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至 作品

第七百九十六章 如梦似幻

    ()        圣光、风雷,毫无作用!

    隐魔王者!

    强悍如此!

    将小艾玛护在身后,朱天用魔晶手枪对准了一步一步走来的隐魔王者。

    魔晶能量爆发。

    砰!

    砰!

    砰……

    五颗子弹全部射光!

    黑色的能量光柱刺进隐魔王者的身体,却是没有阻碍他的脚步。

    黑与白交织,黑被白吞噬!

    魔晶石爆发出来的能量被白色隐魔完全吸收进了身体之中!在他纯白色的身体表面,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朱天想要后退,然后发现时空再次陷入到了诡异的静止之中!

    这个时候,他顿悟那些黑色隐魔为什么会等着隐魔王者屠戮,这个时候,他顿悟隐魔王者的“隐”之本质!

    运动与静止是相对的。

    一者运动,一者静止。

    在静止者的眼中,不管运动者的速度有多么的慢,那都是绝对的速度!

    朱天就是在这种绝对的速度之下退无可退,这是他第二次面对面与隐魔王者站在一起。他发现自己的身高和对方的一条腿差不多高,在隐魔王者的注视下,每当流逝一秒钟,朱天就觉得已经死上了数十次!

    如果对方不对他挥舞那巨大的镰刀,朱天很乐意处在这种安静的环境中,他祈祷对方应该会意识到自己的血液不够香甜。

    近距离观看之下,他完全满足了自己的好奇心,据说他面前所站着的,是千年的传承。

    当然也可能在他们的内部传承了无数代。准确来说,按照他们三十年或者五十年轮回一次,那么至少已经传承了二十代至四十代之间。不过他身体中流淌的血液,应该还是来源于一千年前。

    朱天发觉他身上的香气无比浓郁,隐魔王者正好走到他两步距离停止,朱天便好好瞧个清楚。

    他正如传闻中的那么强大,浑身的白色与深渊的主色调相违背,闪闪发亮的身体,闪闪发亮的眼睛,闪闪发亮的镰刀……隐魔王者再次把镰刀放在朱天的脖子上。朱天虽然只能静止在那,但他还是能感觉到脖颈间有着一股刺入骨髓的凉意。

    白色镰刀刺进他身体中的时候显得很是随意,当然对比与那些被肢解的隐魔,朱天所遭到的待遇明细好得多。

    朱天的脖颈被戳出一个血洞,红色的血液被白色镰刀贪婪的吞噬着。朱天在白色隐魔睥睨双眼仿若看到了一条深邃的通道,只觉着那里是生命的尽头。兽人说他是天启者,狂战士说他是基拉(救世主),可在隐魔王者的眼里,他不过是个随时可取性命的弱小者。

    朱天曾经想过自己死亡的样子,他幻想那是一场风轻云淡的景色,没有任何遗憾和留恋,绝对不像此时,连思维仿若都静止在时空中,不能动弹了。

    白色镰刀离开了他的喉咙,他发觉身体的控制权重新回归,脖子已经被刺出了血洞,在隐魔王者的笼罩下,他跪了下去。

    隐魔王者依旧在睥睨,似乎在接受着朱天的道歉。

    “嗬……”朱天跪在地上双手捂紧了喉咙,治愈的力量朝着喉咙上的巨大破洞上涌去。

    不管是信仰之光、亡灵之气还是风雷之力,都堵不住喉咙上的破洞!

    在那里,有隐魔王者留下来的霸道力量!只要

    朱天身体中的治愈力量汇聚过去,就会被那道霸道力量破坏!

    血只能靠手去堵!

    但即使是两只手,也堵不住那巨大的切开了他一半喉咙的洞口!

    缓缓地,一只小手伸了过来,帮他堵住了那个流逝生命的洞孔。

    小艾玛……

    他看着眼前的麋鹿小女孩,“跑……”他想张开嘴,顿时有大口的鲜血从嘴里喷涌出来!

    随着他这口血液吐出,他脖子上的洞口不再流血。

    小艾玛“看了看”沾染到自己手上的鲜血,她无声的双眼中很是迷茫。

    朱天身上一半的血液从脖颈上的洞口流逝出去,好在小艾玛用治愈力量帮助了他。

    他无力地跪在那里,默默运转着体内的亡灵之气和风雷云团。

    小艾玛站在朱天的面前,站了一会儿后,她缓缓转身,“看”着隐魔王者。

    与此同时,隐魔王者发出“嘶嘶”声响,也在看着她。

    接着那巨大的白色镰刀向着小艾玛试探出去!

    “不!”朱天冲了出去!

    呲!

    一柄巨大的白色镰刀突然穿透他的胸腹,将他提了起来!

    朱天用手撑在白色镰刀上面,阻止镰刀的进一步深入。

    小艾玛向着那巨大的镰刀冲出去,隐魔王者这时突然抽刀!

