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九 作品

第172章 带着李合.欢一起回去

    第172章 带着李合.欢一起回去

    墨蓝的天空中启明星渐隐,东边的鱼肚白越来越亮,天也渐渐地亮了,新的一天到来了。

    韩景初和唐婉凉回到住宿的旅馆,刚睡下不久就被宋云曼的敲门声给吵醒了,韩景初无奈地坐起身来,阴沉沉地盯着不断发出噪音的木门。

    “景初,起来了没有?快点下来吃早餐,等会我们就出发回去了。”宋云曼在门外喊着,也幸亏他们家把这整个旅店都包下来了,不然照宋云曼的喊法,早就有人抗议了。

    “知道了,等下就下去。”韩景初快速地回答道,不然以宋云曼的激动劲她还会继续喊下去的。

    韩景初揉了揉眉心,掀开被子正准备下床,可他刚动了一下,睡在边上的唐婉凉就拉着他的睡衣不让走。

    “睡得这么香?门外那么大的声音都不能把你吵醒,真是一只猪。”韩景初笑着轻轻地捏了捏唐婉凉的脸,“半夜被人抱走卖掉都不知道。”

    “你会把我卖掉吗?”唐婉凉眼睛都没有睁开,嘴里就嘟囔着了,一把把韩景初捏她脸的手给打开了。

    “你醒啦?”

    “没——”

    韩景初好笑地看着唐婉凉,亲亲她的额头,给她盖好被子,“你再睡会,我先下去了,等下我会把早餐送过来的。”

    唐婉凉闭着眼睛,坚持着听完韩景初的话,然后又睡死过去了。

    “你这秒睡的功夫还真是厉害!”韩景初惊愕地看着立马熟睡的人,摸摸她的头发,露出了宠溺的笑容,“说你是猪还不信。”

    一楼的大厅里,其他人都已起来正等着他们吃早餐。

    宋云曼坐在韩老爷子的身边,看见只有韩景初一人下来,就皱着眉头问道,“唐婉凉呢?”

    “婉凉,还在睡,等下我再给她送早餐去。”韩景初边说边坐到韩老爷子的另一边,神色自若地跟韩老爷子打了个招呼。

    张雨欣他们几个一听到唐婉凉这么晚了还在睡,就一个个低着头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来,然后心照不宣地左右看看身边的人,彼此交换个眼神。

    而宋云曼一听唐婉凉还在睡,心里就忍不住开始责怪她,那么晚还在睡,还有没有一点规矩了,这是不把他们放在眼里!宋云曼的眉头皱得更紧了,都快挤成了一座小山。

    韩老爷子端着碗,瞟了她一眼就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毕竟他们夫妻在一起生活了那么多年了。韩老爷子一看就知道宋云曼还在和唐婉凉置气,这像什么话!

    “婉凉,现在怀着身孕,嗜睡也是正常的。”韩老爷子淡淡地再瞟了一眼宋云曼,让她乖乖吃早餐,不要再说什么了。

    在韩家一向是韩老爷子说了算,见此宋云曼也不敢再说什么,只好乖乖地吃起早餐来,想着最好快点离开这个小地方。

    “景初,吃完早餐我们就要出发了,你还有东西没带吗?”宋云曼开口提醒着韩景初。

    “我可能不会和你们一块回去了。”

    “为什么?”一桌子的人都不明白地看着韩景初,宋云曼更是惊讶到直接问出来。

    “合.欢的脚受伤了,我答应了她要等她的脚好了后再离开的。”韩景初淡淡地解释到。

    “既然是你答应了人家的,那你就留下来吧。”韩老爷子觉得只要韩景初还活着,那他留在这里多待几天也是没问题的。

    宋云曼是不想自己的宝贝儿子继续待在这里受罪了,毕竟这里不比家里,让他多待一天都不行,不就是因为李合.欢的脚伤嘛,宋云曼觉得这个问题容易解决的很。

    所以在吃完早餐后,宋云曼就一个人出去了。而韩景初没有跟着他们一起走的意思,况且唐婉凉也会留下来陪着他的,所以他一点都不急,在吃完早餐后就悠闲地去还自行车了。

    韩老爷子看着宋云曼往李老头家的方向走去,也不去管她,让她折腾去,自己一个人到海边去散步了,间或和这里的居民聊聊天,很是轻松悠闲。

    另一边,宋云曼急冲冲地赶到李老头家时,就看见李老头在院子里晾晒渔网,而李合.欢正坐在院子边上的矮凳子上,看上去郁郁寡欢的。

    宋云曼这次来的目的是让他们改口,好让韩景初和她一起回去,所以她在踏进院子的时候,眼泪就像打开的水龙头一样,哗哗地流了下来,跑到李老头的身边。

    李老头一看宋云曼的样子就吓了一大跳,这是怎么了?怎么哭成这样了,连忙让她坐着,再问她原因,“韩夫人,你这是怎么了?”

    李合.欢也吓到了,单脚跳到她身边,关切地看着她。

    “李先生,你说我的命怎么就这么苦,养了二十几年的儿子突然就和我说没了,那个时候我都差点和他一块去了,好不容易儿子找到了,没事了,怎么就会失忆了呢?我真怕他一辈子都想不起以前的事来,你说这可怎么办——”

    宋云曼哭的泣不成声。

    李老头面对宋云曼的眼泪,那是束手无策,不知说什么好。还是一边的李合.欢开口说道,“阿姨,你不要担心,现在的医学那么发达,一定可以治好海水,可以治好韩景初的。”

    李合.欢还是下意识地喊他海水,可是现在的他不再是属于她的了,他是韩景初,不是海水了,李合.欢的眼眸灰暗了下来。

    这个微小的眼神转变没有逃过宋云曼的眼睛,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