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次给男主当爸爸(9)

    司炀说得轻松, 可下手却是真的狠辣。</p>

    他安排出去的两拨人,都是这两年他亲手培养出来的。别的不说,单纯刺杀没有问题。</p>

    而顾凛虽然聪明, 却也到底缺少真正的实战经验。一开始还有些许手忙脚乱, 甚至就连自己身上也见了血。

    可他最大的优点就是能够举一反三,并且用最快的时间吸收所有的经验和教训。</p>

    到底是能当首席的人, 不过两三次的交锋,顾凛就稳定下来, 甚至还能设计反杀。</p>

    三周后, 司炀派去的两队人全部折损在贫民星, 连一丁点的尸骨都没有留下。</p>

    至于顾凛救的那个星盗,也成功被他安插到了自己身边, 甚至还获得了光明正大出入贫民星的资格。</p>

    只能说,顾凛这个人实在是太过清醒。他清楚的名字自己到底要什么,自己应该做什么,也足够明白, 什么样的底牌才能让他立于不败之地。</p>

    就像眼下,顾凛确信他必须有属于自己的势力才能在这场博弈里慢慢获得主动权。</p>

    司炀可以从黑市起家, 那他大可朝星盗下手。</p>

    有顾凛明里暗地的帮忙, 那人在回去之后, 很快夺权,并且重新收编了之前的旧部, 时刻准备卷土重来。</p>

    这一天夜里, 顾凛和他联系。</p>

    “最近先蛰伏,不要引起太多人的注意。另外, 记得帮我找个东西。”</p>

    那人早就对顾凛效忠,并且言听计从。顾凛这头刚把任务发下去, 他就立刻开始了行动。</p>

    顾凛又多嘱咐了两句,这才挂断通讯。

    坐在床边,他习惯性的算计着最近的情况。并且考虑下一步的计划。</p>

    就在这时,不远处的窗户悄无声息的被打开。顾凛没有抬头,可那人却肆无忌惮的从窗户里扑进来,一把搂住了顾凛。</p>

    熟悉的味道,是司炀。顾凛转头看他,接着唇上就落下来一个温热的吻。</p>

    “和谁聊天呢?”司炀笑着在他耳边说,温柔的声音就像是普通伴侣在询问。可顾凛心里却生出警惕。</p>

    他沉默了一会,才说道,“一个朋友。”</p>

    “朋友啊!”司炀这三个字说的意味深长。但却没有在继续追问,只是靠在顾凛的床上,暗示的朝着顾凛勾了勾手指。</p>

    他的发丨情丨期又开始了。司炀之前压抑的狠了,而上次发丨情丨期又着实狠狠地放纵了一回。因此,这次的发情期对于司炀来说,是意外,也是情理之中。</p>

    算是上次的余热。毕竟司炀到底也没真的和顾凛发生到最后一步。所有的安抚都建立在信息素的彼此交互上。</p>

    因此,不过一个月,司炀压抑的情潮就再次袭来、而司炀之所以深夜偷袭,也正是这个原因。</p>

    封闭的屋子里,属于omage的信息素味道越来越重。</p>

    顾凛明白司炀的意思,解开上衣扣子主动靠近司炀。司炀把人搂住,又是一个长长的深吻。信息素彼此交缠,这又将是一个不眠之夜。</p>

    只是和上次不同,顾凛已经有了经验,不会再一味由着司炀胡闹,他也渐渐发起反攻。</p>

    可对于司炀来说,越激烈的纠缠,越能激起他骨子里的欲丨望。他喜欢的,从来都不是身娇体软的小男孩,而是真正的男人。</p>

    而现在的顾凛,终于有了那么一点意思。</p>

    “聪明的小孩。”司炀咬着顾凛的嘴唇,低低的笑。</p>

    而顾凛却狠狠地吻住他,并且尝试着用牙齿靠近司炀脖子后的腺体。“司炀,我彻底标记你怎么样?”</p>

    司炀转头看他,眼里满是深情,像是在鼓励,可顾凛明白,如果他真的敢,明天就没有命走出这间屋子。</p>

    又是一夜的亲密。</p>

    第二天一早,等顾凛再醒来的时候,床上就只剩下他一个人。</p>

    摸了摸没有余温的枕头,顾凛有种错觉,他觉得司炀是拿他当什么免费的宣泄工具用。</p>

    可这个念头也不过就存留了一瞬间,很快就被压了下去。顾凛自然而然的起床,按部就班,照常上学。</p>

    系统看他的状态觉得不是很妙,赶紧询问司炀:“会不会太过了?我觉得顾凛有点可怕。”

    司炀没有回答,却问了另外一个问题,“你知道原世界的顾凛为什么会自杀吗?”</p>

    系统想了很久也没想明白。</p>

    比起前两个世界来说,这个世界的顾凛甚至可以说是生活优渥的。最起码后续结局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算是成功的。还干出推翻帝国建立联邦这样惊天动地的大事儿。功成名就,可为什么就死了呢?</p>

    系统百思不得其解,司炀最终还是选择给他解惑。</p>

    “因为顾凛是一株菟丝花。”</p>

    系统:“啊?”</p>

    菟丝花一般是用来形容柔弱需要依附他人的存在,甚至到了没有衣服就会死掉,不能生存。可顾凛不管从哪个角度来看,都完全没有这种属性。甚至可以说是强悍且占有欲旺盛的。</p>

    且看他和司炀几次交锋,狠辣不留余地,没有半分符合霸总小娇妻这种的人设。说他吃人都并不为过了。</p>

    司炀这句菟丝花,简直是胡说八道。</p>

    而很快,司炀就给与了接下来的解释。</p>

    “依赖只是他表现出来的模样,真正的顾凛依附并且缠绕身边的每一个人,榨干他们每一寸价值。”</p>

    司炀进一步引导系统,“你发现没有,顾凛学校里的老师、现在的朋友,都是这样。每一个人都觉得顾凛是那种性格特别温柔,强大值得信任托付。”</p>

    “可实际上,顾凛本来就一无所有,他是吸取着这些人的信任甚至说信仰来活。等到这些人提供的圈子不足以满足他的贪婪和欲望,他就会找下一个圈子,缠绕并且进入。”</p>

    “就像现在,他眼下这个圈子已经不能满足他了,收容那个星盗的目的,就是寻找下一块足以让他生长的合适土壤。”</p>

    “那宿主大人你要怎么办?”</p>

    任务是让顾凛平安顺遂的活下去,可像司炀这个说法,依照顾凛的聪明,早晚有一天会走到权利顶端,到时候依然不可能活下来。</p>

    可司炀却问了另外一个问题,“我在这个世界还能活多久?”</p>

    “不限制。”</p>

    所以啊,我有的是时间和他来日方长。”司炀拿出光脑,慢条斯理的看着自己手里的计划。</p>

    顾凛是必须时刻吸取养分的菟丝花,那司炀就给他一株无法掏空的参天大树。</p>

    甚至到了,即便他司炀本人不在,顾凛也没有办法挣脱的地步。等到那时,顾凛想死,都死不了。</p>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