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吃小米粥 作品

第三百一十三章 大战结束

    ()        即便他和风魔两人全都处于巅峰状态,面对这个女子,也不会有太大的胜算,因为此女,能够调动天地间的水灵之力实在是太过庞大了。

    庞大到一种即便是他们也要望尘莫及的程度...

    血灵左使没有再去追向雨女,而是就那样凌空站在原地,心中思绪万千。

    如果他和雨女死磕到底,不管他能不能够拿的回破天锥,血灵教与无界之间的仇怨也算是结下了,不知道他们血灵教能够承受得住,这个在近些年废墟崛起的神秘组织的回击。

    想到这里,血灵左使才算是微微放下了心中的担忧,他虽然将破天锥丢了,却是也避免了血灵教与无界之间的冲突。

    这件事,就算是到了老教主血丞天那里,也只会口头上给他顶一个不痛不痒的惩罚,以平息血灵教教众的情绪,而不会对他造成什么实质性的损失和伤害。

    “呼~~~~收起血祭之源,血灵教教众全部退出大荒村,分批回到教中,等待老教主下一道的命令。”

    一念及此,血灵左使没有任何的拖沓,灵力注入声音之中,朝着下方的一种血灵教教众命令道。

    “那是左使大人!左使大人有令,所有教众全部退出大荒村,分批回到教中,等待老宗主的下一道命令!!”

    “所有人!随我离开!”

    “左使有令!走~~~”

    嗖~嗖~嗖~嗖~

    一时之间,下方的一种血灵教教众全都是朝着背面的开阔之地疾驰而去,没有了大荒山的阻拦,开阔之地更是和他们这些人你分散离开。

    哗啦啦~~

    刺啦~刺啦~~

    一些血灵教教众不甘就这么离去,纷纷在地上翻起那些死去的各大势力灵师的石体来,将各类灵器钱财以及一些珍贵之物全部收入囊中,这才化作一道道幽影,朝着北方疾驰而去。

    呼~~~

    八名身着血袍,有着玄灵境初期实力血灵教强者,同时祭出手中一个个血红色的珠子,将天空之上那人就悬浮着的浓郁的血气之力吸入了各自的珠子当中。

    而这些血气的由来,便是之前所布置的血灵献祭所吸收到的血肉精气,不管是实力太弱被血灵大阵影响爆体而亡,还是被邪宗三方势力之人所杀者,一身血气全部汇聚于天空之上,形成以道道浓郁的血云。

    半刻钟后,当天空之上的这些血云完全被吸收殆尽之时,这八名玄灵境强者互相对视一眼,皆是齐齐朝着北方御空而去。

    “呼~~~儿郎们,这个仇我们血族先记下了,跟我走!”

    嗖~嗖~嗖~~

    与此同时,背面的一处树林之内,数百血族全都是低空漂浮着,跟随着埃尔西朝着北方飞驰而去,一道道黑色身影宛如一脂只只蝙蝠一般,没一会便是全都消失离去。

    这就是他们血族天生的天赋,即便是实力只有化灵境,这些血族之人以严格能够飞行,只不过只能在低空飞行罢了,相比于噗通人类灵师而言,无疑要强上太多。

    若是有强者在这附近的话,一定能够看到,飞驰在最前方的埃尔西的左胸之上,竟是有着一道漆黑的血洞,潺潺的暗红色血液自那个血洞之中流出,从天空之上滴落在下方的书从之中...

    “圣魔宗弟子!按原定计划撤退。”

    风魔此刻亦是站在了一种圣魔宗弟子的身前,他们圣魔宗有着一种古怪的魔哨作为信号,实行各种命令。

    说完这句话后,风魔却是捂着自己那血流不止的小腹,率先离去...

    一时之间,大荒村内的邪宗三方皆是下大了命令,纷纷朝着北面方向而去。

    没过多久,喊杀声打斗声不断的大荒村便是陷入了一种诡异的寂静之中,被三方势力包围的近四成各大势力之人损失也是极为惨重。

    此时已是仅剩下不足一成的人数,零散的分布在大荒村内的各处,全都是靠着身后的树木、墙体,长出了一口气,一切,都已经结束了...

    而在这大荒村之内,最为血腥之地,便是大荒村外围的一处小摊附近,那里堆满了邪宗三方势力之人的石体,几近落成了一个小山,他们的血液潺潺的流向一旁的树从之中,场面极为的恐怖。

    若是有人在这附近,就会见到一个肥胖的男人的身周竟是散发着滔天的煞气,几乎已经是凝聚为了实质,或作一只只数丈长的灰色巨蟒,悬浮在这个男人的身后...

    轰——--——

    “今天的战斗到此为止,本公爵还有要事,就先走一步了!!桀~桀~桀~”

    天空之上,一朵暗红色的云光炸碎,连同周围那即将将空间都烧得扭曲得朱雀之炎一切,灭民了大半。

    似是感觉到了下方儿郎们传来的那独属于他们血族的欣喜,眼珠一转,借着这股冲击力,化作一道血色蝠影,朝着相反的向疾驰而去,转眼间便是化为了一个小黑点...

