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次给男主当爸爸(30)

    整整一年, 司炀和顾凛这种畸形的关系竟然也一直能够延续下来。</p>

    而顾凛的坚持,也让司炀都有些敬佩他了。</p>

    顾凛不管去哪里,都一定会带上司炀。当然了, 全程司炀能够接触到的, 就只有顾凛一个人。</p>

    而在这一年里, 司炀也依然无法联系到外界。</p>

    唯一能够称得上好转的,就是身体的契合。</p>

    毕竟都是王八蛋, 凑到一起,也算是天到地设了。床底间的一晌贪欢, 也能让彼此都得到些许趣味。</p>

    只是司炀越发懒得动。顾凛想要, 那就得把他伺候舒服了。否则,谁也别想讨好。</p>

    这一天,顾凛从外面回来, 风尘仆仆。看样是参加什么典礼,他身上还穿着礼服。</p>

    和往常进门就先动手不同,顾凛的脚步有些踉跄,几乎是扑倒在司炀的身上。</p>

    司炀连看都没看一眼, 就那么坐着看他。</p>

    顾凛趴着没动, 司炀从他的身上闻到了血腥味。</p>

    他们现在并不在之前的家里,而是在虫族边界顾凛的休息室里。</p>

    最近虫族那头不消停, 似乎又卷土重来的意思。顾凛带兵来到战场, 短兵相接,受伤也是在所难免。</p>

    可司炀却没有什么可同情的,毕竟顾凛只要有口气儿, 都得上他这找点刺激。</p>

    唯一幸好的是, 经过司炀这么久的努力,他和系统终于能够渐渐恢复联系。</p>

    只是现在还不是时候, 司炀还需要在准备准备。至于这场战争,阵线拖得越长越好,这样他才有机会彻底翻盘。</p>

    司炀闭上眼,安安静静的睡着了。半夜,顾凛凑过来,把他抱进怀里,小心翼翼的亲了一口,然后就轻手轻脚的从休息室里离开。</p>

    前线又有战争了,顾凛得去看看。</p>

    司炀睁开眼,冷静的询问系统,“准备的怎么样了?”</p>

    系统的回答十分剪短,“完毕,只是宿主大大,您真的不要紧吗?”</p>

    系统太了解司炀,以司炀的自尊,被顾凛囚禁在这里,没有出手宰了他,都是顾及到任务。</p>

    司炀的回答却十分耐人寻味,“好吃好喝有人伺候,我有什么好要紧的?”</p>

    系统被怼了一脸,最终还是选择了闭嘴。</p>

    接下来的一周,顾凛回来的时间很短,而他对司炀的监控也终于变得松懈起来。</p>

    并非是顾凛对司炀放松了警惕,而是因为顾凛已经无法兼顾。</p>

    自从顾凛上位之后,因为顾凛贫民星的出身,所以他更加清楚的知道虫族对人类的威胁。

    因此,顾凛对虫族的打压一直不懈余力。而虫族也的确一度被顾凛逼得无路可退。</p>

    虫族的生存方式和人类不同。</p>

    他们习惯性靠着抢夺而并非创造。</p>

    因此,经年累月下来,他们无法从人类手里抢夺到资源,那就只能靠着互相残杀获得生存的机会。</p>

    虫族的王终于无法忍受,决定向人类发起进攻。</p>

    为了活着,他必须弄死顾凛。否则即将等待他们的,就是灭族的大罪。</p>

    然而顾凛对待虫族,一向是赶尽杀绝。这场旷世持久的战役一打就是五年。</p>

    人族在顾凛的带领下,直接杀到虫族的王庭。</p>

    一把大火,染红了天边的云朵,而随着顾凛带兵回帝星,曾经虫族的王星,也在巨大的爆炸声中灰飞烟灭。</p>

    这一天,全宇宙的人都在欢庆,庆祝他们得到了胜利,更庆祝他们的帝王顾凛战无不胜,是真正的战神。</p>

    帝星的皇宫里,顾凛穿着正装从前面参加完庆典回来。</p>

    卧室里,司炀正靠在床上晒太阳。</p>

    阳光照射在他的脸上,越发凸显出司炀的俊美。顾凛看得入迷,有那么一瞬间,他几乎从品出了那么一星半点的温柔。</p>

    司炀早就知道他进来,但是并不回应。这几乎已经是他们这些年心照不宣的相处方式了。</p>

    按照接下来的发展,顾凛就应该扑上来,和司炀来一场亲密的睡前运动。</p>

    只是今天的顾凛并没有这么做。</p>

    他去浴室洗了澡,换了衣服,然后就回到司炀身边坐了下来。</p>

    “这么多年了,司炀,你还和我生气吗?”</p>

    司炀并不理睬他,顾凛也习惯了,依旧自说自话。</p>

    “应该还是生气呢吧!毕竟我做了这么多过分的事儿。”多半是喝多了,顾凛难得借着酒劲儿和司炀吐露真言。</p>

    “可我也没有办法。司炀,我从出生到现在,就没有得到过半点温情。”

    “我爷爷,看我就像是看仇人,我那些叔叔婶子,还有兄弟姐们都恨不得把我除之后快。”</p>

    “是,我也不是什么好人。我把他们都弄死了。可司炀,我要是不下手,恐怕不等活到成年,我就先死了。”</p>

    “我有什么错?难道不是他们错了吗?”</p>

    也不知道受了什么刺激,顾凛又说起以前那些陈年烂谷子的事儿。</p>

    司炀依旧不回应,顾凛却用带着酒气的唇吻住了他。</p>

    “司炀,你不能扔下我。”咬住司炀的唇,顾凛的眼睛熬得通红,“别人,我都可以不在意,只有你不行。”</p>

    “司炀,是你先招惹我的。”</p>

    “我本来,我本来一个人,想活到什么时候,活够了,活累了,就可以离开。是你,你先不让我死的吗,所以你就得一直陪着我。”</p>

    “除非你亲手杀了我,否则,我是绝对不会放你离开的。”</p>

    顾凛说着说着,就依偎在司炀身边睡着了。</p>

    司炀盯着他的脸看了半晌,伸手摸了摸顾凛的额头,终于找到了这人今晚莫名其妙的原因。</p>

    顾凛发烧了,而且是高热。司炀满屋子找了找,发现没有药。想敲门叫人,发现自己没有出去的方式。</p>

    唯一能够办到的,也就是去浴室弄条凉毛巾给顾凛盖在头上了。</p>

    系统:好可怜哦,都没有药吃。</p>

    司炀却因为系统的这句同情气笑了。</p>

    到底可怜在哪?这不都是顾凛自己作的吗?</p>

    不过这样也好,司炀又把顾凛方才说的话琢磨了一遍,终于从其中找到了重要的信息。在联合白天系统拦截到的那个新闻,司炀觉得,自己离开的时候终于到了。</p>

    在临走前,他也打算送顾凛一个大礼,感谢他这几年来对自己的特殊照顾。</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