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酪不好吃 作品

第三十七章 对决风清扬

    苏阳记住岩壁上的剑法后,微微一笑,转身走出了山洞,随即挥手将叛变散落的岩石重新堆积洞口,堵上这处藏有五岳剑法的山洞。

    因为暴力打碎的石壁,重新堆积上的石块有着明显的裂痕,只要有人近距离一看便可发现里面的秘密。

    苏阳原本计划是先找老岳聊聊华山衰落的原因,随后在上思过崖找风清扬切磋一下,结果中间不经意间看到岳灵珊沐浴的事情。

    虽然是无意的行为,但心中委实觉得不好意思。

    “嗯?有人来了...”

    听到山洞外面传来“嘀嗒嘀嗒”的脚步声,目光转向洞口,神色稍微迟疑一下,脚下轻点,身形山洞,瞬间隐匿起来。

    山洞入口,令狐冲慢慢的从山下走来,手中拿着一个黄色的葫芦,不时的会往嘴里灌上以后,胡子拉碴,面色苍白,样子显得很邋遢,与之前潇洒的样子完全不同,宛如一个酒鬼一样,浑身散发着浓烈的酒气。

    他走到洞口大石上坐下,举起葫芦又是灌了一大口,不知不觉中想起一个月之前黑木崖大战,尤其是与苏阳争斗时的场景,脸上布满苦涩之意,暗忖他这一生算是完了。

    “啊...”

    想到这,原本新型豁达的他变得苦闷不已,心中宛如扎了一根刺,永远也放不下,尤其是被东方不败绣花针刺破丹田的事情,脸上的苦涩之意变得更浓。

    随即,拔出腰间长剑,一跃而起,开始演练起来。

    不得不说,令狐冲确实属于适合练剑,即使没有内力加持的情况下,长剑在他手中依旧如同手臂一样,耍的飞起,剑光闪烁,寒气逼人,一般二流高手都无法近身。

    “呦,令狐兄几日不见,剑法大有进步啊...”

    苏阳看到山洞入口是令狐冲,嘴角微微一扬,迈步走了出去,丝毫没有任何尴尬之意。

    在苏阳看来,只要他不觉得尴尬,那么尴尬的就是别人。

    “谁?”

    听到声音从山洞中传来,令狐冲瞬间一惊,停下舞剑,徒然转身,眸光迥然的看着山洞,声音上听着有些熟悉,但不确定具体是何人?

    很快,身着白衣,一脸微笑的苏阳慢慢从山洞中走出,落入令狐冲的眼中。

    看到来人,令狐冲又是一惊,道:“是你!”

    他没想到思过崖山洞中的神秘人竟然是苏阳,完全在他意料之外的事情。

    “令狐冲,又见面了,近来可好?!”

    苏阳慢慢走到令狐冲近前,完全没有一个月之前剑拔弩张的样子,宛如是老朋友见面一样,显得无比和善。

    同时,苏阳心里也在不住的感叹,令狐冲不愧是笑傲中“天道”的儿子,气运之力果然强于他人。

    武功修为虽然被破,但他剑法却是大有长进,有种暗合天道的感觉。

    “托您的福,还算过得去...”

    令狐冲没有给苏阳好脸色,他的武功虽然不是眼前之人所破,但也是间接被他害得。

    若是没有他的出现阻拦,这个时候东方不败恐怕已经成为他们三人的剑下亡魂了。

    而他,也不会成为废人。

    令狐冲眸光一凝,想起一个月之前苏阳让自己带的话,猛然看向苏阳,开口询问道:“你是来找风太师叔比剑的?”

    从黑木崖匆忙赶回华山后,马不停蹄的登上思过崖找风清扬汇报这个情况,结果发现没有找到风清扬,弄得他心中无比急切。

    后来发现苏阳竟然始终没有出现,宛如忘却此事一样,便不了了之了。

    如今苏阳身形出现,让他脑海中再次想起这个事情,心中猛然一紧,神色变得紧张起来,宛如一个做错事的小孩子一样。

    “不错!”

