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珞 作品

第一百四十章 突然病倒的明老太君

    ()        而明相听闻这哭哭啼啼的声音之后,便直接冲了出去,就对着哭啼不停的大夫人白氏一巴掌。

    “母亲如今卧病在床,你出现在这里做什么呢?”明相质问大夫人白氏说道。

    “相爷,妾身也是为了老夫人着急啊。”

    “如今老夫人病重在床,妾身这个做儿媳的,难道不应该出现在这里么?”大夫人白冰珍也十分悲伤的说道。

    而白冰珍还不是一个人来的,身后还有自己的儿女们,那明光泽倒也是个会说话的主儿。

    眼见明相还在气头上,便也直接开口就出声说道,“父亲,母亲听闻祖母出事之后,直接在佛前烧香跪了三四个时辰祈福,一片孝心可见啊。”

    那大夫人白冰珍近几年来,本来就因为年老色衰,明相对其宠爱不再如同之前。

    而自打明月柯从永肃城回来之后,更是整日整夜恨得牙根痒痒睡不着觉,所以精神状态上面,也是差的很。

    如今看上去,明相便更加几分的嫌弃和厌恶。

    但是好在这大夫人白冰珍,可是为明府生下了嫡长子。

    那嫡长子明光泽说话,明相自然还是面子上缓和了几分。

    又想起来这些年来,那白氏,为了明府上上下下几番操劳,就算是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的。

    此时明相更觉得自己方才的态度有几分的过分了,便也上前去,就拉住了那大夫人白冰珍的手,出声说道。

    “方才是我的态度不好,我也是因为母亲病倒,所以几分的着急,还望夫人莫怪罪。”

    明相柔声对着眼前的大夫人白氏安抚的说道。

    而那大夫人白冰珍本就知道明相喜欢温柔似水的女人,便也做小鸟依人状,就依偎在了明相的怀中。

    “妾身知道,相爷还是体恤奴家的。”

    本来明相是想要将眼前的大夫人白冰珍就推开的,但是当着儿女的面,便觉得自己要是这么做了,那也太过无情了些,所以终究还是任由对方去了。

    那明月柯在房间之中, 倒是将外面的这场好戏听的清清楚楚。

    便也明白了,父亲明志远终究还是看不清楚眼前的白氏等人。

    罢了,或许这明府之中,真正能够靠得住的只有自己了。

    “徐嬷嬷,最近祖母的饮食有什么问题么?”

    明月柯也是出声就看向了一旁的徐嬷嬷。

    “有没有什么偏口呢?”

    一时之间,明月柯也找不出任何的缘由出来,便准备先行了解情况一番。

    最好查的地方,自然就是祖母老太君的饮食习惯了,看看是不是出现了什么纰漏呢?

    “还是如同往常一样,并没有什么异常的地方,只不过——”

    说到这里,徐嬷嬷便又做了几分的停顿。

    明月柯便立即追问说道,“只不过什么呢?”

    徐嬷嬷欲言又止,不过看着眼前的明月柯,终究还是直接说道。

    “只不过,老太君近几日来,酷爱贪食了一些。”

    “饭量竟然是比先前的时候多出了两倍的不止。”

    听了徐嬷嬷这么说之后,明月柯的心中也有几分明白了。

    按理说,似是祖母这般的老人,饭量和食欲,都会如同往常一样,但是突然的增加,想来肠胃也会难以承受负担。

    “还有什么异常的情况么?”明月柯便继续追问着说道。

    “老太君最近起夜越来越多了。”徐嬷嬷便继续回想着,然后说道。

    起夜越来越多?

    听着徐嬷嬷的这些描述,明月柯倒是觉得,祖母明老太君这是得了消渴症的症状啊。

    而所谓的消渴症,其实也就是糖尿病,这是一种难以被治愈的慢性疾病。

    可是平日里的时候,明月柯观察祖母的饮食习惯中,似乎很少会涉及到糖类的,怎么可能是消渴症呢?

