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次给男主当爸爸(34)

    秘书第二天到病房看陈裕的时候, 第一反应就是愣住了。</p>

    一夜白头的事儿他在电影里看过许多,但是现实里却是头一次。</p>

    陈裕坐在窗户边上的沙发上,半低着头看不见脸上的表情。可一向鸦青色的头发却变成破败的灰白。</p>

    “陈总, 您……您没事吧!”秘书赶紧过去看他。</p>

    可陈裕却再次抬起头, 缓缓摇了摇,按住了心脏, “我没事。我不会有事。这条命是他给我的,我总会长命百岁。”</p>

    陈裕的声音很低, 低到几乎听不见。可长命百岁这四个字却被他咬得很死。</p>

    秘书扶住他的手顿了顿, 最终还是把他扶到了床上躺好。

    “师兄, 你帮我查查吧。”

    “嗯?”</p>

    “你帮我查查,司炀的所有来历。”陈裕的声音很低, 甚至难得有几分无助。</p>

    他爱上司炀的时间这么短,初次相见的时候,得到的资料也仅仅是确定这个人对他有没有威胁。</p>

    至于司炀是从哪里来的,他过去怎么生活, 过着什么样的日子,他始终一无所知。</p>

    多么可笑, 他口口声声说爱他, 可最后对司炀的了解却少得可怜。甚至连回忆起来, 都只剩下那些床笫间的旖旎和曾经针锋相对时的伤害。</p>

    秘书动作很快,一个小时后, 陈裕拿到了他想要的所有的资料。</p>

    司炀的生平。</p>

    出身普通家庭, 却又和一般的普通家庭不同。</p>

    从小就被父亲抛弃,被母亲虐打。司炀家在老城区, 人心冷漠,都只顾自扫门前雪。虽然知道他日子过得不易, 可随意塞给他一块没人爱吃的糖,说两句怜悯的风凉话,就已经是莫大的恩赐了。</p>

