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名堂阿伟 作品

第二百二十八回 突厥仿效修铁路 右贤王讨价还价

    “多谢陛下!多谢张相了!”李子雄赶忙起身答谢着张恒。

    因工程量巨大,靠他一人难以面面俱到,有刑督部负责审计的专员从旁提醒自己正好。

    “玄遂先生,入春之后你也去突厥王城一趟,汝与右贤王相熟,可从旁促成突厥营造铁路一事。可知,他若营造铁路其实就是为我朝统一西域诸国做事。迟早都要造,不如利用突厥的财力来造,明白吗?”

    “臣明白了,陛下。臣陪子雄一道前往突厥便是了。”李密感受到了被信任和重用的成就感,忙起身拱手应着。

    “唐千户,入春之后,汝再去趟泽泑湖,看看那里楼兰遗民的琉璃作坊还在么?如是还在就让他们全都停止烧制琉璃器皿,改作烧盐。随后,我朝内务部便会派盐工过去,在泽泑湖开办一处烧盐工坊。”

    “臣遵命。”唐牛答道。

    “上官千户你还是利用你的伎寨酒楼继续打探突厥高层信息,有用的立刻上报何俭使。”

    “是,陛下。”上官灵儿拱手应道。

    送走一干人等后,杨二见天色尚早便信步去往后院。有两三天没见到穆先生了,也不知他的汽油发动机设计完没有。

    还没等进屋,杨二就听见屋里传来一阵阵的笑声。

    “哦?原来麻哥和世民都在这里。”杨二想到,随即跨步进入屋中。

    “师傅,您不是在接见大臣么?怎有空过来?”还是李世民眼尖,先看到门口进来的杨二便惊叫着。

    “穆老,麻部长你们在笑什么?有何开心的事情么?”杨二没有理会小李世民而是直接问向穆老和麻叔谋。

    “陛下,方才世民问这汽油发动机的用场,我跟他随便讲了讲,他还偏不信,麻部长就笑骂他是个老古董,你说有世民这样的老古董吗?呵呵!因此惹得穆某大笑一场。”穆先生边说边止不住的笑着。

    “师傅,麻部长凭什么说世民是老古董,他还比我大好多呢!”李世民有些不服的问道,这下更是引得杨二也跟着笑了起来。

    “世民啊!别跟他计较,你还不知道他说话从来不靠谱么?”杨二对于这个非常有“深度”的问题也是不好回答,只得随便敷衍着说道。

    “就是,师傅。穆先生方才跟弟子讲解这发动机工作原理,弟子都懂了,麻部长却还一点不懂呢!他还说弟子老古董,哼!”

    “呵呵呵呵~”众人又是一阵大笑。笑毕,杨二走到桌案上的一副汽油发动机设计草图前,低头看着眼前这熟悉的工程图案,一瞬间仿佛又回到了后世一般。

    “穆老,这图没问题了吗?用现在的工艺和材料能做出来吗?”杨二关切的问道。

    “应该没有问题,现在的铸造工艺虽然原始了些,但还是能铸出整个缸体的。其他部件相信李春和刘光伯他们也能找到替代品。”穆老颇有信心的答道。

    “输出马力方面能确保吗?朕是说驱动~驱动什么呢?穆老该不会先把发动机做出来了再等其他材料备齐吧?”杨二突然想到了现在只有发动机没有其它配套,这发动机不就成了摆设?

    “陛下,这个问题穆某也想过了。若是试制成功了,可先用于各种舰船动力输出上,替换以前的燃煤蒸汽机;另外,可用于飞艇的动力上。这两项若是没有问题了便无需在舰船和飞艇上搭载那么多的燃煤了。可节省出很多空间和增加更多运力。若是还有用处,那就是在配套造一些民用工具,比如:榨油机、脱粒机、工业机床等。至于麻部长最想的汽车,恐怕还要等橡胶出来了再说。”

    “嗯!这也不错了。至于橡胶一事,还要等姚察把湄公河流域治理的差不多了才行,恐怕至少还要等两年。”

    “不急,现在穆某要经手的事情很多,要一样样的来做。光是这个发动机的试制便至少需要三个月,更何况开春之后还要到罗曼山原油产地建油厂。唉!真是分身乏术哦!”说着,穆先生还看了一眼身边的麻叔谋。惹得麻叔谋顿时浑身不自在起来。

