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次给男主当爸爸(29)

    司炀昏昏沉沉, 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可等在醒来的时候,迎来的却是浑身发热的情潮。</p>

    司炀从经历第一次发情期开始,他就从来没有做过彻底的纾解。后来更是利用药剂, 将发情期的问题直接解决了。</p>

    可药物并不能真正控制身体, 有些铭刻进骨子里的本能, 就根本无法摆脱。</p>

    例如司炀对黑暗的恐惧,又例如这个世界, omage对alpha的本能服从。</p>

    在顾凛不管不顾的强行标记之后,司炀在这个世界的壳子关于情丨欲的开关也被彻底打开。</p>

    对于享受这两个字, 司炀一个风月场上千锤百炼的老妖精自然最为精通。可这个前提, 是他给与别人快感,是享受掌控,而不是被别人享用, 让自己被欲望逼疯,沦为只会喘息呻丨吟的废物。</p>

    可对于顾凛来说,司炀越是不愿意屈从,越是反抗, 他就越能够感受到一份痛快。</p>

    他咬住司炀的耳朵, 沿途留下湿润的痕迹。</p>

    “我伺候的你舒服吗?”顾凛故意用给自己的信息素将司炀整个人都笼罩其中。</p>

    顾凛研究过,刚被标记的omage, 对标记自己的alpha最为依恋。</p>

    而司炀在黑暗中, 本能就会感到恐惧,因此,顾凛的信息素, 只会让司炀的身体不受控制的主动投怀送抱。</p>

    只是有点可惜。除了第一次司炀有过反抗之外, 接下来的几次,司炀都不在给与半点反应。</p>

    甚至可以称得上是配合。</p>

    顾凛明白, 这不是顺从,而是司炀的报复。</p>

    顾凛做出这种狼心狗肺的事儿,说白了就是为了在司炀刀枪不入的心里留下深刻的一笔。</p>

    所以,司炀越无动于衷,顾凛就会越崩溃。</p>

    这个人太狠,不论是对别人,还是对自己,他永远知道怎么一针见血的给与人最深刻的重击。</p>

    可现在的顾凛,到底不是少年时候,只会一味隐忍。</p>

    司炀想要冷暴力,那他就让司炀的身体,彻底热起来。</p>

    发情期的一周,远远没有想象中的漫长。在□□的快感里,几乎眨眼之间,就过去了。</p>

    等司炀彻底清醒的时候,已经是情潮结束后的第三天。</p>

    司炀从床上做起来,浑身像是散了架一样。</p>

    他闭了闭眼,第一时间联系系统,却发现系统像是被屏蔽了一样,根本无法给与他回馈。唯一好的一点,就是他能够察觉出系统仍旧还在,并没有消失。</p>

    所以,应该是顾凛做了些什么手段,将他和系统之间的联系屏蔽了。</p>

    将过往三年交锋的细节仔细回忆了一下,司炀终于发现了一些端倪。</p>

    的确是顾凛。</p>

    司炀本意是想用ai来代替自己活在这个世界上,而顾凛其实早在一开始就发现了这个秘密。</p>

    他不动声色,就是为了研究出一个可以破解的方式。而这也是司炀最后会被顾凛找到的根本原因。</p>

    只是司炀没想到的是,这个位面的科技未免太发达了一些。顾凛在屏蔽了司炀和ai的联系的同时,竟然将系统也一并屏蔽了。</p>

    现在,事情的确变得有点麻烦了。</p>

    然而就在这时,卧室门开,顾凛从外面走了进来。他手里端着餐盘,全都是司炀喜欢的饭菜。</p>

    司炀只看了一眼,就把头转开。</p>

    他现在不想看见顾凛,他怕自己控制不住失手杀了他。</p>

    可顾凛却自顾自的走进来,低下身子想要和司炀交换一个亲密的吻。

    “滚!”熟悉的气息笼罩上来,司炀扣住顾凛的脖子狠狠地把他按在床上。</p>

    可下一秒,他的眼睛就被顾凛按住,熟悉的黑暗再次将他包围。

    司炀掐住顾凛的手,渐渐失去了力气。</p>

    “顾凛,你要这么控制我一辈子吗?”司炀冷声问他。</p>

    可顾凛却在他耳边笑着说道,“不好吗?我问过医生。你对黑暗的恐惧,来自于你的记忆。那我帮你添加点新的记忆怎么样?”</p>

    “一样都是失去抵抗能力,不如就忘记那些恐惧,想想快乐的事情。”</p>

    “就像现在,我伺候得你不舒服吗?”</p>

    “……”司炀一句话也说不出来。</p>

    顾凛不知道在哪里学了些机巧的手段,床底之间,几乎弄的司炀没有反抗余地。</p>

    而这种漆黑一片的欢好方式,对于司炀本身,就是一种刺激。</p>

    当神经被彻底击垮,司炀也只能陪着顾凛在欲望中沉沦。</p>

    这样的日子,一过就是一个月。顾凛利用司炀的弱点,将人死死的扣留在屋里。</p>

    一开始,司炀反抗,可顾凛却有本事将司炀完全和外界隔开,强迫他面对的只有自己。</p>

    “司炀,我太了解你了。只要你身边还有别人,哪怕能让你有台光脑能够登录星网,你都有法子从这间屋子里逃跑。”</p>

    “所以,我不敢赌。”</p>

    “不过你放心,我会一直陪着你。如果你能利用我放走你,当然也是你的本事。我会认赌服输。”</p>

    顾凛说这些话的时候,他心里有种隐秘的渴望,他在想,如果司炀愿意为了逃跑而陪他演戏,他都甘之如饴。</p>

    可司炀却连看,都不在看他一眼。

    是的。自从司炀看透了顾凛的想法之后,司炀就再也没有给过顾凛任何一个反应。</p>

    顾凛想要和他上床,司炀就大大方方打开身体享受。</p>

    顾凛哄他说话,司炀就左耳朵进右耳朵出。</p>

    顾凛送他精心挑选的礼物,司炀随手收下,第二天就会不知道扔到哪一个角落。</p>

    顾凛气急了用黑暗来威胁他,司炀只要能保持清醒,就绝对不会靠近顾凛一分一毫。直到精神崩溃,陷入昏迷为止。</p>

    而最让顾凛愤怒的,是司炀一日三餐,按时吃饭。身体舒服的时候,还会拉开窗帘晒晒太阳。</p>

    连消极抵抗,让自己变虚荣,哄顾凛心软的意思都没有。</p>

    夜晚,顾凛抚摸着司炀身上的肌肤,用力把人搂在怀里,哀求的语气几乎带了哭腔,“司炀,我要怎么办才能让你心里有我?”</p>

    “哪怕你恨我都好。”</p>

    司炀闭着眼,随便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就打算睡觉。</p>

    恨他?这种王八蛋,如果不是任务不能让他死,别说恨他,司炀从一开始就连一个眼神都不会给他。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