    “我想,我的妈妈也是爱我的。”这是司炀小学作文里的一句话,可写出来之后就变成了全班的笑话。</p>

    “哈哈哈,你妈爱你?你就是个孤儿吧!”小孩子天真的恶意总是最为伤人。那是司炀第一次动手和人打架,最后得到的结局,却是回家更加难捱的毒打。</p>

    司炀的母亲,把他拴在距离饭桌不到半米的位置,看着桌上的饭,却够不到也吃不到,足足饿了他两天。</p>

    等放开之后,年幼的司炀顾不得那饭菜是不是变质,都扑上去狼吞虎咽的吃完。</p>

    他就像是没人要的弃犬一样,挣扎长大,幸好争气,学习也不错,一直没有辍学。直到高中。</p>

    真正的校园暴力。一个性向,就差点把他逼死,而冬天水房里那场侮辱,最终导致了他的自杀。</p>

    三中,水房……</p>

    陈裕看着这些关键词,突然想起来一些事儿。</p>

    他记得司炀曾经问过他一个问题,他问自己,五年前你是不是去过三中。他也问过自己,陈昭真的是陈昭吗?</p>

    陈裕那时候只觉得司炀太聪明,只言片语就能够推断出一切,可现在却陡然恍然大悟。</p>

    不是这样的,他其实五年前就见过司炀。</p>

    五年前,送司炀去医院的那个人,其实是他!</p>

    当时陈裕回省城去见一个朋友,是三中的老师。那人是知道他叫陈昭的那段过去,索性他也没有解释自己现在已经改了名。</p>

    也是不凑巧,他把衣服弄脏了,顺手从他的椅子背上拿了一件没人穿的校服披上了。</p>

    当时他也是路过水房,看见司炀浑身是血的躺在那,第一反应就是救人。</p>

    后来再回去的时候,就因为忙把这件事给忘了。印象里就是个长得挺不错但是有点傻的小孩,可谁能想到,五年后,他用这种方式,找到了自己的身边。</p>

    可如果真的是单单纯纯的回来,他们又怎么会走到今天这一步,造化弄人,里面掺杂了一个陈昭。</p>

    他那个当初为了摆脱童养媳然后设计那女人爱上自己父亲,进而通丨奸生下来的同父异母的弟弟。</p>

    陈裕怎么也想不到,就因为相似的长相,司炀就把陈昭放在心里五年,每一份每一秒都把他当成救赎,当成遥不可及的美梦。</p>

    小心翼翼的护在心尖上,哪怕磕着碰着一点都会痛不欲生。甚至到了,为了陈昭大着胆子闯娱乐圈,为了陈昭连命都不要去鸿门宴。</p>

    可陈昭真是个好的,陈裕或许也能释怀一些。可陈昭做了什么?</p>

    利用到底,直到最后连收尸都没有去给司炀收。</p>

    当时他返回去,看见司炀躺在地上。</p>

    他把人抱起来的瞬间,看见他眼角有一滴眼泪。现在想想,他分明从那时候起就死了心,只想求死了。</p>

    即便他后来发现,自己才是那个救命恩人,却也再也没有真情拿出来交到他手里了。</p>

    “司炀,你什么时候有心?”穿上耳鬓厮磨的时候,他一遍一遍询问司炀这样的问题。可现在,陈裕却恨不得自己捅自己一刀。</p>

    司炀还怎么有心?</p>

    从小到大,他都没有被人真正爱过,所有得到的怜悯都夹杂着讥讽和嘲笑,就连最后自己所为的爱情,也是由威逼利诱开始。</p>

    他早就恶心透了吧!</p>

    想到司炀神志不清的时候,一次一次冷语说的那个脏。陈裕也觉得自己脏透了。</p>

    脏到,他觉得让司炀的心脏,待在他的壳子里,都是一种亵渎。</p>

    毕竟,哪怕是年少坎坷的陈裕,哪怕是不受重视的陈峤,他们到底也曾是过过好日子的。父亲是混蛋,可母亲也曾给过他们爱,也曾抱过他们哄过他们。</p>

    可司炀呢?难受得时候,谁抱过他?委屈的时候,谁哄过他?</p>

    就这么孤零零的长大了,连走,都是孤零零的走。</p>

    陈裕捂住脸,控制不住的哽咽出声。</p>

    秘书知道他难受,最终还是悄悄退出房间。</p>

    陈裕看完这些内容的第二天,他去了曾经存放司炀身体的那个停尸间。</p>

    里面只剩下一条毛绒绒的毯子。</p>

    陈裕把他拿起来,小心翼翼的放在怀里,然后对秘书说道,“下周就回国吧。”</p>

    “那您的身体?”</p>

    “没关系的。”陈裕想是已经冷静许多,“他把命都留给我了,我总要好好的过日子。”</p>

    当初司炀说过,要送他最好的生日礼物,虽然最后生日是在昏睡中度过的,可他依旧收到了司炀的祝福。</p>

    他祝福自己长命百岁,孤独一生。</p>

    陈裕摸了摸胸口,露出一个深情的笑容,“放心,我一定会让你满意的。”</p>

    掌心下,心脏平稳的跳动,陈裕依稀听到司炀在耳边说,“好,我会一直看着你。”</p>

    一周后,陈裕出院回国。</p>

    他走的时候悄无声息,回来却是声势浩大。陈峤从听到消息起,就兴奋得不行,几乎一夜都没睡。</p>

    第二天天刚亮,他就蹦q出去想要去见陈裕。</p>

    可徐阳知道,陈峤真正想见的是司炀。之前司炀答应他,等陈裕病好,就和陈裕一起回来。</p>

    现在陈裕回来了,司炀肯定也会出现。</p>

    一路往机场开,陈峤脸上的笑意就没停止过。</p>

    徐阳陪在他身边,眼里只有担忧和怜悯。</p>

    因为他清楚,现在陈家的三个人里,其实只有陈峤不知道司炀已经死了的消息。</p>

    小孩这么期待,一会到了机场看不见人,在陡然知道真相,多半要承受不住。</p>

    “陈峤,如果这次见不到司先生怎么办?”徐阳试探的询问。</p>

    陈峤太过兴奋,没有察觉出他语气里不自然的担忧,反而随口反问,“怎么可能见不到?司炀从不食言。”</p>

    提起司炀,陈峤难得又多了许多话,甚至还和徐阳说了当初司炀教他时候的事儿。</p>

    “那时候我第一次见他,他就对我动手动脚的。不过……”陈峤顿了顿,“看在他是长辈的份上,我就原谅他了。”</p>

    “你也是!好歹我是你的上司,以后不许随便摸我头。”陈峤瞪了徐阳一眼,却意外发现徐阳眼圈红了。</p>

    “你,你怎么了?我不是真的要骂你!”徐阳跟了陈峤许久,一直都很稳重,办事更是没有纰漏,日常生活里也很照顾陈峤,他一直都很信任也敬重徐阳。</p>

    今天是太高兴了才有点口不择言。</p>

    可徐阳却摇了摇头,突然伸手把陈峤抱在怀里。</p>

    “???”陈峤一头雾水。

    可徐阳却在他耳边郑重其事的说道,“太子爷,我会永远陪着你的。”</p>

    “……”陈峤半晌缓不过神来,直到良久才红着脸蹦出一句,“你是司炀压在我这的,当然要一直陪着我!”</p>

    徐阳点了点头,却把怀里的小孩抱得更紧。</p>

    他是真的能够感受到陈峤对司炀的在意,甚至为了他连满身的骄傲都不要了,只想让司炀留下别走。</p>

    所以,事到如今,徐阳才更不敢想象。如果陈峤知道司炀已经不在了,他会是怎样的悲戚。</p>

    可很多时候,并不是不想,或者不愿意,就可以避开。机场就这么远的距离,陈峤早晚要到,陈裕也一定会回来。</p>

    下车前,陈峤又小心翼翼的整理了一下衣服。他为了看起来精神,今天特意穿了一件红色的外套,显得小孩起色很好。整个人看起来也十分精神。</p>

    他就守在接机口,想要第一时间接到陈裕和司炀。</p>

    然而他万万没有想到,他最后的确是接到司炀了,可却和他想象中的场景截然不同。</p>

    没有什么抱头痛哭的场景,也没有什么脑补的冷漠无情。司炀甚至都不是自己走回来的,而是被陈裕抱在怀里。</p>

    棕色的镜框,里面封着一张黑白照片,照片上的人正是司炀。</p>

    而这种照片,一般有个名称,叫遗照。</p>

    陈峤手里拎着的外套顿时掉到了地上,陈峤的脸色也渐渐变得惨白。</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