    并且徐嬷嬷方才也说了,这是最近才会出现的症状罢了。

    那消渴症的症状,不会出现的这么快的。

    所以大程度上,不可能是消渴症的。

    明月柯在内心思考着,然而这个时候,外面更加的杂乱了起来。

    “我要进去看祖母啊。”这声音,是那明真茹的声音,这个时候,还在无理取闹的,也就是这个没有脑子的明府四小姐了。

    明月柯皱眉,方才就已经吩咐过了,祖母现在需要静养,为什么这么多人,现在都还在这清芳园中呢?

    明月柯皱着眉头,就直接走出去了。

    “你们无关紧要人,尽量都离开这里,让祖母好好的休息,莫要吵到了她。”明月柯对着眼前的这群人就说道,或许是因为担心祖母明老太君,所以明月柯的语气也不是太好。

    听闻明月柯的话之后,那明府四小姐明真茹便直接炸了起来。

    “都祖母的孙女,为什么你可以在这里,我们就不行呢?”

    “明月柯,你是在表现自己的孝心么?”

    听闻那明真茹的话,明月柯也是皱眉了起来,这明真茹,不懂事还真是不挑时候。

    明月柯二话不说,直接上前去,就一巴掌打在了明真茹的脸上。

    “我留在这里,我的医术能够照顾到祖母,那么你呢?你可以么?”

    面对眼前凶巴巴的明月柯,明真茹的眼泪也不争取的留了下来,她自幼一向是被父母亲都放在掌心上面的,哪里受过这种委屈呢?

    “你竟然打我?明月柯,反了你了。”那明真茹说着,就闹得更凶了起来,甚至直接就要扑上前来,要同明月柯开始拼命了。

    不过明相这个时候也忍无可忍了,直接上前去,就也同样的一巴掌就摔在了明真茹的脸上。

    “闹够了没有?”明相的脸上怒气十足,看着眼前的明真茹,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平日里,父亲惯着你宠着你,但是这一次,绝对不可以。”

    “来人啊,将四小姐带下去,紧闭三日。”明相按着有些突突跳的太阳穴,一时之间, 更是觉得几分头疼。

    而一旁的白氏也是看傻了,她也万万没有想到,四女儿明真茹怎么突然就闹了起来呢?

    来之前不是还说好的来着么?就是来看明老太君病情的,更要趁这个机会,要在明老太君的身旁的侍寝,然后在相爷的心中提升一下好感度。

    但是为何突然说好的,就变卦了,为何四女儿就突然想不开,开始闹了起来了呢?

    眼看着明相就要给明真茹关禁闭,那白氏也是大气不敢喘一下,生怕会牵连到自己。

    而也正在这个时候,却见那明真茹的眼中也闪过了一丝的震惊。

    “父亲,您竟然打我,这么大以来,您还是头一次打我。”

    “呜呜——”那明真茹最终也是撂下来了这么一句话之后,就跑着离开了。

    明月柯的心中只担心祖母明老太君的病情,在那明真茹哭着跑走之后,也只是回过头来,就看了那还站在那里的白氏还有明光泽以及明西月一眼,就径直进入了明老太君的房间中了。

    而白氏等人此时是继续进房间中看望老太君不是,在外面站着也不是,陷入了尴尬的境地之中。

    明相本来才刚刚对白氏有几分的愧疚感,但是被方才的明真茹这么一闹,也全然没有了,看着眼前的白氏,更觉得几分的烦躁。

    “行了,你们先离开这里,柯儿方才都说了,母亲她需要静养。”明相挥了挥手,对着眼前的白氏等人说道,在说完之后,便也跟随在明月柯的身后,就进入了明老太君的房间中。

    而也就在明相刚刚进入的时候,就听见床榻上的明老太君发出了一阵的惊呼啊。

    “鬼啊,有鬼啊,快救救我,我还不想死啊!”

    “秦怀玉,你别过来,别过来。”

    原本明月柯就想上前去拉住祖母明老太君的手,询问祖母怎么了,但是此时,竟然从祖母的口中听到了母亲的名字。

    当即,明月柯就愣在了原地,看起来,祖母明老太君似乎是做了噩梦,而且还梦见了自己的母亲秦怀玉?

