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雨要带伞 作品

第242章 剑拔弩张!

    失踪案!

    按照河中女鬼的意思,这失踪案的主角,分明就是她!

    陆峰点开这则新闻,仔细看了起来。

    ……

    当看完新闻,已经是两分钟后。

    陆峰此时,面色已经变得有些凝重。

    新闻中,附带了两张失踪女孩的平常生活照。

    照片上的人……真的和河中女鬼一模一样!

    唯一不同的,可能就是生活照上的阳光,而眼前的,则是散发着无尽森冷的鬼物。

    “怎么,现在你相信了?”河中女鬼问道。

    “你怎么……会成现在这样?”片刻之后,陆峰还是忍不住问道。

    当年究竟发生了什么,导致一个花季少女,成了现在盘踞河底的鬼物。

    其中差距,真的太大了。

    “这一切,可就要问陈老汉了!”说着,河中女鬼带着无尽怨恨,伸出手指,指着榻上被符纸镇压的陈老汉。

    “当年,我只身一人旅游,因为想看看大山风光,所以随机来到了下耳村。”

    “因为到来的时候天色已晚,我便想在村里借宿一晚,很不巧的是,我瞎了眼,借宿在陈老汉这头人面禽兽的家中!”

    果然如此!

    听到这里,陆峰也不是什么小白,已经自动脑补出了后续的故事。

    估计……

    大概……

    借宿的河中女鬼悲剧了。

    要不然,也不会成现在这模样。

    “我被这个老禽兽玷污后,他不仅没有放过我,还将我杀了沉尸河底!为了不让人发现我的尸体,在我的肚子里塞满了石头!”

    说到这里,河中女鬼状态有些癫狂。

    她朝着陆峰,掀开自己那身发白的衣服,疯癫的道:“你听听,这里面……都是石头!”

    陆峰:“……”

    如果说一开始,陆峰不知道原因的情况下,觉得陈老汉被鬼物害了有点可惜。

    现在嘛……

    则是觉得陈老汉死的太舒服了。

    玷污了一个女孩子不说,居然还将人家沉尸河底,还在人家肚子里塞满了石头!

    真是……

    禽兽不如!

    可是,令陆峰疑惑的是,河中女鬼为何在最近才找陈老汉的麻烦?

    难道,陈老汉也是什么高人不成?

    看了眼不远处的陈老汉,陆峰觉得不太像。

    有种说法,若是强悍武者死后,化作鬼物,要比一般人厉害得多。

    越是强大的武者,越会如此。

    陈老汉连自己随手布下的一张镇压符箓都没办法掀开,算不上什么厉害人物。

    生前即便是有些成就,也不会太高。

    “那你为何前几日才来找他的麻烦?”陆峰问道。

    河中女鬼声音幽幽:“因为我自前几日,才能从河中脱困!”

    陆峰:“……”

    原来如此。

    紧接着,河中女鬼的话语,让陆峰眼皮陡然一跳。

    “我被沉尸河底,积攒了大量怨气,有强大厉鬼路过此地,便将我禁锢在河底,作为他的一房小妾,他的实力太强,即便我那时积攒了浓郁怨气,依旧不是他的对手,好在,就在前几日,不知为何,他居然消亡了,禁锢我的手段,自然跟着失效了。”

    听到厉鬼两个字,陆峰心中,不自觉的想到一个身穿白衣的身影……

    白雨衣!

    不会……这么巧吧?!

    白雨衣的消亡事前,可不正是前段时间?

    而且,那位还恰好是个厉鬼。

    “禁锢你的那个……呃,王八蛋,叫做什么名字?”想了想,陆峰询问出声。

    “外面的人,好像都称呼他为……白雨衣。”河中女鬼回道。

    “……”

    陆峰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他没想到,世事有时候……还真就是如此奇妙!

    自己费力斩杀的厉鬼白雨衣,竟然还是禁锢了河中女鬼的强大鬼物。

    至于收小妾这种事情……倒是比较正常。

    哪个男人不好这一口?

    做鬼了又不是不能用。

    望着面前的帅气青年突然有些语塞,河中女鬼微微露出一丝疑惑。

    “那你为什么不将陈老汉彻底杀了,而是要将他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闻言,河中女鬼脸上露出一丝森冷神情:“杀了他?那实在是太便宜他了!”

    “他给我造成的伤害,又岂是杀了他就能够抹平的?”

    “要不是他,我又怎么会成现在这副模样?!”

    望着周身阴气涌荡的河中女鬼,陆峰居然觉得……这话也不是没有道理。

    若不是当年陈老汉做出那等禽兽事情,事后还将人家残忍杀害,沉尸河底,河中女鬼的人生,说不定会很精彩。

    可是,现在的河中女鬼,只是一个肚子里被装满了石头的鬼物,白天不敢见人,此前还曾被强大鬼物禁锢。

    这种经历,全都是因为陈老汉做的事情而带来的。

    换做是陆峰的话,不将陈老汉好好折磨一番,同样也是意难平。

    但话说回来,那三名小孩,应该都是无辜的。

    “可是,这三名小孩,都是无辜的,你为什么……”

    河中女鬼森森的道:“我是鬼,杀个人有什么好奇怪的?”

    “而且,那个小男孩是自己跑去游泳,溺死在河里的,其余两个小女孩,都是陈老汉猥亵后,同样溺死扔在河里的!”

    闻言,陆峰露出惊讶。

    三名小孩,其中有两名是小女孩,这事陆峰知道。

    可那两名小女孩都是陈老汉杀的……这就有些吓人了。

    如果是真的,这种人何止是禽兽啊!

    说禽兽都是抬举他了!

    “你说的,都是真的?”心中有些怀疑,陆峰想要听听河中女鬼的说辞。

    “这种人,你觉得他做不出来这种丧尽天良的事情?”河中女鬼反问。

    如果前一件事,真的是陈老汉所做的话,那么第二件事,倒是不足为奇了。

    能够残忍的将人杀害,再将人沉尸,这手段,简直可以说极其冷血。

    “那你今天到这里来做什么?”陆峰也知道,自己今天问题好像有点多。

    可是……对上河中女鬼,他并没有绝对的把握。

    而且,这人好像也挺命苦的。

    原本大好的人生没了,终日蹲在暗无天日的河底,想想都觉得悲催。

    所以说,陆峰内心之中,还真觉得这鬼物挺可怜的。

    “你把我的人都弄失踪了,你说我来这儿干什么?”说着,河中女鬼身上阴森气势猛然一提。

    室内弥漫着道道阴气,仿若一个削弱版的人造冰库。

    微微皱眉,陆峰说道:“就算你说的,都是真的,陈老汉确实死不足惜,但其他人都是无辜的。”

    虽然心中觉得河中女鬼的遭遇有些可怜,但若是其已经变得嗜杀无比,陆峰依旧会选择与其一战!

    “你这话的意思,是要与我作对了?”鬼眸望向陆峰,河中女鬼神情已然带着鬼物特有的森然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