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次给男主当爸爸(21)

    不过幸好, 陈峤远比他想象要聪明,也更好调丨教。这孩子是他最后一步棋,也是他最终抱住陈裕和陈昭两人性命的关键, 只等两个月后, 一切尘埃落定。</p>

    司炀教人一向自有一套。上个世界的喻铮都不是他亲自上手,都能很快学了个八九不离十。</p>

    而现在, 他手把手教陈峤,恨不得把很多细节掰开揉碎了喂给他, 这位太子爷不是蠢货, 自然受益匪浅。</p>

    这一天, 小孩手里刚签的新人终于被大导演看中,选进剧组, 虽然只是个女四号,但却是实实在在能把名字印在海报上的那种。对于新人来说,已经是一步登天了。</p>

    陈峤听到经纪人那边的回复,立刻眉开眼笑。这还是第一次他的眼光得到了认可, 最起码能过去试镜,说明这次他选的人还有些真本事。</p>

    “司炀, 司炀!”陈峤一阵风的往兴盛顶层陈裕的办公室跑。一般司炀在不出门的情况下, 都窝在陈裕这里。</p>

    可还没进去, 就被秘书拦下了。</p>

    “司先生睡着了,小点声。”</p>

    “睡睡睡, 大白天的就知道睡觉!”陈峤不怎么高兴的嘟囔一句。</p>

    可秘书却迟疑到底放不放他进去。趁着陈裕开会, 司炀刚刚吃了药。药物反应才过去,整个人就昏睡了。</p>

    所以秘书怕陈峤进去影响司炀休息, 可拦着他,又怕陈峤心里生疑。毕竟陈峤虽然不算什么, 可陈裕最近十分惊醒,不能出差错。</p>

    然而就这么一迟疑,陈峤就越过他推开了休息室的门。</p>

    他实在是太兴奋了,甚至打算直接把司炀叫醒和他说这个好消息。虽然就连陈峤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一定要告诉司炀,可他心里就是有这种想法,甚至还希望司炀笑着称赞自己,说自己真的很能干。</p>

    这么想着,他甩开秘书直接进了休息室。</p>

    休息室里的窗帘拉得很紧,司炀整个人窝在大床的中间。陈峤凑近了看,却发现司炀像是在做什么噩梦。整个人都蜷缩在一起,甚至还时不时的发抖。</p>

    “司炀?司炀?醒醒!”陈峤推了推他,可触手摸到的肌肤却凉的冰手。在一抹额头,一层薄汗。</p>

    “你是不是病了?起来,我带你去看医生。”陈峤一下子就急了,赶紧连拉带拽就要把司炀从床上带走。</p>

    结果被子掀开,直接露出司炀光丨裸的上半身。他竟然没穿上衣。</p>

    “!”陈峤一惊,赶紧松手。</p>

    司炀重重摔在床上,终于慢慢睁开眼。</p>

    “烟。”陈峤听见司炀这么说,下意识把床头摆着的烟盒拿过来,点燃一支递给他。</p>

    司炀没抽,只是夹在指间靠在床头继续合着眼。直到良久,他才缓缓抬起手,低头抽了一口。</p>

    烟雾慢慢从口里喷出来,模糊了司炀的脸,而狭长的眉眼染上冷意之后却越发显得薄凉。陈峤突然有点害怕,他觉得这样的司炀看起来太过绝情,仿佛只要靠近就会收到伤害。</p>

