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沫 作品

第992章 当下,重逢

    就在君九辰朝小燕儿看去的时候,无比浑厚的凤之力瞬间就从小燕儿身上爆发出来,几乎是同时,一道巨大的凤凰展翅的虚影出现在天空上。

    这是地煞之力!

    这股力量里藏着神秘的时空力量!君九辰毫不犹豫掠身而去,与此同时,冰海上的残冰全都飞了起来,一道道冲天涌出的水浪变得更加强烈。君九辰或许会死,或许会易灵重生,或许会安然无恙,或许会去往未知的时空……有无数的可能,但是这同时也是他唯有的机会!改变不了历史,唯有离开这段历史。

    君九辰被水浪淹没之后,就失去了意识。一切的一切都在地煞之力的牵引之下,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漩涡,冰与水的漩涡。历史也没有改变,仍旧按照原本的轨迹往前。

    十三年后的一切,并不受任何影响,仍旧继续。此时的冰海一如既往地平静,孤飞燕越走越慢,身上的火越烧越旺盛。突然,她酿跄一步,跪了下去。她低着头,迟迟都没有站起来。她就这么跪坐着,将那奇楠沉香握得紧紧的,口中喃喃着,“是我杀了你……是我杀了你……怎么办?是我杀了你呀……怎么办……”

    哪怕周身火芒,她依旧觉得冷。整颗心都凉掉了,似乎连凤凰火都温暖不了她。她一动不动,就连声音都越来越小了,唯有那火焰变得更加旺盛了,大有要淹没她的趋势。

    不断聚拢的寒雾,取不了暖的火芒,还有大雪声声不歇的鸣叫……怎一个悲凉了得?

    君九辰的意识在复苏,他努力地清醒过来,发现自己还在冰海,却不是被搅得天翻地覆的冰海,而是平静如镜的冰海。这意味着,他离开了永平二十三年!他连忙起身,检查了自己一番,发现自己还是自己。这意味着,他并没有易灵重生。那么,他现在又身处哪一年?是第一次冰海之战前,还是地煞被灭之后?他必须马上弄清楚时间!

    他张望了一番,竟发现自己分不清楚方向,四面八方都是一片寒雾茫茫的,没有尽头,连天都是雾蒙蒙的,看不清楚太阳的位置。他不知道自己身处冰海何处,但是,他很肯定自己远离了他们常走的路线很远很远。

    哪怕不知道方向,也得找方向呀!他当机立断,挑了个方向就使起影术,飞掠而去。就这样,他找了许久,走了许久,天都黑了!他竟还是分不清楚东西的方向。分不清楚南北,那便意味着走不出冰海。他盼着月初,能见到月,可是,今夜星月皆无,天是一片渗人的黑。

    君九辰继续找,然而还没走多远,他就突然止步了。他听到了狼鸣的声音,似有若无。他遂大喜,要知道冰海周遭的金眼雪獒鲜少会在冰海里迷路,再者,它们只要入冰海,那一定是替人引路!这意味着附近有人!

    君九辰认真分辨了一番,便循着声音的来源找过去。渐渐的,那鸣叫声越来越清晰,君九辰听着听着,突然就止步了,露出了震惊的表情。这不是金眼雪獒的鸣叫声,而是……

    “大雪!”

    君九辰的心跳突然加速,他那双黯淡了许久的双眸都一下子明亮了起来!他很肯定,这大雪的声音!

    大雪在契约燕儿的时候,都不曾离开过北疆。他能在这里听到大雪的声音,意味着他并没有回到冰海大战之前,而是回到了地煞被灭之后。大雪几乎不会离开燕儿的,它在那里,那燕儿呢?

    “燕儿……燕儿!”

    君九辰急速飞掠而去,他又惊又喜却也无比焦急。哪怕是设了个局,免去她所有的内疚,可是,他终究是放不下她呀!爱便是放心不下。哪怕明知,甚至亲眼看到她能过得极好,也无法放下牵挂。那些放下的,都是不爱了。

    随着鸣叫声音越来越清晰,君九辰都听出了这鸣叫声里的异常。他越发担忧,倾尽全力往前。终于,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他看到了光,也看到了那个无比熟悉的身影。她果然在这里!她这是在做什么呀?

    君九辰的心一下子揪了起来,疼得好似刀割一样。他一边上前,一边大喊,“燕儿!”

    然而,孤飞燕跪坐在地上,低着头,双手紧紧握在一起,一点反应都没有。君九辰慌了,他止步了,又喊了一声,“燕儿!”

    孤飞燕仍旧无动于衷。

    她听不到吗?难道,他还是影响不了这一切吗?他回到了当下,未来一切都还未发生,不存在改变不改变之说。难道他仍旧还是一个旁观者?不属于当下,也影响不了未来吗?

    君九辰怔住了,绝望地缓缓跪了下去,就跪在孤飞燕面前。这时候,孤飞燕身上的火光乍然旺盛了起来。

    她这是要做什么?

    “燕儿!”君九辰大惊,就在这个时候,愣在一旁大雪突然上前,冲君九辰大吼,像是在催促君九辰救人!君九辰没想到大雪竟看得到他,难道他弄错了!他不再是一个旁观者了,他回归这个世界了!

    君九辰刚明白过来,大雪就急得直接将他扑到,再次冲他嗷叫。君九辰猛地将大雪震开,冲孤飞燕大喊,“燕儿,你做什么?燕儿,你停下!”

    孤飞燕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对周遭的一切都毫无知觉。

    君九辰伸手过去,却立马被她身上的火芒震开。他几番努力都无果,最后骤然怒声,直呼她的姓名:“轩辕燕,你醒醒!我回来了,你醒醒!”

    奈何,孤飞燕毫无反应。

    君九辰再次伸出手去,再次被凤凰火震开。哪怕一次次靠近,一次次被震开,他都没有放弃。终于,他抗住了,双手硬生生穿过凤凰火火芒,将孤飞燕拉入了怀中,拥紧了。

    “燕儿,我回来了!”

    刹那间,凤凰火燃上了君九辰,一下子将他包围起来。他们两人都浴在火中,也几乎是同时,孤飞燕清醒过来了,火一下子消失了。

    她急急从君九辰怀中抬起头来看他,一下子就愣住了。君九辰鬓边都渗出了薄汗,却顾不上被灼烧的疼痛。他看着她,满眼的心疼。孤飞燕愣了好久好久,才喃喃开口:“我又梦到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