极好。精细的食物,华贵的衣服,还有各种能够收罗来的精巧玩意,几乎堆满了整个卧室。</p>

    除了不让司炀出门以及和别人接触外,顾凛已经倾尽所能的把自己的所有都给了司炀。

    可惜,这个人毫无反应,尤其这两年,司炀就像是习惯了这种生活一样,就连床底间折腾狠了,都懒得发怒。</p>

    顾凛摸着司炀的脸,忍不住亲了他一口。</p>

    “也就是你吧,换个人估计早疯了。”顾凛明白,这样看似优渥实则囚禁的生活并不好过,光是与世隔绝就能让许多人情绪崩溃。</p>

    可司炀没有,他过得享受,甚至还能时不时的用自己的惬意狠狠的在顾凛的心口捅上一刀。</p>

    顾凛深吸一口气,“要是咱们能好好过日子就好了。”</p>

    “司炀,你到底什么时候才会喜欢我?”这句话问的很是卑微,可惜司炀不吃这套。</p>

    顾凛最终还是放弃了,抱着司炀往外走。一路无人,顾凛带着司炀来到外面。</p>

    脚下土地的触感已经是几年没有感受到的了,司炀站在地上,走了两步,觉得有点新奇。</p>

    顾凛叹了口气,抱着司炀上了飞行器,离开了皇宫。</p>

    路上,司炀没有问顾凛去哪,而是自己放下座椅,靠着靠背,自顾自的睡着了。</p>

    等司炀再睡醒的时候,两人已经在当初第一次见面的家里。</p>

    这里的房子后来司炀重盖过,所以并不落魄,反而十分舒适。</p>

    顾凛牵着司炀的手走进院子。</p>

    “这里的花,是我后种的。其实你很喜欢花来着吧?”</p>

    指着院子里一片怒放的蔷薇,顾凛好像很是高兴。</p>

    “我没有种红色的,我知道你嫌弃那个太艳了,可粉色稚嫩,白色寡淡,所以就独独种了香槟色。”</p>

    “那时候你若有空,就会坐在这里看书。嘴上不说,实际上心里是喜欢的吧!”</p>

    顾凛抱着司炀,让他坐在花架下的椅子上。然后后退了两步,就站着那么看着司炀。</p>

    满院的蔷薇花下,司炀坐在那,就和顾凛记忆中的场景如出一辙。</p>

    然而那时候的司炀,会笑,会调侃,还会恶劣的逗弄他,甚至情趣来了,两人就在无人的花园里滚一身蔷薇的香气也是十分常见。</p>

    可现在,终究物是人非。</p>

    如果换成别人,可能顺势会说,“要我不放了你吧!”</p>

    可顾凛不会。他从小就是靠掠夺生存,如今更是这样。即便抓不住,他也要费尽心思的留住能够留住的分毫。</p>

    所以,他即便知道他和司炀只是互相折磨,可依然……不能松手。</p>

    他做不到,除非他死。

    走到司炀身边,顾凛低头抱住他,“司炀,咱们好好过日子吧。”</p>

    旧地重游,目的是想让司炀动容,最后却成了压倒自己的最后一根稻草。</p>

    顾凛觉得,他快要撑不下去了。</p>

    可不过一会,他就冷静下来,脸上也带了轻快的笑意。</p>

    “今天是好日子,过去太忙了,也顾不上庆祝,今儿终于闲了,咱们也好好享受一下。”</p>

    顾凛亲了亲司炀,便牵着人往屋里走。</p>

    “等我一会,我做饭。”因为早就订好了今天会来,所以顾凛早早派人准备了最新鲜的食材供两人想用。

    顾凛有一手好厨艺。当初忌惮司炀又不得不依附司炀的时候,顾凛下过功夫讨好。</p>

    司炀嘴刁,顾凛便研究了厨艺,只为让讨司炀个高兴。</p>

    站在料理台前,顾凛有一瞬间觉得自己仿佛回到了过去,那段还在贫民星谨慎度日的时候。</p>

    虽然寄人篱下让他痛苦,可现在想想,却觉得只要有司炀参与,那些苦楚,都是甜的。</p>

    食物的香气慢慢的从厨房穿出,司炀靠在厨房门边盯着顾凛的背影出神。</p>

    顾凛察觉到他的视线,顺手将手里刚煎好的牛排切了一小块喂进司炀的嘴里。</p>

    “有一阵子没做了,没退步吧!”顾凛的脸上满是笑意,温柔的眼神,小意的乖巧讨好,仿佛他还是当初那个心思颇深善于演戏的少年。</p>

    司炀品了品牛排的味道,过了好几秒才说了一句,“依旧那么难吃。”</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