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9章 出宫寻药

    “嬷嬷,你依旧照着原来的太医开的药方,去取药来,也照旧将药煎好,煎好后再倒入这宫内的隐秘处!”叶予边想边蹙眉道。

    顾优听了,马上问道,“的确是,后宫的事宜,都在贵妃娘娘手里管制着,宫里那太医院的太医,照如今看来,必然都不能再轻信了,可是既煎了之前的药,那姐姐你新开的药方,如何弄?”

    如此看来,在太医院抓药方,必然是不行了。

    可宫里只有太医院,除了太医院能拿药材,就没别的地方了。

    “既然太医院里面拿不到药,要那边出宫!”叶予微微思忖,出声道。

    “出宫?”顾优惊道,“如今父皇下了令,不仅宫外进入的人,要严格审查,宫门被严守,宫内的人,也不许随意出宫去。”

    出宫拿药材,太过于显眼,皇后娘娘宫中的人必定不能出去,既然不能出去,那就只有叶予想办法将药材送进来了。

    “此药药效缓慢,却能恢复元气,娘娘如今体虚,吃什么参汤都是虚不受补,既是病情,那必然要靠药来诊治,以后那些参汤,不可多食!另则,如若……如若我真的前往齐梁和亲了,那到时候,想必能平了齐梁在边境处的驻兵!”

    齐梁已经驻兵几个月了,扬言是来接入齐梁和亲的太子妃的,实际上,如若和亲不成,那齐梁的驻兵,必然是要南下攻城略地的。

    娘娘听得此话,道,“予儿,你不一定要去齐梁和亲,这大宁国的皇宫,我都不许你进宫来,被这深宫牵绊一生,我又怎能将你送入不知明目的齐梁,他们能以迎亲的名义,来侵占国土,日后……日后必定难说他们不会为难你!”

    叶予抿唇,低了低头,良久抬眸时,水绿色的轻袍,映衬着不施脂粉的脸颊,宛若水中明月一般。

    “大事来临,躲是躲不掉的,和亲是国家大事,我岂能顾及一己……一己私利,就置国事于不顾呢?”她的声音平和,似乎早已想明白。

    她倒也没有那样伟大,不仅是为了这大宁国,只是那些边境百姓都是无辜的,百姓凭什么要为了统治者的纷争,而让百姓成为中间的受害者!

    谁都只过一辈子,当然,叶予是个例外……

    那难不成,有人就生来就是该死的?谁的生命都很宝贵,人来世界上时,都是平等的。

    谁都喜欢充满阳光与爱的日子,可惜活一辈子,哪里会事事顺心,既然事情来了,有选择的余地,那她必然做事情,坚守不违背自己的良心。

    她平淡道,“事情总是要处理的,老是畏难,往前三步怕虎,退后三步怕狼,那索性什么事都做不成了,要想做好些什么,总得要牺牲些什么!”叶予眉眼清凉,与外面知了叫着的炎热,几乎不相干。

    “我知道皇帝在等,在等我能够自己去朝堂上,请求能前往齐梁和亲,这样两全其美的事情,既给了皇帝十足的颜面,又能够让齐梁撤兵三千里,我爹或许也会留在京城罢?”叶予抬眸道,似乎在替别人谋划此事。

    娘娘和这寝宫里的其他人,都是蹙眉看着,那坐在圆团镂空花椅上的女子,清秀隽丽。

    “我不允许!”皇后娘娘撑了好大一口气,,声音才稍微大些,“今日那海家的姑娘,似乎有意答应去和亲……”

    叶予噗嗤一笑,都是家中的掌上明珠,海家只一个独女,怎可舍得?当然啦!她家中,她爹必然也不舍得她去齐梁和亲。

    这海家的姑娘,与叶予相识,也是叶予的闺中密友,她从小便是知书达理,凡事也有成算,曾与太子相熟,交往中的书信物件,多由叶予相传递。

    所以这海家的姑娘,与太子是两情相悦,这要将海家姑娘送与齐梁和亲,己所不欲,勿施于人,那叶予指不定,还会觉得自己就是个罪人!

    她一口否认了,“娘娘不可如此做,海家的姑娘,切不可去齐梁,实在无人……实在无人去,我再想想办法!总之海家姑娘不可去齐梁,夺人所爱,让别人替我做我不愿意的事情,必然不可。”

    顾优心里再清楚不过,海家姑娘必然是不能去和亲的,否则她哥哥必会伤心,可若是换叶予去了那苦寒之地,她们这么多人,都会心如刀绞般难过,换谁去,她都不愿意。

    “你能有什么办法?你的办法到最后,不过是将自己送往齐梁呜……”顾优说着就哽咽了,“你才从边境回来,路途上凶险万分,我们都不在,不知道其中的险境。可如今你回来了!为何回来了,我尚未能与你多处几日,那就要去那几乎再也回不来的地方……呜……”

    顾优说着,话音一落,取而代之的是清丽的哭泣声,她趴在床沿边上,伏在娘娘用来盖的金丝绒线绸缎被子,抱着皇后娘娘大哭,埋着的脸,都看不到在哪里,只知道伤心至极,绸缎上已被映湿了一大片。

    她实在害怕,怕叶予一去不回,那齐梁苦寒,又不大有来往,日后若是想要回中原来,叶予都难以找由头回来,殊不知,叶予自己也实在犯难。

    待到叶予临离开时,此事都未果,叶予想着,应该先将娘娘病情先交代清楚,再言其他!

    “贵妃娘娘如若再寻麻烦,娘娘大可让太子不必手下留情,一定要给她给下马威!”叶予又再三嘱咐道,“娘娘切记,凡事千万不要你来操心,您只要顾着休息,先将身子养好起来,一切都好说,来日方长呢!”

    原来先前,叶予先回那皇后娘娘寝宫的时候,她就将还未全部移开的兰花,都去采了些许,合着一对比,果然如叶予所料,这兰花与娘每日吃得的药膳,冲突极大。

    另则,叶予下意识的,将皇后娘娘的金丝冰镂刻的细纹枕头,剪开来看了。以前叶予从来不曾疑心皇后娘娘的起居有问题,通常只细看两眼,是对娘娘的是尊敬,也不敢多僭越一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