    圣魔断空---------

    吕魔背后的圣魔虚影猛然爆发出恐怖的未能,巨大的紫色魔刃见困住他的玄冰斩碎,调转身形,朝着北方疾驰而去...

    “休走!!!”

    浑身寒气森然,即将将周围的空气都冰封而出的冰婆,大喝一声,欲要乘胜追击。

    “老婆子!不要追了~~他们应该是打算撤走了!我能够感觉到下方的战斗也已经逐渐平息。

    继续追下去,恐怕会有诈。”

    被朱雀之炎覆盖周身的炎公,急忙拦住了冰婆。

    “呼!!这么多年来,已经很少和人如此争斗了!看来,我们两个的确是老了,连这些小家伙都对付不了。”

    浑身泛着冻气的冰婆也是冷静了下来,站在天空之上,轻叹道。

    “呵~呵~呵~我们两个老家伙的心愿不多,修行之事早已是随缘随性,只求我们的孙女儿能够和其他人一样,不再承受先天之毒的折磨便以知足!!”

    千米高空,两道苍老的身影,一人冰霜漫天,方圆数十米的空间皆是有要被冰冻的迹象,发出咔嚓咔嚓的声响,大片的冰霜之气逸散而出;而另一名,则是浑身浴火,将周围的空间炽烤得微微扭曲...

    轰隆隆——————

    “咳~咳~咳~没想到你竟然得到一件如此强大的雷属性灵宝!雷鸿!我们的仇还没完,下次!我一定会将你的头颅斩下,一身精血献祭九幽!!!”

    数百里外,一座巨大的山峰竟是自中间猛然倒塌,浑身血煞之气汹涌的血丞天猛地从倒塌的山峰之中飞出,对着远方的天际大吼一声,便是化作一道血色虹光朝着另外一处天际远遁而去。

    “咳~咳~咳~”

    天空之上,一名身材壮硕,浑身涌动着磅礴的雷霆之力的老者凌空而立,手握一柄数米之巨的银色雷锤,其上有着一道道繁杂的古文和花纹,不断有道道雷霆在其上流转着,此人便是大荒村村长,大荒试炼的镇守者————雷鸿。

    “没想到,还是使用了这件灵宝!荒雷之锤,多亏了沈议员特意前往器灵宫求得此器,不然,我想要胜血丞天,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啊!”

    此时的雷鸿,虽说嘴角也是有着一丝鲜血,但是,其身周的气势却是磅礴无比,大有一种雄霸天下的王者之气显露而出,天空上的雷霆在他的身周不断闪现...

    ......

    嗖————

    “刘前辈!怎么样了,有没有找到周清他们。”

    大荒村西面的一处小山之上,有着一个隐秘的洞穴,其上被大量的杂草遮掩,加之被有心之人布置了隐藏起息的简易阵法,不仔细去看,是没有人能够发现这处地方的。

    说话之人,是坐在轮椅之上的阿岚,见到刘易守从外面闪身而进,急忙询问道。

    “唉~~”

    刘易守望着阿岚那充满期盼的眼神时,微微摇了摇头,并没有说什么。

    原来在这之前,大荒村的各处出口早已被邪宗三大势力控制而住,刘易守、范雨竹和张灵韵几人在打退了地方强者的数波围攻后,也是意识到了众人冲出去的成功率并不高,便是并没有与那些各大势力之人一起突围。

    处于对己方小辈们安全的考虑,范雨竹两女也是赞同了刘易守的这个意见,恰巧,不久后他们便与雷鸿的两名弟子,方良和鲁俊驰相遇。

    两人告诉他们,在大荒村西面有着一个小山洞,里面有着可以以藏气息的阵法,是当年他们为了逃避师傅惩罚而偷偷准备的躲藏之地,殊不知,这一切,雷鸿早已是心知肚明...

    告诉了刘易守等人的具体位置后,鲁俊驰和方良便是毅然决然的加入了大荒村之内各处的争斗之中,帮助各大势力之人摆脱邪宗的围攻。

    用他们的话来说,那就是:“大荒村是我们的家,你们都是我们的客人,魔宗围攻大荒村,他们理应去帮助他们的客人,这是我们作为大荒村镇守者的职责...”

    刘易守当时的心情很复杂,看着两人的背影,心中濡染涌现出了些许的酸楚,这两人都只是刚刚突破玄灵境不久,三大邪宗实力此次触动的玄灵境强者至少有着近百人之多,凭他们两个人的力量也只是杯水车薪。

    但是,鲁俊驰和方良两人却并没有任何的退缩,毅然决然的选择了这么做。

    他刘易守是多么想要和这两个好友一齐出去大杀一番,但,理智告诉他,他不能这么做。

    炎公冰婆还在天上和强大的敌人战斗,他们的孙女需要保护,沈天从议员斩杀对方一名化灵后期一重境强者,本身也是抽到了重创,被他连同那名陌生青年一同带了回来。

    加上谈谈村与小奉山的一众小辈,如果他真的和方良两人走了,仅凭范雨竹和张灵韵两人怕是无法保住这么多人的安全。

    在至交和大义面前,刘易守理智的选择了大意,内心之中只能留下一声无力的叹息,在如此大规模的战斗之下,仅凭个人的力量是很难改变局势的,即便是他们这些玄灵境强者,也不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