    “你,你不要急吧。”</p>

    “没事。”一根烟抽完,司炀似乎还不是很清醒,他紧接着又点了一根。</p>

    直到这根烟抽完,他才彻底恢复了往日的样子。</p>

    “来找我干什么?”他起身下床,赤着脚往衣柜那头走,随便从里面捡了一件衬衫出来披在身上。</p>

    那是陈裕的,穿在司炀身上就显得松垮。偏他衣品好,锁骨也长得好看,这么露在外面,只会让人忍不住视线驻足,根本不会顾及其他。</p>

    陈峤盯着他看了一会,走到他面前,顺手把司炀领口的扣子全系上了。</p>

    司炀没明白。</p>

    陈峤一本正经的解释,“都什么天了,你还这么浪,也不怕感冒!”</p>

    “……”司炀被他逗笑,“这么直男小心以后找不到媳妇儿。”</p>

    “找不到有什么可怕的,冻死才是真可怕吧!”陈峤完全没听出来司炀的调侃,一本正经的回复了他,然后就从衣柜里又拿出一件陈裕放在这最厚实的衣服给司炀披上。</p>

    “你真没事吧!刚才我看你浑身冰凉。”</p>

    “没事儿,做了个噩梦而已。”</p>

    “你这种鬼见愁也能做噩梦?那梦里的鬼得多可怕啊!”陈峤看出司炀不想细说,嘟囔一句就转移了话题,“我新选的人成了!”</p>

    他想到自己过来的目的,赶紧和司炀商量。而司炀在听他说完之后,也迅速的给出了更好的后续安排。</p>

    陈峤在兴盛一向横着走,之前虽然败家,也不过是拿几个资源捧一些无法大火的十八线。虽然可惜,但到底也都能挣回来。</p>

    可现在不同,有了司炀的教导,陈峤看人的眼光愈发精准,而他在看事情的远见上,和谈判桌上的话术技巧也有了十足的长进。现在看起来是真的像个太子爷了。</p>

    可和陈峤不同,陈昭那边的日子却并不好过。</p>

    他现在正在拍的这部剧,导演在演技方面要求很高,而陈昭并非科班出身的弱点也就显现出来了。</p>

    他并不能像其他科班出身的演员那样,在飙演技的同时也准确找到镜头所在的位置。并且因此ng了很多次。虽然对于导演和其他演员来说,这些并不算什么大事儿,都是正常现象。</p>

    可对于陈昭来说,这样细节上的技不如人会给他带来很大的精神压力。</p>

    而这些还并不是最让他痛苦的,真正让他觉得煎熬的,还是外面的那些关于司炀的传言。</p>

    最早的时候,陈裕宠着司炀,所有人都猜司炀是陈裕眼下最宠爱的小情儿,纵着他随便胡闹。</p>

    甚至还有人打赌,司炀多久会被陈裕玩腻放弃。</p>

    陈昭理智上很想反驳说,陈裕只要不是蠢货就不会真的放司炀走。但他的心里却一直存着一个十分不切实际的念想。</p>

    他几乎每分每秒都祈祷陈裕和司炀一拍两散,这样他就是拼尽一切也要把司炀多回来,慢慢把他冷了的心暖回来。</p>

    可当司炀在带陈峤的消息传来以后,陈昭的心彻底沉入谷底。

    “你哪位经纪人是真的有手腕,哄得陈裕言听计从,把太子爷都放心交到他手上。不过司炀也是有本事,陈峤最近可是长进多了,假以时日,也能是下一个陈裕。”</p>

    这是导演在酒桌上和陈昭说的,陈昭听完,脸上陪着笑,手里却恨不得把酒瓶子都捏碎了。</p>

    下一个陈裕。</p>

    多好的评价。他真的是做梦都想不到司炀会对陈峤这么掏心掏肺。难道他就忘了当初陈峤对他们做了什么吗?

