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籽晓宴 作品

第528章 家访(四)

    看门小厮将莫小优她们领至正厅。

    刘一刀坐在主人位上端着茶盏品茶,瞧见莫小优她们来了,放下茶盏微微笑道,“小女劳优优老师牵挂,还亲自跑一趟。”

    “见过刘大将军,学生生病了,老师理当多关心,”莫小优优雅行礼温声细语道。

    “优优老师快请坐,”刘一刀看向婢女粗声粗气道,“看茶。”

    “刘大将军无需客气,今日到访就是为了瞧瞧刘大小姐病情如何了,天色也不早了,小优便不坐了,去瞧瞧雨辰便走,”莫小优微微一笑,看看便知是真是假。

    “唉,小女满脸红疹,甚是伤心难过,谁也不见,”刘大将军轻锁眉头道。

    “那这样也不是办法呀,关在屋子里病情加重了可如何是好,”莫小优轻蹙眉头。

    “优优老师无需担心,老夫已经请大夫瞧过了,大夫让我们最近几日还要与她保持距离,怕是给大伙都传染了,”刘一刀温声细语道。

    “这么严重?我想去她房屋外安慰安慰她,”莫小优也不知道这刘一刀说的是真是假。

    “那这样,先去唤贴身照顾她的姑姑来问问,免得惹了那孩子不悦,”刘一刀微微笑道,我将雨辰关了起来,怎么能让你给发现了呢。

    “嗯,也好,”莫小优温声细语道,如今王爷不在,我只身一人,还是不要闹事的好,能见就见,不能见再回去叫子清派人去查查到底这些人是不是病了。

    “你去,把大小姐屋子里的姑姑叫来问话,”刘一刀指着一个婢女粗声粗气道。

    “诺,”婢女行礼后边,速速朝大小姐闺房跑去。

    “优优老师,喝茶,小女让你费心了,过几日好了,我就让她去学堂,”刘一刀微微笑道。

    “刘大将军客气了,这是老师的职责所在,若是需要我上门补课,我这边也可以安排的,”莫小优微微一笑,我得想方设能见上雨辰一面自然是最好的。

    “这个,等等,等等问问她,喝茶,吃点糕,”刘一刀温声细语道,这个优优老师还挺狡猾的。

    “谢大将军,”话落,莫小优真还有些饿了,毫不客气地拿起一块糕吃了起来。

    不一会儿,婢女把刘雨辰身旁贴身伺候的姑姑请了过来,她双手相叠于胸前弯腰曲背低头行礼,“奴婢见过大将军。”

    “免礼,大小姐可好些了,可愿见人了?”刘一刀粗声粗气问道。

    “回大将军,大小姐昨儿个难受,一夜未睡,方才泡了个药浴好些了,才睡着,”贴身姑姑按照大将军事先交待一一道来。

    “才睡呀,”刘一刀故意紧锁眉头,一副很是为难的模样,我早就料到优优老师会来家里看雨辰,我不早准备怕是过不了她这一关。

    莫小优瞅着刘一刀的模样,演戏过头了,千方百计不让我见刘雨辰,定有蹊跷,算了,不纠缠了,回去从长计议,温声细语道,“那她睡着了,时辰也不早了,那我就不叨扰了,告辞。”

    “嗯,那我就不留优优老师了,”刘一刀扭头对婢女道,“你去送送优优老师她们。”

    莫小优微微一笑起身优雅行礼,缓缓地朝门口走去。

    莫小优与汀兰匆匆回了王府,来到书房将未来上学的小娘子名单整理了一份,并召来了封子清,轻声细语道,“子清,你连夜派人去查查这些人生病是真是假。”

    “诺,”封子清低头接过名单,速速退出去派人夜探这些小娘子们的府邸。

    汀兰命人将晚膳送来了书房,摆在小方几上,瞧着小优冥思苦想脆生生叫道,“小优,用晚膳了。”

    莫小优哦了一声,近几日自己食欲也见长,这个点了也确实饿得心慌,便起身走向方几,填饱肚子再去想这些事。

    莫小优吃饱后边整理教案边等封子清的消息,直到夜深人静的时候,封子清才匆匆来走来书房,弯腰曲背低头行礼,“见过王妃。”

    “怎么说,”莫小优盯着封子清,希望自己是想多了。

    “探子来报,那些小娘子都没有身病,不知为何她们都一道称病,”封子清紧锁眉头想不明白。

    莫小优紧蹙柳叶儿眉思索着,“为何呢?是那里教得不好吗?不至于呀,难道向宫廷剧中演的谋权篡位,这些没来的人都是谋反派?”

    封子清愣愣地瞅着莫小优,轻声细语道,“王妃如今该怎么办呢?”

    “子清,我感觉有大事要发生,你先派人暗中监视我给你的那份名单上的人,有任何行动来向我禀报,”莫小优严肃地说道。

    “诺,”封子清行礼后速速退了下去。

    莫小优起身与汀兰,匆匆来到封子清寝室,汀兰咚咚咚地叩门,脆生生道,“黄衣仙子,王妃来看你了。”

    “教主稍等,”黄衣仙子认着难受下床朝门口走去,将门轻轻打开掀开帘子轻声细语道,“教主快请进。”

    “黄衣姐姐,你这两日好点了?”莫小优边问候黄衣仙子边往屋子里走。

    “谢教主挂牵,好多了,只是早晚还有些难受,”黄衣仙子微微一笑,“教主快请坐。”

    “我就不坐了,有个事情要劳烦你,”莫小优紧蹙柳叶儿眉道。

    “教主无需客气,请吩咐,”黄衣仙子双手合适低头行礼道。

    “劳烦姐姐写封书信与有缘客栈的小娘子们,让她们最近歇业,还需把附近的客栈弟子全叫进京,”莫小优紧蹙柳叶儿眉。

    “教主发生什么事了吗?”黄衣仙子诧异道,为何突然歇业。

    “我预感到京城有大事发生,我需要她们来帮助,”莫小优轻声细语道。

    黄衣仙子温声细语道,“嗯,教主我这就写。”

    “这事得秘密进行,不得让府中其他人知道,你写好让子清夜深人静时飞檐走壁送去吧,”莫小优轻声叮嘱道。

    “是的,教主放心,”黄衣仙子双手合十行礼。

    “那你写好也早些歇息,我们先回了,”莫小优温声细语道。

    黄衣仙子嗯了一声,“教主慢走。”

    话落,莫小优与汀兰转身缓缓离去。