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2章 缘分浅薄

    ()        童鸢今日来的目的已经完成了,也识趣起身,“告辞。”

    她前脚刚走,云落便从隔间里出来了,坐到王氏身边。

    王氏悠悠叹了口气,“童鸢刚才说的,你可都听到了?”

    云落点头,“听得一清二楚。”

    “你觉得她说的可有道理?”王氏从小生在伯候府,后来嫁给云海天,对朝局虽说没有时时关注,可也是了解透彻的。

    刚才童鸢说到左相府没有实权,确实没撒谎,但她不相信童鸢有这么好心,上门只为专门提醒。

    云落分析了一下,“她说的不无道理,眼下朝廷立储分了三个派别,按照之前我在宫中家宴所看到的而言,左相确实不属于任何一方。”

    “而且听江凌衍说左相是最得陛下赏识的,因他不偏袒任何一方,也不针对任何一方,在朝中是一个明哲保身之人。”

    王氏点头,“我也是这样想的,若是跟童家联姻后,陛下便会知道云家也无意参与党争,那你剩下三位哥哥的亲事,便好解决了。”

    “童家那位嫡女我之前也是见过的,样貌品性也配得上四哥。”云落简单说了两句自己对她的印象,“知书达理,为人柔和,是个性子好的。”

    王氏的心放下了大半,“若是这样的话,娘亲便放心了。”

    午膳后,云落回了自己的府邸,而王氏则当天下午就去了南府。

    ……

    南府。

    “云夫人来了,有失远迎。”林氏把人迎到了正厅。

    王氏开门见山的说道,“昨日跟将军商量后,觉得南三小姐温柔恭淑,可慕寒却不是很中意,此时左相府的人又来说亲,一家人商议后,便想让慕寒跟左相嫡女结亲,跟三小姐的亲事就只能作罢了。”

    林氏有些诧异,但没有任何不高兴,“如此,只能说是两个孩子没有缘分了,也强求不来。”

    王氏对林氏这么好说话有些微愣,转念一想,那日来求亲的时候,因为南琼丹跟南楚瑜之间的仇恨,林氏便不太同意,这会她一口答应退婚,倒也在情理之中。

    “南夫人深明大义。”王氏淡淡夸了一句。

    林氏谦虚道,“您过誉了。”

    “按照礼数,那日送来的聘礼该如数带回去。”两人又寒暄了两句,王氏说道。

    林氏连连点头,“自然应当如此,管家!去把那日云夫人带来的东西尽数清点了抬过来。”

    “是。”门口的管家应道。

    半盏茶的工夫,几个箱子在院子中间一字排开。

    林氏陪着王氏到了箱子跟前,说道,“云夫人,都在这里了。”

    “好。”王氏看了眼就收回了视线,“这次亲事没成,只是两家的情谊还在,望日后多多走动。”

    林氏自然满口答应,毕竟王氏的身份摆在那里,她只有答应的份儿。

    “告辞。”王氏让护卫抬上聘礼,回了将军府。

    ……

    高青禾的院子里,她正在绣花,远远就听见一群人朝自己这里走过来,动静还挺大的。

    果然,没过多久,院子门就被人‘砰’的一声推开了。

    她抬眼望去,林氏带着丫鬟和管家等人从门口走进来,满脸春风得意的样子,“刚才云夫人来了一趟,你猜是做什么的?”

    那日王氏来府里议亲,得知不是自己的女儿,而是这个蛇蝎心肠的庶出时,心里不知有多恨她。

    不过,好在没过两日,她就被退了婚,林氏自然恨不得昭告天下,让所有人都看看,这个卑贱的庶出是怎么样被人嫌弃的。

    高青禾对她这一副小人得势的丑恶嘴脸丝毫不感兴趣,依旧绣着自己手里的帕子,问道,“嫡母有话直说吧。”

    林氏冷哼一声,“云家觉得你这个庶女贤良淑德,云四公子配不上你,所以便和左相府的嫡女联姻了,今日过来,便是来把这亲事给退了,把下的聘礼拿回去。”

    她今日叫这么多下人过来,就是想当众狠狠羞辱南琼丹,好给自己的女儿出口气。

    高青禾闪了神,手里的绣花针不小心刺到了她手上,血珠一下子就冒了出来,殷红殷红,染到了帕子上。

    她放下了手里的针,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声音冰冷道,“是吗?”

    她越淡然,林氏便越生气,说的话也就更难听,“野鸡就别想着嫁进凤凰窝,最后云家还不是选了左相府的嫡女?嫡子配嫡女才叫门当户对,你就不要白日做梦了!”

    高青禾一脸淡然,仿佛被退婚的不是她自己一般,从始至终神色都没有半分变化。

    “我跟你说话呢!”林氏见她不说话,觉得自己没受到尊重,“你这样,可把我这个嫡母放在眼里?”

    高青禾放下绣棚,站起身盈盈行礼,“嫡母,您说话的时候我若还嘴,那才是不敬。”

    林氏被她一句话怼了回去,哽住了,“哼!左右你这辈子也没什么好出息了。”

    说完转身便走了。

    高青禾定定站在原处,直到看不见林氏的背影,才骤然变了脸色,叫了侍女过来,“茯苓,你去把云府那个眼线带过来见我。”

    “是。”茯苓福身应道,“小姐,现下天还亮着,奴婢等天黑再去吧。”不然王氏才从南府离开,她就去找人,也太过显眼了一些。

    高青禾沉着脸道,“现在就去。”

    事情已经到了这般地步,她必须尽快掌握实情。

    茯苓领命,换了套不起眼的衣服,悄悄出了南府,直奔云府而去。

    在跟眼线约好的地方等了片刻后,那人匆匆赶过来,是个才十五六岁的小丫鬟,长得很不起眼。

    “茯苓姐。”丫鬟说道,“叫我什么事?”

    “今日云府可有什么不一样?”茯苓左右看了没什么人,开口问道。

    丫鬟点头,凑到茯苓耳朵旁说了一通,只是话还没说完,就听到云府后门处有人叫她,“包珏!人去哪里了?夫人叫你呢!”

    被叫做包珏的小丫鬟不敢耽误时间,因为来叫她的是府里的管家婆,对待下人十分严厉,“茯苓姐,你等我一会,我刚才还没说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