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吃猫的跳跳鱼 作品

第五百九十一章 可信度

    白贝贝这么一说,就让局势反转了过来,一个孩子会说什么谎话,再者,胡小蝶的确是破坏了别人的家庭,她是小三没错,所以小三有什么可怜的。

    “喂,胡小蝶,好歹你也是一个大明星,怎么能做出这么不检点的事,你不会觉得不好意思嘛?!”

    “就是,人家有孩子有家庭,都被你搅和了。”

    “还大明星,我呸!什么大明星,丢人!”

    胡小蝶一开始想博得同情,现在却引来了谩骂,她突然很后悔去炫耀她和唐臻的关系,她和唐臻根本不是正当的男女朋友,别人只以为她是小三,但所有的苦只有胡小蝶知道,她连小三都不如!

    小三还有爱,她有什么呢?

    白贝贝掩面哭泣,在其他人看不到的地方对白洛珂眨了眨眼,白洛珂心领神会,想着不让白贝贝出出气,恐怕这孩子回去心里也不痛快。

    “贝贝,别胡闹!”白洛珂假装训斥道。

    白贝贝听完立马乖乖巧巧,一句话也不说,“好,我听妈妈的,我不哭,我也不胡闹,妈妈现在怀着妹妹,我要懂事。”

    众人一听,心里的不忍更甚,这么可爱乖巧的孩子,胡小蝶怎么下得去手的。

    萧墨白挑了挑眉,道,“白小姐有这么可爱懂事的儿子,真是幸福。”

    白洛珂礼貌笑了笑,“还好,我没怎么教导,都是唐臻教他居多,所以刚才有人说上梁不正下梁歪,那些应该是在说唐臻吧?”

    白洛珂不咸不淡的声音让心虚的人一震,这要是让唐臻知道,那还不得……

    “哦对了,”白洛珂像是突然想起什么,“贝贝是唐臻的儿子,说贝贝没有教养,那这意思是……唐臻不会教育孩子?还是说,整个唐家都没有教养。”

    白洛珂三两句话就让人感受到巨大压力,怎么一句气话上升到和整个唐家作对……也太严重了。

    “都说孕妇记性不好,我的确是记不起来刚才说这话的人是谁,所以我只能等这些人主动道歉了,”白洛珂扶额,有些忧愁道,“刚才说的人都是谁来着?”

    秦涵立马上前禀告,“是左边穿黑色衣服的男人,还有倒数第三排的光头,还有……”

    秦涵一一把人说了出来,姐妹俩心照不宣配合的十分默契,白洛珂佯装有些发愁,“怎么这么多。”

    秦涵也愁眉苦脸,“是啊,我刚才记得也很苦恼。”

    其实秦涵并没有记那么清楚,她只提了几个最好出头的,这些人被白洛珂一吓,心里发虚,自然坐立不安,就如白洛珂所说,不道歉是想和整个唐家作对。

    放眼望去,天底下也没有几个人有这个能耐。

    白洛珂垂着眼,仿佛什么都没看到,又仿佛什么都在眼里。

    胡小蝶十分讨厌白洛珂这高高在上的样子,正要出口和她争执,萧墨白突然盯着她,摇了摇头。

    什么意思?胡小蝶一头雾水。

    “刚才有人出言不讳自然要道歉。”萧墨白也很赞同,“我想大家都有冲动糊涂的时候,只要知道事实就好了,不过白小姐,”萧墨白有些为难道,“今天这么大的声势,又是在我的画展上,这要是被更多人知道了,一定会说我是在炒作,你看事情也大白了,要不要……”

    萧墨白这么一提醒,所有人才想起来这是萧墨白的画展,胡小蝶已经被小三这个称呼说的没有了气势,她脸颊高高肿起,也需要赶快祛肿。

    白洛珂看了萧墨白一眼,语气高深莫测道,“不知道萧先生为什么要现在提起来,难道你还想举办画展吗?”

    白洛珂总觉得萧墨白是在为胡小蝶开脱,虽然她打了胡小蝶一巴掌,但也不足以泄愤。

    “当然,这可是打响我知名度的好时机,当然,经过今天这事,我的知名度不用发愁了,但总要让大家看到我的实力才行。”

    萧墨白轻松愉快的语气让现场的紧张的气氛稍微缓和了。

    白洛珂似笑非笑,“萧先生还真是用功,我听说胡小蝶要为你的画展宣传,我有点费解,萧先生为什么要请一个小三在你的画展宣传,难不成只是为了打响知名度?萧画家这样的艺术家还需要靠这样的手段?”

    白洛珂发起狠来谁都不是对手,今天胡小蝶让白贝贝受了委屈,那不解决这个委屈谁都不能走。

    她以前不太喜欢提胡小蝶的身份,因为总觉得是在侧面说自己婚姻的不幸,可现在白洛珂不想忍了,所有人都知道的事,她为什么还要自欺欺人。

    “如果小三可以光明正大地做商演活动,那是不是说,那些罪犯什么也都可以出来活动?”

    “这是两码事,你不要混淆!”胡小蝶被白洛珂的“小三”刺激到,立马跳了起来回道。

    “原来你也知道你是小三啊,”白洛珂笑了起来,“我还以为你不知道呢?一个小三连做小三的羞耻心都没有,见到我儿子还冤枉他,不觉得可笑吗?胡小蝶,我真是很想知道唐臻到底看上了你什么,脑子吗?还是看你长得好看?”

    胡小蝶被讽刺的脸一阵青一阵白,所有人都沉默着不说话。

    “如果你以做小三为荣,那我也没办法,”白洛珂摊手,“只要你觉得你能做一辈子小三,或者,你能代替孩子在父亲心里的位置,那我无话可说。”

    小三有什么可炫耀的,就算白贝贝真的推了她,那也情有可原,但胡小蝶非但没有拉进她和白贝贝的关系,反而诬陷他,批评他,这点就很过分了。

    小三张牙舞爪,那这世道哪去了?

    白洛珂就是抓住了众人心里的这点,才让胡小蝶哑口无言。

    “白小姐,对不起,我为刚才的话道歉,我不是说你的孩子没有教养,我是一时糊涂,我脑子坏了……”有人屈服于白洛珂的威严道歉道。

    “我也是……我说话不经大脑,白小姐你别见怪。”

    “是啊,小三才最可恶,白小姐什么都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