队长是我 作品

第1698章 我决定赌一次

    第1698章 我决定赌一次

    从“陆思璇竟然主动打电话联系他”这件事中回过神来后,孟沛远说道:“陆思璇突然在这个时候联系我,一定是想跟我谈惜儿的事!”

    孟景珩点了点头:“我也是这么想的,所以才马上把手机给你送回来。”

    “我现在就打电话给她!”孟沛远等不及的说道。

    孟景珩留了个心眼:“打之前,记得把通话录音打开,这样待会儿陆思璇和你说的话,就都会被录下来,到时候可以拿来当证据使用。”

    “好。”孟沛远应了声后,打开了手机里的通话录音功能,这才回拨了陆思璇的手机号码。

    在“嘟嘟”了好几声后,电话才被接通,但对面却没有人说话。

    在和孟景珩对视了一眼后,孟沛远主动“喂?”了声。

    如果对面真是陆思璇的话,相信这声招呼已经足够让她听出他是谁了。

    片刻后,孟沛远听到陆思璇的声音自耳边响起,有些喘,像是紧张,又像是忐忑:“喂……我、我是陆思璇!”

    孟沛远忍不住再次和孟景珩交换了一记眼神,像是在说“真的是她”,孟景珩伸出一指抵在唇边比了个“保持安静”的手势,跟着又指了指他的手机,示意孟沛远注意着点,别泄露了有人在旁边偷听。

    孟沛远轻轻点了点头,跟着说道:“思璇,你最近过的怎么样?”

    所谓“攻心为上”,孟沛远的这声问候,就像一滴甘露一样,滴在了陆思璇日渐干涸的心田上。

    她心酸又苦闷的说:“沛远……我、我过得……挺好的。”

    这话,怎么听怎么勉强,可见是在乔司宴那儿受了什么委屈。

    孟沛远忍住立马质问她白童惜怎么样的冲动,继续跟她虚与委蛇:“你的声音听上去有点不太对劲,是不是生病了?”

    陆思璇说:“我没有生病。”

    孟沛远转而问道:“那你现在在哪儿?还跟乔司宴在一起吗?”

    陆思璇幽幽的说:“除了跟他在一起,我还能去哪呢?你又不要我了……”

    孟沛远眉头微颦,一时思索着该怎么样回答她,才不会激怒她。

    陆思璇是他们这三个月以来最有用的一条线索,他绝对不能让它断掉!

    就在这时,只听陆思璇叹了口气:“算了,我跟你说这个干什么,那天你在九溪十八岛上跟我说的那些话,我可都还记得呢,你对我早就已经没感觉了。”

    孟沛远尽可能耐心的说:“思璇,如今你我都各有归宿,确实不适合再说这些了。”

    陆思璇沉默了会儿后,有些冷冰冰的说:“孟沛远,你知道我为什么这个时候打电话给你吗?”

    大概是被孟沛远的回复伤到了,所以那声一开始带着情不自禁的“沛远”,变成了此时略有生疏的“孟沛远”。

    孟沛远听得心头一沉,如果他口蜜腹剑一点的话,或许可以把陆思璇哄得团团转。

    但他如今真的做不到,一来是他对陆思璇已经毫无感情可言,二来是他潜意识里不想说任何对不起白童惜的话。

    他干脆装傻:“思璇,你是不是有什么想要跟我倾诉的?”

    在这里,他故意不去提白童惜的名字,等着陆思璇自己说。

    果然下一秒,陆思璇便按耐不住的主动提及:“白童惜失踪了这么久,你应该很担心她吧?”

    闻言,孟沛远故意沉默了两秒,以显得自己不那么迫不及待后,这才回道:“她是我的妻子,我自然担心她。”

    “呵。”陆思璇发出一声轻嘲:“如果你知道她都背着你做了些什么的话,估计就不会担心她了。”

    “她怎么了?”孟沛远嗓音一沉,却不是因为听信了陆思璇的话,而是本能的担心白童惜发生什么意外。

    陆思璇一字一顿的说:“她认了乔司宴当哥哥。”

    这完全出乎了孟沛远的意料:“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是不是觉得很惊讶,有种我在讲故事的感觉?可惜现实比故事更离谱,更恶心!”

    陆思璇越说越气,越气越说:“你知道吗,乔司宴给白童惜置办了一栋豪宅,他们这三个月来,每天都腻在一起看书,赏花,看电影,日子过得不知道有多自在!”

    孟沛远一听之下,非但没有气急败坏,反而在心里大大的松了一口气。

    如果陆思璇没有骗他的话,那么惜儿现在应该生活得挺好,没有遭受到任何非人的虐待。

    由此可见,他之前的推测是正确的,乔司宴抓住惜儿的最终目的,是为了对付他,而非惜儿本身!

    只是陆思璇的这通电话,究竟是乔司宴有意授之,还是她自己瞒着乔司宴打来的?

    他决定试探下:“你说惜儿认了乔司宴当哥哥?他们之间的感情还突飞猛进?我怎么听着有点糊涂呢?乔司宴可是绑架惜儿的元凶,她是不可能和他产生感情的。”

    陆思璇冷笑道:“有句老话说得好,叫‘天意弄人’,说的就是我们四个,白童惜和乔司宴是同父异母的兄妹,你听清楚了吗?”

    随着她的话,孟沛远的神情渐渐变得凝固起来。

    “如果你听清楚了,那你最好赶快来把白童惜抢回去,否则她就真的要离你而去了,司宴一直撺掇着让她加入他的阵营!”

    孟沛远回神道:“可我连她现在在哪都不知道,要怎么才能把她抢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