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3回不去了

    一夜未眠。

    陆思甜脑海中反反复复出现的都是刚才的场景。

    这次,因为她在,所以阻止了。

    那么以往呢?

    一想到这些,她就控制不住内心的掌控欲。

    没错,其实比起霍子言,陆思甜的掌控欲更强。

    他们在一起的那几年里,霍子言每天穿什么,用什么,都是她安排。

    甚至察觉到霍子言小秘书想勾引他,都会被陆思甜立马用各种借口赶出去。

    总之,只要是一切隐患,都会被陆思甜扼杀在摇篮中。

    这也是为什么她要离开北城。

    因为看到梁以蓝整天和霍子言成双成对的出现,她会控制不住的想要拆散他们。

    所以,还不如远离。

    眼不见为净。

    现在好了,自作自受。

    ......

    第二天一早,陆思甜换好衣服等待着保姆前来送饭。

    偏偏门一打开,听到外面女人撒娇声,“这饭一点都不好吃,阿言那,你让阿姨重新给人家做一份吧。”

    原来,因为陆思甜的伤口只能吃清淡的饭菜。

    做饭阿姨都是不放醋和辣椒的。

    尽量以清淡为主。

    凯琳吃不惯,也是正常的。

    可是陆思甜现在想的是,那个女人,怎么还没走?

    难道还要留着她每晚夜夜笙歌,直播给她看?

    想得美!

    马上推门出去,透过围栏看着沙发上正在吸烟的霍子言,又扫了眼正在厨房里准备重做饭的阿姨。

    “王姨!饭不用做了,你可以下班回家了。”

    陆思甜的声调很高,坐在餐桌前的凯琳听到后,马上看向霍子言,“阿言呀,你听到没?我都还没吃饭,这个女人就要做饭阿姨下班回家,她明显就是欺负人家。”

    “没错,我就是在欺负你。”

    坐在轮椅上的陆思甜虽然气色还不是很好,但姿态却依然女主人一样。

    “王姨,明天来的时候记得买几瓶空气清新剂,要茉莉花香的,这地方味太难闻,需要净化下。”

    凯琳一听,这不是明摆着骂她吗?

    见霍子言始终不语,干脆站起来,轻蔑的冲陆思甜说道:“你说谁呢?!像你这种女人,就是心胸狭窄!一点都没有小蓝姐大方!”

    小蓝?

    梁以蓝?

    难道梁以蓝也知道霍子言在外面这样玩?

    陆思甜一想,也就梁以蓝那女人能忍到这份上。

    “我还真告诉你,我就是心胸狭窄,只要是我看不惯的女人,我看到就想骂,尤其,最近我心情不好,如果你要在这里住着,就请你给我老实本分点。”

    说完,注意到她身上的v领毛衣,“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你的大,用不着全露出来,找件衣服兜起来去!”

    门口的保镖们听到后,噗呲一声都笑了出来。

    没想到病恹恹的女人厉害起来竟然那么猛。

    分分钟怼的凯琳没话说。

    凯琳脸色差到极点,没有霍子言开口的情况下,她也不敢随意的骂陆思甜。

    昨晚她可是见识到了,这女人,可是霍子言的心肝宝贝。

    要想继续住在这里,就得老老实实点。

    *

    凯琳回了房间换衣服,住在一楼,避免了跟陆思甜撞面。

    在陆思甜看来,之所以让凯琳住一楼是因为她声音太大。

    住在一楼,二楼听不到,方便他们办事。

    所以陆思甜视线移向霍子言,见他还在慢悠悠的抽着烟,开口问道:“你准备什么时候放了薛寒昱?”

    一张口就是薛寒昱!

    烟头扔在烟灰缸里,霍子言冷声一笑,“等他死了再放!”

    “那正好,等他死了,我就殉情。”

    好一个殉情!

    抬眸看向二楼,与她视线相对,“好,等他死的时候我通知你。”

    说完,站起身朝外面走去。

    凯琳刚换好衣服,看到霍子言往外走,马上拿起大衣,“阿言,我跟你一起。”

    落地窗前,望着霍子言带着凯琳开车离开,心中泛起嘲笑。

    特么什么眼光?

    什么货色都要!

    ......

    伦敦。

    薛寒昱被折磨的遍体鳞伤。

    始终都不说方安娜的下落。

    黑人见鞭子不管用,干脆用起了烙铁。

    就在烧好后,准备往薛寒昱胸口烫时,陆淮璟及时出现,阻止了下来。

    “滚!”

    看到竟然是陆总,那帮人立马退后。

    用英文说着是霍总让他们审问的。

    原来是霍子言在走之前,就已经查到凶手和薛寒昱的这层关系。

    因为陆思甜被伤的那么厉害,身为未婚夫的薛寒昱又包庇凶手,心里实在是咽不下这口气,才会动用私刑。

    只要是伤害过陆思甜的,必须十倍偿还!

    *

    陆淮璟给薛寒昱松了绑,又让医生为他清理伤口。

    坐在一旁的椅子上,满面愁容。

    “你如果还是不说,不只是霍子言,我也不会放过你。”

    薛寒昱躺在地上奄奄一息,“那是我孩子的母亲。”

    他的回答,让陆淮璟为之所动。

    原本对于薛寒昱包庇方安娜,陆淮璟还有些他有些太不男人。

    “你准备接下来怎么做?就算你一直不说,警方那边也会追捕方文娜,你根本护不了她多久。”

    薛寒昱眯了眯眸,哑声答道:“能多久,就护多久。”

    “好吧,你按照你的想法走,不要后悔就好。”

    毕竟,嘉禾马上就要破产了。

    霍子言行动的很快,要摧毁一个人,从来都不拖拉。

    再加上联系不到他,想阻止都难。

    薛寒昱虽然被绑在这里三天,但他已经猜到霍子言早已对嘉禾动手。

    霍家的势力,想要摧毁一家小型企业再简单不过。

    所以,公司既然保不住了,那就只能保住方安娜和孩子。

    ......