    苏阳点点头。

    要知道,风清扬如今的境界或许已经不再先天境界,但他的攻击绝对是数一数二的存在,一手独孤九剑更是使的飞起,子啊江湖上闯下硕大威名,被人尊称为剑圣。

    他主线任务是成为天下第一,如同一个人武林中的任务一样,不过这次没有明确比武目标,但风清扬和东方不败两人却是他必须要击败的目标。

    只有击败这两人,才能真正成为天下第一。

    而风清扬是第一个目标。

    在他看来,风清扬的武功即使不如东方不败这个层次,最多也就弱上半筹罢了,远不是少林方证、武当冲虚那群歪瓜裂枣可比。

    等他击败风清扬以后,在跟岳不群曝光少林寺的阴谋,借助五岳剑派的力量施压少林,让他们交出易筋经作为补偿。

    到那时,便可以根据易筋经上面的凝穴之法完成最后的九大要穴凝练,进而成为货真价实的先天高手。

    之后,就是东方不败巅峰对决的事情,从而印证天下第一的归属。

    “让风清扬出来吧,这里场地够大,刚好可以当做比试剑法的场地...”

    苏阳说完,右手指着山洞前面的平台,不时的还比划两下,宛如在丈量场地一样。

    令狐冲面色一紧,冷汗慢慢从额头上留下,声音带着三分颤抖,道:

    “风太师叔年岁已高,不适合比剑,你还是找别人吧!”

    令狐冲想到上期见到风清扬头发花白的样子,心中不由得浮现出一抹淡淡的哀伤。

    “年岁已高?呵呵...令狐冲,你还是太年轻了,风清扬的年岁虽然不小了,但远没有到油尽干枯的地步...”

    苏阳呵呵一笑,对于令狐冲虚假的行为有些不屑,风清扬若是真的年岁已高,那他岂不是到了走不动道的地步。

    “爱信不信!”

    令狐冲冷哼一声,将头转到一侧,做出一副爱答不理的样子。

    “呵呵,既然你不想告诉,那我就自己找吧...”

    苏阳摇摇头。

    一个跨步,瞬间消失在平台。

    “不好!”

    令狐冲只觉眼前一花,面前的苏阳已经不见了踪影,心中一惊,急忙开始随处寻找,发现平台上哪里还有苏阳的踪迹。

    “我竟然连他去向哪里都不知道,真是...唉...”

    令狐冲驻足与原地,神情先是愤怒,而后变得落寞无比。

    若是修为没有被废,岂会出现这样的事情。

    说到头,还是实力啊!

    ......

    另一边。

    苏阳离开思过崖之后,沿着附近一带搜寻了起来,风清扬既然可以随时出现在思过崖上面,定然就住在附近。

    只要有人居住的踪迹,找到他,自然就简单多了。

    其实想想就能明白,华山因为陡峭险峻,人员稀少,后山更是少之又少,若是找到有人居住的地方,除了风清扬这位默默守护华山的剑圣,不会有别人。

    查探周边山林后,苏阳在距离思过崖三里外的隐蔽的角落中,发现一间草屋。

    草屋位于一处向阳山坡中间,四周平坦的地方种着蔬菜和瓜果,俨然是有人居住的样子。

    很快。

    一道身着灰衣的白胡须老头从草屋中走后,手里拿着一柄长剑,不时的会舞动两下剑法,宛如是多年形成的习惯导致。

    “有意思,想不到这老头过的还挺悠闲...”

    苏阳轻笑一声,脚下一动,纵身跳跃了过去。

    “嗯?”

    风清扬原本正想找个空地练会剑,突然感觉到一丝劲气从远处传来,速度很快,宛如一只大鹏雕一样。

    回身一看,见到个个气质非凡,英俊消散的苏阳正在快速飞来,眉头不禁皱了起来,问道:

    “你是何人?为何会出现在我华山的境内?”

    说话的同时,手中长剑紧紧握住,做出随时攻击之状。

    “阁下就是剑圣风清扬吧!”

    苏阳嘴角一翘,露出淡淡的微笑,眼眸仔细打量着身前风清扬,发现他身上无时无刻都会散发出一股锐利的剑意,宛如是一把尚未出鞘的宝剑,让人不敢直视。

    “在下苏阳,想必风老前辈应该听过这个名字...”

    风清扬眼神闪过一丝惊讶,很短暂,若不是苏阳眸光紧紧盯着,真不容易发现。

    同样,风清扬听到苏阳自报家门后也开始打量起来,明显知道苏阳是何许人也。

    “你是如何知晓我尚在华山的?”