    “唉~穆老你为啥撇俺一眼啊!这两样东西麻某也做不来。俺~俺就是一打杂的。”

    “先生,若有需要世民之处,请先生尽管吩咐就是了,世民绝不推脱。”这时,小李世民到硬气了起来主动请缨道。

    “呵呵!世民你还小,先跟着多看多学,以后有的是用你之处的。”穆先生摸着李世民的脑瓜笑着说道。

    “好,穆老等年过完了,你在去李春在京城的工坊吧!这几日好好休息,别想其他的。麻部长,你也是,等年过完了,你负责协调穆老所需的一切配套物资,要人给人,要物给物,你知道的不能耽搁了时间。”

    “陛下放心就是了,年过完了,麻某也没其他的事情可做,就当陪他们一道攻关了。”麻叔谋爽快的应道。

    “师傅,弟子也要参与先生他们的试制。这比在家读经史有意思的多。”李世民忙请愿着。

    “嗯!可以,但经史学习也不能耽误了。”

    “是,师傅。”

    该说的都说了,杨二再次看着桌案上这幅划时代的汽油机图纸,不禁在内心憧憬着。

    有了这个汽油发动机后,大隋的发展将更加领先这个时代。

    窗外,冲上天际爆开的烟花和连片的阵阵爆竹声预示着一个崭新的时代即将到来。

    与大隋庆祝新年到来的举国欢庆场景不同的是西域突厥帝国的苦苦挣扎。

    皇宫金帐中,射匮可汗正在和众臣商议着帝国西部的传来的各种噩耗。

    “大汗,如今我帝国碎叶城以西大片领地原本田间收成就少,加上雪深两尺,地中再无所出。已经呈现一片荒抚,百姓逃过了波斯人的屠杀却是逃不过饥寒交迫,饿死者太多了。大汗要尽快想办法解救西部的子民啊!”丞相扎哈罗悲切万分的说着,满朝文武听罢都不住的哀叹着。

    “丞相,不是又从敦煌城购入了大量冬粮么?难道还不够解西部百姓一时之难?”射匮可汗皱着眉头问着。

    “大汗啊!若是道路不被冰雪覆盖,我东部粮仓中的赈济粮还能运送过去。但如今道路不通,朝中就算有粮也送不过去啊!眼睁睁的看着西部众多百姓死去。”

    “大汗,经过与波斯的战事和今冬可能冻饿而死的子民数量,加在一处几乎占到了我国人口的三成,这样我国人口已由去年开战之前的近两千万,锐减至1千4百万了。”右贤王桑贾贝克说道。

    “唉!每年一场大雪都有无数子民冻饿而死,我国虽然国土广大但却不能每一处都顾忌到,本汗有愧百姓啊!”射匮可汗眼见没有可行的办法挽救即将死去的百姓,不禁痛苦的连连摇头哀叹着。

    “陛下,往年大隋每到冬季,其河西四郡也都有冻饿而死之人,而这两年却因铁路修通至敦煌而在未有人死。铁路列车从其内地源源不断的运送各种物资到河西走廊四郡,这四郡不光人口没有减少,相反还不断有百姓迁入。可见,大隋最终的解决办法就是修建了铁路开通了货运列车,我突厥国土东西广阔,若是也能修建一条铁路从王城直通碎叶城,便可将我国东部富余物资运送至西部,再不受冬雪阻路之苦了。”桑贾贝克提议道。

    “嗯!右贤王殿下所言极是,我突厥也应将铁路修建事宜提上日程了。最当先的就是修造一条王城通往中部碎叶城的铁路。”丞相扎哈罗也看到了修建铁路的好处便附和着右贤王说道。

    “莱里克尔将军你觉得呢?”

    “大汗,这条铁路该修,既可运粮至西部各城又可在战时运兵至西部边界,军民两用,臣完全赞同。”莱里克尔也附和说道。

    “好!本汗就决定开春之后营建王城至碎叶城这段铁路。唉~”射匮可汗刚说出一句便跟着一声长叹。

    “本汗就算要建,又拿什么来建啊?本汗什么都没有。唉~”射匮可汗顿足捶胸道。

    “大汗,如今我国与大隋关系良好,不如就请大隋派人力来我国为我修建,若是大汗提出,料大隋皇帝也不好拒绝。”右贤王桑贾贝克提议道。

    “右贤王殿下,如今大隋在我国设有领馆,不如请殿下先去探探大隋口风?”丞相扎哈罗说道。

    “大汗,本王愿去大隋领馆走一趟。不过,说到底还是经费问题,我府库中缺钱啊!”

