缥缈剑仙 作品

第八十八章逼迫皇后!水淹涿县!

    这个隐王是把昭公主,当成了什么!?

    当成了礼物!?

    还是当成了物品不是?

    或者是,青楼的花魁?

    “皇后娘娘!”

    “请您,先有自知之明!”

    左龙脸上的神色,丝毫不变,“太上皇言说,愿将常乐赠于本王,以助他复位执掌,并且世袭一字王。”

    长孙无垢的手心顿时,冒出了冷汗。

    但左龙丝毫不顾,自顾自的说道,“再者!”

    “娘娘可清楚!”

    “城内,有本王的一万背嵬军,而你,仅只是三百个黑蒙骑兵。”

    “而且,在城区这种地方,黑蒙骑兵的优势,完全发不出百分之一。”

    “骑兵,一旦下了马,那可不一定比起一般的步兵强悍。”

    “娘娘说,如此本王将你拿下,囚禁到太安宫内,不知太上皇,会如何奖赏本王?”

    长孙无垢吓得后退了两步,那精致的脸蛋上,皆是苍白之色。

    “最后!”

    左龙拿起了桌子上的那一卷宗,丢给了长孙无垢,微微一笑,“娘娘不妨说说,这卷宗上的东西,若是递到昭公主的手里,会出现怎样的事情?”

    长孙无垢下意识的低头看了一眼这卷宗,刹那间,瞳孔猛的一缩,额头上,豆珠般大小的冷汗,滴答落在卷宗上。

    卷宗上仅只是有几行字迹。

    可这字,对于长孙无垢来说,完全是夺命之镰!

    大业七年,长孙无忌乔装打扮成李世民的幕僚,悄然进入李家府邸。

    大业八年,长孙无忌携长孙无垢上李家府邸,意嫁其妹。

    武德三年,长孙无忌暗中派人送信到隐太子府上,挑衅其与亲王的关系,后杀传信仆人!

    武德六年,长孙无忌在信上暗暗点明秦王府的兵力,而后命人悄咪咪的送到隐太子府上!

    武德九年,长孙无忌悄然写信言,秦王暗中募兵欲杀隐太子,逼得隐太子李建成调动兵马,于玄武门堵住李世民,却不料被反杀!

    字字刺心!

    长孙无垢手一抖,啪嗒的一声,卷宗全部都掉在了地上。

    左龙背负着双手,走到其身旁,也不看她一眼,淡淡的笑道,“皇后娘娘,不知臣将此卷宗,送到太安宫,或者,昭公主的手上。”

    “会引起怎么样的后果?”

    长孙无垢沉默不语,她还在大口大口的喘息,额头上,尽数都是被震撼之后的惊悚,甚至是,浑身都在这一刻,香汗淋漓,宫裙都被冷汗淋湿透了。

    不指望长孙无垢回答什么的左龙,微微一笑,道,“当然,仅只是凭着一个卷宗,自然不能将此事定性下去!”

    “只是,娘娘可否觉得,太上皇是否年事已真高,不问政事了?”

    “或者说,昭公主的势力,大不如从前了?”

    左龙笑着走到门口,开口说道,“请娘娘好好考虑一番,六更时刻,来本王的寝房内告之答案方可!”

    话语落下,左龙这就一转头,离开了刺史府。

    只剩下还在心惊肉跳的长孙无垢。

    她这一刻,大脑都有些发麻,甚至还有窒息,麻木的感觉。

    整个人陷入了一种混沌般的朦胧和茫然感。

    实在是这一卷宗。

    给她的震撼,实在是太大了!

    甚至,若是将此卷宗公开于全大唐。

    都不知道会引起怎样的震动!

    这还真的,不是什么小事情啊!

    大唐开国皇帝的嫡长子和次子,竟然被一人策划除掉。

    这是在蔑视整个皇室啊!

    不要说是把这个卷宗给太安宫的李渊,也不要说给李秀宁。

    就是给她的丈夫李世民!

    恐怕,李世民也会派亲信去彻查到底!

    若是真正属实的话!

    那将会是整个长孙氏的末日!

    没有人喜欢这种,连主子都敢策划的谋臣!

    因为,这就像是一个定时炸弹,非常的不安全!

    尤其是长孙无忌这种,为了自己的谋划,竟然连自己妹妹都舍得牺牲的。

    可还有所谓的亲戚之言?

    想都不用想!

    这!

    才是长孙无垢感觉到束手无策,浑身无力的地方!

    而在这一浑身胆寒的同时。

    她也终于明白,自己的兄长为何要直接参与卢氏谋反这一事中了!

    原来!

    是长孙无忌也认为,此事暴露之后。

    李唐皇室中,任何人都不可能再容得下他们长孙氏!

    是的!

    是任何人!

    都完全容不下!

    所以!

    长孙无忌,只能逃离长安,甚至连家人都来不及安排!

    “兄长啊兄长,你谋划了一生,却是不小心的,把自己也谋了进去……”

    长孙无垢苦笑道。

    事到如今,她还能说什么?

    暴力碾压逼迫隐王?

    别开玩笑了!

    城内的一万背嵬军,可不是好说的!

    再者!

    她也不相信,仅凭着这两万兵力的隐王,就能拿下固若金汤的涿县!

    所以!

    仅只是在左龙离开刺史府一刻钟后!

    她便是上门,来到了左龙的寝房内。

    “本宫答应你了!”

    长孙无垢咬着银牙,开口说道。

    但左龙头都没有抬起,指了指那张桌子上,“签字画押吧!”

    “本王,不信所谓的口头之诺!”

    长孙无垢顿时感到自己遭到了羞辱!

    她可是大唐皇后,岂会言而无信!?

    竟然要她签字画押!?

    这,这,这……

    “请娘娘自重,不要用那种眼神看着本王!”

    左龙眼睛眯着,淡淡的说道,“太上皇都有食言的时候,更何况是娘娘?”

    长孙无垢顿时语塞。

    她不由得想起,之前李渊对李世民许诺的太子之位。

    结果呢?

    她苦笑了一声,也没有反驳,盖了手印,签上了大名。

    “你拿走一份,留下一份。”

    左龙仰卧在床榻上,一动不动,淡淡的说道,“莫说本王到时食言了!”

    长孙无垢也不说话,拿起一份这就转身离开了寝房。

    察觉到长孙无垢的气息消失在寝房之后。

    左龙睁开了眼睛,透过窗外,看着这倾盆的大雨,似乎看到了远处的涿县,嘴角微微一勾,“不知道,东海龙王英灵的【天怒】,到底会有多么的给力呢?”

    “一座城市淹没在水里,最终成为历史遗迹。”

    “这,应该远比杀戮带来的震撼,要强上数百倍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