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次给男主当爸爸(28)

    囚禁play?顾凛还有这种爱好吗?</p>

    司炀晃了晃脚腕, 表面看起来,竟然没有一点生气的意思。</p>

    可系统却清楚的知道,司炀的怒意已经顶到了极点。瞬间噤若寒蝉, 根本不敢说话。</p>

    司炀也懒得搭理系统, 他先检查了一下链子的构造, 虽然细,却是目前宇宙最坚固的金属, 哪怕是司炀的药剂,短时间内也不可能将其腐蚀。</p>

    至于长时间……顾凛想必不会给他这么长的时间。所以他抓住自己到底想要做什么?</p>

    司炀从床上下来, 推开卧室的窗户, 楼下有声音传来。司炀低头看去,是顾凛的私人军队。</p>

    再观察四周,发现旁边的香薰瓶里传来一种微妙的香气。</p>

    司炀细细的分辨, 发现是一种可以抑制omage精神力活性的药剂。</p>

    怪不得楼下人来人往,可司炀在楼上睡了许久却没有第一时间发现。</p>

    如此看来,顾凛这是铁了心要圈住他了。</p>

    司炀眯起眼,在做最后的打算。</p>

    系统小心翼翼的劝他:宿主大大, 我看顾凛是真的爱你。你不考虑陪陪他吗?</p>

    司炀冷笑:凭什么?</p>

    系统:……</p>

    司炀:爱我就必须求而所得, 我不愿意就圈禁,就限制人身自由?他是没断奶, 还是自以为自己是什么脑残中二霸总?如果这就是他爱我的方式, 位面也太可笑了一点。</p>

    司炀这一串话说的极快,把系统怼了个措不及防。</p>

    可系统却本能觉得司炀这话说的不对,毕竟是司炀先算计了顾凛然后逃跑。顾凛没有办法, 才把他抓了回来, 之后囚禁。</p>

    更何况,顾凛一没有强迫, 二没有伤害,也算不上过分?</p>

    万一顾凛只是想要和司炀冷静下来好好谈谈呢?</p>

    可很快,傻白甜的小系统就被打了脸。</p>

    顾凛从来都不是什么善良之辈。他费了这么大的功夫把司炀弄回来,哪怕他是真心喜爱,也不可能不生出半分掠夺之心。</p>

    因此,当半夜司炀久违的清潮到来的时候,顾凛准时推门走了进来。

    强大的alpha的信息素迅速的充斥了整个屋子。而受到药剂影响的司炀,却只能艰难的抵抗。</p>

    顾凛坐在床边,并不着急对付他,只是一直用充满迷恋的眼神盯着司炀。</p>

    司炀咬了咬牙,“顾凛,成者为王败者为寇,我不是输不起的人。是个爷们,想做什么趁早,错过了这次,你可就没有下一次了。”

    顾凛没言语,司炀嗤笑一声,干脆大大方方的躺在床上,任由他继续打量自己。</p>

    “难受吗?”顾凛的手落在司炀的脖子上,修长的手指沿着皮肤慢慢移动到脖子后面的腺体。然后将自己的信息素,一点一点的充斥其中。</p>

    “……”司炀强行将一声喘息咽下去。

    多年没见,顾凛比之前更会玩一些情趣上的手段,看出是长大了,就连床底之间的事儿,也想要占据些先机。</p>

    可司炀从来都不是那种能轻易给人个痛快的类型。若是顾凛直接进来两人光明正大的打上一场,司炀还能高看他一眼。</p>

    哪怕司炀打输了让顾凛沾点便宜,他也就当被狗咬了一口。</p>

    可顾凛这种堪称下流的控制手段,只会让他更加瞧不起。</p>

    “你信不信,你再敢碰我一下,我就直接挖了我脖子后面那个累赘。”司炀的语气十分平静,如果不是信息素已经乱了套,根本看不出他正被清潮所困。</p>

    而这一句话,也的确让顾凛停下了手。</p>

    司炀坐起来,语气越发嘲讽,“顾凛,学了这么多年,就还只会龌龊手段,你让我瞧不起。”</p>

    他的本意,是想刺激顾凛,让顾凛情绪失控,进而找到破绽。</p>

    可这一次,司炀再次失策了。</p>

    顾凛非但没有收到半点影响,反而第一次拿到了他和司炀谈判的掌控权。</p>

    顾凛一针见血的说出了司炀的任务,“你敢挖掉,我就敢自杀。司炀,你瞒不了我。虽然我不知道原因,但我知道,你不能让我死!”</p>

    “至少,你不能让我死在你前面。”</p>

    司炀顿时哑口无言。顾凛说的没错,司炀的任务就是这个。</p>

    当初司炀和系统签署协议,只要连续四个世界任务成功,就可以得偿所愿。</p>

    如今已经是第三个,只要摆平了顾凛,第四个世界结束后,就能回去自己的世界。</p>

    司炀对长命百岁并不感兴趣,在他自己的世界里,他也并非是什么能活到天长地久的命数,不过是想干干净净的走,还清拖欠那老人一丁点的恩情罢了。</p>

    而这也是为什么在和顾凛对峙时,司炀没有立刻离开的缘故。</p>

    没成想,顾凛不愧是他亲手教出来的混蛋,竟然把他的心思摸得分毫不差。</p>

    小狼崽子獠牙利了。司炀抬起手抓住顾凛后脑的头发,就那么盯着他看。</p>

    可顾凛却不管不顾,炙热的吻直接落了下来。</p>

    他的动作凶狠,几乎要把司炀吞吃入腹。即便分开,也控制不住的咬了司炀的嘴唇一口。</p>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我若是进来直接和你打一架,你还能正眼看我。可不是,我偏偏用这种卑鄙小人的方法逼迫你。”</p>

    “司炀,你现在是不是觉得,这么多年都白教我了?甚至认为我忘恩负义,狗都不如。”</p>

    “毕竟,我喜欢你,只是我自己的事儿。你第一没有必要回应,第二不需要相信。所以我求而不得下手囚丨禁你,就是我人品低劣,卑鄙无耻?”</p>

    “你也知道?”</p>

    “我当然知道,毕竟,这都是你教给我的啊!”顾凛贴近司炀,强悍的气场第一次让司炀感受到了压迫。</p>

    顾凛红着眼睛,像是压抑到了极致的愤怒,又像是委屈到了极点的绝望,他抵着司炀的额头轻声问他,“那你呢?”</p>

    “司炀,我卑鄙无耻,你以为你就真是什么好人吗?”</p>

    “你在我最落魄的时候接近我,用你的方式教导我,训练我,辅佐我。然后在把全宇宙都捧到我面前,奉我为王。”</p>

    “可司炀,这是我想要的吗?这分明是你强行给我的吧!”</p>

    “所以呢?”司炀啼笑皆非,他手上用劲儿推开在自己身上磨磨蹭蹭的顾凛,“你他妈少得了便宜卖乖。”</p>

    “现在是什么都有了,反咬一口,说我抢塞给你?那当初你完全可以拒绝不是吗?”</p>

    “顾凛,我们说好了只是合作,教导、训练、辅佐,都是合作里的内容。可这里面并不包括谈情说爱。”</p>

    “偷换概念?你和我玩这种话术有意思吗?”司炀眼里的嘲讽意味越发浓厚,“顾凛,你别告诉我,功成名就之后,你他妈觉得,自己想要不是至高无上的权利,而是一份忠贞甜美的爱情。”</p>

    “我养了你十多年,还真没看出来,你他妈还是个情种。”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