    “诶~殿下,两国贸易互有赊欠也是常事。大不了卖几座矿山给他抵账就是了,我国内有的是矿藏。要不也可在卖给他几处沙漠也行,总之,合作都是谈出来的。”扎哈罗说道。

    “嗯!右贤王兄,你先去谈谈,看他大隋愿用何种方式合作为我修建铁路。若是他只要现银,本汗便强令西域诸封国分摊。好歹不欠他的就是了。”

    “既如此,大汗,本王便去试谈一次。”

    散帐后,右贤王桑贾贝克匆匆领着随从数人赶去了大隋领馆去见隋使李子雄,因自己与李密关系不错,而这隋使李子雄又是李密学生,因此桑贾贝克还是对本次谈判充满了信心。

    而射匮可汗却在散帐后单独留下了丞相扎哈罗和大将军莱里克尔两人。

    “丞相啊!本汗听说大隋如今国势强盛,兵精粮足,虽眼下与我国交好,但也不能不防他西进啊!前番划走我东部600里国土已显露其用心了。”

    “大汗,我等早已窥见其不良之图了,但需趁其还未与我国撕破脸皮之前尽快增强我突厥国力,这铁路一旦建成了,也利于我突厥从西部运兵过来。到时大将军可加强我东部各处的兵力,做好防范即可。”

    “嗯!丞相所虑的是。莱里克尔将军,先不管铁路是否能修,还是将国内兵力部署重新调整一下,料西部波斯不敢在来犯我边境,可酌情将西部兵力悄悄调往我王城周边驻扎,以备不测。”

    “是,大汗。”

    “呵呵!大汗也无需担忧过甚,如今我国已经欠下他大笔粮款了,若是铁路修建还能借钱给我的话,这比欠款加上利息便更大了。若是开战,也正好让我国有借口抹去这比欠款,看他还敢不敢轻易动兵。”

    “嗯~丞相此言有理,呵呵!若是本汗,便要先将欠款收了,再说开战。”射匮可汗听了丞相扎哈罗的开解之词,不禁心情大好,抚须笑道。

    而这时,右贤王桑贾贝克和李子雄的谈判也开始了。

    咋一听右贤王桑贾贝克是要和自己谈帮他修建铁路一事,李子雄便在心里不由暗赞着自己的皇上有先见之明。这一切的走向不正是按陛下的规划在发展吗?突厥也要修铁路不正好落入了陛下设定的圈套了吗?甚至陛下还教会了自己一套如何应付帮助突厥修铁路的说辞,陛下简直是料事如神啊!

    “诶~贤王殿下,这个费用不能这么算,我方现在营建铁路都是按照里程计算费用成本的。每修一里铁路造价在2万两黄金,殿下所说的从王城到碎叶城这段究竟有多长距离还需双方测量后定。再则,若是贵国不出现银,需先让我朝垫付那也不是不可,只不过这贷款利息要高一些,原先的三分利便要变成六分了。而且不能在建完后再拖欠,而是分阶段偿还修建款项。”

    “不,不,不~子雄先生,本王向大汗提出修建铁路一事还是李密先生给本王的书信中提出的,让本王促成此事。我突厥原本是不想建的,听说李密先生过几天要来这里,不如本王先等等他,跟他商谈细节好了。”

    “呵呵!殿下,本使也知殿下和某恩师关系甚渎,不如这样,殿下还个价来听听,若是不过分本使便应下来,何必在为此惊动恩师呢?”

    “呵呵!好,单价每里1万黄金,双方一同测量路程远近。这利息嘛~不能变,还是三分利。至于分几次结算这个好说。”

    “其他的好说,就这单价不能少于1万2,至少需先付定金10万两黄金。”

    “好,1万2就1万2了。定金10万本王认了,但不是给付现金,而是以放弃罗曼山铁矿分成替代预付款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