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呜 作品

七十六章 歹毒

    忽然灵光一闪,想起之前慕思怡要来拉扯她时行为举止有些古怪。

    原来是安排了这样一出大戏,真是有够歹毒的!

    慕晚宁一念至此,立即拉着李依依转了方向,往方才所见的凉亭奔去。

    李依依被她拉着,也不敢有何多余的动作,只尽力跟着她的步伐。她感受到了危险的降临,这是她长这么大从未有过的感觉。那些疯狂的犬吠声在逼近她们,尖锐的好像马上就要将她们撕裂。

    春喜和李依依的丫鬟也在身后疾步跟着,不敢有半分停歇。

    还未跑到凉亭,犬吠声已充斥在耳边。

    慕晚宁回头,见身后大约有十几只通体黑亮结实的细犬,速度极快的向她们扑来……离她们不过几丈远。

    慕晚宁拽过李依依,把她打横抱起,脚尖轻点,将她放到凉亭里。立即又转了方向往另一边奔离,口中急呼道:“李姐姐别动,没事的!”

    李依依来不及反应,只觉得天旋地转,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她眼看着慕晚宁离去,速度之快,她好久才捕捉到她的身影。而那群黑压压的细犬,随着慕晚宁的离去也都调转了方向,疯了般向她追去。

    待犬吠声渐远,李依依才从茫然中惊醒,凄厉呼喊道:“慕妹妹!”可她已经看不到晚宁的身影了,连同那群发疯的细犬也都没了踪影。

    只是那嘶哑刺耳的犬吠声还在提醒她,慕晚宁正置身于危险之中,而她无能为力。

    眼泪止不住落下,晚宁方才救了她,护了她,可她自己呢?她得去找人,得去……救晚宁。

    李依依腿抖得厉害,好像要站不住一般,她的丫鬟药芹上来扶住她,抖着声音道:“小姐,没事了,可是,九……九娘……子危险!”

    李依依猛然抬手狠狠打了自己一巴掌,才觉得清醒过来,急急吩咐道:“快去,我们去喊人!”

    丫鬟药芹吓了一跳,也顾不得自家小姐这惊人的举动了,赶紧扶着她往来时的路上奔去……

    春喜觉得自己肯定是疯了,她现在正在追着那群发疯奔跑、狂吠乱嚎的细犬,只觉周身都被莫大的恐惧包裹,令她窒息,可她一步也不敢停。

    这群细犬正在追咬她的主子……她得去救她!

    一路飞奔,春喜觉得自己的心都快跳出了嗓子,可无论如何使力,她也只能离那群细犬越来越远。眼泪止不住的狂涌,却连一声哀嚎都发不出。

    太可怕了,太可怕了!这群畜生,它们发疯了,它们要把主子咬死……

    她才刚认得主子……就要没了!她要怎么办,要怎么办?那是她的恩人,她得去……去救她啊!哪怕用她的命,她也得去!

    她想引开那群细犬,可那群畜生根本不理她!它们只是拼命的追着主子,连看都不看她一眼!

    看着那群细犬离自己越来越远,春喜简直要恨死自己了。

    她连追都追不上,连用命去换的资格都没有……她太弱小了,她根本不配跟着主子出门!

    …………

    慕晚宁脚下不停,一路奔驰,手中银针乍现,却又无奈收回。

    这群饲养极好的细犬,应该不是孙家人养的。细犬贵重,又极难养,还不知道是谁养的,她不能贸然下手。

    她多久没吃过这种亏了,以前被狼追的时候也没这样狼狈。对野狼,至少可以下死手,可对这群被人饲养的细犬,她却要有所顾忌。

    这群细犬追了她这么久,还不停歇,怎么还没有人来?这孙宅真够大的!是灌木丛,连棵树都没有!

    这群小畜生看来是经常跑山放风的,这速度眼看就要赶上她了。而且它们越来越疯狂,嘶吼声也越来越刺耳。

    慕晚宁恨不得堵住耳朵,她不怕狗追,可这凄厉的鬼嚎实在让她难受。

    正在郁闷之际,瞅见一棵柳树还算高大,立即攀越上去,看着那群不管不顾奔来,黑压压一大片的细犬,不由挫牙:这群细犬果然只追她。

    到底是何人,如此歹毒!

    此等报复是冲着杀人来的,真可谓阴狠毒辣,比她还有过之。

    法子肯定不是慕思怡想的,只是慕思怡那时究竟往她身上洒了什么,竟让这群细犬这么不要命的追她……

    细犬一路追着慕晚宁,见她攀上了树,也拼命扒着树皮,往上使劲,狗嘴里呜呜低吠不停,恶心的涎水流淌下来,洇湿了一小块地面。

    晚宁仔细看着这群发疯的细犬,它们的眼睛有些发红,个个呲牙咧嘴狂吠着,像是马上就会扑过来咬断她的喉咙。

    太丑了,太恶心了。

    发疯的细犬用爪子不停扒着树干,可怜的柳树很快就被扒光了皮。

    还好细犬不会爬树……

    可她刚松了一口气,就看到这群明明已经发疯的小畜生们,却聪明的聚在一起,一个跳到一个身上,借力往上跳跃……

    这柳树不高,细犬借力很容易就能跃上来。

    慕晚宁又想暴粗口了,这群狗崽子果然受过很好的训练,等她知道是谁养的,就把这一群都一锅炖了……

    心里这么想着,手上也不敢停。没有趁手的武器,她便伸手扯下七八根柳条,编到了一起。甩了两下,劲风呼呼,觉得还算顺手。

    跳起的细犬已经朝她扑来,嘴巴张得巨大,尖厉的牙齿带着粘稠的涎水,几乎要甩到她脸上。

    慕晚宁一脸嫌弃,手上的柳条鞭子啪的一声抽到扑过来的细犬身上,细犬吃痛嗷呜一声蜷缩身体直直坠地。

    刚击落一只,立即又有两只扑过来。晚宁手里的柳条鞭子呼啸,她也不敢太使劲,怕把这些细犬抽死。

    一连击退了六七只,柳条鞭子断裂,她又重新编了一根。

    正准备继续迎战,却看到地上的细犬呜呜叫着,围着柳树转圈,有些忌惮的盯着她,不敢再动作……

    果然,不管是人还是畜生,都是欺软怕硬的。

    看来,这群狗崽子也没彻底发疯。

    从被细犬追赶到击退细犬,大约才过了一刻钟不到。

    周围还是一个人没有,天地间好像只有她和一群热闹沸腾的狗。这孙家,院子真不错,够深够大,这种偏僻的地方,死上个把人估计都不知道……

    正犹豫是继续和小狗崽子们对峙还是干脆溜掉时,终于看到有人影浮动,是几个华服男子正急匆匆往这边赶来。

    就是嘛,这群狗都叫成这样了,还没闻声赶来就有点古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