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5章 大结局

    穆云祁怎么也没有想到,厉诚廷的人居然会来的这么快。

    “为什么?”厉诚廷想不通这一切为什么会跟穆云祁有关系。

    穆云祁冷声道:“厉诚廷,事情既然已经到了这个地步,我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了,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即便是这时候,穆云祁还是希望能够保住董书言。

    他祈求厉诚廷不会想到这件事会与董书言有关。

    “穆云祁,这一切是不是董书言让你做的?”厉诚廷拿着那些照片,一把甩在了穆云祁的脸上,怒不可遏的说道。

    穆云祁在听见这话时,脸上露出了一抹害怕的神色,他赶忙说道:“这跟书言没有关系,一切都是我一个人干的!”

    穆云祁的慌张已经出卖了一切。

    种种迹象连在一起,厉诚廷终于将怀疑对象聚焦在了董书言的身上。

    这段日子,安怡遭遇的所有事情,都是跟董书言在一起时发生。

    所有人对董书言的话都深信不疑,以致于厉诚廷到现在才想起来这一切的前因后果来。

    就在两人谈话间,门口突然有了一阵响动。

    厉诚廷往门口一看,却正好发现了董书言鬼鬼祟祟的想要跑。

    “董书言,你站住!”厉诚廷历喝一声。

    董书言这才止住脚步,转身一脸无辜的看着厉诚廷道:“诚廷……哥哥……”

    “书言,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让安怡受那么多的苦?”厉诚廷上前一扼住了董书言的喉咙,凶神恶煞的问道。

    穆云祁见董书言被厉诚廷欺负,用尽了全身的力量,将整个身子撞向厉诚廷。

    厉诚廷见转,拽着董书言便闪到了一边。

    谁知道,前面正好有一个尖利的钢筋,就这样直直往他的胸膛上刺穿过去。

    看到这一幕时,董书言吓傻了。

    她自认为自己从来都没有对穆云祁动过心,可是在看到穆云祁死在她面前的时候,董书言的心还是跟着颤抖个不停。

    她猛然挣脱掉了厉诚廷的手,冲着穆云祁奔了过去。

    “穆云祁,你别死!”董书言颤抖着双唇说道。

    知道自己要死,穆云祁却丝毫感受不到疼痛,在董书言奋不顾身的奔向她的那一刻,穆云祁的嘴角露出了一丝微笑道:“书言,对不起,不能再保护……保护你了……”

    说完穆云祁便咽了气。

    董书言转头看向了厉诚廷嘶声力竭的朝他吼道:“厉诚廷,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这样对我?”

    现在的董书言自知已经无力回天了。

    厉诚廷对她根本就没有爱,只有穆云祁的爱是真的。

    而现在他却将最爱他的那个人杀死了!

    她知道,枉费了那么多的心机,非但没有让厉诚廷爱上,反而让他更加的恨她!

    既然她得不到,那安怡也休想得到!

    董书言从手里抽出一把刀便向厉诚廷刺去。

    厉诚廷眼疾手快,将刀给夺了过来。

    门外厉诚廷的人闻声赶来,迅速将董书言给制服了。

    等厉诚廷回到家的时候,安怡也回想起了之前发生的种种。

    那时候因为神智不清楚,安怡并不能判断董书言所作所为,现在清醒了,细细想来,原来一切都是董书言预谋好的!

    这个女人简直太可怕了!

    好在一切都已经结束了。

    在得知董书言承认了所有的罪行之后,安怡只是深深的叹了口气。

    “嫂子!”安怡正在感叹之际,只听见厉雨欣带着满脸的兴奋走了进来。

    安怡转头看向厉雨欣,只见她提着大袋小袋东西,安怡皱眉道:“你这都拿了些什么东西来啊!”

    “这段时间你受了那么多的苦,我特意从外面带了很多的补品让你好好补一补啊!”厉雨欣一脸骄傲的说道。

    见厉雨欣这么说,安怡便凑上去看了看,原来厉雨欣给她的买的都是一些补脑来的产品。什么补脑汁,益脑丸还有清脑片!

    安怡看了顿时皱起了眉头。

    “嫂子,这些东西可是花了我不少钱呢,你每天都必要要按照上面的说明来吃!”厉雨欣继续说道。

    此时厉浩跟厉博两个人在看到厉雨欣的时候,立刻黏上去欢快的叫到:“姑姑……”

    厉雨欣一看见两兄弟,顿时眉开眼笑,捧着他们的小脸便要凑上去亲亲。

    两兄弟见状立刻避开了后问道:“姑姑……梧桐妹妹呢?怎么没有来吗?”

    原来两兄弟之所以见厉雨欣这么开心,完全是因为厉雨欣的女儿白梧桐。

    每次白梧桐来,两兄弟都很是开心。

    厉雨欣才要回答,就只听见厉缈缈跟在两兄弟的身后喊道:“厉浩、厉博你们又跑出去偷懒啊!”

    这会儿正是两兄弟背唐诗的时间,厉缈缈没有看到他们便找到这里来了。

    “缈缈,弟弟们还那么小,别总对他们大呼小叫的!”安怡见状,赶忙将两兄弟揽在了怀里说道。

    自安怡生病之后,厉缈缈便主动承担起了照顾弟弟的任务,现在安怡病好了,厉缈缈还是改不了这个习惯。

    “妈妈,您总是惯着他们!我看穷根本就是您跟爸爸捡来的孩子!”厉缈缈嘟着嘴,不服气的说道。

    此时厉诚廷也正好踱步走进来,听见厉缈缈的声音便上前问了一句:“谁说缈缈是捡来的!我看厉浩跟厉博这么顽劣,才是捡来的呢!”

    厉浩跟厉博见是厉诚廷来了,赶忙毕恭毕敬的站在一旁,再也不敢吭气儿了。

    每次两兄弟不听话,厉缈缈就要去跟厉诚廷告状,以致于现在两兄弟一见到厉诚廷,就变得老实乖巧了许多。

    “爸爸……”厉缈缈看见厉诚廷,立刻开心的跳起来就挂在了厉诚廷的身上。

    安怡见状笑着对厉诚廷说道:“女儿是你的小棉袄,儿子是我的保护伞,以后咱们要是离婚,女儿归你,儿子归我……”

    “安怡,你敢再说一遍试试……”厉诚廷听完这话,顿时板下脸来。

    厉缈缈见状也异常不开心的叫了一句:“妈妈……您怎么能说这样的话呢!”

    只有厉浩跟厉博两人还不是很懂离婚两字的含义,愣愣的站在那里。

    厉雨欣见状赶忙上前道:“哎呀,你们就不要在我面前秀恩爱了。你们这一家子这辈子怕是都分不开了,这是要羡慕死谁呢!”

    一句话说的众人都噗嗤笑了。

    厉诚廷佯装的怒意也顿时消散,在安怡的脸上印了一个深深的吻后说道:“老婆,这辈子我们都要在一起!”

    几个小孩见两人亲亲,赶忙捂上了眼睛,却张开了手指缝偷偷了瞄了几下。

    房间里一派温馨和谐的景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