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2章 我们不离婚了

    “是,我这就去办,”林西眨了眨眼,反应了半天才连忙离开。

    福有翰盯着林西消失的背影嘶了一声。

    这小子,傻了吧,打个电话不是更方便?

    他说完,对童婉邪魅勾唇一笑,转身回了办公室。

    童婉真的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

    他一走,这里不就只剩下她跟兰达两个人了吗?

    这样她会很尴尬的好吗?

    她觉得很丢脸的咬了咬牙,该死该死。

    重点是,她心虚,都不敢看兰达的脸了好吗。

    兰达将文件重重的摔在了办公桌上。

    她看着童婉,咬牙切齿的道:“老板娘,为了看住福少,你还真是无所不用其极呀。”

    “也就……还好吧,别人不都是这样的吗?毕竟如你所说,我家福有翰可是有些花心的,看着他,我也放心。”

    “男人光靠看就能看得住?我就不信,你能一天24小时一直跟在他身边。”

    童婉挑眉:“我的确不能一天24小时跟在他身边,男人也的确不是靠看就能看的住的,兰达姐,我承认,你说的都对,可是……我要进我老公的办公室去办公,真的不需要理由,我就单纯的只是因为太爱他,所以想一直看着他。”

    兰达冷笑:“我听说,以前你跟你前夫关系也很好,你才刚离婚没多久,就嫁给了福少,你跟福少在一起的时候,就不会觉得对不起你前夫吗?毕竟,他现在可是被你害的有够惨的。”

    童婉凝眉,眼神微微冷了几分。

    她在兰达面前一向和善,甚至于发脾气这件事儿也是从来都没有过的。

    不是因为她懦弱好欺负,只是……她觉得自己实在是没有必要对爱着福有翰的女人作威作福。

    她只要按照福有翰的要求,让对方知难而退就可以了。

    可是刚刚,兰达的话,却真的让她很是恼火。

    这个女人算是老几,她可以调查自己,可她当面跟自己说这种话,就真的有些太过分了。

    “兰达姐,我真的很好奇,你这个人,这一生就没有过弱点吗?你拿捏着别人的弱点,戳别人心窝子的时候,就不觉得自己真的很过分吗?我是把我前夫毁的不轻,可是难道我这样做了,就是对不起他了?我做过的事情,自然有我自己的理由,这不是你该管的。”

    兰达挑眉,抱怀,嗤之以鼻的一笑:“老板娘,你没必要这么生气吧,我从小是在国外长大的,对中国人的习惯不是很清楚,我还以为,朋友之间是什么话都可以说的呢。”

    “朋友?我跟你算什么朋友?我不知道在你们国外是怎样的,反正在我们中国,朋友这两个字,是要肝胆相照,彼此扶持的,你跟我是这样的关系吗?”

    “那起码我跟福少是这样的关系。”

    “那你就去在福有翰面前乱说话,在我面前,你最好不要失了分寸,我不是你可以随便对待的人,ok?”

    听到童婉这样说,兰达咬牙,眼神冷冷的落在她的脸上。

    “你这样不友好,以后我们还真的是很难共事。”

    “所以呀,我才打算要去福有翰的办公室办公,你就继续在外面,好好的做你的秘书就可以了。”

    童婉说完,转身走到福有翰办公室门边,推开门走了进去。

    兰达气愤不已,可是偏偏,她也不能拿这个童婉怎么样。

    现在福少可是宝贝她宝贝的紧。

    见童婉气鼓鼓的走了进来,福有翰呲牙一笑:“哟,怎么还生上气了。”

    童婉走到他办公桌前,压抑着声音不爽道:“这就是你的解决办法?”

    “怎么,你不喜欢?这方法多完美,我都被我自己智慧到了。”

    童婉抱怀:“我正好相反,真的是差点儿被你蠢哭好吗。就看到你这气人劲儿,真的,我老太太都不服,就服你。”

    看到她口气有些不太对劲,福有翰凝眉:“怎么了,刚刚兰达说了什么难听的话了?”

    童婉知道兰达对福有翰来说是很重要的合作伙伴,所以自然也不能多说什么。

    她呼口气,摆了摆手,走到了沙发边坐下:“算了算了,我跟你真的是说不通,你快忙你的吧。”

    见她情绪似乎是真的不好,福有翰道:“你等着,我让她进来跟你道歉。”

    “行了,”童婉阻止他:“你都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道什么歉。”

    她现在是有些后悔掺和进了这件事儿里。

    不过她的个性也很轴,本来她心里对兰达还有点儿愧疚之情,但现在,这种愧疚完全被抵消了。

    福有翰起身往外走去。

    童婉上前挡住他:“你要干嘛去。”

    “既然你不说,那我就让她进来给我把话说清楚。”

    童婉无语一笑:“说什么?他是你的得力手下,你要为了我跟她撕破脸不成?”

    “有什么不可以的?”

    童婉愣了一下:“什么?”

    “我说,为了你跟一个外人撕破脸有什么不可以的?她只是我的一个秘书,一个工作人员,可她现在已经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在公司干嘛的了。

    如果她的存在,只会影响我老婆的心情,那我还不如让她给我从公司里卷着铺盖滚蛋,我的老婆,不是她可以随便对待的。”

    童婉望着他,竟是消气不少。

    她无语侧头一笑,伸手揉了揉自己的眉心。

    “算了,算了,我也懒得跟她生气了,你回去忙你的吧。”

    “她到底说什么了?”

    “就说我毁了顾氏的事情了,她觉得我不仁义,可是仔细想想,她也并不知道我跟顾南明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所以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