    风清扬心中也同样好奇不已。

    他隐居华山之中的事情几乎没有人知晓,即使传授独孤九剑给令狐冲的时候也没有告知自己的下落,如今苏阳出现在他隐居之地,如何不让他惊讶?

    “呵呵...知道你在这里很难吗?”

    苏阳不答反问,眸中带笑的望着风清扬,嘴角洋溢出一抹淡然的微笑。

    “嗯?”

    风清扬眉头微微一皱,眼神半眯的看着苏阳,一丝若有若无的凌厉气息从身上浮现出出来,吹得衣衫自动飞舞起来,发出“啪嗒啪嗒”的声响。

    “真不愧是一个性格古怪的老头...”

    感受到风清扬身上散发出气息,苏阳眼神一凝,露出一抹怪异的微笑。

    原著中,他在传授独孤九剑的时候,可没少刁难过令狐冲,弄得对方苦不堪言。

    当然,对于岳不群的态度更加恶劣,从来都是不假颜色。

    除了对宁中则的态度稍好,就没有见他对别人态度好的。

    “令狐冲剑法突然大增,号称可以破解一切招式,若是我没有猜错,他使用的剑法应该是曾经闻名于世的独孤九剑。

    这套剑法,曾经是你闻名于世的绝学,若不是你传授给他的,我实在想不到会是何人?

    晚辈此次前来拜访风前辈,目的很简单,就是为了讨教下您施展的独孤九剑...”

    见风清扬不出声,苏阳只好打破僵局,言明前因后果,表示出来此的真是目的。

    风清扬了然的点点头,看向苏阳的目光变得和善不少,不再是充满敌意,就连全身散发出的凌厉气息也全部收回,宛如放下戒心一样。

    不过,听到苏阳过来是找他比武的,风清扬心中的兴趣一下子升了起来。

    他知道苏阳不简单,虽然没有亲眼见过,但曾经听过令狐冲的描述,到了他这般境界,即使不见到人也知道对手的强弱。

    “小辈,是不是自信过头了,虽然老头子年纪大了,但也不是什么人都能欺负的!”

    风清扬红光满面之上不满笑意,对着苏阳调侃了一句。

    对于风清扬,苏阳没有半点轻视,而且还很慎重,毕竟这货年轻的时候也是“天下第一”的存在。

    如今年岁虽然大了,但凭借着剑法依旧可以跟先天境界的高手争雄,若是小瞧他,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霍版笑傲中,风清扬就是在这半年岁跟先天境界的东方不败打了个平手,可想而知他的实力有多强。

    “风老前辈,您作为独孤不败的传人,一身剑法已然天下第一,在下岂敢有半点轻视之礼。”

    关于风清扬会独孤九剑的事情众说纷纭,其中霍版的笑傲中言明他的剑法是东方美美的师父独孤求败传授的。

    作为独孤求败的传人的东方不败,竟然没有修炼过独孤九剑,也没有见过独孤求败施展过独孤九剑,神奇不?

    照这么说,风清扬跟东方不败两人属于师兄妹,结果两人见面后依旧是正邪不两立,根本不认识彼此。

    剧情设定的非常怪异。

    再者,神雕中杨过发现独孤求败“墓穴”的时候并没看到什么独孤九剑的剑谱,更加没有学到独孤九剑。

    为啥到了明朝时期,风清扬就被学会了?

    难道独孤求败假死?

    可能吗?

    同时,独孤九剑又是如何流传到明朝时期的?

    都是非常怪异的问题。

    不过,对于风清扬是如何得到独孤九剑的问题,前世倒是有不少人做出过推测。

    第一个解释:“神雕侠侣中的那只神雕不知道独孤求败死后将剑谱藏在哪?

    所以,没有给杨过任何提示,导致杨过没有独孤求败的墓地找到剑谱。

    之后,有人到达剑魔埋伏之地,机缘巧合发现了剑谱,于是就流传了下去。

    最后,传到了风清扬手上。”

    第二个解释:“独孤前辈身前有传人于世,从而将剑法得以流传,最终传到了风清扬手中。(不过关于这点,金老先生没有在书中提及。

    所以,具体情况不得而知。)”

    第三个解释:“有点坑爹,有人说杨过死后,神雕经过漫长的修练,终于化作了人形,自号:风清扬。”

    不过,对于风清扬的独孤九剑的偶来,没有人能给出正确的答案,若是东方不败那个便宜师父还活着的话,或许可以给出答案。

    可惜,那人在不久之前就挂了,好像是为了强化剧情死掉的。

    真是...