    苏瑾站在车前,看到薛寒昱被抬到了救护车上,眉心紧皱着。

    这个霍子言!非要玩出名才甘心吗?

    瞧着陆淮璟走过来,马上过去,“要不咱们还是去苏黎世吧,在这里等根本就等不到霍子言。”

    “再等等吧。”

    “等什么?”

    “等子言和甜甜处理完他们之间的事情,这次,我们谁都不要插手。”

    *

    苏黎世。

    因为没人阻止霍子言,再加上陆思甜没有任何通讯设备。

    每天除了吃,就是睡,然后就是听医生的话,在院子里散散步,好早点康复。

    每次凯琳都站在门口,酸里酸气的说着一些刺激陆思甜的话。

    “昨晚阿言好棒,让人家到了三次呢。”

    “有些女人哪,就是身在福中不知福,而且脸皮还超级厚,明知道住在这里会打扰我和阿言的二人世界,还不知廉耻的住在这里。”

    “明明伤都痊愈了,还整天装林黛玉。”

    ......

    一开始陆思甜还会怼回去,但慢慢的她就麻木了。

    对凯琳,甚至霍子言。

    都会无视。

    吃饭的时候,对面的凯琳会喂霍子言吃饭,陆思甜就当做是没看到,自顾自暇的吃着,提醒自己什么都不要想。

    但每到深夜,她还是会因为想念深儿而伤心落泪。

    只是,她从来都不在霍子言面前表现出来。

    因为她怕,怕霍子言会再拿深儿威胁。

    她已经把薛寒昱害的那么惨,如果再把深儿加进来。

    陆思甜觉得自己迟早都会崩溃。

    所以,她宁愿一个人哭,哭完就当是发泄。

    陆思甜以为她的一举一动霍子言都不知道。

    但其实每晚霍子言都会在书房里,望着监控画面里卷缩在床上抽泣的女人。

    烟一晚上一盒的抽,困了就躺在沙发上睡,醒来第一件事就是看监控画面,看看她......还在不在。

    这样的霍子言,完全是一年前那个爱陆思甜,呵护她的男人。

    跟平时暴戾的那个变态男完全不是同一个。

    ......

    夜深了,窗外飘着雪。

    陆思甜哭的累了,趴在床上沉沉睡去。

    霍子言看着监控画面,摁灭烟头,步伐轻缓的来到隔壁。

    为了不吵醒刀到陆思甜,他还光着脚。

    门打开,里面漆黑一片,借着窗帘缝隙洒进来的一点月光来到床前,凝视着陆思甜恬静的睡颜,缓缓伸手手臂,想要抚摸下她的脸颊。

    却在距离几毫米外停下。

    他怕她醒来后,又把他当怪物一样防备。

    甚至张牙舞爪的说些让他容易暴躁的话。

    霍子言很清楚自己的脾气,自从车祸后,他就无法控制自己的脾气。

    在躁狂的时候,会说些令他事后都后悔的话。

    所以为了不再吓到陆思甜,霍子言尽可能的远离她,只在远处看着她。

    霍子言问自己,为什么不能放下?

    这个问题困扰了他整整一边多。

    直到陆思甜发生遇刺事件。

    把那个从急救室推出来的盖着白布的老人当成了她时。

    霍子言才明白,原来,陆思甜等于是他的命。

    因为,当时他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如果陆思甜不在了,他也就没有任何理由活着。

    陆思甜,同样也是他的魂。

    再没有她的一年里,他过着行尸走肉的生活。

    为了缓解身体的疼痛,吸食大/麻。

    要不是被陆淮璟急躁察觉,可能他现在已经变成一个瘾君子。

    所以,在那么多人都劝他放弃陆思甜,忘记她的时候。

    霍子言很明白,自己做不到。

    她是他的命,也是他的魂。

    他可以不在乎她这一年跟过谁,他只在乎未来的日子里,她能回到当初的模样。

    所以,为了让陆思甜重新爱上自己。

    他才让凯琳来苏黎世。

    凯琳是高级妓/女.深知客人的需求。

    在遇到她的第一晚,凯琳就知道,他不可能碰她。

    所以大多数都是陪他聊天。

    听他讲述和陆思甜的曾经。

    凯琳说陆思甜是一个极其傲娇,善于伪装的女人,要想拆掉她的伪装,就得把她逼到绝境。

    所以,凯琳才会每天在陆思甜面前各种讲述她和霍子言床底间的事情。

    为的就是刺激陆思甜。

    至于那晚,就算陆思甜不喊停止,霍子言也不会让凯琳碰,。

    他只是为了让凯琳演戏。

    所以,有了那晚亲眼所见,陆思甜才会对凯琳每天的编造不予怀疑。

    可是,霍子言累了。

    因为陆思甜根本就不在乎。

    她不在乎他跟谁发生关系,每天都视他们为透明人。

    想到这里,霍子言弯下身子,坐在床边,明知道陆思甜听不到,却还是低声自语道:“知道吗?我累了,我怕我哪天真的累的时候,会选择丢下你。”

    “如果有一天我不在了,你应该会很高兴的吧?”

    “没有我,就不会再有人阻止你幸福,你可以和你喜欢的男人组成一个家庭,生一个孩子。”

    “陆思甜,如果我离开,你是不是就会告诉我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