    要是没有陈峤,司炀又怎么会需要替代自己去参加什么狗屁鸿门宴,导致他们俩人现在形同陌路。</p>

    然而司炀如今却能对始作俑者都这么好,他是真的忘了吗?</p>

    陈昭恨不得立刻赶回去质问。可很快,他就琢磨明白这其中的深意。</p>

    说白了,司炀早就不在意当初的事儿了。至于鸿门宴上遭的罪,在对自己心凉之后也都能一笔勾销。至于陈峤,他是陈裕喜欢的儿子,司炀自然愿意好好带他。</p>

    可就算如此,司炀自居是陈裕的伴侣,愿意替他管孩子,那为什么还要如此区别对待?</p>

    他也是陈裕的儿子不是吗?甚至比起陈峤来说,他陈昭,反而更加名正言顺一些!</p>

    所以到底为什么?把他养成戏子,却故意把陈峤培养成一个管理戏子的人。司炀这是故意遭践踏他吗?</p>

    然而这种念头刚起,司炀哪天后来说的话就又一次回荡在陈昭脑海。</p>

    司炀对他早就连恨都没有了。现在只把他当成赚钱的机器,自然不需要上心。</p>

    什么糟践不糟践的,他原本就是一条贱命,司炀没有踩他,早就是念着旧情了。</p>

    可人,怎么就能绝情如此呢?</p>

    陈昭捂着胸口,觉得那里闷闷的像是空了一块。司炀在鸿门宴丢了大半条命,可最终却全从陈昭身上找了回来。陈昭现在,只要想到司炀这两个字,都会痛不欲生,彻夜难眠。</p>

    这些日子,陈昭完全以一种病态的自虐方式活着,人的精神也很快被磨灭一空。除非演戏,仿佛其他都已经不能触动他的神经。就是下了戏,也专心研究相应知识,整个人就像是个戏疯子。</p>

    可绷紧的弦总有断掉的哪天。

    陈昭参加的综艺决赛终于到来,陈昭作为前四名之一,参加最后的冠军角逐。</p>

    不巧,又是打戏。可这一次,陈昭已经学会不需要别人帮忙,靠着自己就能把威亚穿好。</p>

    “陈老师,您这没事吧!”旁边的助理注意到陈昭身上青青紫紫的伤痕,都是在剧组留下的,乍一看触目惊心。</p>

    “没事儿。”陈昭却摇头,笑得开朗。仿佛云淡风轻,但是那一丝丝勉强却能说明一切。</p>

    “不会是司炀那边又为难你了吧?”</p>

    陈家的事儿在圈子里早就众所周知,陈峤看陈昭不顺眼,陈裕对他不闻不问也不是一天两天,现在司炀和陈峤混在一起,陈昭的处境想也知道不会太好。</p>

    再仔细一打量陈昭的脸,果不其然,又瘦了!可见这段日子他都经历了什么。</p>

    “不行就跳槽吧!”那小助理和陈昭也熟悉了,再加上他也算是后面有点背景的,说话便随意许多。</p>

    “哪里那么容易。不过没关系,有机会就好。”陈昭这么回答着,态度很平静。</p>

    而他这样的波澜不惊反到让不少人高看了他一眼。</p>

    很快,前面传过来录制即将开始的消息。有人过来问陈昭,“今儿后台事儿特别多,你经纪人来了嘛?”</p>

    陈昭沉默了一会,不知道怎么回答。事实上,他已经快要一个月没有见过司炀了。</p>

    可就在这时,那边传来一个十分张扬的少年音,“要我说你心里有数还非来看一眼干什么?”</p>

    陈昭寻声望去,正好看着司炀和一个少年并肩往他这边走。</p>

    一个月没见,司炀依旧是之前的模样,唯独眼神多了些真切的温柔。可并不是给他的,而是给身边那个喋喋不休的少年。</p>

    也是他最嫉妒也最愤恨的对象――陈峤。</p>

    偏陈峤看不出火候,走进以后歪着头打量了他两下,“长得还凑合吧,不如爸爸好看。行了,今儿我们都来了,好好演着吧!”</p>

    陈峤这孩子被养的别扭,一向有话不会好好说。分明是过来给陈昭镇场子的,也算是为了过去挤兑他的事儿道歉。</p>

    可落到陈昭耳朵里,却变成了另外一种意思。</p>

    陈峤在耀武耀威,在像他炫耀,抢走了他的父亲之后,又把司炀也抢走了。</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