    一切就是这么巧合!

    苏阳已经无法用言语形容了!

    “你知道独孤前辈?”

    风清扬淡然之色瞬间消失,取而代之是惊骇之色。

    (霍版就是这样设定了,也不知道编剧是咋想的,竟然让一个原本在神雕中就已经死去的人无缘无故多活了几百年之久,唉!)

    “这些不重要!”

    苏阳摆摆手,直接将腰间的饮血刀拔了出来,看着对面神色依旧惊愕的风清扬,微笑道:

    “风老前辈,在下即将突破先天境界,还请赐教!”

    风清扬闻言,眸光一闪,傲然道:“好!”

    听到苏阳即将突破先天境界,自然知道找自己比试的“真正”原因,想都没想就答应了。

    就想当年他突破先天境界之前找“独孤求败”一样。

    作为前辈,有义务指点后辈!

    “前辈,请!”

    苏阳微微点头,行了一礼。

    双方遥遥而立,目光严峻的直视着对方。

    这一刻。

    两人谁也没有着急出手,就那么互相盯着彼此,宛如在找对方的破绽一样。

    “准备好了,我要开始攻击了!”

    突然,风清扬眼睛半眯起来,白色眉头随风飘动。

    他少年时因习的“独孤九剑”,剑术神通。

    当年在剑气内斗时,曾被气宗以计策骗走远去他乡去成亲,不敢与其正面交锋!

    因此,错过剑气二宗对决,以致剑宗落败。

    其返回华山派之时见大势已去,但自有定数,深感愧疚之后遂隐居思过崖,封剑归隐,立誓从此不再涉足江湖之争。

    之后与令狐冲相识,便将独孤九剑传给令狐冲,使得他短时间内成为当世绝顶高手。

    如今的他早记不得有多久没有人想要找他比剑了,心中久违的热血不禁沸腾起来,就像平静的湖面上突然被石子激起阵阵波纹一样。

    当他提醒声音刚落,脚下脚下轻点,身影飞速一动,犹如来无影去无踪的鬼魅,刹那出现在苏阳身前!

    手腕轻轻一转,长剑当空一划,锐利的剑气吞吐而出,呈现半月之状,所过之处,发出阵阵波纹,宛如空气被切割一样。

    咻!

    尖锐的破空声猛然炸响,那道半月形的剑气随着长剑猛然劈砍而下,速度快的惊人。

    以风清扬内功修为,剑法造诣,虽然只是一个“轻飘飘”的长剑挥下,但产生的威力却不是一般人可比。

    尤其是,那道半月形的剑气,更是比任何神兵利器还要凶猛。

    若是被击中,恐怕坚硬的钢铁也会被划成两半!

    “好剑法...”

    苏阳看着朝自己下劈的长剑,眼中神光绽绽,心中忍不住发出一声赞叹!

    剑气还未近身,强劲的锋利之气已然刺痛皮肤。

    这种感觉,还是第一次出现。

    苏阳没有选择硬接风清扬这“普通”的一击,脚下猛烈一踏,恐怖的巨力瞬间爆发。

    “咔嚓!”

    无数碎石爆碎崩起,如同暗器般向四面八方狂飙爆射,整个岩石地面都出现龟裂之状。

    随着地面反震之力的传来,苏阳的身影如同子弹一样,爆射出去,直接闪过风清扬这看似普通、实则有着无数暗招延绵的一剑。

    “好小子!”

    看到苏阳选择避让,风清扬不禁有些惊异,但他面色不改,长剑依然挥出。

    砰!

    半月形剑气瞬间劈中苏阳刚才停身之处,猛然一道震爆声响起,形成无数飞沙走吃之状,非常恐怖。

    独孤九剑讲究后发制人!

    所谓后发,就是等到敌人先出手,然后再行出招。

    而风清扬此时使用的招式并不是独孤九剑,而是随心而发的一招,不存在后发制人!

    ......

    ......

    未完待续,敬请期待!

    【嗯嗯嗯....嘤嘤嘤...求票票了,还有十天就月底了,各位大佬投投月票呗!】

    【奶酪:祝大家天天发财!】

    【你们的支持,就是奶酪更新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