    看起来,并不像是一个什么好的梦。

    “祖母莫怕,柯儿在这里。”不过明月柯还是用毛巾打湿了水,就给祖母明老太君擦拭了一番,也让对方安静了下来。

    而回过头来之后,明月柯也是看到了明相脸上错愕的表情。

    “难道真的是她回来了么?”明相愣在原地中,不敢相信。

    “父亲,母亲她,当年到底是怎么死的呢?”明月柯觉得,关于母亲秦怀玉的事情,好像所有人,都在瞒着自己。

    而且明月柯也发现,自己问了这么多人,关于母亲的情况,却从来都没有从父亲的口中得知过,对方对于母亲的看法。

    听闻明月柯这么问,明相便也皱眉,终究还是叹了口气。

    “罢了,柯儿也已经这么大了,有些事情,是时候该让你知道了。”

    “不过,这里不方便,我们还是换个地方说吧。”明相看了一眼床榻上的明老太君,似乎在忌惮些什么。

    说完,便也转身, 就离开了这里,而明月柯则跟随在其身后。

    明月柯跟着明相就来到了书房之中。

    前世的时候,明月柯倒是来过明相的书房中一次。

    便是她方从永肃城回来的时候 ,对方逼迫她要嫁给太子萧绍钧,但是她却反抗,也正是在这里,明相亲自动手,就对她用了鞭刑。

    但是这这一世,这还是第一次来明相的书房之中。

    和印象中的一般无二。

    足足有两排的书架,分别靠在了东侧和南侧两边。

    一张大檀木的书桌,上面摆放好的文房四宝。

    墙上还挂了壁画,那画是相爷亲自画的,上面是一个白衣女子的背影。

    明月柯在进入了书房之中后,便看着这幅画像发呆了起来。

    “这是你母亲。”明相直接了当的说道。

    明月柯却是呵呵的笑了两声,“您不会在面对二妹妹三妹妹的时候,会告诉她们,这上面的是她们的母亲白氏吧?”

    明月柯这句话虽然是用开玩笑的轻松语气说道,不过她的心中,的确也是这么想的。

    “这么多年了,我以为,您早就已经将母亲给忘记了。”明月柯的语气之中也几分的酸意。

    自打母亲去世之后,她这个明府的大小姐,便真的如同是个摆设了。

    甚至还被送到了永肃城白家三年中,想起来那三年,过的是猪狗不如的日子,明月柯就更是心中一阵的酸痛。

    “对不起了,这么多年来,是为父忽略了你。”明相也突然说道。

    “无事,已经习惯了。”虽然从来没有想到,父亲明相会因为这件事情而给自己道歉, 不过明月柯也并不会接受,或者是感激的痛哭流涕之类的。

    有些时候,迟来的道歉,比什么都晚。

    而且,在明月柯最需要父亲的时候,是明相,一次又一次的,用行动拒绝了她。

    所以明月柯已经不会对父亲的偏爱抱有任何的幻想了,更何况,现在的她,已经强大到了足够保护好自己的地步了。

    “你能不能更我说说,对于皇位,太子和八王那边,到底是个什么意思呢?”明相看着明月柯还在观摩自己所画的那幅画,便也是小心翼翼的开口,就询问说道。

    在明相此话一出之后,明月柯却是面色一寒。

    叫她来书房,竟然是为了打探有关太子萧绍钧的消息?

    果然,方才的道歉,不过只是个前戏罢了吧?

    明月柯对于眼前的父亲明相,竟然是更加失望了。

    “不是您要告知我一些有关母亲的消息么?”

    “怎么反倒是您来问太子的情况?”

    “我虽然与太子之间有婚约,不过终究还是您的女儿,太子要怎么样,难道不会先跟您说么?”明月柯并未直接说,而是出言暗中怼明相说道。

    明相方才这话的意思,便是想要从她这里打探,那太子萧绍钧,到底对于皇位,有没有想法。

    世人皆知,当今太子,因为身体的缘故,所以如同废太子一般了。

    不过明月柯知道,明相这么久以来,在诸位皇子之中,一直迟迟没有站队,这其中当然也与太子有关了。

    太子就算再是废太子,可终究还是距离那个位置最近的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