    朱天颓软的身体又跪在了地上,他胸腹之间出现一个巨大的洞口,小艾玛的手落在那洞口的上面,将血液全给堵了回去。

    朱天的脸色变得惨白一片,他看着面前的小艾玛。她还只是个小女孩,年纪不满八岁,淡黄色的卷发在头后梳成云团。朱天看着她时,注意到她葱白嫩脸上的两行眼泪。他的结论是这小傻子真是傻透了,朱天觉得她蠢得不可救药,他自己也看着她,嘴角带血,笑得像个傻子。

    接着隐魔王者又发出了“嘶嘶”的声音,朱天用自己最后的力气抱紧了她。

    “别回头……”他对她轻声说。

    他实在是太累了,已经不知道有多长时间没有再睡过觉了,事实上,他也不用睡觉,只需要将不断从魔晶石中抽取亡灵之气,依旧可以将精神补充回来,但是此时的累,让他连从魔晶石中取出亡灵之气的力量都没有了……

    小艾玛就不一样了,她睡了很长时间的觉,自从跟随朱天走进魔兽之森开始,她大部分时间都趴在朱天的后背上睡觉,一路坎坷,经历了很多,不管如何颠簸,她睡得依旧是那么安稳。一路上,她很是听话,朱天让她做什么她就做什么,从未有过任何的违逆。

    她睡了很多的觉,还有很多力气,所以只是那么一挣,就脱离了朱天的怀抱。

    别回头。

    这句话是朱天说出来的,话语中带着无力的恳求,这次,她不准备再听话了。

    默默地转身,用她那幼小的身体,挡住了朱天面前的隐魔王者!

    接着……那巨大的白色镰刀停留在小艾玛的身上!

    朱天跪在小艾玛的身后,他缓缓抬头,看见了那一幕。

    这一刻……

    时间静止了……

    他记得皮克说过,当遇到真爱的时候,时间会在那一刻静止。

    在他有些空洞的双眼流出血泪,他的视线被血液模糊。

    眼前的

    一切都开始转变。

    周围黑暗空间开始变红,再由血红的颜色变成温暖亮色。

    似乎是阳光……

    很久都没有照射到阳光了……

    朱天趴在地上,意识到眼前是一片郁郁葱葱的绿色,是鲜草,上面还凝结着晨珠。

    他很迷茫地将自己的脸从草地上抬起,他看到了一个穿着白裙的姑娘,那姑娘很是爱笑,笑起来脸上有两个浅浅的梨涡。

    白裙姑娘笑着对他张开双臂。

    “亲亲、抱抱、举高高。”

    朱天看着她脸上的羞赧微笑,那一刻阳光很是温暖,但比不过她脸上的笑。

    不知道为什么,他看见她的笑容时,眼睛里开始充斥起了泪水。

    “艾玛。”他喊她的名字,想要去抱住她。

    姑娘微笑地跑开了,在鲜花中奔跑,在草地中奔跑。

    他看着她脸上的笑也是开心的笑了,他意识到那女孩是他最心爱的姑娘,笑声依稀,白裙飘扬,有着善良的会发光的眼睛。她穿着的白色裙子是自己给她买的,臂袖绣着她喜欢的薰衣草。

    朱天发觉自己几乎无法将视线自她身上抽离。这才是应有的梦境,白裙姑娘再次跑到他面前时,他这样想着。

    但他又希望这不是梦,如果是梦,那么就祈祷不要再醒来。

    接着,他们躺在草地上,互相望着对方。诸神赐予她最唯美善良的面孔,从未改变,也永远不会改变。她的笑跳脱犹如精灵,让草原荡漾起了灵气,朱天陷入她温柔的笑中,陷入那甜甜的蜜意中,那浅浅的梨涡中……银色的森林狼走到他们面前时,朱天的视线才从她的笑意中抽离出来。

    他想保护白裙姑娘,但是白裙姑娘却挡在了他的面前……有光芒刺痛了他的眼,那是鲜血。

    他看到银色森林狼杀死了她,那一刻,他留着眼泪从地上爬了起来,然后呆呆地站在那里……

    “艾玛!!!”

    他的眼睛流出来的是红色的,那是血泪,他看不见了,一切都被血色覆盖。

    他惊慌失措地大喊着:

    “艾玛!”

    “艾玛!你在哪!”

    朱天匍匐在地上,用力擦干了从眼睛里流出来的血泪,眼前的场景不再是草原……他看见了那头庞大的白色隐魔屹立在面前,而麋鹿小女孩,正挂在他巨大的白色镰刀之上。

    这一刻的时间没有静止,他看得很清楚,这里不是幻境,也不是梦境,一切都改变了,但是内心中那种感觉没有变。

    心痛如刀绞,即使之前隐魔王者将巨大镰刀插进他的身体,他都没有这样的疼。

    推荐下,真心不错,值得装个,毕竟书源多,书籍全,更新快!

    “艾玛……”

    他的视线失去焦距,嘴里喃喃念叨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