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珊瑚 作品

第275章 结局卷四,爱人

    “行了,吃饭。”容湛给两只猫又添了一把猫粮,拍了拍手,大步走向餐厅。

    “队长真是转了性了,连猫的要求也抵抗不了……”胡宵看呆了。

    “那是嫂子的猫,队长是爱屋及乌。”方桥推了他一下,“赶紧吃饭,晚上做事。”

    “爱嫂子及小猫。”胡宵笑嘻嘻地跑进厨房,找了只超大的碗出来,伸到慕绾绾面前,“嫂子谢谢多盛点饭,晚上不能吃宵夜,很惨的。”

    “臭小子!你把那一锅都抱去吃。”方桥没好气地骂道。

    胡宵冲慕绾绾挤眼睛,伸着碗不走。

    慕绾绾笑着给他装了满满一碗饭。

    她和容湛的碗是情侣款,一大一小,碗上绘着一公一母两只猫。容湛住在这里后,衣食住行全由慕绾绾来打理。碗上有小猫,拖鞋鞋面上也有,浴袍上也有。

    胡宵看着容湛捧着碗的样子直发笑,嘴里塞着一块红烧肉,筷子指向容湛,“队长,你以后别说想开除我的话了。我拍照纪念,你再说那种话,我就把照片发出去。”

    “你发。”容湛抬了抬眼皮子,慢悠悠地说道。

    胡宵赶紧摇头,“不发,我就开玩笑,我吃了饭马上就滚。”

    “话多,话多……把你控制说话的神经给你拍紧一点,看你话多。”方桥又拍他的脑袋。

    胡宵一手护着脑袋,一手抓着筷子大口往嘴里扒饭,“吃饭的时候别打脑袋,留着脑袋要去干活的。再说了,出去办事之前不让人好好吃饭,等同犯罪。要是没命回来,也得做饱死鬼的!”

    真不吉利!这小子今天怎么总说丧气话?

    慕绾绾心一沉,立刻站起来,把自己手腕上的水晶珠串取下来,套到了胡宵的手腕上,一脸严肃地说道:“佛祖保佑你,平平安安。”

    “哈哈,没事的,嫂子,一点点小事情,办完就回来。”胡宵又倒了半碗红烧肉在自己碗里,大口扒饭,“嫂子你做饭真好吃。要是真给我介绍女朋友,一定要像你这样漂亮,还会做饭的。”

    “嗯,你好好的做事,一定有漂亮的女朋友。”慕绾绾点头。

    胡宵吃完饭,碗一推,起身就跑。

    “这小子,风风火火的,能把东西拿回来吧?我跟去看看。”方桥看向容湛,小声问道。

    “让他去吧,总要独挡一面。而且那份文件可能已经不在元昕眉那里了……你去元东那里好好搜搜。”容湛沉声说道。

    “好的,我晚点过去。不过,队长你确定那份文件和张琼有关系吗?若和张琼有关系的话,为什么元昕眉不肯交出来呢?她怕官浩瀚犯险,完全可以交给我们呐。难道她和张琼也有不正当的交易?不应该啊……”方桥一脸不解地问道。

    “只能问她了。”容湛也想不通这一点。从元昕眉的过往履历来看,和鹤山没有交集,更和张琼没可能有交集。她为什么要提前拿走文件,霓航思兄妹两个又是不是真的在她手里?现在关在哪里呢?

    “乔桥也在找那两个孩子,不知道她那里有没有消息。”方桥看了看时间,有些担心地说道:“自从她知道自己的身世之后,好像人变了不少呢。以前有什么事,还会和温将军说,现在她不管做什么都一声不吭的,真让人担心。”

    慕绾绾托着腮,笑着问他,“你担心她啊?你发消息告诉她呀。”

    “嫂子我知道你是什么意思。”方桥叹气,“别把我和她乱凑,我哪里高攀得起她。爱好什么的,完全不一样。”

    “可以互补。”慕绾绾打趣道。

    “得了吧,先别说我没打算找老婆,就算找,那肯定是找一个平凡普通温柔贤惠的女人。”

    “你是说我不温柔,不贤惠喽!”乔桥的冷笑声传了过来。

    “啊……”方桥暗暗叫苦,捧着碗一顿苦吃,不敢再吱声。

    慕绾绾笑着站起来,给她去添碗筷。

    “你去哪儿了?”她小声问道。

    “元昕眉和元东是情人。”乔桥洗干净手,用餐巾仔细擦干净每一根手指,轻声说道:“元东这么多年来一直在帮她办事,两个人单独用只有他们两个知道的号码联系。霓航思兄妹应该就在元东那里,晚上要让他把人交出来。”

    “情人?”慕绾绾楞住了,元昕眉深爱官浩瀚,她居然有情人?

    “你以为呢?你以为她从年轻到现在,真的是一直当尼姑?是个人都有欲望的好吗!官浩瀚不肯和她在一起,她又要维持大家千金的形象,当然只能找一个别人都不知道的隐形的情人,在精神上和肉体上给她安慰。元东虽然说是亲戚,但那已经是拐了八道弯的人了,一点血缘关系都没有。在她年轻的时候,元东就深爱着她。不过两个人差距太大了,所以根本不可能在一起。许愿嫁人之后,元东也傻乎乎地跟去了桐城,在那里找了份保安的工作。官浩瀚和霓裳在一起之后,元昕眉就和元东在一起了。”

    “天啦,元昕眉这么谨慎啊!维持了这么多年的关系,居然没有一个人发觉。若不是视频的事牵出元东,这个秘密可能要一直伴随她到坟墓里去了吧。”慕绾绾震惊地说道。

    “估计元东能替她去死,所以她不开口,元东可能也不会交人。”乔桥拿着勺子舀了勺鱼汤,优雅地往嘴里送:“汤的火侯不到,你没煮好。”

    “有吃的你还挑。”慕绾绾把鱼汤换到她面前,继续问道:“你怎么追查到的。他们两个的关系,真的让人很意外啊。她这么爱官浩瀚,怎么可能有情人呢?而且还维持这么多年……太不可思议了。”

    “呵呵,爱官浩瀚就不能有情人了?官浩瀚还说爱许愿呢,怎么最后又娶了元昕眉。这些人都以为爱情和性可以分开,自以为能把爱情和爱人分得很清楚。现在都受惩罚了,谁也怪不着。”乔桥冷笑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